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把我次次送上高潮小说 老公不在家你们都怎么解决的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

“多谢姑娘夸赞,守哲不过是中人之姿。”王守哲恭谦有礼地回话,因为本身长得的确太帅,被夸也没太大感觉。

“你也莫谦虚,哪怕是在仙朝俊彦中,容貌气质能与你匹敌者,也是不足一掌之数。何况在你身上,还有一股恬静自然,让人情不自禁生出亲近的气质。”蒙面女子浅笑不已,“若非你我年龄差距太大,你又子子孙孙一大堆了,我保不齐就会心生仰慕,主动追求了。”

王守哲汗然,仙朝女子就是这般直接吗?唉,人长得俊还真是不小的麻烦。而且这麻烦,也是一路伴随了他一百多年。

倒是一旁的龙无忌凑上前去,仿佛对这个透着神秘色彩,气息深不可测的仙朝女子颇感兴趣,一本正经地说着:“我长得比守哲犹要俊俏数分,气质更是透着野性和狂放不羁的浪子风格,最重要的是,我迄今未婚未育……姑娘不妨可以考虑一下……”

话还未说完,那女子就眼神冷冷地在他身上扫了一遍:“模样和身材倒是马马虎虎,就是长得黑了些,粗糙了些,而且一股山匪痞气让我厌恶。”

“姑娘此言差矣。”龙无忌拍着胸脯说,“我这满身的匪气,只是为了遮掩内心的柔软脆弱。晒得黑,那是我驰骋大海的浪漫。而且我的性格豪迈直爽,为人率真。可不像守哲这般脸白腹黑,被他卖了还得说一声谢谢他。”

“?”王守哲无语地埋汰道,“你们皇室血脉的性格,一如既往的……令人一言难尽啊。”

“皇室血脉?”蒙面女子以异样的眼神瞅着龙无忌,“你是大乾皇室血脉?”

“没错。”龙无忌微微得瑟着说,“我不但是皇室血脉,还是皇室核心血脉。姑娘若是感兴趣,咱们不妨找个清幽之地细细聊一聊风和花,雪与月。”

“呵呵~”蒙面女子眼眸中厉芒一现,随手便是轻飘飘地拍出一掌。

那一掌,看似绵柔无力,可精纯的玄气汇聚成的那一道掌力,竟然撕扯得周围空间隐隐发出了玻璃碎裂之声。

哪怕以王守哲如今的实力,以及对天道法则的理解,也顿时心头一凛,暗道不妙,龙无忌那口无遮拦的家伙怕是要吃亏。

果不其然。

龙无忌虽然也是反应极快的翻掌,激荡起一股玄劲掌力抵挡。

却是只听得“轰”一声巨响,龙无忌那强壮的身躯就像是神威炮炮弹一般,被轰飞了出去,贵宾厅牢固的墙壁脆弱得好似一张纸,撞出了一个人形窟窿,去势未消,接连撞穿了七八堵墙,数十丈远后龙无忌才被埋在了瓦砾堆里。

随手一掌,威力竟如此可怕。要知道,王氏主宅在一次次的大修中,运用了不少新型材料去加固宅院,其中少不得一些高标号的水泥混凝土结构。

可见这女子的修为,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哪怕是如今修为达到紫府境,并且达到大成圣体的王守哲,都感觉到一股压力山大。

此女,多半已经是神通境修士了。

这让王守哲不由暗自琢磨,璃慈那大丫头在仙朝到底经历了什么,竟能委托神通境修士帮忙送东西?

“呸呸!”

龙无忌从残砖破瓦中爬了起来,皮厚肉糙的他满身狼狈,哭笑不得道,“姑娘,你也太霸道了。就算不想谈恋爱,也用不着动手啊。”

王守哲却是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还有脸说?人家专程给我王氏来送东西,不是给你调戏的。”

“是是是,我道歉。”龙无忌老老实实地拱手道,“在下龙无忌,先给姑娘道个歉,咱们可以先从朋友做起……”

“你就是龙无忌?”蒙面女子微微一滞,又是上下打量着他,“你就是永安亲王的唯一儿子……吴英济?”

“没错。”龙无忌又恢复了些神采。

“听说你年少轻狂,从小到大在归龙城惹是生非,后来还跑出去当了水匪?”蒙面女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异样。

“那可不是水匪,我们是正经的商行,现在的事业已经即将扩展到天玑大陆,前途远大得很。”龙无忌辩解道。

“好好好,果然是有出息的很。”蒙面女子怒极而笑,忽而欺身而近,抡起巴掌就劈头盖脸地朝他揍去。

龙无忌连连抵挡,却又不是其对手,接连被扇了好几下,他怒极道:“姑娘你疯了不成,我已经道过歉了,你若再……我就……别怪我……哎哟哎哟,守哲快帮忙。”

“姑娘有话好好说。”王守哲眉头直跳,这画风有些诡异啊,急忙劝解道。

“边上待着去……”蒙面女子斥声道,“老娘教训儿子,还轮不到你插手。”

儿……儿子?

王守哲和龙无忌都被惊呆了。

尤其是龙无忌,愣神后被挨了几下后,又是勃然大怒了起来:“太过份了啊,我调戏你你打我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冒充我老娘,你当我是好欺负的啊。”

“我就欺负你了怎么着?”

“我和你拼了!”

两人已经打破了贵宾厅的房顶,往天空中飞去,就在云层中激战起来。

不过,与其说是激战,不如说是龙无忌被动挨打。那蒙面女子下手极有分寸,即揍得凶狠,又不将他往死了打,还真像是老娘打儿子的模样。

见得如此,王守哲也放下了心来,至少龙无忌并不会有生命之忧。有他王守哲

公么把我次次送上高潮小说 老公不在家你们都怎么解决的

在,哪怕是伤的再重,都是能救得回来。

给点他教训也好,免得几百岁的人就跟浪里白条似的,连带着他的孙子王室昊都给带歪了。

王守哲看戏,可在他小院里愉快吃点心的永安亲王不干了。尤其是最近数十年,他与儿子尴尬关系正在迅速缓和,眼见儿子被揍,顿时激荡起一股浩瀚玄气,身躯直冲云霄,大气恢宏道:“何方妖女,竟敢伤我孩儿。”

“吴殿泰,你竟然也在王氏?好好好,老娘本要去找你的晦气,既如此,就一起打了。”那蒙面女子娇声怒斥了一声,手中蓦地多了一把水晶般晶莹剔透的剑,激荡起一道道的剑气,凶狠地朝永安亲王杀去。

“你是……晴儿?”永安亲王一滞,即便是对方戴着面纱,又是数百年未见了,却也是第一时间就认出了她,认出了那是他的妻子赵惜晴。

“呸,凭你也配叫我晴儿?”赵惜晴怒声道。

“晴儿,真的是你……”

然后,赵惜晴也不打龙无忌了,就逮着永安亲王打。而永安亲王也不敢还手,只能苦苦抵挡和哀求:“晴儿,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龙无忌有老子在前面顶着,总算脱身逃走,飞到了王守哲面前,惨兮兮地叫道:“守哲救我。”

“……”王守哲随手挥出一道生机盎然的生命系玄气,边是帮他治疗着,边是惊叹着吃着瓜道,“龙老哥,听亲王殿下的口气,那位姑娘不会是……?”

“守哲啊,我现在突然好慌啊。”龙无忌略恢复了些气血,弱弱地说,“听老家伙的口气,那姑娘,好像真的是我老娘赵惜晴啊。”

“哟,还真是晴儿回来了啊?”隆昌大帝和德顺亲王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两人身旁,津津有味地看着天空中打人的赵惜晴和挨打的永安亲王,“不愧是晴儿啊,哪怕在外面游历,也能想办法晋升神通境。”

“这个……陛下您也不管管?”王守哲说,“我看那赵惜晴出手挺狠的,你就不怕出事?”

“小两口子打架,我这老头子怎么管?”隆昌大帝掏出了个从守哲院里摘的灵瓜,吃得嘎嘣脆,“要我说啊,永安那小子就该揍,从小在德馨面前唯唯诺诺的也没个主见。挺好的一个媳妇,竟然被气得要带着娃跑路。到之后,竟然还很愚蠢地打伤了她,这是活该。”

说起此事,隆昌大帝实际上也是意见不小。永安也是他疼爱的出色后裔,否则,也是娶不到赵氏的大天骄老婆。

结果因为德馨老东西和永安自己的个性问题,导致了家庭矛盾和一系列的悲剧,也曾经弄得赵氏的意见很大,直至现在对永安也没好态度。

最重要的是,还弄得隆昌挺喜欢的吴英济心态崩溃,从小叛逆,没有好好受到教育和培养。

否则若是好好培养,说不定能和昊郡王一样成为栋梁之才,甚至有争夺帝子的资格。

“您是陛下,您说了算。”王守哲心中暗忖,这吴氏一家子的脾气,真是一个个的都很不省心。

这让王守哲不由得替王安业有些担忧,他可是一下子娶了两个皇室大天骄……那两个王守哲虽然接触不深,却听说也都不是省油的灯。

不过转念一想,自家那重孙子年龄虽小,可性格沉稳聪慧有他守哲七八成的本事,搞定两个小郡主还是不成问题。

就这样,王氏上上下下,还有王守哲等人以吃瓜的心态看着永安亲王挨揍,这一揍就足足揍了数个时辰。

最后龙无忌害怕老爹被打死,王守哲这才请柳若蓝出面,将赵惜晴好言相劝了下来。这是在王氏的地盘上,加上赵惜晴一口恶气出的七七八八了,自然不会驳斥王氏大妇的面子。

自然而然,随之赵惜晴就由柳若蓝去招待了。

至于帮璃慈带回来的贺礼,赵惜晴表示应璃慈的要求,要在婚礼当场交给新人。

就在王氏内部各路亲朋好友齐聚之时。

归龙城。

随着忆萝和雪凝两位小郡主的婚期一天天临近,帝子府以及荣郡王府两边也是张灯结彩,忙碌非常。

一直以来,但凡大天骄出嫁,那都是一件非常隆重的大事。自从婚期确定以来,整个归龙城里,上至皇室,下至黎民百姓,几乎所有人都在关注这件事的进展,甚至还引来了一些专门贩卖消息的情报组织,靠着贩卖相关消息狠狠赚了一波。

对于帝子府以及荣郡王府来说,这也是头等大事。

这段日子以来,荣郡王府和帝子府两边登门祝贺的世家也是络绎不绝,好些关系很远,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往来的姻亲世家借此机会,也纷纷来攀交情。

甚至于,因为两位小郡主的婚事,整个归龙城那婚庆相关产品的价格都有了小幅度的上涨。没办法,两边府邸就好像杠上了一样,买起东西来都是毫不手软,而且越买越多,直接导致有些店里面的库存都不够用了。

不知不觉间,连带着整个归龙城的气氛,都随之变得热闹了起来,宛如过节一般。

一晃眼,时间就到了安业迎亲的日子。

这日期是精心选定的黄道吉日。

为了婚礼当天能一切顺利,有个吉兆,王氏不仅请了专门负责监控天候的三才司官员对当天的天气进测算推衍,为了以防万一,甚至还专门找了拥有风系和水系小神通的紫府境强者随时待命,万一测算出错,好随时对天气进行干预,确保迎亲时能有个好天气。

光是为了确定迎亲日期,三方就来来回回扯皮了无数次。

到了迎亲这天,整个归龙城内更是张灯结彩,惹来了无数人看热闹。

因为王氏那边瞒得紧,更是有好多人都在猜测,王安业会以那种方式进城迎亲。白云楼里,更是为此专门开启了赌盘。

要知道,迎亲这种事情,讲究的就是一个面子,但凡有点家底的世家,都会想尽办法在这种时候彰显自家的底蕴,更别提王安业这一次是要同时娶两位小郡主,要是排场不够大,场面不够壮观,那丢的可不仅仅是长宁王氏的脸,连带着皇室,帝子府,以及荣郡王府也会一起丢脸。

也因此,关注这件事情的人格外的多。

这一天。

吉时一到,就有不少人抻长了脖子在等着看结果。

蓦地。

一艘体型巨大的云鳐飞舟出现在了归龙城上空,宛如一只巨鸟一般缓缓划过天空,在地面上投下了一片巨大的阴影。

阳光下,那泛着浅蓝色流光的巨大舟身,以及舟身上金灿灿的长宁王氏徽记,迎风飘扬的红色彩绸,都极其得夺人眼球。

“我的天?!”

地面上,有无数围观群众惊骇地瞪大了眼睛。归龙城那不是有空禁的吗?谁这么大胆,居然敢明目张胆地将云鳐飞舟开进归龙城?

不过,很快就有人反应了过来。

“嘶!王氏为了迎亲,居然专门找姚氏空运买了艘云鳐飞舟?!这得多少钱啊?这还不是钱的问题吧,姚氏向来对云鳐飞舟宝贝的很,不会随便卖的。”

“关键问题难道不应该是禁卫军为什么会放行吗?”

要知道,归龙城的禁空令可不单单是一纸规定。要是有人敢无视禁令在归龙城上空乱飞,可是会被禁卫军的天罗地网直接抓走关起来的。

这艘云鳐飞舟能飞进归龙城,本身就是问题。

而在这种问题上,有资格下旨特赦的

公么把我次次送上高潮小说 老公不在家你们都怎么解决的

,也就只有隆大帝。

归龙城内大大小小的世家嗅觉都很敏锐,很快就有人意识到了这一点,当下不得不感慨,长宁王氏面子果然够大。

不过,想想人家连一人同时娶两位小郡主这样离谱的事情都能办到,找大帝开个特赦令好像也就不算什么了。

倒是白云楼那边,有不少人扼腕叹息,感慨自己脑洞还是不够大,居然没想到还能这么搞。

一时间,倒是有不少世家受到了启发。

云鳐飞舟的排场的确比飞辇要大多了,看起来也震撼多了。虽然特赦令不好搞,但禁空的只是归龙城,在城外接亲不就行了吗?

买不到云鳐飞舟,就问姚氏或是王氏租用就行了。

在这之后,用云鳐飞舟接亲也成了一种彰显底蕴的手段,姚氏空运从此又多了一业务,甚至还为此开发出了一种专门用于接亲的云鳐飞舟。当然,这是后话,暂且就不提了。

此时。

云鳐飞舟内也是热闹非凡。

飞舟主舱内,一身新郎官礼服的安业正坐在主位上,旁边围着一群王氏的族人。

都说红色是最挑人的,王安业本就长得好,如今穿着一身量身定做的大红色礼服,自然更显出挑。尤其他那一身大红色的礼服还是用珍贵的白云灵锦裁剪制作的,格外衬人的气质,一眼看去,当真是丰神俊朗,气度斐然。

“这陛下的御用制衣师还真是厉害,这一身衣服的做工简直绝了,太衬气质了。”旁边的一个俊朗青年也笑着开口,“哥您今儿个穿这一身下去,绝对能把两个嫂子都迷得七荤八素的。”

这青年名为“王安信”,乃是王安业的亲弟弟,比他小了有十岁。得益于王守哲一贯的优秀基因,他长得也是风度翩翩,气质出众,哪怕是在周围这一群王氏族人之中,也是属于最出挑的那几个人之一。

他天生的资质便很不错,启灵丹淬血丹洗髓丹无极宝丹一套磕下来,再加上一支初级血脉改善液和一支中级血脉改善液的效果,血脉资质便顺利地提升到了大天骄丁等,论资质,在如今的王氏之中也属于第二梯队了。

当然,都是第二梯队,他比起他哥哥王安业来说还是差不少的。毕竟,王安业可是有希望成为绝世天骄的。

而王氏之中,像他这样得了长辈赠予的中级血脉改善液,从而成为大天骄的,也还有好几个。

当然,也有资质略差一筹,即便得了中级血脉改善液也没能成为大天骄的,但也是天骄甲等的资质,已经胜过绝大部分四五品世家的嫡脉天骄了。

“安信,今儿个可得打起精神来,雪凝和忆萝那些同辈人物,多半都不是省油的灯。”王安业正色道,“今儿个先演练演练,再过些年你跟公冶氏的嫡小姐成婚时,也得经历这一遭。”

十分显然,王氏的小辈们,也都开始进入了联姻进程。身为王安业的亲弟弟,王安信在婚配市场上同样吃香的很,几番“角逐”后被帝子妃公冶清蕊出面一锤定音,与公冶氏的嫡小姐定了亲。

“那一定要好好应对的,不过,哥与两位嫂嫂的婚事当真是太轰动了。”王安信笑道,“你都不知道,你现在可是传奇人物。我出门遇到朋友,十个人里面起码有五个会跟我打听你的事情。”

听到这话,其他族人也在旁边起哄,显然也没少遇到这种事。

如今王氏人口众多,光是第十代“安”字辈和“璇”字辈的人加起来就有一百几十号了,第十一代和第十二代的人口也已经不少。

这一次能有机会跟过来的,除了有数的几个长辈之外,其余都是“安”字辈,“宁”字辈里面比较出色的小辈,且多半都是未婚。

为了抢到接亲的名额,这帮人暗地里可没少相互较劲。

如今能站在这里的族人,放到外面去,个顶个的都是青年才俊,家族顶梁,阵容完全不输给那些千年世家。

王室昊的长子王安叡,以及当初被吴雪凝一封红包就收买了的王安松也在其中。

这一群人围在一起,说说笑笑的,当真是好不热闹。

这时候,船舱门打开,一个俊朗青年和两个中年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二十一叔爷。两位舅舅。”

王安业当即起身行礼。

其他王氏族人也跟着起身行礼,场面一下严肃了起来。

这三人,年轻俊朗的那位是王氏“宗”字辈排行二十一的王宗博,另外两位中年人则是王安业母族钱氏的两位舅舅,也是此次作为长辈陪同过来接亲的。

其中,王宗博乃是王珞彤和雷博武的幼子,也是她唯一的儿子。当年王珞彤生完长女王璃玫之后就不愿意再生,还是王守哲一直催促,她才在晋升天人境之前生了王宗博这个儿子。

以至于王宗博虽然跟王安业的爷爷王宗安同辈,却比王安业还要小上几岁。

跟安信一样,他也是依靠中品血脉资质改善液,成为大天骄的人之一。当然,他那支中品血脉资质改善液是他母亲王珞彤给的。

当初王守哲费尽心力拿下了神武皇朝新兵训练营,其中大家获得了不少中改液,让年轻一代受惠良多。

这一次,也是王宗博自己极力要求,同辈的哥哥们都让着他,才让他抢到了这个迎亲的位置。

不过,长辈就是长辈,哪怕两人小时候没少凑在一块儿瞎玩,在公众场合下,王安业还是很给王宗博面子的,该行礼就行礼,态度一丝不苟。

“前面就是皇宫了。云鳐飞舟已经在准备降落,你们也别说笑了,赶紧准备一下,等会好下去接亲。”王宗博兴奋催促了一句,随即看向安业,“皇室那些年轻人们,那边肯定会给你出不少难题考验你,等会就看你的了。”

说着,他又看向其他小辈:“还有你们,等会都给我争点气,可不许丢了我们王氏的脸。”

“放心吧,二十一叔爷!”

“对对对!您就等着看我们的表现吧!保管让皇室的人见识到咱们王氏年轻一辈的优秀!”

一众小辈纷纷出声应和,同时一个个摩拳擦掌,兴奋不已,一副准备大干一场的架势。

这男方迎亲难免会受到女方亲眷的考验。

当初王守哲迎亲的时候,可也没少被柳若蓝那边的大舅子小舅子们刁难。这种时候,不仅安业需要出场接受考验,这些陪着来迎亲的年轻人少不得也得陪着。

这其实也是王氏的年轻人们一展才华的平台,要是表现得好了,说不定还能捞个媳妇回去。世家之中,像这样促成的姻缘可不少。

众人说话的功夫,云鳐飞舟已经缓缓降落在了皇宫前方的广场上。

按照事先商定好的流程,帝子府和荣郡王府的人都会等在此地,而吴忆萝和吴雪凝两位小郡主则是留在皇宫里,考验结束之后,两人会一起从皇宫出嫁。

此刻,两府的家眷早已等候在广场上,一左一右,泾渭分明。

“妹夫。”

见王安业带迎亲队伍从云鳐飞舟上下来,帝子安的长子吴晟钧作为帝子府的代表迎了上去,笑道:“忆萝现在还未出帝子府,她让我转告你,雪凝终究要比她大两岁,你还是先去接完雪凝,顺带再去接她便行。”

“咯噔。”

王安业心头暗道不妙,这句话里可是透着浓浓的杀机啊。

这跟说好的流程不一样啊~这是出什么幺蛾子了?他要是真乖乖听话,先去接了吴雪凝,“顺带”再接忆萝,恐怕这从今往后还能有日子过么?

就在王安业微觉头疼之极。

另一边,吴雪凝的大哥也作为荣郡王府的代表迎了上来,笑道:“安业啊,我的好妹夫。我家雪凝也说了,终究是忆萝先与你定的亲。今儿个,你还是先去接忆萝,顺带再接我家雪凝就是。”

两边都是笑容满面,气氛却莫名地剑拔弩张。

得!这两位今儿个又是杠上了,而且嘴上说的都好听,让他先去接另外一位。

王安业头疼之极,这十几年来,她们两个可没有少在暗中杠上。

“两位大哥略稍待,安业先和本家商量商量。”王安业表面不动声色,打过招呼后重新回了云鳐飞舟上。

与兄弟和长辈们一商量,大家均是觉得此事可不好办。

虽然陛下的意思是,两人皆为守业正妻。但即便是正妻,内部也总得有大小吧?这是两个姑娘杠了十多年,没有杠出个大小长幼来,今天估计想着孤注一掷,赌安业先去接谁。

然后就开始众说纷纭了,有说先去接忆萝,毕竟忆萝定亲在前。也有的说,要先去接雪凝,毕竟雪凝本就年龄大几岁。

就在相持不下时。

一面黑色的旗帜,主动从无量宝戒中飞了出来,她迎风招展着说道:“你们这些小屁孩儿懂什么?总之,今天要么一起接回去,要么一个都不接。否则,就是后患无穷,以后家里永无宁日。”

“七姐姐~”王安业惊喜道,“您快说说,有什么办法?”

“第一,今儿个一定要一起接回去,不能分先后。”

“第二,将分大小的战场拖延到洞房花烛夜,届时,只要安业同时大展神威,就能彻底慑服她们。”

军旗七姐旗帜飘荡,自信满满地说了两点。

“就这?”王安业有些傻眼。

“这还不够?”军旗七姐的声音充满狐疑,“莫非,安业你的神威不够?慑服不了她们?早就警告过你了,这种事情要多学多练,你又不肯听。”

“七姐……”王安业终究是守身如玉到了现在,脸都红了,“都什么时候了,莫要开玩笑了。”

“行了行了,你放心好了。”军旗七姐旗帜摇曳啪啪作响道,“关于这一点,我和你家无量小姐姐早就已经商量妥当了,怕的就是你少不更事,在关键时刻威风不够。”

“放心,我们两个姐姐是看着你长大的,绝不会叫你吃亏。这一关,就包在我们身上好了。”

这话说的,王安业总觉得有些莫名不安感袭上心头。

……

喜欢保护我方族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