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换合集 你把腿开大点就不疼了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哈哈,哈哈哈,噫哈哈哈哈哈哈!”

骑士捂着脏脸,癫狂的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帕托里昂很认真的问道,“感受末日降临的绝望,你陷入了疯狂。”

“噫哈哈哈哈哈哈!”格里菲斯笑得更欢了,他用两只手指抹过眼眶,把黏在那里的呕吐物和泥抹掉,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弄脏了女朋友给的生日礼物,我可怎么办好呢?”

形式对我太不利了,我的灵能消耗过度。

格里菲斯喘着气,摆了一个双手向上舒展的姿势站好。他是第一次在实战中同时使用魔戒“卡兹尼的奇迹”与战争骑士的力量,几次投射和冲击以后,他竟然有点脚步虚浮,头晕目眩。

刚才的死亡缠绕可能还打碎了一些理智。战马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去,血棘也在坠马时落在了地上。

格里菲斯感觉自己的灵魂分裂成一堆黑色小人,在脑袋里手拉手跳圈圈舞。他想要严肃的迎战,但是完全控制不住表情了。

敖德萨的非凡者们可不会给他缓过气来的机会。

“动手,奥杜斯!”

混沌兽的独眼中射出一道深黑色的光芒。格里菲斯被扫过的瞬间,立刻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变得迟缓而凝滞。

他被石化了。

帕托里昂挥舞着十字剑斩来。不等格里菲斯用坚毅盾抵挡,剑锋远远的光芒一闪。紧接着,格里菲斯感觉到自己的胸甲上一阵剧颤,剑刃挥砍的伤害竟然凭空出现在他的附近,倾斜着劈了下来。帕托里昂在至少十米之外,这一剑竟是无视了距离劈中了格里菲斯的胸甲。

帕托里昂执掌的封印物将攻击吞入次元的位面中,直接投影到了目标的位置附近,无视敌人的距离和格挡造成的阻碍。

无视距离?这是封印物的力量!是扭曲空间的能力!格里菲斯立刻转守为攻。他沉身一闪,双脚发力,如出膛的炮弹般轰鸣而出。

晋升为超凡者的格里菲斯力量已经足以空手拧断钢铁,摧折盾牌。他的敏捷强大到哪怕不借助坐骑和战争骑士的超凡之力,奔跑冲刺也如同迅雷闪电降临。

而他的敌人,是序列7的猎魔人、圣骑士和圣职者三人小队。它们三人持有的是拥有召唤生物、精神攻击和无视距离特性的封印物。这样的组合兼顾了攻击、防御和射程,将他们所在非凡途径的不足完全弥补。若是敖德萨方面能调集超凡位阶的强者执掌封印物围攻,格里菲斯怕是连半分钟都坚持不了。

但是,实战中没有这般假设!敖德萨的巫师们既然已经决心隐秘行事,注定在此时此刻只能拿出这样的配置。

圣职者奥杜斯已经举起战锤迫近。他身披重甲,手持战锤,朝着骑士的脑袋凶猛砸下。

格里菲斯躲开攻击,光影交错之际,挥动含光向着帕托里昂骑士的身体挥斩而下。这一剑如风雷呼啸,银色的电弧与锋芒裹挟着令人无法直视的奔腾气势,一击斩开了奥杜斯的护手,将左手齐腕斩断。

格里菲斯抽出倚天,旋身又是一剑斩下。

就在剑锋即将撕开胸腔之际,猎魔人竟然如鬼魅般闪了过来,用身体挡在银光闪闪的剑刃前。

什么!?

重甲的骑士和修士为其他非凡者先驱,抵挡伤害是常有之事。担任非凡者作战的防御核心,为队友抵挡伤害需要强大的生命力或者重甲重盾的物理防御,抑或是依托强大的灵能护盾。但是,灵巧的猎魔人如何能够从这样猛烈的攻击下幸免!

难道他拥有某种灵能护盾的加持?

在电光火石之间,格里菲斯的心思如快如闪电,顿时意识到猎魔人有着惊人的后手和依仗。

啊,这,别伤了我的倚天!

这一剑已经无法阻挡,卷起滔天的杀意,红色的血气发出哭号般的鸣叫包裹上来,狂啸着斩开了猎魔人的身体。

格里菲斯顿时松了口气,手腕一转,含光接踵而至,甚至可以看到安东的灵魂都被呼啸的狂暴电弧撕裂。含光的锋锐足以破碎龙鳞,电弧更是可以荡涤灵能护盾的防御。在奥杜斯和帕托里昂慌乱的目光中,敖德萨的恶魔猎手在血雨中被撕成了碎块。

就这?

格里菲斯的疑惑刚刚升起,空气中突然响起了极其凄厉的回响,像是死神用骇人的黑色巨镰拖过冰冷的万年寒冰,直接在灵魂的深处发出令人痛楚欲死的战斗。

已经被斩杀的猎魔人赫然就在众人面前重新组合,分散的碎肉、断骨和血片彼此黏合,九合三,三合一,竟是转眼间重新凝聚出灵魂和肉体。

这可能吗!?

格里菲斯惊诧的在心中狂吼起来。他不是没有见过亡者复生的悲剧,也了解生命织缕那令人诅咒的手段。但是,眼前的这一幕仿佛在炫耀力量的鸿沟,将不可思议的事摆在了他的面前。

他感应到了一种极度邪恶的契约。这是献出灵魂和信仰,向虚空中的古神请求而来的恐怖力量。敖德萨战斗中遭遇的塞德利茨曾经凭借戒指获得过类似的强大复活能力,但是戒指被格里菲斯缴获以后,却并没有找到这股力量的线索。

这可能是某种指向性的神位祝福,某种“死神契约”!是来自永生的恶咒!甚至比塞德利茨所拥有的更加异常、更加疯狂。

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在千分之一秒之中。格里菲斯刚刚挥出了含光和倚天的三连击,连身体的重心和力量都无法立刻调整。

从死境中归来的猎魔人嘴角露出转瞬即逝的冷酷微笑。他的身体尚未区域,依然是血肉模糊的模样。但是,他就如同水中的波纹倒影一般,在剑芒过后,重聚如初,甚至还举起右手,对着格里菲斯的脸一指。

死亡缠绕!

又是那团墨绿色的火焰。这种力量与格里菲斯掌握的恐惧术完全不同,在对抗时具有极高的优先度,可以突破护盾和破法者的抗性造成精神伤害。

“啊——!”

格里菲斯再次发出连灵魂都嘶哑的哀嚎。各种痛苦、混乱、背叛和邪恶的念头疯狂喷涌,剧烈的耳鸣和目眩让他不辨方位。

他遭到了重创,这一击不仅打碎了护盾,将他的勇气打的粉碎。围攻的敖德萨非凡者甚至来不及补上几刀就看到面前的骑士伤口迸裂,惨叫着抱头鼠窜。

更为惊人的是,猎魔人安东身上惊人的创伤也在这之后加速愈合。许许多多的肉芽从尚未痊愈的创口滋生出来,修复血管、神经,缝合皮肉,沉重的伤势在转眼间被治愈。这可怕的能力在对敌人造成肉体和精神的双重伤害的同时竟然还能治愈施术者。

格里菲斯窜了几十步才停下脚步。短暂的交锋已经给他的身体和心智造成了惨重的创伤。他甚至在心中萌生了冰冷的惧意,想要不顾一切的从战场上逃走。

他原本准备借助战争骑士的力量摧毁敌人的感知和指挥体系然后各个击破,不料敖德萨的反扑来的如此之快,封印物如此犀利。若是不立刻扭转局势,他今天就凶多吉少了。

要检讨自己的战术,我太贪婪了。下一回,可不能独自一人冲击敌阵……

格里菲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动摇和颤抖中勉强站好。双腿的石化效果已经消散,但是混沌兽的巨大独眼中又在凝聚新的异样波澜,新的攻击随时可能抵达。

他持剑退了两步,目视包围过来的非凡者和怪物。

“很有意思的封印物,令人刮目相看,”格里菲斯甚至还在嘴角勾勒出一丝笑意,将银色和冰蓝色的长剑收回剑鞘,抬头看了看天空,“那么,接下来,让你们看看我的。”

“不要给他调整的空隙!”奥杜斯大喊道。随着他一声令下,混沌兽再次射出一道奇异的光晕。

这道光隐隐有着令人心悸的力量,仿佛只要与之接触,就会被投入到无尽的幻觉和迷茫之中。一旁的猎魔人和圣骑士没有立刻动用他们的机动性追击,而是等待着这道光芒的降临。

这是一阵若即若离的迷茫和错愕,格里菲斯在迷茫中仿佛来到了大雾中的孤岛。周遭非常安静,只能听到水流的潺潺声,永无止尽,永远没有尽头的流淌。

他低下头,只见自己的膝盖浸没在沼泽水中,若蛇若虫的根系和灌木死

乱换合集 你把腿开大点就不疼了

死抓住他的靴子,和淤泥一起将他拖向水中。阴湿、无力的感觉弥漫全身,甚至还滋生出一个念头,想要就此沉入沼泽。

这是幻觉!催眠!来自混沌兽的心灵异能正在侵蚀着他的身体。

“就是现在!”帕托里昂低吼道,“他已经被幻觉困住,荒芜骑士想要挣脱幻象,必须要主动施展吞噬的能力,但是他现在连身体都控制不了!”

帕托里昂的“虚空之握”也十分强大。他作为装备沉重的圣骑士,原本的作战方式是稳健而缓慢的推进,但是装备了这件封印物之后却极其灵动。

猎魔人安东也紧随而来。

但是,就在他们逼近到几步之外的时候,一股浩瀚的仿佛沙场的血气扑面而来,阵阵烈风吹起衣襟,已经被控制的骑士身后赫然出现了骑着红马的狰狞活物的异象。

“这是什么!”在最后方观察的奥杜斯大喊一声。

这股突如其来的力量瓦解了混沌兽的幻象,甚至让他自己的吟唱都变得凝滞、干涩。灵能的波纹一秒钟前还是有序的河流,转眼间就被这股力量扰动,成了浑浊的泥水。

这股神秘的气息从未感受过,陌生的难以言喻,仿佛从成千上万年的历史中爬出的怪兽一般无法描述。

敖德萨的非凡者们被惊吓了,他们毫无张兆的乱成一团,每个人都被不应该出现的恐惧扼住心脏。他们只能确定一件事——这绝对不是荒芜骑士!

“散开!”

安东大喊一声,转身就向旁边一滚。但是他的同伴已经挣扎着一剑剁了上去。

格里菲斯迷茫的眼眸突然变得清澈而冷峻。他没有闪避,也没有防御,目视着圣骑士的攻击,只是伸手碾碎了腰间的一个金属球。

“轰!”

白炽的亮光顿时闪花了非凡者的眼睛。三人集体往后退了一步,等他们从亮光中挣脱,面前的敌人突然不见了踪影。

“他去哪里了?”

安东大喊道。这里是毫无遮蔽的平地,这一两秒的时间也不可能找地方躲起来。

帕托里昂从眩晕中恢复过来,突然大喊起来:“安东,安东,小心!”

“什么?他在哪里?”猎魔人一边紧张的四处张望,一边向后退去。与此同时,他感觉到一个诡异而陌生的灵能突然出现在了背后,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

他撞上了一堵结实的墙,差点向前扑倒在地。就在他歪倒的瞬间,有力的胳膊抓住了他的后颈,将他拎起来:

“这里。”

猎魔人吓得魂飞魄散。一支冰刺当场从后面捅进了他的身体,破胸而出。

帕托里昂扑上来,挥剑朝着现身的敌人刺去。这一剑稳稳的刺穿了他的胸膛,但是入手的感觉却怪异无比。被击倒的骑士竟然在他面前化成了一团散发着寒冷与鲜血的液体!

“帕托里昂,闪开!那是替身。”奥杜斯喊叫着要上来支援,面前的空气突然荡起涟漪,勾勒出一个模糊的人影。

真正的格里菲斯已经从阴影中现身!他抬手向序列7的“祈求者”投下恐惧,抽出腰间的断罪扣动扳机。赫赫威严仿佛至高无上的法庭向卑微的罪人投下绝罚!

这一枪打飞了奥杜斯的头盖骨,甚至将他的脑浆也炙烤的沸腾起来。

……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局势在一瞬间逆转,两个队友倒下,拜耶兰的骑士毫无道理的变成了两个。帕托里昂紧张地满脸流汗,握紧手中的十字剑,向混沌兽挪步过去。

一团泛着黑光的液体在地上流淌,然后如软泥怪一般蠕动、扩张。光滑如液体的表面长出人类的眼睛、鼻子、嘴和盔甲,赫然是与格里菲斯相同的模样。液体怪物手握一支冰枪,抖动肩膀,活动手脚。

另一个格里菲斯握持双剑,也朝着圣骑士而来。

他们不可阻挡的步伐仿佛踩着鼓点,彼此靠近,一致的就像是镜像。在两人相遇的瞬间,握持双剑格里菲斯融入了持冰矛的格里菲斯,颤抖了一下,然后合为一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