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马 看着镜子我们怎么进去的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田章直视吴猛良久,最后点头说道:“我可以把一切都交出来,然后离开幽州,去乡野养老,但有一个条件。”

吴猛说道:“大帅请讲。”

田章说道:“你的兵权必须交出来。”

“交给谁?”

“我的两个孙子。”

吴猛沉默不语,片刻后,点头同意了:“可以。”

做完这个交易,三个人再次陷入沉默当中,也是,都搞到这种地步了,大家还有什么好说的?

良久之后,田章摆了摆手,一脸疲惫的说道:“我累了,你们走吧,明天一早,让田世久与田世纯两个孩子过来,我会把节度使帅印与节帐交出来,后面的事情,你们看着办吧,我没有任何意见。”

“孩儿告退。”

“属下告退。”

田汉与吴猛两人拱手一拜,然后转身离开。

出了大门,田汉拉着吴猛的手说道:“吴猛,你一定要控制好军队,绝对不能引起任何乱子,我要的是平稳过渡。”

三万军队入城,乱哄哄的一片,若是一个控制不好,那是会出大乱子的。

吴猛点头说道:“姐夫放心,我现在就去联络众位将军,让他们约束各自的军队,不许扰民,明天一早,你拿到了节度使帅印与节帐,正式上位之后,城中只留下一万兵马,其余的士兵全部回归城外大营。”

“如此最好。”

田汉说道:“一切就都拜托你了。”

“姐夫放心,我明白。”

吴猛拱了拱手,然后带着人离开了。

田汉站在那里不动,待吴猛等人离开之后,他对着一旁挥了挥手,田晓与夏诚招连忙走了过来。

“请大伯吩咐。”

“请大公子吩咐。”

两人拱手说道。

田汉出声问道:“夏诚招,你带了多少人过来。”

夏诚招回答道:“两千。”

田汉想了想,然后指着他们两人说道:“你们一人指挥一千士兵,兵分两路,田晓把家守好,防止宵小之辈乱中坏事,夏诚招你把大帅府给我围死了,不许进出,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私见大帅。”

“明白。”

两人同声领命。

田汉笑着对两人说道:“你们一个是我的子侄,一个是危难之际投靠于我,都是忠臣,好好为我做事,以后绝不会亏待你们。”

魏州。

天色灰暗,时辰还很早,这个时候,大多数人还在睡梦之中。

李从固正在院子里打拳,年近七十的他,身子骨依旧非常硬朗,时常骑着马外出打猎,拉弓射箭依旧强劲。

二公子李成黜来到这里,静静站在一旁,没有打扰父亲的晨练。

一直到打完一套拳,李从固这才停下手,然后朝儿子走去。

李成黜连忙从一边拿过茶杯以及毛巾与水盆,递给父亲擦拭汗水。

“父亲怎么也不多睡一会儿,起这么早。”

“习惯了,再说年纪大了,想睡也睡不着。”

李从固拿过茶杯,一口喝尽,然后出声问道:“有事?”

李成黜沉声说道:“父亲,刚刚得到消息,幽州那边出大事了。”

李从固半开玩笑的说道:“怎么着,有人造他田章的反不成?”

李成黜笑道:“父亲一猜就对。”

“还真的有人造他的反?”

李从固微微一愣,他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还成真了。

李从固说道:“吴猛、吴闯兄弟联合幽州大营其他将领,起兵三万进入幽州城,拥立大公子田汉继任幽州节度使,田章被迫交权。”

“田章这个老混蛋,真是越混越回去了,老了老了,竟是落到这个下场。”

李从固问道:“幽州那边闹的厉不厉害?”

李成黜说道:“吴猛突然起兵,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田章以及他的几个儿子,根本没有任何防备,几乎没有做出抵抗,我这边目前只是探知到部分消息,详细的内容还需要一些时间。”

李从固沉吟不语,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指着李成黜说道:“密切注意幽州那边的情况,加派人手,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给我搞清楚吴猛他们造反的原因。”

“是,父亲。”

李成黜点了点头,然后又凑近身前,低声说道:“父亲,这是一个机会啊,我们是不是趁机.....”

李从固抬手打断了儿子的话语,眯着眼沉思了一会儿:“不急,把所有人都叫过来,幽州的事情,看看大家的意思。”

“对了父亲,贝州兵马使两满是田章的女婿,此人与二公子田爽交好,而与吴氏兄弟有怨,我们是不是和他联系联系?”

李成黜正准备离开,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说了这么一番话。

李从固说道:“可以派人过去谈一谈,给他一些底气,尺度你自己把握。”

“知道了父亲,孩儿这就去办。”

李成黜笑着应道,然后离开了。

河北之地,最近可谓是多事之秋。

自从平宗晚年的那场战争过后,河北之地,平静了数十年之久,整个兴宗一朝,几乎没有什么战事,但是这种平静的局面,随着赵州节度使张景晖一死,

养马 看着镜子我们怎么进去的

彻底被打破了。

李勋接到幽州兵变的消息之后,立即前往皇宫,面见皇上赵询。

“李相国,这么早就来了,您可真是勤于公务啊!怪不得皇上对您如此看重。”

兆承德见到李勋,笑着恭维了一番。

紧急消息不分早晚,幽州发生兵变,这么大的事情,自然是要以最快的速度传回丰京,越快越好。

幽州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自然瞒不过当地官员,一些忠于朝廷的地方官员,得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便是派人前往丰京,把幽州发生的事情进行告知,传信的人深夜赶到丰京,想办法把信传进了城内,城内接应的人,也是第一时间找到李勋,把信给了他。

得知消息的李勋,不敢怠慢,半晚上没睡,思考计策,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天还未亮,便是急匆匆的赶往皇宫。

只要是事关河北五大藩镇的事情,就不会是小事,尤其是权利更替,新老交替,这种重大政治事宜,更是牵动着朝廷敏感的神经,一个弄不好,就会闹出天大的兵祸,赵州节度使张景晖的病死与兵乱,便是最好的列子。

喜欢混在帝

养马 看着镜子我们怎么进去的

国当王爷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