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宝局长秦守仁 口水楼市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阵法中爆发的威压没有持续太久,因为无生道主早已离开洪荒,阵法中只是他

三宝局长秦守仁 口水楼市

残余的一点气息,对外开放后很快便流失殆尽。

“先天至宝是老祖我的!”

“威压在减弱!”

“本座先走一步!”

“没本事就把路让开!”

“哈哈!我辶”

“......”

感受到威压减弱,大能们纷纷奋起体内法力,争先恐后地冲向彩色光球,然后在无形力量的包裹下来到另一个空间。

“这是什么地方?”

嵌着无数宝石如星空般闪闪发光的穹顶,深邃得吞噬一切光芒的地板,一眼望不见边际的辽阔空间,这里仿佛完全独立于洪荒的另一个世界。

大能们环顾四周,目力所及之处,地板上遍布闪烁着奇异光芒的彩色晶体柱。

这些晶体柱只有不足四尺高,每一根上都镂刻着说明性文字,阅读这些文字可以得知这些晶体柱是游戏链接器,只要走到旁边将神识投入其中就能玩游戏积攒积分。

除了这些小晶体柱,远处还有许多奇形怪状的巨大晶体柱。这些晶体柱或如鹿角或像蛛网,内部若隐若现地迸射着宝光,显然封印着宝物。

圣人们正站在那些巨大晶体柱下方,似乎是在琢磨怎么打开它们。

大能们相互对视,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贪婪,他们异口同声道:“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冲冲冲!”“为圣人分忧!”“......”

不知沉寂了多少元会的阵法空间一下变得热闹起来,空气里充满了喧哗的声音,在外面庄严肃穆的大能们全都不顾形象地向大型晶体柱冲去,满脑子都是先天至宝。

不过也有一些大能理智尚存,他们没有着急往前冲,而是仔细观察圣人们的神情举止。

奇怪——

圣人们为什么站着不动呢,难道他们打不破这些晶体柱?

人群中不知是哪位大能率先出手,万众瞩目之下,一道散发着狂暴气息的龙形雷法狠狠地劈向一块高数百丈的蛹形晶体柱。

这根晶体柱中封印着一把造型奇特的伞,虽然隔着厚厚的晶体感应不出品级,但再怎样也不会低于先天灵宝。若是能打破晶体柱将它取出,势必会引起一场不小的纷争。

不过这也是大能们关注的焦点。

这些晶体柱能打得破吗?

他们很快得到了答案,龙形雷法在即将劈中晶体柱的前一瞬发生一百八十度反***准地命中施法的大能。

轰!

这位尝试吃螃蟹的大能失败了,众目睽睽之下,他被自己的雷法劈得吐血,在爆裂的雷芒中精神萎靡地摔了下去。

罗睺的声音适时响起:“晶体柱封印只能用游戏积分解锁,不能暴力破除,多次攻击晶体柱会引起阵法排斥,五百年内不能再进来。不想追悔莫及就老老实实地按规矩办事。”

前车之鉴就在眼前,大能们纷纷打消了暴力寻宝的念头。

他们深吸一口气,心想在无生道主故居中寻宝果然不是只靠蛮力就能做得到的。也幸好如此,不然圣人们一挥袖就把故居中所有宝物都收走了,他们连口汤都没得喝。

他们落回地面,分散开来,各自寻找小晶体柱玩游戏积攒积分。

圣人们仍矗立在巨型晶体柱下。

准提不甘心地说道:“诸位道友,如果咱们也去玩游戏积攒积分,跟寻常生灵有什么区别?”

他们攒积分的速度未必比寻常生灵快,就算快也快不到哪去,凭什么跟众多大能以及无数普通生灵争夺宝物?

“难道修为在这里毫无用处?”元始天尊眉关紧锁,“让我等跟一群普通生灵争抢宝物,这成何体统?”

女娲忽然默不作声地飞了下去。

准提有些疑惑:“她怎么走了?”

老子盯着女娲的背影叹了口气,他扭头对元始天尊说道:“这些游戏看似公平,但实际上是在比拼玩家的反应速度和思维能力。

且每个游戏都有排行榜,榜单前十名能从对应游戏的奖池中分得大量积分,这就是无生道主留给我们跟普通生灵拉开差距的地方。”

晶体柱中的游戏浩如烟海,远不止罗睺在外面演示的那几种,若是在每一个游戏都能登上前三名,那不就跟其他生灵拉开一条无法逾越的天堑鸿沟了吗?

元始天尊微微一怔。

老子轻声道:“我要去攒积分了。”

说罢,他也转身飞走了。

这时准提也想明白了,他担心女娲和老子抢占排名,于是立即对通天教主和元始天尊拱手道:“二位道友,贫道和师兄也先走一步!”

很快,圣人们全散开玩游戏去了。

与此同时,远在西方神山上的纸人们骚动起来,他们七嘴八舌地议论道:“感应不到老爷的气息了!”“圣人们肯定都进无生道主的故居了!”“现在正是动手的好机会!”“......”

确定山中无老虎以后,纸人们不再隐匿行踪。他们一点也不慎重地成群涌出,围着圣人道场欢快地盘旋,引来一众西方教弟子疑惑的目光。

“这是谁的纸人?”

“剪得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怪可爱!”

“玩够了就赶紧收回去!”

“......”

安逸久了的西方教弟子们全然没有察觉到已经迫近鼻子尖的重大危机,甚至还觉得这是哪个顽劣弟子搞的恶作剧。

纸人们困惑地看着他们。

“他们怎么不害怕?”

“不清楚!”

“可能脑子有问题吧?”

“嗷呜!!!”

“你嚎这么大声干什么?”

“这样显得我凶悍!”

“哇!的确凶悍了一点!”

“嗷呜!嗷呜!”

“都别吵了!咱们赶紧把道场炸了,把慈航带走,别搭理这些傻子!”

“......”

西方教弟子听得一脸茫然。

这些纸人要干嘛?

炸道场?

这种玩笑也能随便开吗?

还说我们是傻子?

有一位西方教弟子按捺不住心头的不满,一气之下飞到空中挡住了纸人们的盘旋路径,并怒斥道:“谁在控制这些纸人?快收回去!若是再敢胡言乱语,休怪我不客气!”

下一瞬,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纸人们在一阵嬉笑声中毫无阻碍地穿过了这名西方教弟子的身体,锋利的边缘将这名西方教弟子切得七零八落。

(X_X)

8==D

各种身体零件和血液抛飞开来,又被后面的纸人划过,最后洒下一大片肉末和骨屑。

染血的纸人在阳光照射下显得分外妖异。

“咦惹!人家不干净了!”

“这些家伙真的脑子有问题!”

“大傻子!”

“他没看到我们在往这边飞吗?”

“这人还不如我聪明!”

“狗还不挡道呢!”

“好啦好啦!干嘛生傻子的气?”

“开工干正事啦!”

在纸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中,一个一脸懵逼的元神飘了起来,霎时间,整座西方神山都短暂地安静了一瞬间。

很显然,眼前发生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畴。

一群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纸人在西方神山上肢解了一位西方教弟子?!

该死!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

西方教众弟子回过神,又惊又惧地大声喊道:“烧了他们!”

纸人应该怕火吧?

西方教弟子纷纷催动火法。

呼!

天空被炽热的火焰渲染成橘红色,一阵阵足以熔化金铁的火浪拍向在空中盘旋的纸人们。

令西方教弟子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纸人们沐浴在火焰里嘻嘻哈哈地叫道:“咦惹!好痒呀!”“讨厌!打不过就挠人家痒痒!”“浑身暖洋洋的!好舒服!”“原来被火烧是这种感觉!”“......”

本该沾火就着的纸人们沐浴在西方教弟子的火焰中不仅毫发无伤,甚至还十分享受,竟止住了他们扑向圣人道场的动作。

“好舒服!我还要!”

“人家也想要!”

“都来烧我!都来烧我!”

“......”

纸人们叽叽喳喳地在西方教众弟子眼前左右摇晃,都盼着哪个西方教弟子能狠狠地烧他们一下,让他们爽一爽。

西方教众弟子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

这合理吗?

他们有些崩溃,心想眼前这景象就离谱,根本不像阳间的活!

见西方教众弟子没有回应,纸人们有些失望,他们嘀咕道:“别胡闹了!”“不要忘了咱们的任务!”“炸道场!抓慈航!”“就是就是!”“......”

再次听到炸道场这三个字,西方教弟子们的心都提了起来。他们若是眼睁睁地看着这些纸人把二位圣人的道场炸了,等圣人回来肯定没好果子吃!

有一名西方教弟子壮着胆子问道:“等等!你们是来抓慈航的?”

纸人们乱哄哄地答道:“是呀是呀!”

西方教弟子又问道:“如果我们把慈航叫出来,你们是不是就不炸道场了?”

纸人们又乱哄哄地答道:“是呀是呀!你比刚才那个大傻子聪明多了!你如果把慈航叫出来,我们就不自爆炸道场啦!”

这名西方教弟子咬牙道:“我去喊他!”

说罢他便一步跨进道场。

其余西方教弟子

三宝局长秦守仁 口水楼市

见状松了口气,心想只要能把圣人道场保下来就行。至于慈航,反正他们又不熟,卖就卖了。

“真不愧是慧觉师兄!”

“看问题通透!”

“这下不怕师尊回来怪罪了!”

“难怪慈航会加入咱们西方教,原来是来避难的,现在竟牵连了师尊的道场,实在可恶!”

“......”

过了半晌,慧觉神情复杂地出来了,可他身后并没有慈航的身影。

众弟子纳闷道:“慈航呢?”

慧觉长叹一声:“慈航说他不出来!”

西方教弟子们沉默了,他们忽然感觉自己的脑子确实不好使。

从外面能看见道场,从道场自然也可以看见外面。慈航不是傻子,外面闹这么大动静,甚至到了炸圣人道场也要揪他出来的地步,他才不会露头。

西方教弟子们着急了,心想慈航不出来,道场怎么办,难道还真让纸人们炸了不成?

其他西方教弟子问道:“你怎么不抓他出来?”

慧觉羞愧地低下头:“打不过......”

他从前只听闻阐教十二金仙的大名,但不知道十二金仙到底有多能打。现在他领教了,慈航只用三句话的功夫就让他灰溜溜地离开了道场。

其展现出的战斗力跟其他大罗金仙完全是两个概念,十分接近准圣大能。

西方教弟子决定一起进道场抓慈航,但纸人们已经等不及了。他们见西方教弟子迟迟不能交出慈航,觉得还是自己动手来得快一些。

“不愿意自爆的外面等着抓慈航!”

“愿意自爆的跟我上!”

纸人们分成泾渭分明的一大一小两波,大波纸人围绕着道场挑选自己中意的自爆点躺下,而剩余的不到十个纸人则远远地站着,防止爆炸余波伤到自己。

西方教弟子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其中有些已经开始朝远处飞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远处的造化天碑忽然大放光芒,吸引了好奇心爆棚的纸人们的注意力。

纸人们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

“又有新的排名了!”

“咱们等下再爆吧?”

“我觉得可以!”

“死之前看一看第四十九名是谁!”

“好主意!”

“......”

一股无形的厚重感随着浑浊不清的灰色光芒涌向四周,如潮水般轻易吞没了暴食天魔王的大骷髅头,并涌向更遥远的地方。

灰色光芒覆盖的天空下,众生都感觉身体莫名地变得沉重,仿佛有一座山压到了肩膀上。

“新的上榜者诞生了!”

“这股力量有些芥子天地的感觉!”

“肯定不是祖巫!”

“本座想不出这是谁!”

在众生的议论声中,一股既古老又浩瀚的气息弥漫开来。众生吃惊地抬起头,他们相信即便是天上的群星也不曾经历如此多的沧桑,包蕴如此多的奥妙。

这次的上榜者究竟是什么来头?

恍惚间,众生望见无数世界被微缩成一粒粒沙尘,震撼之余,又望见无数粒沙尘膨胀成一个个世界。

如此瑰丽景象,堪称举世罕见!

喜欢洪荒:苟到圣人的我竟被曝光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