老外太长到我子宫了 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第一百八十六章回家的apink

cube公司,艺人宿舍。

“没想到又转悠回来了。”郑恩地扶着墙,揉着自己的腰嘀咕着。

“前辈,这幅画放哪啊?”宋雨琦那标志性的大嗓门从门外传来。

“挂床头就好了。”郑恩地闻声走了过去。

一进房间就看到宋雨琦抱着一幅超大号的画作在床头上比划着。

“没有钉子吗?”郑恩地诧异的说道。

“没有欸。”

“那先放在一边吧。”

“好嘞。”宋雨琦利索的从床上跳了下来,将画放到一边。

“麻烦你了。”

“没有没有,能帮到前辈就好。”宋雨琦笑嘻嘻的说道。

“谢谢。”郑恩地看着这个笑嘻嘻的女孩,真的很难将她和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林会长联系起来。

一个生人勿近。

一个亲近热情。

这两个人真的是亲兄妹吗……

“我请你吃饭吧,就当做感谢你帮我收拾房间了。”郑恩地说道。

宋雨琦来韩国也有一段时间了,知道韩国人在这方面和西方一样,并不是客套话,顺势答应了下来。

“前辈,你怎么今天就搬来了,没有和初珑前辈她们一起?”宋雨琦好奇的问道。

“她们明天过来,我今天有空,就先过来了。”郑恩地按了一下电梯说道。

“食堂改了,现在在顶楼。”宋雨琦按了一下顶楼,取消了郑恩地按的楼层。

“看来公司的变化挺大的。”郑恩地惊讶的说道。

连食堂都搬到了顶楼。

“当然了,欧……会长,会长对艺人很好的,接手公司后将公司全面翻新了一下,同时还对公司进行了重新的布局规划。”宋雨琦差点把欧巴喊了出来。

虽然人尽皆知,但宋雨琦还是不太想挂在嘴边。

郑恩地笑了笑,从短暂的接触来看,这位cube的公主殿下好像挺容易接触的,难怪在圈内的人缘这么好。

相比起来,自己这个做前辈的,在圈内普通朋友不少,亲故却是凤毛麟角,混的倒是有些感人。(①)

apink隶属于cube子公司,而后被loen收购。近日,apink的合约被转让到了cube总公司,这才有了郑恩地搬到cube宿舍的情况。

虽然已经有了自己的房子,但搬宿舍还要做的。这时表面一种态度。

而合约转让的情况,粉丝们有很多种猜测,但没一个靠谱的。他们知道的消息太少了,根本猜不到。

而圈内流传的消息中最可靠的就是林会长亲自将apink的合约从loen调到cube了。

这个版本最合理。

loen虽然对apink并不怎么感冒,但也不是谁要就卖的。但这么无声无息的就被卖回了cube,整个圈内能做到的人屈指可数。

而cube现在刚刚由林会长亲自接手,apink转头就被买了回去,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些。

叮。

电梯抵达顶层。

电梯门打开。

几名穿着西装的中年人出现在电梯门口。

郑恩地看向身旁的宋雨琦,这几个人看样子像是领导,但她不认识。

cube还是那个cube,但也只是名字没变。整个核心领导层,除了理事会的理事没有太大变动外,其余的全都被清洗了一整遍。

现在的领导层绝大部分都是林烨的人,其余的也都是各派系的新人,留任的老人少之又少。

郑恩地不认识很正常。

她不认识,宋雨琦认识

老外太长到我子宫了 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

“姜部长,陆部长,宋室长中午好。”宋雨琦鞠躬问候道。

三人本来因为看到电梯内有人而变得严肃的面容,在看清来人时再次浮现出笑容。

“是雨琦啊,来吃饭吗?”姜部长微笑着说道。

“内,恩地前辈今天刚回公司,我们一起来食堂吃饭。”宋雨琦解释道。

三人看向一旁的郑恩地。

郑恩地学着宋雨琦的话问候了一下。

“apink回家了。”姜部长笑呵呵的说道,“家里不一样了,这一次你们可以放心的住了。”

“内。”大人物的事情郑恩地没资格掺和,也不想掺和,直接敷衍就完了。

姜部长也没有多说什么,和两人互换了位置,打了个招呼就下去了。

等到他们三人离开,宋雨琦这才开口。

“前辈,刚刚说话的是姜部长,是公司综合市场部的新任部长,后面的陆部长,就是那个戴眼镜的,是公司企划部的新任副部长,最后那个是管理练习生的宋室长。”

郑恩地点了点头,难怪是那个姜部长为首。市场部是权力最大的几个部门之一,企划部比起市场部其实也差不多,但那个陆部长是副的,总不能抢了姜部长的风头。

至于喊部长……

即使是副的,在正部长不在的时候,你总不能一口一个陆副部长?

喊陆部长多好听。

“前辈,你想吃什么自己拿。”宋雨琦带着郑恩地来到菜品区,给她和自己拿了一个餐盘。

“怎么没有价格?”郑恩地诧异的问道。

“结账的地方有一个打卡机,每次来吃饭结账时打一下卡,就不用付钱了。每个月发工资的时候会自动扣除两千块(韩元)的伙食费。”宋雨琦给自己拿了个蒸蛋,同时给郑恩地解释道。

“那如果不在公司吃饭的呢?”郑恩地又问道。

“不在公司食堂吃饭,或是不经常在公司吃饭的也没问题。只要打卡不超过三次,就不会扣除这两千块的伙食费,换句话说,每个月可以白嫖公司三顿饭。”宋雨琦笑呵呵的说道。

“这样啊,那还挺好的。”郑恩地点头说道。

一个月两千韩元的伙食费,如果每天在食堂吃一顿饭,一天也才六十多,不到七十韩元。如果顿顿都在食堂吃……

公司在职工伙食上的补贴力度很大啊。

“会长自己的公司,就是复苏公司,他们那里也是这样的福利制度,伙食费也是差不多两千韩元一个月。”宋雨琦提了一句,这是老传统了。

复苏的那一套福利制度放在国内都是一等一的优越,政府机构三餐都在单位吃,一天也要三四块钱,做不到复苏这样一天不到三块钱的地步。

更别说这种福利制度和韩国这种资本主义国家相比了。

他们引以为傲的福利制度并不着重于这些能够让资本得到额外收入的地方。

不会有人以为资本主义国家的福利制度真的是福利吧???

郑恩地无声的点了点头,简单选了一些菜品,和宋雨琦一起来到收银台。

轮到郑恩地的时候,因为apink还没有正式被人事部列入公司大名单,打卡机并没有办法正常运作。

不过收银员是认识郑恩地,并且知道apink来公司的事情,也就没有说什么,直接免单了。

这一点倒是让郑恩地觉得,有可能是因为宋雨琦在自己身边。

“哎呀,终于能吃饭了。”宋雨琦将餐盘放到桌子上,一拍手。

“我开动了!”

元气满满的样子让旁观者也是不由得露出笑容。

精神饱满的元气少女就是行走的阳光散发器,总是能够让人心情愉悦。

这也让郑恩地不禁再次感叹,林烨和宋雨琦兄妹两人的差异。

“前辈,明天公司会约见你们吗?”宋雨琦问道。

“约见我们做什么?”郑恩地愣了一下,问道。

“合约啊,你们的合约还有两年到期,不过公司重新订立了艺人合约,你们回来了应该会重新定合同的。”宋雨琦说道。

“应该不会吧。”郑恩地不太相信。

花钱把她们买了回来,然后再重新定合同,这不是多花冤枉钱吗?

郑恩地设身处地的去想,她也不会这么做。

成本太高了。

不过,郑恩地也不敢太确定。

cube的变化是肉眼可见的,谁知道会不会给她们重新定合同呢。

“明天就知道了,看徐部长找不找你们了。”

郑恩地点了点头,和她们谈合约,公司的一个部长来已经足够看重了。

她也不会想着林烨亲自过来谈。

如果是少女时代完全体来cube,倒是有可能,但也只是有可能得到林烨的接见。

真以为林会长是那么好见的。

郑恩地唯一见过林烨的那一次还是在数年前的韩国大学生射箭锦标赛上。

其他时候根本没有见到过林烨的真人。

圈内接触过林会长的艺人屈指可数,而且大都是三大的艺人,其他人想要见到林会长,很难很难。

郑恩地见林烨的欲望并不大。

她对林烨不怎么感冒。

她一个小角色,和这种大人物八竿子打不着。两者差距太大了,郑恩地丝毫没有刻意结识林烨的想法。

如果说认识宋雨琦也算是和林烨搭上关系,那和林烨搭上关系的人,有点儿多。

“能和我说说公司现在的情况吗?好久没回来了,想了解一下。”郑恩地说道。

“当然了!”宋雨琦一边吃着,一边给郑恩地详细的介绍着这家新生的cube。

即使林烨没和宋雨琦说过太多公司的内部事情,宋雨琦也知道很多其他人不知道的内幕。

cube唯一的小公主,公司的高层很多事情都不会避讳宋雨琦,这也使得宋雨琦阴差阳错的,知道了很多的事情。

有宋雨琦的科普,郑恩地也是知道了这家新生cube的很多情况。

比如哪个部长是林烨派系的,哪个部长是其他理事派系。

比如公司这次将apink买回来并不是凑数的,而是有针对性的发展计划。

比如林烨很少亲自过问公司的大小事宜,大部分事宜都是安排给副会长兼现任社长去处理。

讲着讲着,半个小时就过去了。

“我知道的大概就这些了。”宋雨琦说道。

“谢谢。”郑恩地笑着道谢。

“前辈太客气了。”宋雨琦笑呵呵的摆手,“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我,前辈刚回来会有很多事情不知道的,我可以帮忙的!”

“好。”

倒是个热心肠的女孩。

郑恩地笑了笑,和宋雨琦一起离开了食堂。

回到宿舍,送走了宋雨琦,郑恩地躺在床上,将宋雨琦告诉她的事情精炼了一番,然后选择性的告诉了apink的其他人。

其他五个人还没有过来,郑恩地觉得还是提前告诉她们比较好。

发完这些消息,等了一会儿没看到有人回复,将手机丢到一边,准备睡觉。

手机忽的响铃。

郑恩地拿过刚刚放下的手机。

是经纪人的电话。

“喂,欧尼。”

“恩地,来公司顶楼会议室,徐部长和你谈合约的事情。”经纪人欧尼的声音传了过来。

“内。”郑恩地心里满是疑惑,但没有在电话里问出来。

挂断电话,出门。

……

顶层,会议室。

郑恩地见到了宋雨琦提到过的徐部长。

是一名气质很柔和的中年女性,皮肤保养的很好,虽然不算太过美丽,但气质却是加分项。

“恩地xi,请坐。”徐部长温和的笑了笑,示意郑恩地落座。

郑恩地欠了欠身,坐了下来。

“我等下还有一场会议,我们长话短说。”徐部长将一份文件递给apink的经纪人。

和apink一起回到cube的经纪人接过文件,递给了郑恩地。

郑恩地翻开文件,是一份合约。

“这是?”郑恩地抬起头,诧异的看着徐部长。

“会长很欣赏恩地xi在声乐上的才能,所以准备聘请恩地xi作为公司的声乐老师。这是合约,恩地xi可以自行查看。”徐部长做了个请的手势。

请我做声乐老师?

郑恩地有些发懵,这是什么操作?

翻开这份合同看了起来。

郑恩地不是很了解法条,但内容和待遇她是看得懂的。

待遇很好,而且这份合约和她的艺人合约并不冲突,是一份量身打造的合同。

很显然,这是专门为她准备的。

“明天会有apink的合约会议,你们全员届时都会出席。这份合约是会长的意思。”徐部长补充道。

郑恩地抬头看着徐部长。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

林会长给我的专属合约,其他人没有?

郑恩地心里浮现出淡淡的奇妙感觉。

①:恩地自己在电台节目提到过,她的亲故都是普通人,在圈内的很少,几乎是圈内边缘人的样子。

估摸着这些圈内亲故,也就是阿粉的队友了。这么一看恩地的确有点儿自闭。

大大咧咧,但内心不轻易敞开的那种自闭。

喜欢我又是个律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