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自己上来 早就想在公司要你了总裁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张昭心性不坏,一直是一个闭门苦读诗书圣经的老实人。

那次进山捕猎,也是张生财好说歹说,劝说他读万里书,不如行万里路。

张昭听从了父亲好心的建议,和

小东西自己上来 早就想在公司要你了总裁

那王三进山寻猎,才有接下来的祸事。

这也就成了他此后的心魔,彻彻底底变成了一个经常胡言乱语的疯子。

在他们的成亲之夜,张生财密谋王三,一同灌醉了张昭,最后兽性大发,玷污了新娘子汤菱。

翌日,失魂落魄的汤菱,穿着这一袭鲜艳的红嫁衣,手握一条白绫,吊死在了张府后面的荒山上。

死后,她一对充满怨恨的双眼,始终盯着张府方向。

有下人发现尸体后,张生财也不曾想汤菱性子如此强烈。

家丑不可外扬。

他明白这种丑事,自然不能报官,只好招来王三,将尸体埋入荒山上,最后严令禁止此事传播出去。

听到这,李知安猛然拔剑,一剑削去了王三的头颅,朝着嫁衣女鬼汤菱,问道:

“你怨气如此积深,能化作厉鬼,理所当然,只是你为何又变成了天玄境的鬼修?”

汤菱泫然欲泣,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指着阴郁道士张离的尸体,阴声道:“我在头七回魂,得知自己拥有怨灵的力量,便想杀了张生财,

可是恰好遇上了这个道士回府,不知为何他没有杀我,反而给了我一颗黑色丹药,还给我下了禁制,让我听命于他。”

王邢朝着张生财吐了一口唾沫,怒骂道:“呸,一家子都是不要脸的狗东西!”

刘县令听完事情的大致,浑身气得发抖,强忍着想要将张生财一刀砍死的冲动,气愤道:

“小李仙长,你若是信我,那就把张生财交给县衙,天亮一早,就游街示众,告知县上百姓,此人死刑!”

“好。”李知安缓缓点头,近乎在县衙相处三年,刘县令的为人,他还是信得过的,于是朝王邢说道:

“王兄,麻烦你替我护送一下刘县令,顺便将张生财此人,安稳的关押进牢。”

“好!”王邢重重点头,毕竟是练气一品的武夫,只手拖着脸色苍白的张生财,跟着刘县令下了荒山。

如今场上,就剩下了一个嫁衣女鬼。

大仇得报,但见识到李知安有一手焚烧阴魂之体的符箓,汤菱不免恐惧,僵硬的挤出一个笑容,问道:“公子……现在是要轮到杀我了吗?”

李知安摇摇头,听到这女子悲惨的遭遇,自己又不是什么心狠手辣的魔头,也对此女的经历泛起了同情心,说道:

“汤菱,我不是什么仙人,不能让你死而复生,但能让你早点踏上前往酆都转世的黄泉路。”

闻言,汤菱眼神暗淡,笑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见一见我的家人,民女麻烦公子啦。”

“可以!”李知安霍然叹气。

下一刻,又有一道瓮声瓮气的嗓音传来。

“可以见,我还能让你天天见!”

李知安皱了皱眉,寻声望去,黑暗之中,蓦然走出一个身材臃肿的胖道士,手中握着一张“神机妙算”的旗幡

小东西自己上来 早就想在公司要你了总裁

“原来是你这个江湖骗子。”李知安蓦然而笑,缓缓伸手朝后,就要拔剑,往这个胖道士多砍几剑再说。

胖道士一脸死贱死贱的样子,抬手一按,笑嘻嘻道:“师侄,稍安勿躁!”

嗡——

霎时间,一股瘆人至极的感觉笼罩住了自己。

李知安心神大惊,这种定身的力量,他再熟悉不过,在齐云山脚下,遇见过一个自称师父老友的樵夫。

经历了不少事后,李知安才知道这种力量,分明就是陆地神仙境的修士,仙人一指!

可当听到胖道士的一声“师侄”,李知安似是意识到了什么,猛然看向胖道士,问道:“你是师父所说的……那位师叔?”

胖道士悠悠点头,又是一指解开了对李知安的定身术,朗声笑道:“不错,我就是你的那位师叔,名叫于岳,道号玄虚!”

玄虚……故弄玄虚,李知安愣了下,心中吐槽了一句,连忙作了个道揖,敬声道:“师侄李知安,见过于师叔。”

“师侄啊,你这就见外了不是,还不如你那两句江湖骗子来的亲切,

等此事解决了,师叔我,再送你几句好玩意!”于岳挤了挤两条短小细眉,笑了笑,随即看向汤菱,说道:

“我可以让你成为此山神祗,也就是常说的山神阴位,愿否?”

汤菱猛然点头,且不说成为山水神祗,有着诸多好处。

光是能陪伴在她家人身边就足以,甚至还能以阴神灵韵为母亲治病,这些都是她拒绝不了的原因。

于岳好似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手心一道灵光闪动。

一张熠熠生辉的符箓浮现在他手上,此符给人的感觉不同于其他符箓,竟是散发着一股温润如风的力量。

似是看出李知安的疑惑,于岳笑道:“这可是我从景盛帝那借来的一点点神运,然后炼制成了这张敕神符,这符也就拥有了敕封山水神祗的神道力。”

当说到大魏朝廷,李知安灵光一闪,这才想到自己在春溪城立功的奖赏,一直迟迟未到。

与此同时,于岳打出那张光辉熠熠的敕神符,落在嫁衣女鬼的身上。

只见一团流动闪烁的淡黄光晕,笼罩住了她的全身。

嫁衣女鬼好似遭受到了某种难以言喻的痛苦,这让她的面目有些狰狞恐怖。

她双手五指作钩,魂体不断在被一股巨力拉扯剥离,身形颤栗不止。

圣洁的光晕萦绕周身,让她的七窍内冒出滚滚黑烟,紧接着,魂体化作一块块黑色碎片脱落,迅速融入地中消失殆尽。

死了?

李知安剑眉一挑。

于岳瞥了一眼李知安,笑了笑,说道:“她已是天玄境,不出意外,只需一夜时间,就能掌控这座荒山,

到时候再让刘县令为其建一个山神庙,那这常月县不用多久,就能多出一个天玄巅峰的山神。”

不多时,荒山一阵震动。

那座阴宅的两盏灯笼剧烈摇晃,整座山的树木上惊起无数乌鸦。

“成了!”于岳面露一喜,可忽的脸色一变,猛然抬头看向齐云山方向,手掐指决,急声道:“师侄,大事不妙,妖族打上门来了。”

话音刚落。

胖道士便大手抓在李知安的肩膀上,浑身显露出一道道金光仙气,随即化作一道璀璨夺目的虹光,冲天而起!

喜欢开局苟到了剑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