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公车车晃动进入 学长不可以上课呢拔出去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拿到数据之后秦宇就回到无源界中开始无限穷举,此时此刻他多希望有个人能发现他,这样就能逮住对方找到最快离开的方法。可惜希望只是希望,显示就是光是这登船的数据秦宇日夜不停直接试了一年多,这时候暮云裳都已经入学快一年了,小猡主估计也回陲南了,他现在彻底成了失踪人口。

这也就是秦宇,换成别人的话怕是早已经不耐烦了,要知道他如今的意识就算掌控几个起源界都没问题,然而就是这样都用了这么长时间还没能破译加密方式,足以说明这种加密手法的复杂性,这还是在知道了锁孔只需要不断投钥匙的情况下,如果连锁孔都要穷举,那估计没有千八百年都没机会。

“过去了这么就,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赫卡慕再次见到秦宇的时候他已经消失一年多,这期间一点消息也没有。

“一直在破译系统的加密方式和编码格式,直到几天前才拿到几组数据,接下来需要你配合测试一下。”秦宇说道。

随着公车车晃动进入 学长不可以上课呢拔出去

“你是说你这一年都在破译!!你怎么知道哪组数据是对…..”赫卡慕话说到一半就瞪大了眼睛,因为他已经知道秦宇用的方法了。

“你没猜错,就是最笨的办法,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秦宇也是苦笑,但凡还有别的选择他也不至于用这个。

“呼,秦宇,你在外面到底是什么人,该不会是什么大势力的继承人吧。”赫卡慕着实是有些震惊,虽然说都是为了离开这里,但面对这种情况还能不骄不躁,精准无误地把数据穷举测试出来,这心性这毅力,在他印象中秦宇是绝无仅有的。

“你看我这样子像吗?要真是那样我都什么也不做等着人来接了。算了,我们先开始第一组数据测试吧,我没记错时间的话今天是第三天。”秦宇说道。

“你连时间都没记错,我真有些佩服你,那就开始吧。”赫卡慕说完便开始调整港口的人员工作,把其他工作都先停掉。

随后便是熟悉的老过程了,不过秦宇运气不是很好,在这次系统自检中试了一组数据结果不对。本来可以多试几组的,但是为了不引起系统注意,也为了不给赫卡慕带来麻烦,瞳心只试了一组,这一组不对那就三天之后再试。

运气这种东西好坏随缘,运气好三天就成了,而秦宇足足用了大半个月,最终瞳心成功搭上了红线指令车,也搭上了基因船,这一去又不知道什么时

随着公车车晃动进入 学长不可以上课呢拔出去

候才能回来了。接下来在外面就没有人帮忙了,一切都要靠自己。

好在这些船只并未航行多久,很快瞳心所伪装的那片基因数据拼图碎片就被系统抽走了,之后就是存放在临时基因库里备检。这时候瞳心就得出去了,因为关于检测的标准和手段他们是完全不清楚的,不搞清楚的话随便一查就露馅了。

现在的问题是基因库是重地,肯定分分钟都受到系统关注。此刻瞳心在次层空间还好说,这里基本都是存储基因数据的,就算系统查来也没什么异常。就算去到亚空间里也还能藏一藏,但主空间就完全无法把握了,运气不好的话从亚空间一出去就在别人脸上,分分钟被抓起来。

“快到三天时间了,我们在检查之前可以出去看看,快到检查的时候外面应该没人。”灵镜说道。

“这里是基因库,虽然只是被备检的基因,但也是非常重要,恐怕它有单独的检测机制,我们不能贸然出去。”瞳心考虑了一番还是觉得直接出去风险太大了。

“要不然就赌一把,找一个指令集跟着出去看看。”灵镜说道。

“数据出来了,这个G型指令车能搭载基因模块,不过它在主层空间显示是什么样就不得而知了。”秦宇这时候给出了数据,在这次亚空间都没他什么事,所以他就化身数据分析员了。这一年多的破译他也有收获,最起码有关基因指令和数据集这些信息他已经能拿捏一下了,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如无头苍蝇一样乱撞。

瞳心在次层空间继续藏着,等三天的检查节点一过,她便搭上了指令车去往外面。虽然这条指令可以装基因数据,但它这一趟却只搭了瞳心一个。之所以找这种一个基因数据都没搭的指令车是为了安全起见,因为它本身不搭基因数据,也就不会出现对基因数据进行处理的程序和工序,这样对于不知道系统验证基因的方式的瞳心来说最安全。

不过因为它没搭载任何基因数据,所以瞳心也要及时下车,否则就会被检测到异常。指令车一路回到亚空间又接收了一些新指令,而后搭上满满的一车指令编码和数据去往主层空间。接下来就是经过能量通道冠以能量,将指令和数据转化成在主层空间可见或可用的东西。三个人都绷紧神经,因为接下来很可能就是一场大战。

通道之中能量如丝一般一点点送入车中,当整辆车离开通道便穿过了空间夹壁,经过主控制设备的编译,它在主层空间的样子也就展现出来了。这时候瞳心赶紧下车,不然她这个伪装的数据会报编译错误的警告。不过虽然她没有程序编译,但还是显示了出来。

此刻的瞳心已经在主层空间,只不过是在设备仪器里,在她眼前的是一处实验室,很多穿着装甲的士兵也不知道是人还是机械。而她自己则是在一块屏幕里,并且在屏幕前就有一个穿蓝色装甲的人正看着她。虽然对方的注意力在刚刚显示的信息上,虽然她此刻只是一个空间点,但只要对方稍微留心就会发现在屏幕中有一个点存在。

瞳心也不敢动,她不敢肯定面前这东西是不是机器,因为机器的话任何一丁点突兀的变化都可能会被注意到。各种指令车在瞳心面前编译呈现,不过她都看不到,虽然这里已经是主层空间,但结果只有通过仪器设备才知道是什么。瞳心就这样看着对方获取数据,同时也在观察整个房间的情况,方便一会儿找机会出来。这里似乎是一个实验室或者研究所,分为四个小的功能研究室,好像是在制作和测试某种芯片。而瞳心所在的这里应该是数据采集室,只有五个装甲在工作,而采集数据的人也是不固定的,一开始的三线装甲收集了大概十分钟便换人了。

“嗯?”刚换来的装甲凑近屏幕仔细看,并且发出疑惑的声音。瞳心心中顿沉,对方多半发现了自己。

“怎么?”三号将自己收集的数据用光透传传给他面前的仪器。

“这上面似乎……有一个点?!这是以前就有的吗?该不会是你漏收集的数据吧。”脸上有四条红线的男子说道。

“什么点?”三号也将透传从双眼转成用胸口的类似宝石的结构。

“我直接传过去给你吧,你校验一下完整性就知道了。”四号说道。

瞳心心下一沉,虽然对方是人族不是机器的确有机会,但现在已经被人发现了。很快就有一个主层空间的数据通道连接仪器并且派出了数据捕捉器,过去的话会被校验,不过去的话人家已经看到了,又不能凭空消失。

“过去吧,正好看看对方的数据校验方式,几人这些都是智慧生物,实在不行就抓个人问情况。”秦宇说道。只要这些不是机器,万不得已暴露了也还可以用强制手段获取数据。

瞳心进入捕捉器中,顺着数据通道传到了三号的存储空间里。然后有一只细如牛毛的软手伸与数据捕捉器握手,一条条红色尖端的白色丝线就出现在捕捉器里。这是信息突触,会验证数据的各种信息。而这些突触瞳心都正常纳入空间,但是却什么反馈也不给。

“奇怪,无法校验?”三号没拿到任何信息。

“难道是病毒!!不可能,要是有病毒能到这里,那外面早已经崩溃了。”四号第一时间想到病毒,但想想又不可能。

“病毒到不至于,这个情况……更像是一处成块的空间,里面什么也没有。可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三号无比疑惑。

“空间?那就用解析器吧,解析一下空间数据就一个它是从哪里形成的了,如果没什么特别的信息就直接消除。”四号说道。这些话都被瞳心听到了,秦宇他们也都听到了。

“我在准备空间数据,瞳心,先随便给一个纯净空间的数据,其他的等我传给你。”秦宇说道。

他在司天鉴里可没有闲着,瞳心虽然可以靠自己对空间的理解在各层空间穿行和存在,甚至她还能直接弄出次层空间的数据存储空间,可要说到空间之间的标识,不同空间的基点的排列方式等等,还是他比较了解。

“你打算传什么样的空间数据给他们?如果传错得话会引起骚动的。”瞳心给出纯净空间的数据给解析器。秦宇的空间数据很快给出去,对方很快就校验出来了,三个人都聚精会神准备随时应对对方的任何反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