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芽tv跳转接口点击进入网页 特种兵之阴阳双修系统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诸葛亮拍打案几的手掌很疼。适才用力过猛了,可能掌骨已有损伤。

但他并没有呼痛,反而有些愣神。

近一个月来,诸葛亮太累,也太辛苦了。精神始终高度紧张,脑海中的每一根弦都被扯到了近乎断裂,所以才导致此刻的失态吧。

毕竟他所关心的,不止是荆州。

此番关中之战,以杀伤而论,汉军并不处于下风,甚至还颇占优势,但终究他们没能在关中站住脚,被迫撤退的时候,更遭曹军数次追击,先后爆发数次恶战。

最终,投入到关中战场的接近七万大军,能够安然折返的只有四万,死伤接近三万。这样的损失,真正可谓伤到了元气。

这三万人当中包括伤员,好几支部队因为撤退的时候战况激烈,不得不抛弃他们,而他们随即落入曹军之手,或遭斩杀,或受苦役折磨。这种情形,对军队的士气打击更大。

又因为担心曹军滋扰汉中,煽动地方叛乱,从汉中南郑到成都一线俱都戒严,大军折返后,所到之处都显沉寂萧瑟,与轻寒薄暖的春日景象恰成对比。

这段时间里,身在成都的诸葛亮便陷入到了近乎疯狂的忙碌中。

军师将军府里,隔着老远办公的官吏们,都可以听到哗啦啦的竹简翻动声从厅堂里传来,各有职司的僚属们小跑着递送卷宗函牍,随即奔往各曹督办。

军师将军庞统战死,可是汉中王下属的军事体系运转不能停,军令军政更不能有半点松懈。愈在前线战局不利的时候,愈要用更大的力量投入其中,确保体系运转顺利。

故而诸葛亮在最短的时间内平稳接手了庞统的职权,以至于习祯和马良两位下属,除了更加忙碌以外,竟似感觉不出与庞统在时有何不同。

直到汉中王本人抵达南郑,并在南郑重整前敌指挥。这样的忙碌状况才稍稍缓解,诸葛亮松了口气。

然后他就得到了孙权背盟,大举突袭荆州的消息。

这数年来,孙刘两家彼此戒备,其实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盟友,但孙权竟在这时候,用这样的手段,动用如此巨大的力量倒戈一击,不能不让诸葛亮大为震动。他立即安排应对,又亲自前往江州坐镇,沿途召集郡兵,屯集在峡江水陆道沿线以防万一。

待到再过数日,传来江东军被击败的消息,诸葛亮稍稍放心。再经过十余日往来书信确认,他获得了玄德公的授权,作为此番对江东方面确定战、和及相应条件的代表。

于是他立即乘舟东下。

抵达江陵之前,诸葛亮拟订了完整的方案,还事前想好了软硬兼施的种种话术。可是当他见到江东此番前来会谈的使者,他忽然感觉气短胸闷,于是将那些话术全都抛

蜜芽tv跳转接口点击进入网页 特种兵之阴阳双修系统

开了。

他简直控制不住自己,罕见地大声怒喝。

而比他的怒吼更伤人的,是他简直要喷火的眼神。

诸葛亮少时就随叔父诸葛玄离乡至江东,而诸葛瑾侍奉继母,留在家乡。命运弄人的是,多年以后诸葛瑾避乱前往江东,效力于吴侯,诸葛亮却因为种种原因离开江东,到了荆州。

多年来,兄弟二人极少见面,可在诸葛亮眼里,诸葛瑾始终是那个气度弘雅,有德度规检的长兄。

诸葛亮信得过兄长的人品,也信得过他的眼光,信得过他的立场;由此,他也以为,长兄的主君至少会是个英雄。

当日诸葛亮力劝玄德公以江东为援,共抗曹贼,固然出于对大势的判断,也未尝没有诸葛瑾的因素在内。

结果呢?

这数年来,江东做了什么?此番江东的谋划若成,汉中王的政权又会如何?

当诸葛瑾作为吴侯的代表,站到诸葛亮对面的时候,诸葛亮只想喝问:“这等鼠目寸光之辈,就是兄长你挑选的主君?这等行事下作的小人,你竟能与他恩如骨肉,深相明究?”

但诸葛亮又喝不出口。

自古以来,要争夺天下,自然殚精竭虑,无所不用其极。正因为孙权有雄心壮志,终究与玄德公各有立场;突袭荆州之事他做就做了,只不过失败了而已。如果吴侯胜利了,他自然便是英明神武,不会接受任何谴责。

诸葛亮只能用近乎严苛的语气宣布汉中王的要求,用最猛烈的态度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而诸葛瑾原就势弱,这时候整个上半身都靠在了船舱壁上。

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自己的弟弟如此暴怒,这种情形简直让他茫然失措。

光线昏暗的船舱里,两人就这么对视了好一会儿。

有阳光从舷窗投射进来,好像把整个船舱分割成了明暗两部分。

诸葛瑾首先放松了下身体,他有些讨好地笑了笑,说:“孔明,你近来太辛苦了。你瘦了。”

诸葛亮确实瘦了不少。

他本来是很高大健壮的体格,面庞红润轩朗,两眼有光。可这会儿,他的脸颊明显下陷,颧骨和眼眶高高凸起,使得两眼周边生出了深深的阴影。额头上还生出了隐约了皱纹。

诸葛亮自嘲地笑了笑。

两处战场同时遭逢危局,叫他这个统筹一切的军师将军焦虑万分。虽然他在人前始终表现出胸有成竹的笃定姿态,可到了晚间,整夜整夜难以入眠,吃饭也没有一点胃口。

既如此,怎么能不瘦?

他自己知道,腰带都已经长出一截。只不过掩饰得很好,不令外人轻易看出罢了。

但诸葛瑾却注意到了。

毕竟是兄长,血脉关情,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诸葛亮收回了拍打案几的手,把面前的卷宗向诸葛瑾推了一推。

他放低声音,尽量平和地道:“今日就这样吧。足下持此,便可回报吴侯了。”

诸葛瑾亢声道:“孔明!你们这样的要求,是要断江东的活路!是要逼我们投向曹公!”

“原来吴侯尚未投向曹公?竟是我孤陋寡闻了。”诸葛亮歉意地躬身。

“孔明!”

诸葛瑾大叫了一声。

他将卷宗重新铺开,沉声道:“这样,孔明你听我说完!”

诸葛亮攥紧了羽扇,慢慢松开:“你说!”

“南海郡以东,龙川、揭阳、增城、博罗四县尽数归属玄德公,没有问题。长沙郡东北,下隽、汉昌、刘阳、州陵四县尽数归属玄德公,没有问题。”

诸葛瑾的手指沿着卷宗上的条目慢慢移动:“江夏郡东面,自浦圻至夏口,包括沙羡在内,以及江畔麻保二屯,江北邾县、蔪春,尽数归属玄德公,没有问题!”

他急促地喘了两口气:“可是,鄂县、下雉这一带,依江、山为阻,左洞庭而右彭蠡,乃荆扬两州之腰膂;至于柴桑……那更是江东的心腹要害!绝不能让!若玄德公非要逼迫,两家便死战到底好了!我江东尚有十余万众,可堪一战!”

说到这里,诸葛瑾抬头看看诸葛亮的脸色。

诸葛亮并不说话,拿着羽扇的手也不动一下。

于是诸葛瑾继续道:“还有这一条,准许荆州军府遣兵越境,入豫章、庐陵、鄱阳郡,自行清剿山越?这……这……”

“孔明,你不觉得这太荒唐了吗?”诸葛瑾连连摇头:“你该知道吴侯立足江东,靠的是什么!”

江东偏鄙,汉时惟有四郡。孙氏所以能凭借四郡之力抗衡中原,皆因数十乃至上百万的山越宗部遍及江东的千山万壑之中,通过讨伐山越,江东可以获得远远不断的兵力和租赋来源。

若允许汉中王向山越伸手,便等若是把江东最重要的凭借之一与汉中王分享……诸葛瑾毫不怀疑,以汉中王施政的手段,在争取山越方面,较之江东有太多的优势。毕竟他们只需要搅局!

如果坐视荆州人自如往返豫章、庐陵、鄱阳三郡……数载之后,不,一年半载之后,那三郡会是什么情形,诸

蜜芽tv跳转接口点击进入网页 特种兵之阴阳双修系统

葛瑾根本不敢想!

喜欢汉鼎余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