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丰满少妇的性经历 通房+清渠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骆丹真的和诺亚交易了,按照道理来讲,这个时候他们应该狠狠的批判骆丹。

然后把她抓起来判罪才对。

可现在梦魇在这里,虽然这里有很多7阶,但是个人都知道教会的7阶现在有多水。

没有了圣辉的他们,甚至连7阶的异种都不如。

更不用说让他们和梦魇这样强大的人类异种结合体战斗了。

此时能够和梦魇抗衡的存在,只有骆丹一个。

那么……他们还要继续批判骆丹吗?

“这些人类,真是可笑啊,你不觉得吗?

他们始终想要把你拉下来,但这个时候却要依赖你的力量活命。

他们的虚伪,让我感觉到恶心,你呢?骆丹,你对他们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梦魇的身体逐渐在空中凝视,滚滚的冥炎开始洒落大地。

冥火灼烧着教堂,大量的人群开始在尖叫中逃窜。

而骆丹却在这时,摇了摇头:

“在这个复杂的世界生存,每个人都要做出牺牲,我不例外,他们其实也是一样。

无私是需要锻炼的,而自私才是人类的天性。

我没有觉得依靠我的力量这种事情有什么错误,我只是觉得他们特别地恶心。

但恶心归恶心,责任归责任。

我骆丹是教宗,就要尽到教宗的责任。

而教宗的责任,就是驱逐内环的外敌。”

话音刚落,钢铁的洪流就在骆丹的手中汇聚,一言不合就开打。

她一拳挥出,银色的铁幕瞬间飞向天空中梦魇。

而梦魇在这个时候也早有准备,冥炎爆发,黑紫色的火焰如同末日一般降临。

轰!

偌大的教堂天顶瞬间破碎,大量的岩石被爆裂的冥炎吞噬。

滚滚的铁水开始流向教堂的每个地方。

这一招,骆丹输了半筹。

“真是强大啊,梦魇,你为何如此强大,即使我获得了那么多的力量,也依然不是你的对手。”

“很简单,只因为我想要整个内环覆灭罢了。”

梦魇从天而降,黑蹄踏地,存在了400年的石板瞬间崩裂。

一道环形的冥炎开始向周围扩散,灼烧掉周围能够肉眼看到的一切事物。

骆丹迎面而上,开始与巨大化的梦魇纠缠在一起。

两者的碰撞破坏了大量的建筑物,毁灭的气息,开始在内环肆虐!

……

内环偏远的一角,齐林怔怔的望着天空中的冥火,而身后的齐心竹母亲方静,则是一脸怀疑的看着他。

“老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今天要出事了?

你和外环之间还有联系?

你是不是知道心竹的情况了?

你这个老家伙,怎么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

齐林没有理会方静,他只是怔怔的看着冥火,心情似乎变得愉悦和期待起来。

一直到方静拧住了他的耳朵。

“哎哎哎,疼,你这个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我不可理喻?我问你孩子的事情呢?快说,你是不是知道心竹他们的事情了?”

齐林稍稍沉吟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

“确实知道了一些。”

“知道你就快说啊,这个时候你还跟我打什么迷糊?”

“心竹很好,吕落也很好,他们有了一个孩子,叫吕小芳,是个女孩。”

“吕小芳……这样吗!挺好的,可惜不是男孩子。”

齐林:?

“女孩子有什么不好的吗?你这个女人,怎么还重男轻女?”

“你难道不知道吕落家大业大的么?他那样的家业,总要有一个儿子来继承的。

心竹生了个女儿,地位并不算稳固,你懂什么啊!”

听到方静这么说,齐林却摇摇头:

“你错了,吕落不是这种人,他对于继承者什么的,根本不在乎。

他是个洒脱的人,他总有着和普通人不一样的想法,所以他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你们……见过了?”

“是啊,之前见过一面。”

“那……算了,这些事情,还是你自己看着办吧。”

方静也是一名先进的知识分子。

她很清楚有些话不能问得太彻底,不然对他们的家庭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他们现在能够做的就是闭嘴,然后躲起来。

这样才能够给吕落他们减少麻烦。

“就像吕落所说的那样,也许我们距离见面的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齐林和方静一同看向天空中的冥火,这场战斗,或许就可以决定如今内环的未来了。

……

另一边,石婷玉端着一杯红酒,站在自己家的天台上,慢慢品味着这让人恐惧的一幕。

漫天的冥火不断降下,凡是在战斗波及范围内的人,都在疯狂地逃窜。

但冥火的破坏力实在太大,这个时候的内环,也不断的有人死去。

曾经石婷玉也想过要不要问问吕落,在战斗的时候,能不能稍稍手下留情,照顾一下内环的百姓。

可到了最后,她也没有把这话说出口。

现在看来,她没有说那些话是正确的。

因为7阶之上的战斗,其规模上已经不是正常战斗模式所能局限的了。

双方能量的碰撞,必然会造成大规模的破坏。

这必然会导致大量的人员死亡,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避免,除非四环向内环开放,疏散人员。

但疏散人员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做到。

除非内环和四环已经变成了相亲相爱一家人。

所以这个话题,就是个伪命题。

“小姐,罗家已经开始行动了。”

“知道了。”

石婷玉在听到了助手的报告之后,立刻拿起了手边的电话,拨了出去。

“喂,是我,你的老岳父已经开始行动了。”

“知道了。”

吕落平静地挂断电话,他的身旁,正站着大量四环狩猎人战斗成员。

甚至他自己的眷顾之息队伍,也被古方一带来了。

而引他们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大哥,吕阳。

他被莫名其妙的安排做了这件事情。

以他守墙人的身份,自然是知道怎么关闭第三高墙警戒的。

虽然他也很疑惑为什么石婷玉要下达这样的命令,但一向服从的他,很少会质疑自己上司的要求。

一直到吕落带着大量的战斗人员从高墙出现,吕阳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

“吕落……你!”

“大哥别想太多,好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

吕落拍了拍吕阳的肩膀,直接从吕阳的身边走了过去,留下一脸震惊的吕阳留在原地。

……

战场中,议会的大部队已经集结在第二高墙的边上。

作为这场支援战的策划人,罗学民面无表情地看着高墙升降梯。

虽然为这场战斗做了诸多的准备,但他的心里始终有些波折。

他总觉得自己好像算漏了一些东西,但始终没有办法想到,自己遗漏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家主,各位7阶已经赶去支援了,现在……”

轰!

张一凡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枚榴弹就炸断了眼前升降梯的绳索。

罗学民看着扭头看向另一边,他知道,自己担心的事情,恐怕要来了。

一只阶段的孔雀飞天而起,绿色的光芒从孔雀羽毛上的假眼中爆发。

这是属于7阶异种的强大力量。

童梦,这个和古方一结合半人半兽,成为了三童之中,最先突破7阶的存在。

而站在远处的古方一,也若有所思的看着童梦。

几年时间不见,这个女人又变强了啊!

他默默的举起手中的狙击枪,瞄准,击杀!

砰!

眷顾之息的队员已经开始向议会家族的战士们迈进,狩猎人们更是首当其冲。

他们等待这一刻,已经等待了太久,压抑了太久。

他们需要释放自己的怨气,他们需要杀戮,需要覆灭废土联盟这个畸形了400年的存在。

“给我杀!”

战斗,终于爆发!

罗学民扭动了一下自己的机械手臂,刚想要出手,一发子弹就打在了他的手臂上。

咚!

剧烈的冲击让罗学民的身体都颤抖了一下。

与此同时,他的电话居然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罗学民先生,如果不想死的话,你最好别动。”

罗学民的脸色剧烈变换,难道自己的准备,都已经被人料到了吗?

那策划这些事情的人,究竟是谁?卢小甜吗?

罗学民的脑子里闪过一个人的样子

我和丰满少妇的性经历 通房+清渠

,这个身影只是一闪而逝,却再也挥之不去了。

他拿起电话问道:

“是吕落吗?”

“等这些事情结束之后,罗先生会有答案的。”

虽然古方一没有明确回答罗学民,但罗学民有预感,自己的猜测是真的了。

这件事情的幕后操控者并不是卢小甜,而是吕落。

“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知道是他,让他来见我!”

古方一沉默了一下之后,终于开口:

“吕落为什么没有过来见你,罗学民先生应该很清楚吧。

这种事情就不要再过问了,不要让我觉得难做。

因为,我真的会开枪。”

砰!

又一发子弹,打在了罗学民的手臂上。

直到现在,罗学民都没有办法锁定古方一的位置。

对方的聚集剧烈,已经超过了他的正常视距了。

此时的罗学民有些挣扎,他好像有了两个选择,第一就是无视古方一的警告,冒进进入了内环,然后想办法干涉接下来的战斗。

第二,则是停留在原地,等待这场变革的结束。

这两个选择……

“吕落这个家伙,现在在哪?”

“他有他的战斗,我们没有资格去干涉。

不过罗学民先生可以放心,如果没有绝对的把握,他是不会出手的。”

“绝对的把握?”罗学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什么才算是绝对的把握?”

“绝对的把握,意味着绝对的力量,只有掌握了内环无法抗衡的力量,才算是绝对的把握。”

古方一很不喜欢和别人解释这么多,不过这个任务是吕落亲自安排的,所以他就算不喜欢说话,也得在这个时候说出来。

罗学民毕竟是吕落的岳父,吕落不想让他死。

如果罗学民死了,那白月瞳肯定会很伤心的,到时候甚至有可能会离开吕落。

她是个倔强的女人,吕落不想失去自己的一个老婆,所以才安排了古方一来安抚罗学民。

别的人,他信不过。

“绝对的力量,才是绝对的把握?

你的意思是,如今的吕落,已经掌握了绝对的力量?”

“你可以这么认为。”

“先出手的人是梦魇,吕落的实力,已经在梦魇之上了么?”

“是的,吕落的实力,已经在梦魇之上。”

罗学民的瞳孔猛然一缩。

他原本以为古方一会含糊其辞,或者转移话题。

没想到对方居然这样大方的承认了。

比梦魇还要强大的力量啊!

那是何等的伟力?

要知道,一个梦魇的存在,几乎已经可以把内环压的喘不过气来了。

如果一个人的实力比梦魇还要强大,那对于内环来说,无疑是绝对的灾难。

“原来这个世界,早已经脱离了我的掌控啊!”

“吕落在临走之前,让给你带一些话。”

“什么话?”

“这个世界的广阔,超乎你的想象,不要把目光停留在一个地方。

那样只会局限自己,这个世界有着更大的舞台。

白月瞳是这个舞台的主角之一,她始终在等待着你,等待你去帮助她,帮助她站上这个舞台,展示最好的自己。”

如果说之前的罗学民还有一些疑惑,一些纠结。

但在听到这一段话之后,他真的彻底放弃了。

手中的拐杖落在了地上,他彻底失去了反抗的意志。

不管是白青霜,还是白月瞳,都是他一生的挚爱。

古方一说这个世界还有更广阔的的舞台,而白月瞳,则是这个舞台的主角,已经寓意了很多事情。

罗学民对于白青霜的过往,并不算是一无所知。

他知道白青霜有可能来自外来之地。

所以刚才那些话里的意思是……

白月瞳是那个地方的主角吗?

自己的女儿正在等待着自己的帮助,那他更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事了。

“看来我的每一步都被吕落算到了啊!

他居然可以看的这么远,是吃定了我会因为小白而放弃吗?”

“不,正是因为吕落不想和你刀剑相向,所以才让我和你说了这么多。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吕落早就杀死了。”

罗学民眯起了眼,这种直白的对话或许会让很多人不舒服,但他却十分欣赏。

因为他也会做同样的事情。

当自己的敌对阵营中,有一个优秀策划者的时候。

他不会想要去和那名策划者进行一场头脑风暴,各种计策上的博弈。

而是最直接的办法,找到他,杀了他,从最物理的方式上,毁灭对方。

这是最有效的办法。

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解决制造问题的人。

无论何时何地,这都是一句真理。

“吕落这家伙,这几年确实成长了!”

罗学民最终摇了摇头,干脆坐在了地上。

一旁的张一凡有些奇怪,他不知道刚才罗学民和电话里的人说了什么。

但在通话之后,罗学民似乎已经放弃了反抗的想法。

“家主?”

“行了,这件事情,已经不是我们能够干预的了。”

“这样吗?”

“等结果吧,也许接下来的结果对于我们来说,也不算坏。”

罗学民若有所指的说道,带着张一凡他们静静的来到了一边,成为了这场斗争的边缘人。

杀戮还在继续,战斗从未平息。

罗学民这么做看起来有些不负责任,但他别无选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