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纶小说 大团圆结亲情会txt全文下载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傍晚,细雨蒙蒙。

天涯道场东南地域,有着一处名曰海天一线的水域。

此地水流平缓,水质清澈,上可映衬星河,下能观赏游鱼,景色之美也引得众多游人前来。

久而久之,渐成一方繁华之地。

水面上,各色楼船穿梭,七彩流光闪烁。

有的舟船极尽奢侈之能,珠玉、珊瑚、明珠点缀,甚至不惜耗费灵石让霞光笼罩全场。

嬉笑声、打闹声、呼喝声,络绎不绝。

除了这等

乱纶小说 大团圆结亲情会txt全文下载

专门吸引豪客的船坊,也有灵舟静静漂浮,文人雅客、修士女冠在其间对饮

乱纶小说 大团圆结亲情会txt全文下载

百里水域,一片繁华。

在这繁华之中,一叶扁舟随风摇曳。

细雨滴落蓬顶,撞在八角铜铃之上,发出清脆声响,声音不大,却带着股澄澈心灵之意。

蓬舱内。

一男一女对坐,案几上有酒无菜,只是细品琼酿。

角落里,一盏油灯轻轻晃动,如豆灯花纹丝不动,幽幽冷光洒落,映衬出两人虚影。

“好酒。”

莫求放下酒杯,满意点头:

“梅观主的梅花酒,果真名不虚传,情丝缠绵、回味无穷,莫某此番算是见识到了。”

“不过是闲暇时的乐子罢了。”梅雀嫣然一笑:

“道友喜欢,过两日我遣人送两坛到你府上,此酒算不得珍贵,只是费些心思罢了。”

“多谢!”

莫求抱拳拱手。

金丹宗师亲手酿造的灵酒,岂是凡物。

这梅花酒内藏七情六欲,常人服之,怕是能在醉意醺醺中历经一生,感悟生老病死。

一举悟道,证得先天也不是没有可能。

当然。

能否感悟出什么,却要因人而异。

“道友客气了。”梅雀摇头,美眸扫过角落油灯,在那灯花之上微顿,眼中露出惊讶:

“南明离火?”

“不错。”莫求点头:

“可惜,仅有一丝。”

“已经足够了。”梅雀轻叹:

“据闻此火乃神鸟朱雀的本命灵火,有焚尽苍生之能,遍观一界之地怕也没有几朵。”

“确实。”莫求眼神闪动:

“不过也正是因为此火了得,莫某时至今日尚不能完全掌控,只能暴殄天物在此悬挂。”

如若可以掌控。

就算是金丹后期修士,挨上一记南明离火,不死也要重伤。

毕竟朱雀与毕方一样,都是火中之神,它们的本命灵火,即使只有一丝也是天地奇物。

“嘻嘻……”梅雀抿嘴轻笑:

“道友过谦了,谁人不知莫道友控火之法了得,想来掌控此火,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说着,她伸手轻抚船舱:

“听高兄说,这艘四品御水舟是道友亲手炼制?”

面前的这艘乌篷船不过丈许之长,木板、草蓬极其简陋,但实则品阶已经入了四品。

就算是云梦川的金丹宗师,也甚少有四品灵舟。

“莫某可没这个本事。”莫求摇头:

“此舟本就不凡,只不过受了损伤,在下修复了而已。”

“那也不错了。”梅雀音带赞叹:

“道友不止炼丹术了得,就连炼器,也天赋惊人,入手那碎天秘典似乎才刚刚七年?”

“嗯。”莫求开口,音带感慨:

“七年,一晃而过。”

“是啊!”梅雀眼神深邃:

“七年时间,天涯道场总算走上正轨,不必整日担心受怕,周遭万里尽数纳入疆域。”

“不过,道友才让人羡慕。”

“炼丹、访友,闲暇时祭炼灵舟,同时不忘修行,远比我等整日忙忙碌碌要潇洒的多。”

“道友,才是真正的修行!”

说着,摇头轻叹。

这些年,为了解决道场的麻烦,她即使贵为金丹,也要忙前忙后。

刚刚解决了麻衣教的偷袭、传教,又有四大家族的势力觊觎,更有圣宗修士的神出鬼没。

几乎没有一日安宁。

反倒是莫求,一直待在道场重地,安全无忧,炼丹、炼气,兼修行、行法,日子可谓逍遥自在。

“呵呵……”

莫求举杯,淡然一笑。

对此,他没有什么好说的,相对而言自己确实过的较为悠闲,说多了反到惹人埋怨。

“周玄感前日来了道观。”梅雀话音一转,说起正事:

“他想见见道友。”

“周玄感。”莫求双眼一缩:

“我们没什么好见的。”

当年他设计陷害自己,其后更是发动周家之力寻觅自己跟脚,这等事岂是说了就能了的。

“道友。”梅雀轻叹,道:

“现今道场初立,多有依靠四大家族的地方,周家更是行商起家,高兄不想得罪他们。”

“至少,现在这时候得罪周家,于道场颇为不利。”

“放心。”莫求了然:

“在下不会让高兄难做。”

此前四大家族不想见天涯道场壮大,彼此敌对,现今却已是合作伙伴,故此前来提醒。

于高冲而言,莫求一人,自比不上周家数千年积攒的势力。

而且……

他也快走了,虽不至于人走茶凉,孰轻孰重却也一目了然。

“那就好。”梅雀美眸闪动,再次询问:

“真的不见?”

莫求举杯:

“莫某与高兄的约定,所剩年限已经无多,这时候就不要提其他了,我敬观主一杯。”

“……”梅雀张了张嘴:

“也好!”

“请!”

…………

夜色变暗。

朦胧细雨渐变急促。

雨幕如帘,悬挂天地之间,在幽暗水域砸落无数涟漪。

一叶扁舟穿梭于水面,如同一道虚影,雨落无痕,偏偏又速度惊人,朝着前方急掠。

“叮铃铃……”

铜铃清脆,在不大的地方回荡。

莫求盘坐船舱,举目远眺夜雨,长发迎风飞扬,任由细雨斜斜落在身上,冰凉沁人。

放下酒杯,他悠悠轻叹。

油灯灯光昏暗,只见他轻轻抬起双手,如同白玉般完美无瑕的手掌上悄然浮现点点星光。

碎星手!

碎天秘典来自一个炼器宗门。

此宗万年前兴盛过,甚至传闻出过一位元婴真人,不过早在几千年前,就已破败下来。

好在此宗所修法门与人无害,炼器之法更是了得,传承不仅传了下来,且散落四方。

高冲就认识这一宗门的一个分支。

更从对方手中,得了完整的传承。

除了诸多炼器手法之法,碎天秘典还有一门炼体之法,可专门锤炼法器灵材的秘术。

玄极金身!

碎天破法神光!

玄极真身颇为不凡,但与五岳镇狱真身相比,却要差上一筹,略强与九真中经的巨灵变。

七年来,莫求总算积累足够的识海星辰,一一感悟诸多法门。

最终。

融三大顶尖炼体法门,秘法阴阳破、碎天破法神光等,演化为这一双星光点缀的手掌。

莫求把它命名为——

碎星手!

“嗡……”

手掌微微发力,周遭虚空震颤。

一层肉眼可见的波纹浮现,雨滴落入其间,瞬间崩散成纯粹的天地元气,化作水气逸散。

眯了眯眼,一根三尖分水刺出现在面前。

莫求未做迟疑,双手前探,猛然握紧分水刺,掌心发力,扭曲虚空的力量涌向兵器。

“咔……”

“咔嚓!”

裂响传来,这件硬度可与法宝比肩的兵器,竟是硬生生被他折断,掌心处更是扭曲变形。

“彭!”

双手一合,长达近丈的三尖分水刺,瞬间暴碎、变形,在恐怖巨力的挤压下化作一个铁疙瘩。

“咚!”

铁疙瘩重重落在船舱,莫求也深呼一口气,手腕轻颤,皮肉血管上的星光缓慢消散。

“炼体……”

“呵!”

他轻轻摇头,面上略显无奈。

现如今的他,单纯的肉身之力,几乎就可硬抗金丹中期,碎星手更是能够生撕法宝。

反倒是法力,相对而言极其虚弱。

毕竟刚刚进阶金丹没有几十年,且主修法门灵柩八景功也非顶尖传承,有此成就理所当然。

“善于近战的金丹?”

莫求抬起双手,眼神闪动:

“想来偌大云梦川,如我这般的也没有几位,可惜斗战再好,境界提升不上去终究难以持久。”

金丹境界。

金丹、法力,才是基础。

肉身、秘法神通,都是辅助。

而且与此前不同,金丹之前,诸多法门他人很难修成圆满,莫求却可借助识海占尽先机。

金丹,却不然。

魂魄显现,智慧大开,再加寿元悠久,只要专研一个法门,几乎都能够达到术法之巅。

就算不成,也差不了多少。

“施展秘法神通,耗费法力不说,也未必能够占据上风,但肉身之力却不然,同样需要苦熬。”

“这点……”

“自己依旧占据优势。”

“如若法相有成……”

他眼神闪动,肉身突然微微膨胀,随即收缩,如此几个来回,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

良久。

船舱内传来一声轻叹。

这几年,莫求一直想在幽冥火神身的基础上,再把十大限、肉身法相之威也加上去。

奈何,总是差些什么。

太过强悍的力量爆发,身体、法力、神魂都难以承受,一旦破限,身体会率先崩解。

但要想维持住这等爆发,现阶段的五岳镇狱真身,显然做不到。

“叮铃铃……”

铜铃突然急促震颤。

莫求眉头一皱,侧首朝远处看去,身下灵舟随即加速,化作一道乌光破开水幕驶向一处小岛。

人还未至,浓郁的血腥气就已扑来。

即使是急雨,也不能压下。

喜欢莫求仙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