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楚可人 (np)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约翰森为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将自己原本的顾虑和原则抛于脑后,着手计划怎么将东方少女的哥哥“请”来一起用餐喝喝啡。

在去年10月带着两个小宝贝前往剑桥复诊之前,约翰森暗中查过东方少女的底细,对于她和她哥哥在剑桥的活动圈子了如指掌。

时隔几个月,东方少女因为做实验在研究所,不再如往常一样天天钻图书馆,她的活动圈有变化,而她哥哥的活动范围与每周的行程估计变化不大。

珍妮在父亲去学院找教授或院方帮忙时,私下派了保镖去调查了东方少女的哥哥每天的轨迹,也拿到了被称为东方小王子的少年的课程表,知道他的行程路线。

在父亲研究怎么将人“请”来时,珍妮献计献策,父女俩一合计,很快就拟定了计划,并且付诸于行动。

为了表达诚意,约翰森亲自去“请”人,用的是酒店的车,酒店为客人提供车辆也是服务项目之一。

伍德先生提前了一个钟就出发,早早地去了国王学院,等在了学生常走的大门外,另有保镖去了另两个侧门口。

元月份的剑桥,是一年中气温最低的时段,夜幕也来得早,到下课时分,夜幕早已笼罩大地,街道有路灯照明,仍然很暗。

下了课的学生,住宿的去宿舍公寓楼或去食堂或外出,在外租房的学生基本匆匆乘公交车回租房,或去觅食。

裹得严实的青年男女们三五成群的奔向学院各个方向,一波一波的散开。

东方小王子晁宇博晁少下课后收拾了东西,与几个同学下了教学楼,走向一个侧门,路上与在另一栋教学上课的任少碰头,两人结伴回出租房。

一美一俊的两位东方少年走出了学院的侧门,去公交车站时被一位高大的青年拦住了路。

青年的英语流利:“英俊的小先生,您好!我是小先生妹妹医生小姐接诊过的一位病人家的保镖,受先生的命令来请小先生一起共用晚餐、

我的先生住在M国芝市,先生的女儿怀孕期间生病,去年5月来剑桥请小先生您的妹妹治病,先生家的大小姐平安生下了孩子,去年10月我们先生带了小宝贝来剑桥请医生小姐复诊过。

先生的小宝贝非常健康,我们家先生非常开心,先生有投资医院的计划,这些日子终于忙完了家族生意,来剑桥感谢医生小姐,也希望给医生小姐投资建一所医院,我们先生约了医生小姐共用晚餐,派我们来请小先生过去用餐,希望以此给医生小姐一个惊喜。”

听着穿黑风衣的高大青年涛涛不绝的讲来历,任少抄在衣兜里的手指轻轻地捻动,如果他要是不知真相,他说不定就信了他的鬼话。

小萝莉昨天给他们打了电话,说去年5月她接诊过的一个女病人自己作死,以致治好的病复发了,女病人和他父亲跑来找她,她拒绝接受再次为人治病。

因为某个病人家族是M国的富豪,仗着社会地位和财富,不肯放弃,利用人脉关系找学院的领导和教授们给她施压,她仍旧拒绝了。

小萝莉觉得某人可能不会轻易放弃,有可能从她美人哥哥那里下手,让他们早晚上课下课留意一二。

也因为担心晁家美少年成为目标,任少上下学都与晁少结伴

楚楚可人 (np)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

走。

谁曾想,小萝莉昨天刚说某些人把主意打她哥哥头上,转儿某人的保镖就来了学院门口“请”美少年,这速度真够快的。

谎话精处处有,无地域之分,眼前这个青个保镖说谎说得跟真的似的,他要是去演戏,准能拿个影帝奖。

任少也没急,小萝莉说了,某人想活命,如果真找她家哥哥也是想“挟天子以令诸候”,暂时不会做伤害她家哥哥。

早心里有底的美少年,对某保镖的谎话嗤之以鼻,神色未变,未语先笑的笑容清雅如旧,绅士又优雅:“据我所知,Y国的贵族与M国上流社会的富豪们最讲究仪仪,邀请客人时会提前寄送邀请函或发出电话邀请,先生的先生来感谢我妹妹的救命之恩,竟然没有给我妹妹寄邀请函,也没有提前电话邀请,这是非常失礼的行为。

对于先生的先生这种失礼行为,我不能接受,如果我妹妹接受了邀请,那么你们联系我妹妹,让我妹妹亲自打电话给我。”

东方小先生身形高挑,脸型是完美的黄金比例,五官比例也完美,黑色的瞳仁亮而有光,在清冷的夜色中,他随意站着,却像是一束光,让人竟有温暖的感觉。

保镖明明感觉东方小先生整个人是温暖的,但小先生的话却一点也不温暖,他自知没法说服小先生,只能恭敬地说了一句:“小先生,我们先生在学院大门口,很快就来。”

“我没有见你们先生的兴趣。”美少年毫不给面子,从容地越过黑衣保镖,走向相隔约有二十米远的公交车站。

“出行有保镖,应该也算得上是上流社会的人吧,却连基本的礼仪都不懂。”任少也从容越过某个保镖,与晁少并行。

青年保镖不敢拦,跟在两位青年先生身后,另一位保镖开着租来的汽车,也沿着街朝前缓行。

在学院大门口守株待兔并没有守到兔子的约翰森,从跟在身边的保镖那里听说东方小青年走的是另一个侧门,赶紧去侧门。

因为保镖在远远地看到东方小青年时就用对讲机联系了先生身边的保镖,他们立马就出发,在东方小青年刚走到公交车站牌位置时,约翰森的车也到了。

约翰森下了车,在随行的保镖和从出租汽车上下来的保镖的簇拥下,走向了站牌旁的两个东方小青年。

自己等的公交车还没来,任少与晁少等车,看到有车辆过来并停下,猜着就是某保镖说的先生来了,他快速地打量了从车上下来的保镖,不着痕迹的挨近晁少,以身躯挡着手,在晁少后背划了几下。

晁宇博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眉,任少在他后背划的笔划,写的是“枪”字,也就是说某人的保镖们携带了枪。

欧美国家不禁枪,就连机场航站楼也有售枪的专店,因为拥有枪支具有合法性,居民们差不多家家有,富豪们就不要说了,不仅自己携带手枪,保镖也人手一支枪。

某先生的保镖们有带了枪,不奇怪。

晁宇博幽幽地看着挺着大肚子的肥胖症男走过来,心中波澜不惊,看架式,某富翁为了他的女儿是要强行“请”他去吃饭,柿子捡软的来捏,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他在别人眼里都是“好欺负”的样子。

两个东方小青年直挺挺地立在站牌旁,不见慌乱,也没有要向另几位同样在等车的青年求助的模样,约翰林看了也极为欣赏小青年们的镇定从容。

几个保镖跟着先生走到东方青年前,不着痕迹的分工,两个紧跟先生,两个站在了东方青年的一侧,将东方小青年与另几个青年隔绝开来。

差不多被围了起来,晁宇博不慌不忙地问:“来自M国的先生,你是找不到我妹妹,所以绑架我威胁我妹妹,对号?”

“不不,不是绑架,我只是想请小先生去用晚餐。”约翰森否认:“绑架小先生对我没有好处,小先生,我不会伤害你的,真的只是请小先生去吃晚餐,再谈点事情,希望小先生配合。”

“我不配合,你们也会强行将我绑去酒店。我会配合,但愿你们承担得起绑架我后惹怒我妹妹的后果。”晁宇博哂笑一声,连谈判都省了,直接走向路边的汽车。

晁少从容不迫,任少也丝毫不惧,与晁少同甘共苦。

保镖们想拦医生小姐哥哥旁边的小青年,被东方小王子斜眼一瞪,没敢往前去拦,看向先生,先生没有指示,他们便尽职尽责的转身,拉开车门,让东方小先生坐进车里。

约翰森与东方小青年同坐一部车,两辆车回酒店,不到两分钟,与去国王学院另一个侧门等候的车辆汇合。

三辆车驶过昏暗的街道,很快就回到了伍德先生下榻的酒店。

车辆停在酒店前,保镖们将车钥匙交给车童泊车,他们护着先生和两位“请”来的东方小先生进酒店。

晁家美少的和任少路上没碰手机,无比配合地当个好脾气的“客人”,到了目地的下车,背着一直没摘的背包随肥胖症男走。

一行人乘电梯上楼,直接去了餐饮楼层,去了预定的餐桌用餐,吃了晚餐,再去客房。

珍妮没出去餐厅,是酒店送餐到客房,用了晚餐便坐在客房的休闲厅等着父亲,当父亲带着两位年青的少年进来,精神一振。

西方人喜欢轮廊立体感强的脸,东方人的脸立体感不强,在他们眼里分辩率低工,所以,西方与东方人的审美有差别。

珍妮是游戏人间的浪女,喜欢年青有活力的男青年,看到两个东方面孔的小青年,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全身细胞沸腾了起来。

她知道东方少女的哥哥很年青,没想到真人比照片更英俊朝气,与他同来的另一个少年也同样的漂亮。

弥漫着青春气息的少年,比荷尔蒙味浓的超模更迷人。

东方少女的哥哥被父亲“请”来了,珍妮心情明媚阳光,如果东方少女不配合,她正好享用两个年青的猎物。

她心里美滋滋地暗想着先享受哪一个小青年,倏地身上一冷,就像一条冰蛇爬上了后背,一股冷意从尾椎骨直达头顶。

珍妮打了个冷颤,身躯僵直,下意识的望向左右两侧,房间里除了刚进来的父亲和两个小青年,还有门口的保镖,再没其他生物。

四下扫视了一遍,没发现什么,珍妮扑过去,搂着父亲的脖子,亲吻父亲的脸,表达自己对于父亲为自己无私付出的敬爱与感动。

自己的小公主需要自己保护,有自己这个父亲在,珍妮才不能无忧无虑,约翰森满心的自豪感,搂着心爱的宝贝女儿坐下:“亲爱的珍妮小甜心,没

楚楚可人 (np)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

有爹地陪着,晚餐吃得开心吗?现在心情好些了吗?”

美少年和任少进了套房,看到唯有一个化着浓妆的女性,猜着她必定就是那个自己作死的作精女病人。

看着某个娇柔做作的作精女和肥胖病男的互动,心中鄙视不已,面上不动声色,走到休闲区的沙发上,两人在一张双人沙发坐了,平静至极。

珍妮依着父亲,又表达了一番没有父亲陪自己用餐,自己吃啥啥不香,看到父亲便感觉高兴的孺慕之情。

约翰森被自己的小甜心哄得心花怒放,与孩子说了好几分钟的话,才记起被自己冷落的“客人”,为了表达自己的友好,问小先生们攻读什么专业,学业难不难。

美少年、任少以看傻子似的眼神看着肥胖症男,不知道他们攻读什么专业,没摸清他们的底细的话,他能精准的找到他们?

装傻也要有个限度,自作聪明的装傻装无辜,那是蠢。

也难怪肥胖症男会干出绑架他们的蠢事,有一个不识天高地厚的作精女儿,肥胖症男的脑子被带得离家出走了,他现在的脑壳里装的不是脑髓,而是灌了一脑腔的水。

两俊美少年不想跟没脑子的人说话。

没人理自己,约翰森感觉自己在自己女儿面前丢了颜面,有些羞恼,变了脸色,一脸傲气:“年青的小先生,实话告诉你,我的小甜心生病了,给你妹姝打电话,让你妹妹来给我的小甜心治病,否则,我不介意让你们吃点苦头。”

晁宇博对着威胁自己的肥胖男,毫不畏惧地笑了:“你绑架了我们,想必你有能力承担后果,希望你能一直保持这种傲慢无礼的态度。”

“……”约翰森孤疑地盯着东方小青年,东方小青年太镇定,他们镇定得让他心头感觉不安。

珍妮怪叫:“爹地,他是看不起我们伍德家族吗?”

喜欢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