袍子肉 宝贝你的扇贝开了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最快更新最强升级系统 !

龙飞淡漠的语气让徐半夏震惊不已。

但随即就是一片羞恼。“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我是为你好。虽然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手段将我给救治回来的。可这并不代表什么,更不代表你有能力面对那种恐怖,你为什么不听?”徐半夏说着

,情绪激动,眼泪都快要流了出来。

龙飞也是一愣。

这反应……似乎是有点大。

“你又不知道我的手段,怎么知道我就没办法面对你口中所说的的恐怖?姑娘,你对我有误会。”龙飞淡淡说道。

他心里也是极为无奈了。

不过他也清楚,这种误会其实并不怪在徐半夏身上,根源是他自己。他现在不管从什么方面来看,所表现出来的都不过是一个寻常人。

全身上下就没有一点的力量。

就算是和徐初秋相比,也是没有任何一点可比性,看起来都要比他还要强大。

这种情况下,她自然不认为龙飞有实力去面对那种恐怖。

“我是不知道。我不知道可不代表我瞎。你看起来就是一个寻常人,那种力量,连我都感觉到恐惧,你根本就面对不了。”徐半夏气愤说道。

她也被龙飞的坚持给弄无语了。

在她看来,不管从什么角度出发,她都不想龙飞卷入其中。

龙飞救了她的命,她怎么能人心看着龙飞去送死呢?

她做不到。

龙飞:“……”

龙飞摇头叹息。

“你将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也算是对我的一种报答。”龙飞叹息说道,转变了一个突破口。

徐半夏的思维之中还是纯善,纵然见识到了邪恶,但骨子里的东西是不可能在一瞬间转变的。

“不行,告诉你的话就等于是让你送死。”徐半夏果断拒绝。

“你不告诉我的话,你们这世界的人都会死。”龙飞看向徐半夏,沉声说道。

“你……你胡说。那种力量我是见识过得,他们好像被圈定在一个范围内,根本走不出来,怎么可能会对大同世界造成影响!”徐半夏情绪乱了一下,脱口而出。

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

“你……你在套我话!”

徐半夏嗔怒的瞪了龙飞一眼

袍子肉 宝贝你的扇贝开了

“你以为我在危言耸听?其实不怕告诉你,你所以为的只是你以为,你真的以为你们这世界还固若金汤吗?”龙飞反口问道。

徐半夏不言语了。

徐初秋更是一言不发。

整个过程他就是一个局外人,除了偶尔之间一句飞哥牛逼,剩下的完全就没有插嘴的机会。

“要是你们这世界真的跟以前一样平静,你觉得叛徒这两个字从何而来?”

龙飞质问。

徐半夏沉默不语。

根本无言以对。

“还有,你的遭遇还不足以说明一切吗?”

龙飞又说道。

这个世界

袍子肉 宝贝你的扇贝开了

还平静吗?

早就已经不可能了!

他能出现在这里,已经注定,这世界要掀起来腥风血雨,曾经遮掩下去的未知,终将一一浮现出来。

徐半夏沉默不语。

她完全就是无言以对,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回应了。

龙飞的每一句话都戳中内心,就算是她不想承认也没有办法。

“你真的有信心?”半晌,她忽然问道。

“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龙飞说道。

说话之间,他身上迸发出一种独霸天地的气魄。这是一路横推之后养成的自信,他目中无天地,唯我独尊。

徐半夏又是微微沉吟,但看到龙飞竟然如此坚决,最后说道:“好,既然这样我就告诉你,听完以后,你再决定怎么去做。”徐半夏说道。

“几日之前,我奉命前往边城去检查。可当我到达那里的时候,却发现边城已经消失,被一片黑暗给笼罩。”徐半夏说道。

说话间,她声音之中都夹杂着颤抖,仿佛现在只是回忆都让她带着恐慌。

“消失了?”龙飞一愣。

好端端的一个城市会消失?

“也不能说是消失。那地方还在,只是已经完全没有了最初的模样,好像变成了一片荒土,到处都充斥着邪恶和冰冷,尸骨如山,就好像是人间炼狱一样。”徐半夏说着。

她眼中涌动着恐惧。

龙飞微微沉吟。

但是很快就明白了。

她口中的消失,应该就已经是沦陷了。

至于是被什么力量给攻破,不言而喻。

从一开始龙飞心中就清楚,这极致祥和的表面之下,必然孕育了极限的黑暗。

那力量蛰伏在深渊,终有一天会爆发。

换而言之,当初这世界有多光明,那相对的世界就有多黑暗。

而现在,就是黑暗席卷冲出深渊的时候。

“带我去!”龙飞直接说道。

想明白始末,那就没什么好迟疑的,直接就开始搞。

“你……你是认真的吗?”徐半夏愣愣的看着龙飞,似乎想从龙飞的表情之中看出一些伪装。

可是注定,她要失望。

龙飞眼神淡然,但隐隐之间,流转的都是疯狂和渴望,仿佛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进入那一片世界。

“当然是认真的。我龙飞做事从来不会瞻前顾后。 带我去就行了。”龙飞回答道。

事关他的任务,怎么可能怂。

别说人间炼狱,就是真正的地狱深渊,龙飞都敢给反转过来。

“我……我不敢。”徐半夏迟疑说道。

眼神都揶揄起来,不敢直视龙飞。

龙飞一愣……

“你要直面恐惧!”龙飞语重心长。

“我不敢!”徐半夏连连后退。

“怕什么,我能救你一次就能救你无数次。”

“那……你是想让我送死?”

……

气氛陡然之间变得怪异起来。

没有了之前的沉重。

但是龙飞心中却是越来越无奈。

片刻后,龙飞沉默的看着徐半夏。

草率了!

他忽略了最根本,将事情给复杂化。或许徐半夏自始至终支支吾吾的样子,就是因为自己内心的恐惧。“想想吧,你一个人的恐惧将来会蔓延成的整个世界的恐惧,你想看着他们一个个走你后尘吗?我能救你,但未必愿意救所有人。到时候你想看着他们一个个只成为承载记

忆的工具人吗?”龙飞另辟蹊径,转移话题说道。而徐半夏,眼神骤然紧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