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扒开我的腿用黄瓜折磨我 第一次怎么找到孔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玉磐子率领了五神山一众高层恭恭敬敬地穿过了那扇跨越了空间的门户,来到了藏经顶中拜见本门前辈高人。

迎回祖师,这是一个很庄重的仪式。

而那元神老祖也没有刁难后辈弟子们,感觉礼数到了之后就带着庄重的心情跨越了空间门户,重新踏足在他朝思暮想的五神山上……

他心中猜测着五神山如今的情况,也是怀着要将五神山彻底振兴的决心到来……他觉得无论此时的五神山在一个什么样的糟糕境地,他所短暂存在的这些天中都足以力挽狂澜。

然后他就懵掉了……

在他的眼中,如今的五神山气运如同华盖一般笼罩上空,给这原本就瑰丽无比的神山更是带来大千气象。

更重要的是……这气象之鼎盛,好像比他们那个年代的五神山还要厉害一些啊?

元神老祖道号‘长康’,乃是五神山七百年前的掌教。

如今长康老祖回归山中,看着这绿水青山似乎毫无变化,但看着山脚下的无垠田野又觉得好像什么都变了。

元神虽然斑驳,可其洞察力还是在的,天机也可查。

他这一眼便知五神山如今在做之事……

“你们在扶龙庭?!”

长康老祖意外地说一声。

随后又道:“难怪,这气运如华盖,便是扶龙庭所致……可是你们当知道扶龙庭的风险。”

“现在有多少弟子涉足此事了?”

玉磐子和王弃对视了一眼,然后恭恭敬敬地答道:“回禀祖师,目前只有弟子与小徒王弃、灵机子在长安,我们……”

长康老祖闻言立刻打断道:“如此还好,涉足不深尚可抽身而出。”

“如今我等已经回归,当可镇压五神山气运而不必在去做那扶龙庭的事情行险。”

王弃瞬间就委屈了,他连忙说:“长康祖师,弟子恐怕暂时离不开长安……”

长康老祖闻言露出了生气的神情,仿佛是‘怒其不争’。

他说:“王弃,切莫浪费了你的天资才情……以你的才情,怎可浪费在这等繁琐俗物上。”

“求长生,求超脱,相比凡间一时权势又如何?”

王弃被他说得有些晕,他无奈地说道:“祖师,那至少等我把太子培养好了,然后再把皇位传下去吧?”

长康老祖:“……”

哪怕是元神之体,本该看淡风云,结果还是没绷住露出了一个懵逼的表情。

他问:“你是皇帝?”

然后他看了看,就发现这满山如同华盖一样的气运果然其实是以王弃为中心的……难怪会有如此夸张的气运,这是人皇当面啊!

他木木地转头看向玉磐子问:“你们是这么扶龙庭的吗?直接自己当皇帝?”

玉磐子无奈地挠挠头道:“祖师,关于这点我们也很意外……原本是形势所迫不得不出此下策

闺蜜扒开我的腿用黄瓜折磨我 第一次怎么找到孔

,结果没想到弃儿有先帝血脉,因缘巧合自己就成了皇帝。”

“不过祖师,我们如今能够有此鼎盛之势其实弃儿有很大功劳……如今他是皇帝,我们这扶龙庭是不是能继续?”

长康老祖一声叹息,旋即抖擞精神道:“原本老夫硬吊着这一口气,是想要希望能够为五神山打败所有强敌然后再悄然而去……现在看起来用不着那么麻烦了。”

“事已至此,那老夫就以这最后的修为替尔等测算一下九州鼎的位置吧……九州鼎乃是人道至宝,只要寻得其一,便能坐稳江山国祚不绝。”

话音落下他就要开始作法了……

王弃在边上淡淡地说了一句:“那祖师,雍鼎和豫鼎不用算了,我已经把它们摆在未央宫前……能省些力气吧?”

刚刚摆开架势准备好好秀一把操作的长康老祖当时就尴尬了,他无语地转头看向王弃,一副什么都不想说的样子。

他其实也就是想要以自己的全部修为来推算天机,找到一尊九鼎的位置而已。

结果王弃告诉他自家已经有两尊了……这让他会觉得自己再这么做的话有些不值了。

怎么说呢,长康祖师在凝结元神的时候留下的隐患太大了,阴滓侵染元神,随时都有崩溃的风险。

而元神一旦崩溃了,那就是魂飞魄散再无重来的机会。

长康老祖这是明知自己必死,想要将他最后的修为来给五神山做一些极有意义的事情。

……谁知,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于是他说:“既然已经有两个鼎了,那再多一个效果也不大……现在天下修行界是什么情况?我五神山可有大敌?”

玉磐子露出了犹豫的神情。

“说吧,无论是谁,老夫都可为你们扫平障碍。”长康老祖语气淡淡而充满了霸气。

玉磐子更纠结了,他很怕自己说了以后乾坤正道就没了……虽然是不怎么喜欢乾坤正道……

可不是他乱说,现在他还真没把乾坤正道放眼里了。

于是他最终摇摇头说:“祖师,如今我们与乾坤正道已经缔结互不侵犯的盟约,暂时真的没什么敌人。”

长康老祖就很难受。

他自从脱困以后就铆足了劲地要为五神山做些什么……可他现在还能能做什么?

于是他忍不住问:“泰山仙派?泰山仙派现在怎么样了?”

在他们那个年代,泰山仙派还是当之无愧的泰山之主。

玉磐子说:“泰山仙派已经因为封魔崖一役封山了……泰山仙派的前代掌教天机子竟然以妖魔之力突破紫府,因此遭到正道集体围杀。如今泰山仙派虽然留下了传承,却只能苟延残喘。”

长康老祖瞬间觉得好寂寞……他那个时代最强大的敌人就这么不行了?

这种感觉真是寂寥……

长康老祖一声长叹,随后又想到了什么问:“玉泉山的那帮娘们儿呢?当时她们可没少让老夫吃瘪……”

玉磐子一下子好尴尬,而他身后一姑娘更是尴尬极了地说:“长康老祖,弟子明玉,本是玉泉山掌门,现为五神山属下赤铜门掌门……玉泉山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只有五神山赤铜门。”

长康老祖:“……”

他的元神之体抬头成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凸显了无比的惆怅。

他都一把年纪了,为什么还要让他承受这些?

还是随风飘去了吧,这样就不尴尬了……

就这么的,长康老祖的元神就这么飘散了开来……

他的身影一点点地消失,似乎化成了无数微粒散布于这整个五神山的山头。

明玉仙姬眨了眨眼,该不会是她把五神山的大前辈给‘气死’了吧?

虽然很痛快就是了,但人在屋檐下她不能表现得太高兴。

把自己装在冰块里的白云子露出了一个‘大松一口气’的表情,仿佛在说‘这老东西总算走了’。

然后她淡淡地开口道:“长康师叔已经融入这五神山的万物之灵中,当可庇佑我五神山三代修者修行顺畅,这是大好事,大家不必悲伤。”

五神山众人连忙将自己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悲意’收敛了回去,然后云淡风轻,纷纷表示这位元神老祖死得其所云云……

总算没人在那指手画脚了。

说起来,在刚知道自己竟然还有七百年前的前辈在世时,五神山众人一个个都还是很高兴的……可渐渐的他们就觉得束手束脚浑身难受。

习惯了自己拿主意了,忽然跑出来个不明情况还爱指手画脚的,这怎么可以?

这也是境况使然,他们现在情况好着呢,暂时真不需要大前辈去到处肆虐……

不过长康老祖的自我奉献还是给五神山带来了一些很大的变化……他使得这五神山的天地元气变得活跃了许多。

众人感受着这方天地的元气,发现要想炼化与吸收的速度都变快了许多。

王弃估摸着,此时五神山的天地元气可能可以和当年的荡魔坪媲美了。

这是一个元神老祖的临时加持,并不能维持太久……可是随着藏经顶的回归,这一切就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包括白云子在内的另外四名脱困的前辈也没有怎么太伤心,因为他们都对自己接下来的事情有了很好的安排。

白云子会成为藏经顶的守护者,她将作为五神山最后的威慑力量避世不出……事实上当今之世也根本不需要她这样的力量了。

而另外三位阴神前辈,则是会用最短的时间将自己的所学传承下去,然后他们就会投胎转世。

以他们的修为转世,有很大概率可以保存前世记忆。

转世前留下追索的线索,到时候把人找到了带回山上培养,就又是三个天才弟子。

虽然转世之后相当于是重新开始,往日之事都会是过眼云烟。

可有前世遗泽,修行起来自然方便许多……如此说来,操作得好,那就又可以保证五神山至少一代强盛。

看起来这是他们无私的付出。

可是要把事情和七百年前的事情连起来一起看。

那一代人折腾出来的事情使得五神山差点就道统灭绝……这是他们欠五神山的。

长康老道是七百年前的掌教,因果欠得最多,所以他将一身修为都散在了山头。

三位紫府修士失去了形体,一方面是失去了肉身再加上他们已经被冰冻了七百年恐怕也没办法留存多久了,另一方面也是想要通过转世来寻求重新来过的机会。

趁着这些年五神山的山头弥漫着元神祖师散去的修为,他们及时上山的话凭借过去的经验至少修为恢复旧观不成问题,顺便也可以再为五神山横压一代人。

而原本最年轻辈分最小的白云子反倒是因果最小,她作为紫府修士在这个时代足以成为镇压当世的绝对强者。

可以说五神山的这五位大前辈对自己该承担的责任都安

闺蜜扒开我的腿用黄瓜折磨我 第一次怎么找到孔

排得明明白白,也让人十分佩服。

那三位古老的紫府阴神之中有一位锻造大师,他以阴神演法的方式将毕生所学都刻录在了神机竹海的一片竹林中……好家伙,神机竹海的宅男宅女们这下子彻底就不想出门了。

还有一位丹道大师,他没给丹蔻华太多的丹方,毕竟丹方藏经顶里都有。

他带着丹蔻华炼了一炉又一炉的丹药,最后还以一些珍贵的灵材炼制了一炉五枚的‘转生宝丹’……听说可以增加他们转世时留存记忆的成功率。

还有一位咒法大师……这位就没什么存在感了,因为他看到了五神山如今起草编纂的那几本秘典……忽然就想要早点转世然后快点上山一起参与到这番盛世之中。

王弃也在这五神山上认真地修炼了一段时间。

其实他发现如今这五神山上的环境对于他来说加持并不大。

因为他只要阴神出窍修炼,自然可以使阴神从虚空中汲取力量……有些类似于藏经顶中的情形了。

这种情况下他干脆阴神回到长安,做了一件十分夸张的事情。

他以阴神之躯上朝了!

阴神不可显化,但王弃如今的精神力量又经历了一次飞跃,他已经能够令众生由‘心相’看到他的模样。

王弃的阴神对于凡人来说其实已然是虚无,甚至不可触摸……但所有人都能够‘看’到他‘听’到他。

他就以阴神之躯主持了好几次早朝,顺便还批改了一下奏折……

不,他甚至是在早朝上一边听众臣奏事一边批改奏折!

阴神状态下的思维更快,如此多线操作都是毫无困难。

就这么的,群臣瞬间感觉到自己的皇帝陛下又‘进化’了……他们觉得压力好大。

很多事情他们其实都想要表现自己的能力,群策群力商议出一些章程来……

结果好家伙,他们才商量完,就发现皇帝都已经将奏折都批完了……

他们忽然好怀念太子监国……并非皇帝不好,而是皇帝太优秀了,他们有些吃不住。

但不可否认,在这种情况下整个朝廷得以全速运转起来……大彭京畿又一次进入最高效的时期。

众大臣对此也是没有任何怨言,一个个兢兢业业地做着自己的事情……因为关东的那一众反王,竟然天下传檄,发布了‘讨陈令’!

被王弃推上相国之尊位的陈昀极限躺枪……因为这天下反王竟然都是以‘陈昀弄权,名为彭相实为彭贼’的名义联合起兵要进攻京畿了!

嗯……正喝了一大口补药准备继续处理政务的陈昀总是忍不住想,要是等那些反王聚集在汜水关下时他直接从那关墙上跳下去,他们会不会直接散了吧?

呵呵呵……他现在权利和尊位是都得到了,可就觉得这生活特没劲。

喜欢玄门不正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