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团共享物by不必南下txt 调教家政妇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投军?”王阳诧异。

晚云点点头:“正是,他想凭着一身武艺在行伍中挣出些军功来,再换个官位。于是,他五年前去了西川军。初时,他还每月给沈姊姊写信,告知近况。可到了前年,他在信中说要更戍到关中;后来,就音信全无了。”

晚云说罢,叹息道:“师兄,你说,此事岂非明显么?那周元要么是死了,要么就是因为别的原因,跟沈姊姊断了。可沈姊姊却十分执拗,说周元不是那样的人,他必定会回来的。”

王阳沉默片刻,问:“她可去寻过周元?”

晚云道:“去西川军找过,可人家说她无理取闹,根本不搭理她,还派人将她押回沈家。沈公大发雷霆,即刻替她选了夫婿,让她速速嫁了。可她誓死不从,要不是家里有医堂,只怕现在人都没了。不过从那以后,她便彻底被看起来了。如今唯一外出的机会,就是跟着沈家的医堂外出行医。我听着的时候,觉得沈姊姊当真是个可怜人。”

原来有这样的内情,若不是晚云插这一脚,他都无从得知。

平素他去寻沈楠君,云和堂的人确实过问许多。那时以为堂中人爱护沈家的闺秀,怕旁人唐突。如今想来不过是种监视。

“师兄有主意么?”晚云问。

王阳沉吟:“我们连前因后果还未摸透,不好妄下定论。还是先打探消息吧,看周元具体去了何处,缘何杳无音信。”

晚云撇了撇嘴:“可是西川军的人我们也不认识。或者……我写信给阿兄,请他给我们引荐引荐?”

说出这话的时候,她其实颇有几分为难。

裴渊是河西道的大都督,他日理万机,还要分神替她去找剑南道的一个小小卫士,听起来就有些胡闹。可这是王阳的事,她想帮忙,也只有这个办法。

王阳摇摇头:“不必,我自有办法。”

晚云知道王阳仍然对裴渊有看法,以他的骄傲,不会乐意向裴渊求助,哪怕是用晚云的名义也不行。

她讪讪,转而道:“沈姊姊方才说了这许多事,有些伤心,这是上好的机会,师兄赶紧趁虚而入,去安慰安慰。”

王阳想,她好听八卦,攒了这花里胡哨的鬼心思也正常。可嘴上一套一套,到了裴渊面前却乖得似猫儿一般。常言说的书读到了狗肚子里,大约就是这样。

“又不是做贼,这般鬼鬼祟祟做甚。”王阳一口否决,胸有成竹地说,“安慰也要看时机,你前脚才走,我后脚就去,人家岂不觉得我二人别有用心?此事不忙,等她冷静些许再去。”

等一等,黄花菜都凉了。

晚云腹诽着,嘴上却吹捧:“师兄高见,难怪师兄在广陵大受青睐,师妹我对师兄越发有信心了。”

王阳唇角弯了弯,心情舒泰。

*

观察了几日,晚云发现王阳对待沈楠君很有自己的一套。

他并不常露面,但常常遣慕浔闲暇时去送个瓜,夜里送个宵夜,早晨送点花什么的。偶尔也会换着法子,遣晚云去送。

只要不是王阳亲自送,沈楠君就没有不收的道理,再加之晚云和慕浔嘴甜,成日笑盈盈的,一来二去,沈楠君跟他们熟悉了,渐渐有了往来,桌上偶尔也会添上几道小菜。

晚云堂而皇之地向王阳挑衅:“沈姊姊请我吃的,赏师兄一小口。”

王阳笑她幼稚,转而端起盘子,全部夹到自己碗里。

时间长了,也有新的问题。

云和堂的人向来视仁济堂为眼中钉,看他们殷勤往来,脸色多有不善。但碍于晚云他们是沈楠君的客人,云和堂的人再怎么不快,也不能拿他们怎么着,顶多不过冷嘲热讽他们仁济堂堂中无人,竟然千里迢迢地觊觎他们云和堂的闺秀。

晚云自然以大局为重,假装大度,不跟他们计较,对沈楠君奉承道:“早听说沈姊姊美若天仙,我那时还不信,如今真见了姊姊,当真自愧不如。”

回去了,又委屈巴巴地跟王阳埋怨:“他们看着我的脸骂我仁济堂无人。是眼瞎了吗?我虽比不上沈姐姐,可好歹也是东都南市一枝花,南市各大商号都认可的。”

王阳顿了顿,道:“你既得了南市各大商号认可,这等小商号的话又何必放在眼里。”

后来,王阳就不再让她和慕浔送东西了,送什么亲自去。

次日,那说刻薄话的云和堂随从一脸悻悻地前来跟她道歉:“小人嘴碎,娘子大人有大量,切莫和小人计较。”

晚云自然与他说无碍云云,回头了问王阳出了什么招。

王阳道:“不过和楠君说了此事。她听罢便将人唤来训斥了一顿。”

晚云诧异:“师兄会跟沈姊姊埋怨这等事?万一姊姊说我没气度可如何是好?”

王阳笑了笑,道:“我看上的人怎会不讲道理?”

晚云不由得一阵牙酸。

王阳却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谆谆教诲道:“喜欢一个人,并非一味地委屈求全。这一条,你也当谨记共勉。我知道你为九殿下付出过许多,但切不可失了心气,有些付出是没有必要的。”

晚云似懂非懂:“例如呢?”

“例如为了九殿下的毒蛊,隔三差五地烦我。”

晚云:“……”

好个借题发挥。

炼蛊之所以被称为炼蛊,乃是由于此事极为麻烦。无论是找蛊师还是养蛊,都需要时

男团共享物by不必南下txt 调教家政妇

日。王阳答应帮晚云找蛊师,却许多日也不见找来,她实在耐不住性子,催得师兄有些烦躁。

晚云撇了撇嘴:“知道了,我不催就是了。”

王阳道:“还有一条,若是你以后觉得委屈,务必要告诉我。昨日我问过才知道,那人已经冷嘲热讽好几回,而你只跟我埋怨这一次。我知道你想帮我,可我无意让家人受委屈。无论我的妻子是谁,你永远是我的师妹。”

这话让晚云颇有几分感动,随即问:“师兄,我和沈姊姊同时掉到水里,师兄会先救我么?”

王阳白了她一眼,道:“你会游泳。”说罢,转头飘然离去。

一念桃花今天只有一章哈,鹅休息一下,明天见

喜欢一念桃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