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把听诊器放进小受 老杨白敏全文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姜蝉摆手:“行吧,在这座山里,能够有什么事情?晚上回去做板栗烧鸡?这个时候的板栗最好吃了。”

再看看赵行背上框子里的核桃,姜蝉吸溜了下口水:“还有琥珀核桃,榛子也不错。”

看姜蝉另起话题,林云峰和靳立洋也不多说这些,两人像杆标枪似的直立在姜蝉身边,时刻都没有放松警惕。

姜蝉无声的叹了口气,这么兴师动众,是不是以后她尽量少出来?本意上她不是一个喜欢麻烦别人的人,总感觉大家这么紧张她,似乎是对资源的一种浪费。

在山里转悠了一圈,除了捡了点坚果,别的大家什么都没拿,保护野生动物嘛,大家都懂。

杨文和王琦都是很利索的人,古旌等人也不会闲着,大家都在搭把手,这不弄桌子菜出来还是很方便的。

庄园里有一个大大的凉亭,此刻凉亭里热热闹闹的,姜蝉手里端着米酒,微笑着看着朋友们插科打诨。

这种朋友之间的轻松惬意远远和亲人相处不一样,更加的平和,气氛也更加欢快。

秦荣瑜看看秦荣瑾,再看看林云峰,最后眼神落到了靳立洋身上。他也是有眼力见的,他要是对上这几个,人家一只手估摸着就能够收拾得了他。

他再看看冯时钰、古旌等人,算了,他努力向他们看齐吧。不能真的像姜蝉说的那样,最后落了个一代啊。

到了那个时候,他就彻底成了垫底的了。虽然现在他已经垫底了,但是还不能允许他有一颗奋发向上的心?

古旌也看到了秦荣瑜的眼神,秦荣瑜怎么想,他稍稍动动脑子就想得到。这里面就他和姜韶泽姜韶远没有在部队,但是该知道的人家都知道。

这不是看到他们内心羡慕了吗?没关系,以后他还会更羡慕的,古旌淡淡的想着。

在小满村热闹了两天,姜蝉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享受到了田园生活。早晨去果园摘果子,下午在溪边垂钓。

晚上和大家围炉夜话,生活悠闲惬意的不行。时不时的再带着红枣出去遛遛弯,要不就是撸撸大狗们,姜蝉眯起眼睛,周身的气氛很是欢快。

林云峰看着姜蝉的背影:“这个时候才感觉她是个十来岁的小姑娘。”

靳立洋:“她很喜欢这里,笑的比以前多了。”

小满村再好,他们终究是要回归现实。这不大家该销假的销假,姜蝉也要回去多和秦文安夫妻相处了。

这大半年和他们相处的机会确实不多,她总是在忙碌。

这日她和姜靖媛下围棋,姜靖媛也是会棋艺的,以往还自诩自己棋艺不错。可惜对上姜蝉,几乎几分钟就结束一盘。

姜蝉手里捏着棋子,瞟了一眼对面的姜靖媛,心情有点微妙。下之前吧,姜靖媛还夸下海口,说自己经常和外公对弈,应该水平不错。

结果,这么菜?姜蝉有些无语,感情以前都是外公让着她吧?她不过拿出了三分水平,就已经杀地姜靖媛溃不成军。

秦文安笑眯眯的坐在一边看着,看到了姜靖媛的下不来台,也看到了姜蝉眼里的无奈。

他从姜靖媛手里取下棋子:“早就说了爸是让着你,你还不相信。”

姜靖媛自暴自弃的倒在沙发上:“我真的是太菜了!”

姜蝉将棋子分拣到盒子里:“要不我们玩点别的?”

姜靖媛很颓靡:“不管玩什么我都玩不过你。”

姜蝉挑眉,没想到她这个妈妈居然还想着盖她一头,不过估计要让她失望了。

不知道想到什么,姜靖媛忽然得意洋洋。

姜蝉看了她一眼,姜靖媛靠在秦文安的肩膀上:“有一样我肯定胜过你,我有人生伴侣,而你没有。”

姜蝉一言难尽的看着秦文安:“你老婆真幼稚。”

秦文安拍拍姜靖媛的肩膀:“她也就只有这一点能够得意了。”

“最近有什么安排吗?你已经在家休息了快一个星期了,还很少看你这么清闲,我都有些不习惯了。”

秦文安给姜蝉倒了杯茶,从姜蝉回家到现在,他们很少相处这么长时间。姜蝉实在是太忙了,几乎都是早上老早出去,晚上很晚才回来。

姜蝉抬眼:“我在家多陪陪您,您不乐意?”

秦文安失笑:“怎么会?就是担心耽误了你的工作。”

姜蝉耸肩:“这会儿也没什么需要我的。”

她纯属睁着眼睛说瞎话,那些教授们恨不得她一天二十四小时待在实验室里,哪里肯让她离开?他们有好多问题想问,似乎许多东西都不懂。

每次姜蝉看到这些老教授们,又是无奈又是敬佩。敬佩人家虚心向学,无奈的是每次一遇到他们,没有两三个小时基本脱不开身。

话说目前她想要的基因修复液、光脑以及机甲都做出来了,虽然机甲完全没要自己动手。姜蝉一下子觉得有点空虚,忽然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好。

基因修复液和光脑的普及都需要时间,那这段时间她做什么?要不她再去读两个学位?

清源忽然蹦出来:“无聊啊?那你去任务世界见识见识啊?”

明知道清源是在诱惑她,姜蝉依然可耻的心动了。这半年连轴转的,她确实许久都没有去过任务堂了。

主要是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学到的知识转化为成果,再加上一投入进去就分不出心思想别的,任务堂那边她就没放在心上,无可无不可的。

“婳婳,这段时间你把自己绷的太紧了,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固然重要,但是路要一步步的走,别什么都往你肩上扛。”

姜蝉勾唇:“我只是觉得有些事就算我不做,也会有其他人做,那为什么不能是我?而且这些我也能够做到,既然我能做到,我就没理由不去做。”

攻把听诊器放进小受 老杨白敏全文

“我没有把我绷的很紧,我很懂得享受生活,劳逸结合的,你别为我操心。”姜蝉手里把玩着棋子,笑容里满是恣意飞扬。

秦文安知道这是她对自己的能力有清楚的认知,似乎在动手之前她就已经知道自己一定能够成功。

她这种自信是哪里来的?

秦文安有心想问,但是思索几次后又放弃了。人都有秘密,譬如说她的医术是跟谁学的,她的武术又是跟谁学的。

她的那些奇思妙想是怎么产生的,等等等等。但是秦文安也明白,有些事情别人不说,你就不要去追问。

只要确定对方没有害人之心,并且过地很好,这就已经足够了。

攻把听诊器放进小受 老杨白敏全文

蝉也不去探寻秦文安的所思所想,事实上她很喜欢秦文安身上的这种边界感。他将父女之间的尺度拿捏的很好,足够关心却又不越界。

这是一个内心非常强大的人,这一点姜蝉觉得她和秦文安还是很相似的。

喜欢女配拒绝当炮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