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恋军人见面三天不下床 污到你湿透的多人小黄文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苏我虾夷听到金胜曼的声音,稍微抬头偷看了一下,又迅速低下脑袋,心里乱糟糟的想着,船上竟然还带有女人,不怕神明降罪吗?

女人不好上船的习俗在哪里都差不多,人们纷纷托词于神明,实际上原因则是女人在船上不很方便,尤其是会让粗鲁的水手们分心,甚至发生叛乱。

而人们传来传去就觉着女人上船大家容易倒霉,肯定是神明不愿意见到女人出现在海上所致。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能够追寻根由,明白其中道理的人都是世事洞明之辈,大多数人则属于盲从之列。

………………

“你是谁,来自哪里?现居倭国何职?”

“启禀上人,我是苏我大臣之子苏我虾夷……”

在金胜曼磕磕绊绊的给他翻译,有些用词不很准确,苏我虾夷很害怕,他觉着自己的小命就攥在了这个懂得和语的女人手里,如果这个女人起了歹念,他肯定就要死了。

他又趁着说话的时候偷看了女人几眼,摸不清这是不是个和族女子。

此时他非常后悔,当年小野妹子出使大隋,来往几次之后,随着小野妹子等人的宣扬,飞鸟氏族的人们纷纷开始学习西边传过来的汉话。

而小野臣因高作为遣隋使,是苏我氏的同盟,和他的父亲苏我马子十分友好,在推进佛教传播的进程中密切合作,与物部氏等排佛的家伙进行了长达数十年的激烈斗争。

一直到现在,苏我马子已故,小野妹子前年也病死了,佛教也终于在岛上站稳了脚跟,和本土的神道教并立。

倭国的贵族们权衡了很多年,最终决定各信各的,谁说天照大神的子孙就不能崇佛了?于是神道教和佛教渐渐有了些融合在一起的迹象。

而佛教是从哪里传到的岛上,那就不用说了,随着佛教的推行,倭国贵族们自然而然的便开始学习汉话。

还没有到以此为荣的地步,毕竟这些年来往不算多,能去到大隋的人更只是一小撮,中原文明在倭国甚至没有新罗那边的影响力大。

岛国和半岛,自然是半岛更容易受到中原王朝的影响。

倭国的语言历史很复杂,他们是正经的语言孤儿,父亲一大堆,却没一个愿意认它,虽然从汉时开始,中原的语言文字就对倭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可追根溯源,很难说倭国的主体语言到底起于何方。

只不过文字上却可以比较确定的说,多数是从中原传入,明确记载的就有汉末时期百济人王仁南渡倭国,带去了汉家书册千余卷,还有一些其他事例,不用一一列举。

倭国和高句丽,新罗,百济都差不多,即便与中原交往不多,却还是藕断丝连,就算没有多少交往意愿,隔上一段时间也能产生交集。

就像这一次,虽然对于倭人来说结果很不美妙,却也算是他们和中原王朝打了个照面。

……………………

苏我虾夷后悔的是他少年时比较顽劣,也不怨他,主要是苏我马子四五十岁了才有了他这么一个儿子,养育起来自然有所骄纵。

温室的花朵,权谋都熟,就是还没经历过大风大浪,一旦遭遇挫折,表现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所以他没怎么去学习中原文字,到了此等关键时刻,竟然缺少了一件保命法宝,可不是后悔的肠子都快青了吗?

……………………

不管金胜曼翻译的准不准确,杜伏威和崔敦礼还是大致上知道了此人的来历,一个来自倭国的大贵族,说是外戚,其实可以说是皇室成员。

拿中原的家族来对比,那就是窦氏和独孤氏,还不一样,苏我虾夷的姑姑,姐姐都是倭国的王后,如今的推古女王额田部更是苏我虾夷的表姐。

倭国的伦理关系乱的很,贵族们为了保持血统的纯净,和草原上的阿史那部族一样,很多时候都是近亲联姻。

比如说推古女王以前就是异母兄的妃子……

………………

知道了苏我虾夷的来历,杜伏威也就失去了兴趣,在他心目中倭国也就那么回事,他关心的不是苏我虾夷的来历,而是此次倭国大军北来的目的。

“问问他,带着这么多船只北上,是去做什么的?”

苏我虾夷听了翻译,老实的回答,“我等受百济虎王扶余璋所请,去和他们共同征讨新罗……

大人在上,我和国与大隋向来友好,供奉良多,此次派兵前往百济,也不是要去西边,大隋为何攻我?是把我们当成海盗了吗?”

金胜曼咬着牙,这次她没有忙着翻译,而是用倭语道:“亏你还是辅政之臣,竟然如此孤陋寡闻,倭国也是到了灭亡的时候了。

吾乃新罗王女金胜曼,我的姐姐正是新罗之主……好叫你知道,大隋早就亡了,如今挥兵而来的是大唐将士……

苏我氏的狗贼,额田部那个贱人,我早晚都会让你们跪在我面前……要杀哪个就杀哪个。”

苏我虾夷惊恐的抬起头,大隋还是大唐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都没太大关系,可新罗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们联合百济人攻打新罗已经成了一种习惯,说起来这主要是因为他们和百济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百济是扶余人建立的王国,在建立之初便和倭人有了交往,在交往之中相互影响,渐渐风俗习惯上也开始靠拢。

很多百济人南渡到倭国,甚至在倭国任职,对倭国的国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如果说倭国和新罗是世仇的话,那么他们和百济就是世交。

而在百济人被高句丽,新罗压迫的这些年,他们和倭国的联系越来越紧密,倭国也开始视百济为附属之国。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帮助百济攻打新罗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且这也不是头一次了。

……………………

天照大神啊,您难道睡着了吗?苏我虾夷心中哀嚎……

而金胜曼在恐吓了他一下之后,转头就露出了笑脸,把苏我虾夷的话语翻译给了吴王殿下。

杜伏威才不管她那点小动作,心中只是道了一声果然,他率领唐军在这里把倭人截住,正是应该。

当然了,就算倭人没事出来溜溜弯,那也没什么,谁让你倒霉的碰上了咱们呢?

你弄了如此声势出来,若不敲你一棒子,念头怎能通达?

又问了两句,杜伏威又抓住了重点,百济船队正在白江口集结,打算水陆并进,攻打新罗。

百济国王扶余璋之前已经率军攻占了新罗的合城等地,对于新罗来说,更为险恶的是高句丽王因求娶高胜曼不成而大怒,派兵陈于江畔,随时都可能联合百济一起攻打新罗。

可以说,新罗已经到了亡国的边缘,数百年来局势从不曾如此凶险过,四邻皆敌,而且随时都可能向他们发起进攻。

这无疑是历史性的一刻,东亚各国产生了联动。

李破与突厥会盟于草原之上,两个帝国缔结盟约,看似与各国并无关系,可却使东亚各国的局势发生了连锁反应。

比如说大唐此次派兵出海,在东海之上与倭国一战,就是因为大唐各处战事尽都平息,与突厥又有了结盟之势,于是战略重心逐步向东转移而造成的必然结果。

………………

此时杜伏威已经没什么好询问的,他关注的还是战事,对其他的没什么兴趣。

可作为鸿胪寺少卿的崔敦礼却来了兴致,开始详细的询问倭国国内诸事,对倭国的风土人情也很感兴趣。

杜伏威很快就觉得烦了,一天的战事下来,他还没有好好休息一下,于是吃饱喝足之后,告辞一声便回去歇了。

崔敦礼成了主审管,金胜曼继续当她的狗翻译。

倭国在军事上乏善可陈,也不是崔敦礼的关注重点,他主要是在问倭国的国情。

苏我虾夷只求活命,做到了知无不答言无不尽的地步。

飞鸟时代,倭国朝中的政治斗争残酷而又激烈,苏

异地恋军人见面三天不下床 污到你湿透的多人小黄文

我虾夷的父亲苏我马子执政五十多年,最后刺杀了一位天皇,竟然还把自己的外甥女推上了国王之位,手段不可谓不厉害。

如今在位的推古女王额田部也已经六七十岁了,在位已有三十多年,现在年老多病,又到了新旧更替的时节。

这是一位很英明的王者,在她执政年间,一边调和摄政的厩部王子和权臣苏我马子之间的矛盾,一边帮助苏我氏消灭了威胁她王位的物部氏家族。

另外她大力推行佛教,想要改变神道教诸神不一,容易引发纷争的局面,促进倭国各城邦以及家族间的共识以及文化联系。

她还屡次派遣使者到中原学习,回来按照中原政治架构改革政军体制,同时让倭国也变得越来越开放。

在倭国之内,她对叛乱进行了严厉的镇压,对外则专注的想要在北边的半岛上寻求领地,两次让新罗人割地求和。

她在位年间,百济,新罗都已俯首称臣,琉球也不断派遣使者来拜见于她,只不过琉球是大隋的领地,她还不敢轻易施加威压而已。

而现在,这位倭国难得一见,几乎开创了一个时代的明主终于老朽,没有多少时日了……

喜欢北雄请

异地恋军人见面三天不下床 污到你湿透的多人小黄文

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