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两个男人绑着玩 一篇古早狗血虐文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我父皇可是被你所杀?”姬权的声音响起,他的语调中带着一股以往不曾有过的威严。

文武百官,场下万民都在这时,将自己的目光投注在了那个四肢被捆着枷锁,动弹不得的年轻人的身上。

李丹青低着头,嘴里喘着气,显然在提御司最高级的牢房中的日子并不好过,他就这样突兀的沉默了好一会。

直到周围的百姓都开始等得有些不耐烦,也直到姬权皱起了眉头。

“李丹青!我在问你话呢!”姬权爆喝一声,音量陡然被他提高了数倍。爆喝之中裹挟着的雷霆之威,让那些又开始窃窃私语的百姓们,一时间静若寒蝉,不敢多语。

李丹青这时似乎方才如梦初醒,他缓缓的抬起头,看向坐在龙椅上的男人,他神色平静的言道:“不是。”

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眼出口,却让周围方才静默下来的百姓顿时又发出阵阵惊呼。

对于这场算得上是整个武阳朝历朝以来头一遭的公开审理,众人对此的期待大都并不是能见到李丹青翻案。

毕竟没有人会对没有半点希望的事情,抱有期待——前日夜里那样的事情发生之后,武阳城但凡有些人脉之人,都可以打听到,宫中当时目击李丹青弑君的宫女宦官,便已过了三百人之数。

要知道这三百人中,有的来路清白,而有的却是说不得被朝中哪方势力收买的耳目。

人当然可撒谎,但让来自各方势力的人一同撒下一个谎,却是哪怕姬齐还活着都难以做到的事情。

故而武阳城上下,对于这件事情倒是早有公论。

他们并不觉得今日的李丹青有任何翻案的可能,他们只是在意李丹青弑君的原因。

这其中会不会牵扯到什么朝廷辛密。

毕竟对于普通人而言,再没有什么比上位者的丑闻更能让人津津乐道了。

是关于李牧林离奇的死因?

还是因为李丹青与长公主传得沸沸扬扬的不伦之恋?

这些在坊间所演化出来的各种版本,荒诞离奇,若不是朝廷不允许旁人非议皇族,单凭这各种版本的传闻,只需要稍加修饰,便足以让那些说书先生,说上一年不重样的故事。

故而,对于大多数只是想来听上一场猎奇传闻的百姓而言,在李丹青说出这话时,他们都面露异色。

而坐在龙椅上,就在李丹青面前的姬权,同样眉头皱起。

……

在审问李丹青之前,他已经盘算好了事情的规划。

他之所以如此爽快的答应姬斐的要求便是因为他笃定李丹青没有翻案的可能,唯一需要担忧的只是李丹青会不会说出些有损皇家威严的事情来。

但如果他能完美的将这件事情做好,那不仅会让姬斐对他在名义上再也没有半点可以拿捏的借口,同时也可以让武阳城的百姓对他心悦诚服。这固然是一个值得去冒险的事情,而他也为此做好了准备。

昨天在应允下姬斐的要求后,他便派手下的莽桓去了提御司一趟,见了一面李丹青。

他给李丹青开出了一个李丹青难以拒绝的筹码。

只要李丹青能在这场审问中,不去胡言一些污蔑先帝的话,他就可以保证,让世子府的那些人,可以活下去。

姬权在郢离那里打探过,李丹青还是很在乎那些家伙的生死的,所以在他看来,已经走到绝路的李丹青断然不会拒绝这样的提议。

而事实上,莽桓带回来的回答也是肯定的。

李丹青很识相的同意了这个提议,但姬权怎么也没有想到,李丹青会给出这样的回答。

他眯起了眼睛,盯着李丹青,眉宇阴沉,好一会之后方才言道:“一派胡言!贼子,你还敢狡辩?”

李丹青抬起了头,第一次看向姬权,他满是污垢的脸上并没有多少惶恐之色,放到是一双眸子隐隐有神光闪动:“太子是要审我?还是要直接治罪于我?”

“有区别吗?”不带姬齐多言,一个声音便从一旁传来,却是那位李丹青的老熟人,郢离!

他眯眼看着李丹青,面色阴冷的笑道。他的神情得意,看向李丹青的目光中充斥着蔑视之色。他最近确实也算得上是春风得意,自从青鬼案后,他的父亲便以修为突破在即为由离开了武阳城,而他也顺理成章的接手了郢家家主的位置。

而随着姬权的掌权,他的地位也水涨船高,在这武阳城中,更是称得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眼看着曾经多次折辱他的敌人,沦为阶下囚,他更是心情苏畅,心底已经忍不住盘算待到李丹青死后,他要如何将夏弦音囚禁在自己的府中,肆意凌辱的场景了。

而面对郢离的条形,李丹青却看向他言道:“当然有。”

“若是要治我的罪,那诸位就直接砍了在下便是,就不用走这掩耳盗铃的过场了。”

“而诸位若是想要审我,也若是真心实意的想要查出陛下之死的真凶,那就请罗列出是我李丹青杀死陛下的证据来,也好让今日前来的百姓们心悦诚服,而不是一口咬定我就是凶手,如此急不可耐的做下论断,反倒让人觉得是诸位心中有鬼!”

姬权的心头在那时一凛。

倒不是李丹青这番话说得如何一阵言辞,而是他隐隐觉察到在说出这番话的同时,李丹青周身的气势似乎发生了某种微妙的变化,他似乎不再是一个等死的阶下囚,而更像是一位……判官。

“胡言乱语!李丹青,铁证如山,你安敢狡辩?”一旁的莽桓也在这时发难道。

“铁证如山?试问诸位,你们所谓的铁证是何物啊?”李丹青眯眼笑问道。

“当天夜里,目睹你弑君之事的证人数不胜数,你难道还不算铁证?”姬权寒声问道。

他的心底虽然隐隐觉得有些不妙,但事到临头,他也没有退缩的可能,若是这个时候,他让人将李丹青压了下去,就算是立马杀了,那有李丹青之前那番话在,也免不了让围观的百姓心生疑窦,更有可能被姬斐抓住小辫子。

这可不是姬权愿意看到的结果。

但好在他手中确实有着足够的证据,单单是目睹此事的证人便有数百之巨,他更愿意相信,此刻的李丹青只是在虚张声势。

“目睹我弑君?”而听闻此问的李丹青却只是咧嘴一笑,随即道:“以往在太学阁中的时候,我就常常苦口婆心的劝解太子殿下,要多读些圣贤书,不要一天到晚就想着青楼中的姑娘,玩物丧志,你看,这都什么时候了?当真文武百官与城中百姓的面,太子殿下依然是信口雌黄,如此这般,怎堪大任,我看还是把这位子让给更有能力的人吧?”

“不要把我武阳历代先贤用心血打下来的江山给糟蹋了。”

这样的话,当真是忤逆不道得到了极致。

如今的姬权已经走完了继位大典的大多数流程,只等着杀了李丹青,然后接过祖剑,就算是名正言顺的武阳共主了。

李丹青竟然还敢说出这退位让贤的话,而且还是以弑君逆贼的身份。

周遭的文武百官也好,台下的百姓也罢,此刻都惊得面色古怪,一时间当着是不知道是该夸李丹青悍不畏死,还是该觉得他没头没脑。

“给李世子接受审问的机会,是看在李将军的面子上,让你可以当真武阳百姓好好忏悔,而不是让你在这里大放厥词。”

“既然世子无心忏悔,那就上路,想来到了泉下,李将军自然会好好惩戒,也会押你去先帝面前认罪的。”而就在姬权被气得脸色紫青的档口,一道沉闷的声音忽然响起。

却是那百夷府的府主项略文。

老人语气平静,却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

他的城府极深,也没有姬权那般的优柔寡断,他从李丹青的态度中隐隐觉察到了不妙,虽然他亦不觉得李丹青有翻案的可能,但他害怕的是李丹青这样不要命的架势,在死之前给姬权泼上一身脏水,闹到最后反而让姬斐渔翁得利,与其那样,倒不如现在杀了李丹青,及时止损。

看得出,他这位百夷府的府主还是颇有威信的,随着他这话出口,周围便有甲士要迈步而出。

台下的青竹等人见状,眉宇一沉,各自周身的气机开始涌动,百姓们也神情错愕,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

就连姬斐也眉头紧皱,他倒是有心看着李丹青再把这水搅浑一些,可项略文这快刀斩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 一篇古早狗血虐文

乱麻的手腕,却让他无从对付,毕竟李丹青说得再天花乱坠,可都是无法改变他弑君的事实的。

为他说话,对于姬斐而言,那就是送死的勾当。

故而,哪怕姬斐再希望李丹青做些什么此刻也不敢为他辩驳半句。

眼看着那几位甲士朝着李丹青越走越近,各怀心思的众人的心,也提到嗓子眼。

而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却忽然从文武百官中走出,朝着姬权拜道。

“臣以为,项府主此举不妥。”

喜欢龙象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