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腰挤入她的紧致 用力添+别停128章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这蛟丹果然厉害。”

地下暗河之中,陈少君缓缓的收回了冰魔神那巨大的一爪。

冰系的能力要远比水系的能力强大得多,理论上所有这些水族几乎都是被冰系能力克制了。但是杨蛟竟然能够从他的攻击中轰破一角,逃之夭夭,单论威力而言,那一枚蛟丹已经不亚于一枚资深域器了,某种程度上甚至还犹有过之。

——杨蛟最后一口精气喷在蛟丹上的方法,其实完全就是武道中人激发法器威力的方法。

“吸日月之精华,夺天地之造化,这蛟丹不愧是天地诸宝中的佼佼者,可惜……只能等到下次机会了。”

这地下暗河四通八达,杨蛟对这里了如指掌,反倒是陈少君对这里颇为陌生,再加上还有一个隐藏着的,不知道在哪里的黑龙君,陈少君也不敢贸然深追。

“走吧,我们先回洪州再说。”

陈少君见好就收,化身也并非无所不能的,也有自身存在的缺陷,陈少君在水族地界修炼的冰魔神,包括得来的水官大印都必须要和本体融合之后,重新再炼化一遍,才能真正算作自身所有。

在这个过程一旦出现什么纰漏,比如超出范围,浩气化身崩塌,那前期得来的宝物全部都化为乌有。

或许未来等待陈少君的,浩气化身完善之后,达到大圆满的地步可以弥补一些这样方面的缺陷。但至少目前,还是有一些这方面的小瑕疵。

嗡,光芒一闪,陈少君带着小蜗化为一道惊鸿,没入那道水龙漩涡之中。

灰衣老者说的不错,这水龙漩涡上联通的确实是一口水井。而水井上方,洪水弥漫,陈少君和小蜗从水井中纵跃而出,眼前豁然开朗,分辨了一下方向,陈少君迅速朝着本体和钢铁楼船所在的方向而去。

……

而与此同时波涛汹涌,另一侧,陈少君坐在钢铁楼船和冬官一起进入水道,朝着洪州而去。

洪州,因为巨浪汹涌,位于整个江南水网的中心,同时也因为过去频繁的发生水灾,因此而得名。

为了平息洪州的水患,工部和户部派出了许多的官员前去治水,修建了许多的水利设施,目前那里恐怕也是整个江南地带最后的幸存之力。

陈少君的父亲陈宗羲就是被派往洪州治水的。

洪州的地理位置非常特殊,如果洪州的水患能够治理,那么整个江南的水患就能够治理,而如果洪州都被洪水淹没,那整个江南将彻底的化为千里泽国,根本没有人可以生存下去。

“公子,前面就是洪州了。”

高手如云的钢铁楼船上,韩松和陈少君一起站在船前,眺望着外面。

狂风呼啸,两个人同时望着外面,到了这里,景色终于有些不同,与之前的一片汪洋,除了钢铁楼船之外,看不到其他人不同,此时此刻,远远望去,陈少君看到了水面上许许多多的渔船,还有不少官船在间杂其中。

他们不停的撒网,时不时的还有人投身而下,落入水中,潜进水底深处。这些人并不是为了捕鱼,而是潜进水下,打捞各种桌椅,布帛,还有衣柜箱子之类的。

陈少君目之所及可以看到水面上漂浮着许多的家具碎片,看得出来,这里以前应该是一个小镇,而且还是比较繁华的

沉腰挤入她的紧致 用力添+别停128章

那种,周围的小船恐怕都是这里的渔民。

洪水来得太快,当初这些人恐怕只顾着逃命,直到此事之后才可以返回这里,去打捞家什。

“韩兄,你在暗部得到的消息应该很多,现在的江南都这样吗?另外这么大的洪水,死了多少人?”

陈少君皱着眉头道。

韩松知道陈少君想问什么,沉吟片刻后道:

“这次的洪水来势凶猛,而且之前并没有太多的征兆,很多人都以为是和往年差不多,只是洪水早上刚起,晚上就已经淹没了房顶,所以受灾的区域确实很多。不过我们工部和户部在这里深耕多年,所有这里的官员都极为熟练,而且很有经验,所以洪水刚起,很多人就迁往了洪州,官府也全部出动,现在整个江南几乎有七成的人都集中在了洪州。至于北部的人也及早撤往了更北的地方,所以——确实有些损失,但真正的死伤人数反倒并不是很大。”

“不过洪水如果继续上涨,超出洪州的承受极限,那时候水淹洪州,真正的就是浮尸千里,死伤百万,后果不堪设想。”

韩松认真道。

“按照我得到的消息,这一次令尊派往江南,最重要的任务其实还是和水族谈判,毕竟只有得到水族的帮助,才能够平息这一次的水患。不过水族似乎有些混乱,具体的情况现在谁也不清楚。”

陈少君沉吟不语,水族方面的情况连暗部都不清楚,但陈少君却已经探查的一清二楚。

浩气化身探听到的消息,陈少君的本体都能够及时的得到反馈,能够同时得到那边的消息,说到底,浩气化身其实也是他灵魂的一部分。

“韩松,说完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船首所在的方向,一个冰冷的声音不带丝毫的感情,突然传入两人耳中。

“洪州已到,本座也只答应大司空送你到这,可没答应介入你们陈家父子的事情,某些人……差不多也该离开了。”

自从上次冲突之后,冬官和陈少君就没有搭过一句话,也没有再现身过,双方就这么彼此相安无事,不过一路临近洪州地界,冬官的忍耐似乎也达到了极限。这已经开始是明着逐客了。

另一侧,韩松低下头来,一脸的尴尬,倒是陈少君泰然处之,毫不在意。

“多谢,洪州的事情就不劳费心了,我自己就可以解决。”

陈少君淡淡道。

冬官有冬官的傲气,陈少君也有陈少君的傲骨,这次南下本来就是借道而已,从一开始陈少君就没有想过要借用冬官的力量。

而且恐怕就连冬官都不知道,他虽然刚到洪州,但是江南水患的事情,他已经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而船首的位置,听到陈少君的话,冬官眼中闪过一丝冷厉的神色。

大商朝廷规矩森严,等级更是森严,还从来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这么说话。

冬官地位极高,即便是韩松,在冬官面前也不敢多说,但陈少君一个十几岁的臭小子,身上没有半分功名,却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

要不是陈少君的手中有人皇的金龙令牌,以冬官的性格,早就把他抛下水去,或者被她一掌劈死了。

“哼,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平定这次的江南水患!”

冬官冷冷道。

暗部耳目众多,消息灵通,神通广大,她虽然没有插手江南的事物,但对此次事情的了解,恐怕比想象的还要深的多,这次的江南水患可没那么容易平定。

陈少君只是一笑,正要开口——

“啊!大家快跑,水族!水族……”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惊叫声从远处传来。一名潜入水底,打

沉腰挤入她的紧致 用力添+别停128章

捞家具的渔民突然从水下钻了出来,他的双眼大睁,眼中满是惊恐。

化,四周原本井然有序,正在打捞东西的众人顿时一片慌乱。

“快跑!”

一阵阵惊叫声从各处传来,其他方向,无数的渔民几乎是同时受到了攻击。

“桀桀!”

只听一声怪叫,水浪汹涌,一头样貌丑陋,手持钢叉,血盆大口中利齿交错,宛如刀剑般的水族从水底下飞跃而出。

轰,他手中的钢叉一挥,周围的水浪立即席卷而出,一股股如钢似铁,化为一柄柄利刃般,朝着前方的渔船劈去。

在水系规则的加持下,那些巨浪势不可挡,轰的一声直接将前方的一艘渔船劈成两半,而巨大的力量将船上的五十六名渔渔民全部震飞出去,轰入水底。

而周围更多的水族从水面下冲了出来,如同一根根利齿一般,狠狠的击中了水面的渔船,将这些渔船纷纷震飞。

咔嚓,只听一阵脆响,就连那些规模庞大许多的官船都被齐中撞断了一艘。

咔嚓嚓,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阵连绵的机括声从钢铁楼船上响起。

“瞄准!射击!”

却是楼船上的禁军看到这一幕突然出手了。

一根根利箭,表面刻满了符文,瞬间穿过重重虚空,狠狠的击中了那些从水下跃出的水族。

长箭上崩山裂岳的力量精准的击中了那些飞扑而出的水族。

尽管水族的肌肉极为坚韧,防御力非常强大,体表的鳞片更是堪比铠甲,但是面对这么多附加了锋利符文的弓箭攒射也一样抵挡不住。

几头水族被射中眼眶,利箭刺入脑海,立即直挺挺的坠入海水中,一股股血水立即扩展开来。

而另一侧,陈少君神色一冷,也同样出手。

轰,只是一剑,那磅礴的剑气纵横虚空,迅速分化开来,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最后化成几十股,精准的击中了水中纵跃而出的水族。

那凌厉的剑气迅速将这些水族切成两半,尸体坠落回水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