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领导来家里 太长了撞到点了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林二小姐整个人不由地一凛,杜三爷在她面前说话从来都十分温和,从来没有这样急切的时候。

林二小姐快步走出屋子,果然看到杜三爷紧皱的眉头。

“三爷,”林二小姐道,“您这是怎么了?”

杜三爷目光阴沉,紧紧盯着林二小姐:“陈家村送货入大名府了,你可知晓?”

林二小姐忙道:“我也是才听管事提及,三爷放心那些定不是毛织物,我让人一直盯着镇州,他们不久才买到羊毛,那些农户想要将毛织物做出来,至少还得二十几日,到那时候我们早就……”

不等林二小姐说完话,杜三爷道:“若是他们不卖毛织物呢?”

林二小姐愣在那里,弄不清楚杜三爷是什么意思,陈家村买了羊毛,不卖毛织物卖什么?

看到林二小姐这般模样,杜三爷心中最后一丝希望去得干干净净,林二小姐比他知道的还晚,不可能会有应对的法子。

“三爷,”林二小姐道,“您去堂屋坐,有什么话我们慢慢说。”

杜三爷皱起眉头转身向堂屋走去,林二小姐忙吩咐人倒茶,忙追上杜三爷的脚步。

两个人坐在椅子上,杜三爷看向身边的随从,随从忙从怀里拿出了纺线放在桌子上。

杜三爷看向林二小姐:“这就是陈家村卖的纺线。”

林二小姐心一沉,伸手拿起了桌子上的纺线,伸手仔细摸了摸,确实是从羊毛纺成的。

林二小姐攥着手里的东西半晌才回过神,脑海中不断浮现出这段时间在镇州打探出的消息。

“不可能。”

“绝不可能。”

林二小姐喃喃地道:“他们怎么会卖线?她们明明买了纺车和织机,还请了织娘回去,附近村中的妇人都去陈家村学手艺,他们还从绣庄买了不少样式,那些都是用来做毛织物的。

他们如果要卖纺线,准备这些做什么?”

杜三爷看着慌乱的林二小姐,他以为林二小姐不但生了一副好样貌,而且聪明伶俐,没想到紧要关头这般无用。

林二小姐接着道:“我找了最好的织娘,买了织机……就等着做毛织物,可等我们将毛织物做出来,陈家村……陈家村……”

陈家村的纺线早就遍地都是了。

除非没有人买陈家村的线。

林二小姐看向旁边的管事,管事听说这样的消息,也正怔愣着,不知如何是好。

林二小姐道:“快去几个铺子看看,告诉掌柜的,我们的毛织物很快就会做好,让他们不要收陈家村的纺线。”

管事应了一声快步走了出去。

林二小姐站起身又脱力地坐在椅子上,她怎么没有想到卖纺线?不管是大名府还是京城,许多民众家中都有织机,过了春耕之后,妇人们在家中无事,刚好可以织布,那纺线若是价钱合适,买回去自己做毛织物岂非更好?

更何况还有绣庄,成衣铺子……

林二小姐耳边一阵嗡鸣声,陈家村那些人故意在骗她,让她以为陈家村要在毛织物上与她一较高下,谁知道陈家村早就另有算计。

她该怎么办?

林二小姐想到从西北送来的羊毛,想到付给织娘的银钱,还有在嘉慧郡主、杜三爷面前说的那样一番话。

林二小姐焦急之下红了眼睛,她看着杜三爷,一副寻求庇护的模样:“三爷,现在可怎么办才好?我可以不赚银钱,却不能亏了三爷啊。”

杜绎眯起眼睛,他自然不能亏,千里迢迢从西北将羊毛运过来,绝不可能不赚银钱就拿回去,他杜绎就没有吃过这样的亏。

杜绎道:“让人去问清楚,看看镇州的商队都去了哪里?”

杜绎说完站起身就要回到杜家的院子里,刚走出几步,林二小姐就上前来赔礼:“三爷,对不住,都是我没能发现陈家村的意图,都是我的错。”

林二小姐边走边说,焦急中没有注意脚下,不禁一个踉跄,惊呼一声整个人扑入杜绎怀里。

杜绎下意识伸手来扶,顿时温香暖玉抱了个满怀。

林二小姐身上的熏香入鼻,杜绎怒气消散一些,对怀中人儿多了几分怜爱。

林二小姐又羞又惊几滴泪水从眼睛中滑落,呜呜咽咽地哭出声。

“你哭什么?”杜绎伸手拍抚林二小姐的后背,“我也没怨你,事情还没有查清楚,总会有法子的。”林二小姐到底还是官宦之家的女眷,虽然父亲是犯官,但将她纳了做外室,也无不可。

林二小姐半晌才止住哭声:“是我的错,我早该提醒三爷的,陈家村不简单,凭那些农户不会有这样的手段。”

杜绎皱眉:“你是说宋羡?”

林二小姐点头:“他们卖毛织物该是早有算计,知晓西北的羊毛最好,故意如此……我不是说杜家怕宋羡,三爷兄长是节度使,哪里是宋羡能够觊觎的,但三爷也不能大意。”

林二小姐说着抬起头,看到杜三爷的面色比之方才多了几分冷峻,她软声道:“我赔了银钱没什么,只要三爷日后别再被人算计……”

老公领导来家里 太长了撞到点了

他敢,”杜绎冷冷地道,“宋羡敢打杜家的主意,我就让他尝尝三爷的手段。”

……

大名府白家铺子里。

白掌柜看着陈咏义拿出的一团团线穗。

“这穗线就软一些,用的绒多。”

“这一团是普通的,手一摸就能分出来。”

老公领导来家里 太长了撞到点了

“还有这团稍差些,不过用来织褥垫没问题,我们村子里以后就留这个,每家都要织这么一条羊毛褥子。”

白掌柜听着陈咏义的话:“你们自己卖线穗,怎么?还没留下村子里用的?”

陈咏义笑道:“村子里做的还不够卖的,哪里顾得上自己?”

白掌柜打听道:“除了我这里,你们还送了何处?”

“那就多着了,”陈咏义道,“好几个州、县都有了,我们在邢州有货栈,上中下三等的货物,卖多卖少了都能调换,只要您往货栈去了消息,很快就能送过来,有卖不出去的线穗,只要完好无损,我们还能再收回。”

白掌柜惊讶:“真的?”

“真的,”陈咏义道,“但是不能污、损。”

白掌柜自然知晓这个道理,这样的货物哪能不留?

白掌柜压低声音:“大名府的铺子有人来知会过,不让收你们陈家村的线穗。”

陈咏义心里一阵紧张,但出来的时候辰丫头与他提及过这些,让他不要担忧,就算大名府卖不出去,陈家村分三路送去那么多州、县,背地里使坏的人,不可能手眼通天。

真正的好东西是压不住的,早晚有他们出头之日。

陈咏义道:“那您这是不收了?”

白掌柜沉吟片刻道:“收,为何不收?都是做生意的人,我不卖别人也会卖,刚好我要去一趟绣庄,你带着货物与我一同前去。”

喜欢喜遇良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