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楚我是怎么占有你的 秸杆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叶思媚将一瓶丹药放在她的面前,道:“这是我炼制的囚笼丹,它能够压制御灵者体内的灵怪,只要每个月吃一次,无论你怎么使用灵力,灵怪都无法破体而出。”

李姐打开瓶盖。一股异样的香气迎面扑来。

她顿时便感觉到自己体内的两只灵怪有些躁动,似乎很害怕这个味道。

“为什么叫囚笼丹?”她不解地问。

叶思媚道:“因为它能够把人类的身躯变成一个囚笼。将灵怪彻底囚禁在里面。”

她顿了顿,又道:“但是每个月的15号,月圆之夜,都必须吃一颗

看清楚我是怎么占有你的 秸杆

囚笼丹。否则体内的灵怪会直接破体而出,彻底将御灵者吞噬。”

李姐的脸色变得凝重,道:“也就是说,一旦吃了囚笼丹,就彻底被它给控制了,不吃就会死。”

叶思媚淡淡一笑,道:“命运的每一个馈赠都标明了价格。这世上从来没有什么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想要得到什么,总要付出什么。”

李姐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道:“这种丹药……只有你能炼制?”

叶思媚淡然一笑,道:“没错。我不强迫你,随便你吃不吃。但是我要提醒你。以你现在的状况,最多只能撑三个月了,而且还不能使用灵怪的力量,否则随时都可以被灵怪吞噬,破体而出。”

李姐深深地看了手中的丹药瓶子一眼,似乎下定了决心。道:“好,我吃。”

“你可要想好,开弓就没有回头箭了。”叶思媚道。

李姐郑重地点了点头,道:“反正我也要死了,就拼这一次吧。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一死罢了。”

说吧,他倒出一颗丹药。一口就吞了下去。

丹药入口即化,仿佛化为了一道能量,钻进了她的四肢百骸之中。

她猛然间睁开了眼睛,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她的身体开始散发出腐烂尸体的味道。胸口也传来皮肤撕裂的声音。

她惊恐地撕开自己的衣襟,发现那只灵怪正在在拼了命的往外爬。

痛。

深入骨髓的痛。

她惊惧地望着叶思媚,道:“失败了……”

叶思媚也皱起眉头。

不应该啊。

这些丹药都是严格按照药方上炼制的,不可能会出问题。

难道是药方本来就有问题吗?

李姐痛苦地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噗通一声跪倒在她的面前。捂着自己的胸口。

叶思媚正想上去给她看看却听到一个声音冷厉地道:“住手!不许碰她!”

四周的空气慢慢地变得阴冷,弥漫着一股奇怪的福尔马林味。就像是停尸房里的那种味道。

紧接着,房门猛地打开了。一道阴风倒灌进来,吹得窗帘不停地飞舞。

那是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人。

她的皮肤很白,白中又透着一抹灰色,就像一具死尸一般,身上还弥漫着浓郁的福尔马林的味道。

她快步来到李姐的身边,想要将她搀扶起来,但摸了摸她的鼻息,顿时惊得迅速缩手。

“她死了。”白衣女人恶狠狠地瞪着叶思媚。“是你杀了她!”

“我就知道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可信。可怜李姐,还说你是个好人。”

她站起身来,眼中都是仇恨。

那股福尔马林的味道更加浓烈了。女人身上的白色连衣裙也浮现出了大块大块的污渍。

那些污渍是深黑色的,就像是干涸了的血迹。

这是一件灵器!

它是从一个死去的女人身上扒下来的。

那女人死前的怨念一定很深,怨念全都集中在她所穿的这条连衣裙上,将一条普通连衣裙变成了一件杀人的灵器。

叶思媚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给包裹住了,那东西封住了他的口鼻,让她无法呼吸。

“遭受灵器·诡寿衣(三级巅峰)的攻击,诛邪术+5。”

只是一件低级的灵器罢了。

叶思媚伸手在脸上一抹,窒息感便消失了,而女人身上的白色连衣裙却出现了一条裂痕。

“如果你想要杀我,光凭这间寿衣还不行。”叶思媚道,“还有没有别的本事,都使出来吧。”

白衣女人咬了咬牙,她那一头黑色的秀发忽然飞了起来,像无数条黑色的蛇,爬上了叶思媚的脖子。

头发迅速收紧,钻进了叶思媚的皮肤之中,想要顺着她的血管,走遍她的全身,彻底吸干她的血。

“遭受灵怪·长发诡(三级巅峰)的攻击,诛邪术+5。”

原来寄居在她身体里的灵怪,就是这头长发。

喜欢最后一个女玄术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