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爽又不破膜的自慰方法 娇妻穿超短裙丁字裤被领导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代号三十三轻飘飘说道“打不起来的。刚进门时,我就给咖啡下了小剂量的软筋散。”

“你!”

咖啡暗中运力,果然全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劲。

“三十三是么?看来,改日我得找个机会同王爷说。如你这般优秀的人才,我可使唤不动,还是另谋高就的好。

连同伴咖啡都下得去手,哪天我神不知鬼不觉,死在你手上都不知道。”

三十三在暗卫营时就听夜狼提过,王爷对林娅熙如何特殊,如何一往情深。她再皮,也不敢动王的女人啊。

“小姐别生气呀。我和咖啡经常这么开玩笑的。咖啡你说是不是?”

三十三搂着咖啡的肩膀,一脸哥俩好的贱样。

“拜托小姐,千万不要告诉给王爷。不然,我会被派去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抓鸟的。诶,小姐也给我赐一个好听点的名字吧?”

林娅熙挑唇看她。“赐名可以啊,不过得看你表现了。等到你真正值得我信任那天再说吧。”

芍药从大厨房提回来的晚膳果然没有令人失望。一份水煮白菜,一份蛋花汤。清汤寡水的,能找到一点油星儿算她输。下人们的吃食就更不用提了。

减肥餐,请认准林国公府映月阁。

榴莲打发了后来的六人下去。咖啡和春梅这才端出小厨房做的八道菜和一碗燕窝。

人参燕窝等补品都是榴莲从晋王府带来的。杨嬷嬷平时只需采买新鲜的菜和肉就好。

只要主子肯自掏腰包,哪个院子愿意另起炉灶,主母多半是不干涉的。

“妹妹,这里暂还没有厨娘,我们只会炒一些家常菜。你先凑合着吃点吧?”

“这还叫凑合,你们真把我当千金大小姐啦?来坐坐坐,一起吃。关起门呢,我们之间就没有主仆之分了。咱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少女随和地抬手招呼大家。

三十三最不见外,一屁股坐在屋中仅有的两把椅子上。

“小姐这性格真对我胃口。”

榴莲用力推了她一把。“小姐,王爷若是知道,会手刀劈死我们的。”

“那就不让他知道嘛。你不说我不说,他如何会知晓?有了你们四个,今后我在这府里简直可以耀武扬威,要多威风有多威风。

三十三刚刚那一手超叼的。杀人于无形,十个秦氏咱也不怕。”

三十三登即拍桌而起。“那还等什么?走!先解决了她们,再用饭都不会冷。”

林娅熙扶额。“三十三,你是炮仗吗,一点就着?我可不要她们轻易去死,而是要钝刀子割肉。诛人当诛心,懂不懂?”

“小姐你好狠,不过我喜欢。”

少女拨开眼前嬉皮笑脸的人。

“闲话少说,我早就饿了。咖啡,榴莲,你们也别干杵着呀,开动吧。”

这一顿饭几人吃得热火朝天,很是温馨,却无人注意到,屋顶上不知何时被移开的瓦片和那双灿若星辰的凤眸。

怔怔望着下面笑容明媚的林娅熙,宋楚煊空了几个时辰的心才稍稍被填满。

他的熙儿没有了他,还可以一样快活自在。可他没有了熙儿,却彷佛天空失去颜色,他也失去了味觉。

“王爷,您和靖王约定的时间就快到了。该走了……”

夜鹰头皮发麻,却也不得不出言催促。

“再等等。”

等到他的心满格,足够支撑到下次来看她时再走。

--

翌日,卯时一到,春梅便从耳房进来主屋,叫林娅熙起床了。

早年的映月阁是给看守西园的管事一家住的。虽五脏俱全,但建造时在占地空间上必然没有考虑过,有朝一日要容纳嫡女的仆从配置。

因此,四个大丫鬟两两一间,住东西耳房。而秦氏派来的六人便只好都挤在逼仄的后罩房里。

春梅走去床榻边时,林娅熙已经挑起一侧纱幔,半倚在床头看她了。

“妹妹今日醒的倒早。我提前半炷香过来,就怕你赖着不肯起呢。”

林娅熙昨晚睡得并不踏实。也不知是换床的缘故,还是怎的,翻来覆去一夜无眠。

床板上已经铺了映月阁里全部的被褥。尽管比不得现代席梦思舒服,倒也不至于硌得慌。况且,她又不是娇气的豌豆公主。

但即便如此,林娅熙仍是数羊数到近乎崩溃。

海外训练时,压力再大,她的最高纪录也就八百多只。

昨天半夜在达到两万四千多时,她不仅一点困意没有,反而精神得两眼放光。看来,她是熬夜修仙又突破新境界了。

“不是我醒的早,是压根就没睡着过。国公府的破风水真真是跟我犯冲。”

“妹妹要不再睡会吧?我去和夫人那边说一声,就说你今日病了,不过去了。”

“昨日我话才说得那么满,今早请安就找借口不去。这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

林娅熙边说,边穿好鞋子下地。

“我若不出现,秦氏安排的好戏又如何开场呢?”

第一天回府就不出面,确实不好看。

春梅提议道“那你带上三十三吧。咖啡榴莲不好直接动武。那丫头给她加点料,应该没人能发现的。”

林娅熙背对她坐到铜镜前,手上飞速捣鼓着什么。

“我现在最重要的该是立稳脚跟,在林国公心里占有一席之地。还不到硬碰硬,比狠斗凶的时候。

一来就喊打喊杀,闹得鸡犬不宁,岂不明摆着是我在背后搞鬼吗?在未博得父亲信任之前,他铁定会偏心嫡系那两母女的。

所以,咱们得先隐藏实力。待到时机成熟,再出其不意,打她个措手不及。”

“无论如何,妹妹都切记不能孤身犯险就好。”

春梅出去,端了碗皮蛋瘦肉菜粥回来。见着回头的林娅熙,她手一个没拿稳,差点没掉了。

“妹妹只一夜未睡,脸色怎会苍白至此?!”

“姐姐别急,我存心化的。怎么样?还挺像那么回事吧?”

春梅凑近她的脸,看了又看。

“你别骗我了,好让我安心。快回床躺着去。”

“诶,是真的啊。我不过在云想·花想最白色号的粉里,混入了少量精油,再涂到脸上。

这粉本就极细,加一滴精油便能极好地贴合皮肤,完全没有刷了一层东西的假面感。

你看,我连嘴唇上都抹了些,还加了几道唇纹呢。”

说罢,林娅熙得意一笑。

“连你都能被唬住,想来定是逼真极了!”

喜欢天选偶像:王爷,请多关照

又爽又不破膜的自慰方法 娇妻穿超短裙丁字裤被领导

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