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是给女主喂药控制的古言 一看就舒心的图片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这就走了?”马尾青年失血过多,软倒在地,无力用刀撑着自己。

“总长也来了。”眼镜男子走过来,给他出血的肩上开始喷洒药粉。

“要叫师傅。凡是从净魔坛出来的,我们这些可都是正儿八经的真武传人!”

马尾青年惨笑的背靠在墙面上,迅速摸出一把药丸往嘴里塞。

“你为什么一直相信总长说的那些?”眼镜男子蹲下身,开始用针线给青年缝补伤口。

“你觉得那些都是真的?”

“当然。”马尾青年露出一个灿烂笑容。“我相信师傅。她说过,我们人,不是低劣物种!不是就该被妖魔捕杀猎食的食物!”

“......你...”眼镜男子微微摇头,眼神有些疲倦下来。

这样的论调,在净魔队里一直都有。

因为所有进入净魔队的新人,有点天赋的,都要接受总长柳新言的集中特训。

而通过特训的人,便会掌握一些特殊能力。

而每一次的结训仪式上,总长中会不厌其烦的重复当年的经历。

讲她曾经经历过的,那个辉煌而强大的时代,那些精彩而又诡异神秘的经历。

讲她曾经因为出身和资质,不断寻找自身之路的故事。

“看着吧....总长说过了,那样的时代,那样强大的真武武者们,就算是天灾降临,也一定会有一两个人,能保全自己,存活下来。

到那时候,这些妖魔们,一个两个都逃不掉!哈哈...”马尾青年笑得扯到伤口,又痛起来,嘴唇有些失血过多的苍白。

“你想多了....”眼镜男子扶起他,朝着外面跑进来的几个队员走去。

“师傅说了,她出身玄妙宗,所以受了特训的新人,只要出来就自动算是玄妙宗弟子了。所有大家都要穿黑衣,这是以前就传下来的千年传统。我们可是千年大宗。

我觉得,你就算是她儿子,不穿黑,也别穿白色,会被人说闲话的。”马尾青年笑道。

“哦。”眼镜男子扶了扶眼镜。

“你说,这些妖魔聚集起来到底是要干什么?是想内讧么?还是围杀大敌?”

“你说,我们玄妙宗可是千年大宗,难不成以前那些师门长辈们,就真的一个人都没留下来么?”

“你能安静点么?”眼镜男终于忍不住了,叹气道。“而且,都千年大宗了,人怎么能活那么久。就算没有什么天灾,也不可能还在。”

他相信几十年前是有强大武者存在的,但古人也是会吹牛的,那些书上记录的东西,明显带有极度的夸大色彩。

历史嘛,传久了总会变成传说,然后又被人传人,各种夸张加工,从而变成神话。

“好了袁青,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回去养伤。话太多了对肺不好。”眼镜男看到同伴还想张开的大嘴,赶紧又补上一句话,堵住对方。

只是....回想起母亲提到过的,她出身的玄妙宗。

眼镜男心头同样轻声叹息。

他又何尝不希望,那传说中,强大的玄妙宗还留存于世。

曾几何时,他也曾在面对妖魔时,绝望的想过有谁能来救他们。

可惜....

没有。

什么都没有....

*

*

*

月色朦胧。

榆树街大钟楼下。

魏合停下脚步,环顾四周。

黑暗中,有一道道人影,带着奇形怪状的影子,缓缓走出角落。

这些人全是化形了一半的蛇类妖魔。

为首的,赫然便是一身白色西装的蛇帝。

他此时眉心的王字仿佛染了血,变成一片暗红。

蛇帝身后,站着三名外貌体型相当特别的妖魔。

一个男子全身碧绿,皮肤仿佛泡久了药水。

第二人是个女子,外貌和普通人类女子一样,只是不时吞吐的舌头,细长无比,能够轻而易举舔到自己胸脯。

第三人身材魁梧,胳膊上一块块肌肉轮廓清晰可见。身高也是三人最高的,足有两米多。身上皮肤隐隐有着黑色蛇鳞。

这三个,就是蛇窟内,蛇帝麾下的三大干将:碧引,红髓,铁龙。

三者都是蛇族大妖魔,虽然并未列入十二生肖,但实际上,这三者实力只比最弱的十二生肖成员差一线,是名副其实的实战派大妖魔。

三者联手,实力甚至要比华君子强出一截。

“蛇姬带来了么?”蛇帝冰冷的竖瞳盯住魏合。

“在我身后。”魏合微笑着让开身形,露出后面战战兢兢的两名蛇姬。

两女吓得花容失色,一晚上的经历,让她们如坠恐怖梦中。

她们一点也不敢休息合眼,生怕一旦闭眼,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老祖宗!”

两女看到蛇帝,早就想快步奔跑过去。

可惜,被一旁的华君子伸手拦住。

“华君子,你什么意思!?”蛇帝冷眼盯住对方。

人带过来了,这里附近就是包围圈。按道理说,他没必要再继续伪装自己了。

现在伸手拦住蛇姬,又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他真的叛变了!?

华君子有些无奈。

他当然想走,也不想拦住蛇姬,如果没有身上被下的毒,他傻了才会想一直留在魏合身边。

“蛇姬可以给你,但做为条件。你必须...”华君子忽然一顿卡壳了,回头看向魏合。

他忽然发现,从头到尾,自己都不知道魏合抓蛇姬,将蛇帝引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时间,蛇帝和三将的视线都回到魏合身上,等待他的条件回答。

晚风吹拂,不光他们,周围的蛇妖,以及更远处,隐藏在黑暗中的其他妖魔们。

加上妖盟盟主树龙一众,在场至少有上百的化形妖魔,都在注视这里。

“大人,您要的条件,到底是....?”华君子小心翼翼问道。

“我的条件....”魏合似乎在说话,但声音却微弱下来。

“您说什么?”华君子没听清,微微皱眉。

“条件是....”

他不自觉的靠近一些过去。

噗!

刹那间血光溅开,落在地上,宛如一点点红花。

华君子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

他双手捂住腹部,那里的血肉已经被一只大手笔直穿透,那是魏合的左臂。

“为什....么....?”

他难以置信的盯着魏合,根本没想到自己会突然死在这里。

明明他身中剧毒,身家性命都握在魏合手中,他为什么还要....

“为....!?”华君子抬起头,死死盯着魏合。

“自然是因为,你已经毫无价值了....”魏合抬起头,双眼眼白浮现密密麻麻蠕动红线。

“动手!!”蛇帝一声怒吼,自己第一个飞身扑过来。

他人还在半空,手中便已经凝聚出一团刺目白光。

“阵起!”

刹那间以魏合为中心,周围空气中浮现一条条白光绳索。

数以百计的绳索,从四周所有化形妖魔身上链接延伸而出。

一股股庞大妖力汇聚一体,在魏合身旁,连同华君子一起,形成一团扭曲的悬浮大茧。

大茧将两者包裹进去,周身浮现无数妖文符号。

嗡!!

以白光大茧为中心,周围上百米的地面全部浮现白色妖力符文。

一条条的纹路,一道道妖力绳索,瞬间便结成了一张巨大百米的妖力蛛网大阵。

“封锁住!绝对不能让其逃脱出来,否则造成的污染就算是我们也需要清除很久才能解决!”

蛇帝悬浮在半空中,庞大妖力网络,以他为中心,源源不断的传递下去。

此时整个榆树街区都被笼罩在茫茫白光中。

他们是想集合所有妖魔的力量,强行将魏合封印捉拿。

一个上个时代遗留下来的强大畸变武者,如果能生擒活捉下来。

绝对能给妖盟的发展和研究,带来巨大好处。

特别是前朝畸变武者们,那般强大的实力....

如果能研究清楚其根源....

蛇帝挥手将两名蛇姬带出阵法。自己目光则死死盯着阵法中心的魏合。

那个三米多高,一米多直径的妖力大茧,此时正浑身飘散着丝丝白色妖力丝线。

隐约间,他还能看到里面,那站在原地,猝不及防反应的魏合身

男主是给女主喂药控制的古言 一看就舒心的图片

体。

甚至是能看到对方脸上的轮廓。

他的嘴唇在动....

他似乎,在说话....?

蛇帝眯起眼睛,死死盯着人形轮廓的嘴部。

‘他在说什么?’他不自觉的被魏合的举动吸引住注意力。

庞大宛如实质的妖力,如同海洋般,淹没浸泡着大茧内部的所有空间。

这样的密度强度下,他应该在艰难对抗妖力的侵蚀才对....

为什么?

为什么他还站在原地....毫不挣扎....?

男主是给女主喂药控制的古言 一看就舒心的图片

嘶....

忽然他仿佛听到了什么声音,仿佛衣物撕裂,血肉生长的声音。

噗!

刹那间,蛇帝瞳孔一缩。

那大茧中的人形,后背猛地凸起一大块。

无数血肉增生,疯狂的,宛如肿瘤般生长,膨胀,蔓延!

转眼间,大茧中的魏合整个人便已经变大成原本的两倍以上。

而且没有停止,他还在变大,还在增长!

以一种恐怖的速度!

光茧开始扭曲膨胀,仿佛气球般,被从内部强行撑大。

很快,大茧便达到了三米,且还在继续扩大中。

四米!

五米!

六米!!

咔嚓。

一声细微的裂纹,出现在大茧表面。

蛇帝浑身寒毛直竖,疯狂往后急飞。

但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地面震动起来,妖力白光绳索开始一根根崩断,化为光点。

地面神秘的妖文符文一片片的急速黯淡,消失。

无数莫名的气息从大茧裂纹中逸散而出。

夜风中缓缓开始飘荡其某种妖异的笑声....

嘻嘻嘻....

宛如女子娇笑的银铃声响缓缓传开。

那是小范围内大量真劲逸散,引发的区域性真界效应....

真界九风——莺笑!

嘭!

一头修为弱一些的妖魔猛地卡住自己咽喉,他的身体开始逐渐在这股风中异化,扭曲。

其面部的肌肉开始自主的生长,长出一条条扭曲如蜈蚣的疤痕,在他脸上缓缓游动。

不止是他,周围稍弱的化形妖魔们,纷纷在这道诡异笑声中出现反应。

他们的血肉或多或少开始发生畸变,失去控制。

精神意识也在笑声风声中渐渐迷失,沉溺。

“这是真界九风之一的莺笑风....传闻中只有上古畸变巨魔出世,才会出现的真界污染....!”妖盟盟主树龙面色极度凝重。

“看来,还是失败了么?”他抬起老眼,凝视着远处场中的大茧。

“不过还好,刚刚的妖力封锁应该消耗掉了他的一部分力量!接下来只要我们....”

哗啦。

陡然间一声脆响,大茧终于不堪重负,彻底碎裂,化为无数光点散开。

呜....!!

无数的诡异气流从大茧处席卷四周。

莺笑声骤然大作。强度瞬间提升了十倍!!

所有听到的妖魔,除开大妖魔外,其余全部都开始出现畸变反应。

“不好!!”树龙面色狂变,手中拐杖一杵,双眼睁大,纵身高高跃起。

“所有大妖之下全部撤离!!!”

喜欢十方武圣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