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在线可以看的视频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防盗章,定时发布于凌晨,大家先别看,明早替换过后再来买,么么哒。

发的是同等字数的防盗章~

#

八月七号上午八点,联邦第一军校大礼堂。

校长看着下面一排排整齐的队列,脸上的表情更加严肃。

“恭喜各位同学通过第一轮文化考试,下面请各位同学前往测试室测试力量和精神力等级,达标者过关,不达标者淘汰。现在,五分钟内跑到千米外红十字下面的测试室排队,计时开始。”

校长话音一落,反应快的学生就开始往外面狂奔,而反应慢的,还愣在原地。

没想到校长的指令会来的如此迅速、如此干脆。

李艳玲在人群中有点慌。

这次考试,她和田英、柳香云都通过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刚刚几秒钟的时间里,她居然找

第一章:被砸了

时长曦躺在地上喘不过气来,整张脸憋成紫红色,头顶的男人掐住她的脖子,一双手比钳子更加有力。

死亡的阴影笼罩,时长曦瞪大眼睛,喉咙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呜咽,仿佛下一秒就会咽气。

“你去死吧!”

男人狰狞可怕的表情配上狠厉的语气,格外渗人。

想要她死?那先送你去死一死!

时长曦额头青筋毕现,眼睛泛白,抓起一块大石头,狠狠地朝男人砸去。

“嘭”男人头破血流,昏死过去。

时长曦再接再厉继续猛砸,直到确定对方死亡才停手,然后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

虚弱的感觉传来,时长曦知道自己撑不住了,晕倒前,她冷冷的瞥了尸体一眼,眼神平静无波,却凉入骨髓,与此同时,脑海中涌入零星、混乱的记忆。

“时长曦,女,汉族,天攸联邦贪狼星域第十卫星长留城平安镇人,现年24岁……”

“教育经历:6岁——16岁,启明小学;17岁——至今,启明中学;备注(本人可以在本学期申请大学录取考试。)……”

时长曦:……什么情况?

还没等她弄明白状况,身体便陷入沉寂当中。

良久后,时长曦眼皮下的眼珠微微转动,迷糊中她下意识地捂着胸膛,想要按住出血的伤口,入手处一片光滑。

干燥温暖的触感如惊魂般拉回她的神智,时长曦紧蹙的眉头慢慢舒展,然后不敢置信地睁开眼。

入眼处是一片狼藉的战场,凌乱的石头泥土,焦糊的尸体黑烟,残破的激光炮随意地扔在地上,机甲碎片零星地散落各处,星舰残核发出滋滋的警示音。

时长曦怔住,她没死?

不可能啊,心都被挖出来了,怎么可能活下来!

难道他们没成功?偷天换日大阵之下还没成功,她该说他们无用呢,还是无用呢。

这是哪里?

遍地武器残渣狼烟尸骸,那艘星舰还在不厌其烦地滋滋作响。

这是——野外战场,她为什么会在战场?

战时还是战后?

凭直觉,时长曦察觉危险在逼近。

她猛的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力气,胸口的痛跟剜心如出一辙。

奇怪了,身体明明没有伤痕,却疼的刮骨催肝,别说站起来,喘口气都困难。

难道挖心的后遗症被带过来了?

不管了,必须走!

时长曦抓起一根机械臂,一连试了七次才堪堪站稳。

拔下一根头发,将头发挽成一个简易铃铛形状,右手朝胸口处用力一拍,嘴角便流出少许心头血,沾上血迹,时长曦飞快地掐了个诀。

铃铛震动铛铛响了两声,刚一响完,一口鲜血直接喷出来。

生、伤、休、杜、景、死、惊、开。

八门生死,她哆嗦地朝着发丝指向的生门——东方,一步一步艰难地挪动。

竭尽全力走了半个小时,恰好走到山坡顶上,时长曦的心头一悸。

危险两个字在心头叫嚣,浓郁的杀机席卷而来,整个人被恐怖的气息笼罩。

来不及了,时长曦果断扔掉机械臂,心一横,不管不顾飞快地朝山下滚去。

轰!

一声巨响,灼热的气浪在山间翻滚,星舰爆炸,将时长曦先前所在的地方夷为平地。

时长曦灰头土脸地跌倒草丛,龇牙咧嘴地露出一个笑容,休息了好一阵,才勉强坐起来。

回头一看,另一边山坡已经炸毁了大半,这一半山坡也有小半削平,只留下光秃秃的山体,她不由庆幸一路滚下来没有树木石头,好运地捡回一条命。

时长曦撩开衣服检查自己的伤势,发现除了刚刚滚下山留下的刮擦,和大腿处轻微的挫伤,基本没有太大问题。

但是不对啊,她的胸口处应该有个巨大的坑,毕竟是剜心,不会完好如初,如今是怎么回事?

她死了,又活了?

时长曦怔怔出神。

周围一片寂静,到处是山,很少看见树,也不知道是炸没的,人砍的,还是土质不适合长树;

也没有动物,一只蚂蚁一条虫都没有,更不用说鸟、鱼、兔子、野鸡。

这地方是枯死之地,不适合人生存了。

得赶紧离开这里。

时长曦双手按住地

有没有在线可以看的视频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面,正准备爬起来,忽然瞥见手腕上一个四四方方的仪器,她缓缓抬起手,光脑随即跳入眼帘,轻轻一触闪过蔚蓝色的光。

最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副粗糙的地图,显示她现在的位置是在天攸联邦和盛利帝国交界处,隶属联邦的边境小镇——平安镇。

平安镇是一个大黑点,她是一个小红点,两者相距25千米。

时长曦闭上眼又睁开,情绪恢复到冷静和理智,调动大脑飞快地运转:不对,她不在平安镇,机甲、星舰也不是她所在年代的产物,胸口没伤更是不对。

然后她得到结论:这不是她的身体,她穿越了,魂穿?

而且一开局,就杀了个人?

她现在是谁?

时长曦点开光脑上“我的”选项,里面跳出来一排排信息:“时长曦,女,汉族,出生于星历34977年11月9日,……”

恰好跟晕倒前脑海里的记忆相符合,也因此确定了,她穿成了一个同名同姓的24岁小姑娘。

时长曦点开光脑的视频功能,想看看现在的模样。

视频区置顶的是一张全家福的照片,一男一女各自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坐在椅子上。

全家福上面写着“我和弟弟跟爸爸妈妈在一起”的标签。

男人眉眼含笑,神色和煦,气质儒雅,长的一副好样貌。

但细看,时长曦不由叹气:“眉淡嘴薄,眼窝深,颧骨低,身体健康强壮,但死于横祸,曝尸荒野,事业运势持续走低,尽管人生之中会出现一定高潮,但始终避不过命定之劫,死于非命。”

再看女人。

“天庭饱满,但天中塌陷,印堂眉心相连,人中短浅,眼神游离,气散不聚,似醉似醒,意志薄弱,经常心中恐慌,长此以往的话,元气难聚,寿元难长,是为短命之兆。从大面上看,死前颠沛流离,遭人追杀,死时饱受折磨,怨气冲天。”

照片上的男人和女人肯定不在人世了,所以她现在是个孤儿?

她打开光脑的摄像头,一个水灵灵的少女出现在镜头中,她仔细端详了一下,皱眉嘀咕。

“长得很像我嘛,应该说有99%的相似度,都是父母双亡的面相。”

“照片里的男孩应该是原主弟弟,两人长得一模一样,应该是双胞胎。不错,总算不是一个人。”

时长曦对着镜子,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相隔无数年的两个人,居然长得一模一样,也是神奇。

她原本想测算原主的八字算一算此生的命格,但想了想又放弃,如今她成了原主,那么八字面相都做不得准,玄学一道算人不算己。

因为不能算己,尤其是不能在大事上预测己身,师傅早早地教了她六爻术,用来测算时常琐事,弥补八字面相不足。

遇到生死大事,就只能沾了心头血,用青丝系铃占卜,一年仅能测一次,就像刚才躲过爆炸时那样。

时长曦继续拨弄光脑,又看见一排信息:“联系人:时长林,张森,刘雨欣,张苗苗,张婷婷……”

光脑屏忽然滴的一声,跳出来一行字:“前线战斗,线路维修,预计24小时后恢复信号,另外长留城平安镇方圆100千米会封锁通行,请市民们妥善安排出行,给您带来不便,抱歉。”

然后,肉眼可见的黑屏了!

时长曦:……刚才就应该随意拨一个打过去,谁接都好呀!

好饿,好困,好累!

她摸了摸口袋,惊喜地掏出一管营养剂,仰头喝下去,终于感觉好了一点点。

现在该往哪儿去,看地图吗?

算一卦好了,看看要走多久才能出去。

时长曦习惯性地往口袋里摸一遍,再摸一遍,沮丧的发现没有熟悉的铜钱。

只能在地上捡了三个小石子,勉强凑合着用,时长曦一气呵成,连续投掷六遍。

六爻术,卦显,第四十七卦——困。

“困卦,上卦为兑,兑为阴,为泽;下卦为坎,坎为阳,为水,大泽漏水,水草鱼虾,处于穷困之境。阳处阴下,刚为柔掩,像君子才智难展,处于困乏之地。”

易经四大难卦:坎、困、蹇、屯。

就卦象之险易来看,困卦可以说是六十四卦中最凶险的卦之一。

凶险到什么地步?让人完全走投无路,也就是“穷困”,此卦集坎兑两卦之凶险,可谓内忧外患。

时长曦如今身体状况堪忧,又不能与外部取得联系,方圆百里封锁通行,已经有一部分应验了。

没有营养剂,没有体力,该往哪里走呢。

她再次掷了一卦,八门生死,生机在东。

紫气东来,看样子她今天的运气就在东边了。

一路向东,忍着疼走了两个小时,时长曦把牙根都咬痛了,忽然听到前面传来潺潺的流水声。

有水,有水很可能就有人!

时长曦面色一喜,就算没有人,也可以喝口水,润润冒烟的嗓子。

时长曦加快脚步,走到小溪旁边的大石头处,正准备鞠一捧水。

忽然一种莫名的气机牵动,时长曦猛地站直身体,就在她站直的那一刻,头顶掉落一个物体,不偏不倚、正正砸在她身上。

有人砸中她了!

时长曦胸腔一痛,吐出口血,她自己刚刚拍的那一掌还没恢复,现在又雪上加霜。

于是,时长曦想都没想,一巴掌往那人拍去,那人立马往大石头上扑倒,晕了!

与此同时,“嘭”的一声,离他们三米远的地方,再次掉落一个人。

“嘭嘭嘭”又是几个人掉下来。

然后,天空像下饺子一般,满天的人掉落。

时长曦一呆,这是怎么回事儿?

就在她琢磨着找个人搭话的时候,一堆人朝着她所在的位置砸过来。

要是平时,时长曦动动脚就能避开,可现在身体虚弱,她用尽全力闪避,也没躲开再次被砸的命运。

悲催啊,她不会被砸死吧!

“什么生门转机,搞错了吧?”

她的生机究竟在哪儿?

时长曦撇嘴:“看上去就是要死不活啊,他到底怎么了?”

男人压住火气,道:“基因奔溃,你是大夫吗,有稳定剂吗?”

时长曦点头又摇头:“是大夫,没有药,但我可以试试。”

山、医、相、命、卜,玄学五术。

她的强项是相、命、卜,但山、医也有涉猎,水平达不到顶尖也有中上,相对而言一人精通一术都难,她能精通三样,这也是玄门人盛赞她天赋的重要原因。

男人满脸失望,没做声,仰头喝下一管液体,就见他小腿处的骨头开始长肉,大腿处的伤

有没有在线可以看的视频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口开始结痂。

时长曦从来没见过见效这么快的药物,简直是灵丹妙药,药到病除,学医这么久,她就没见过这么猛厉害的东西。

这么厉害的药却救不了那男人的基因崩溃,她能治好吗?

时长曦不确定,扯出一个谄媚的笑:“这药,你还有吗?给我一个呗,我付钱买。”

男人鄙夷地看了她一眼,嘲讽道:“你不是要看基因奔溃,没药看什么病,想要我的药?”

男人讥诮地补充一句:“别把人当傻子!星际人谁不知道基因奔溃只有稳定剂可以治,你是大夫想试试,你是谁啊?牛顿·尼古拉·比尔盖茨?!能不能徒手碎机甲、张口吃星球啊。”

时长曦:“……”

噎着了,不行啊,帅哥,你说的好对,我竟然无言以对。

早知道就不放话了,打脸真疼,她也想啪啪打脸,等会儿一定要把那什么基因崩溃治了,就不信有她崂山大师姐吃瘪的事!

男人不理时长曦,走到小溪边,把血迹洗干净,转头露出一张干净的脸,水煮顺着脸颊滴落,眉目渐渐清晰。

这面相,时长曦唬了一跳,张口就喊:“注意危险!”

话音刚落,水里蹿出来一条手臂粗的大蛇。

头部明黄色,身子红白相间,白色居多占了三分之二,颜色鲜艳,剧毒,身影十分迅捷,蛇口大张,那嘴巴有蛇身子五个大,入离弦的箭直直对着男人脑袋咬去。

男人脚下一点,看不清他的动作,化作一道残影,灵活地躲避大蛇的蛇吻,对着蛇肚子甩出去一拳。

大蛇吃痛一尾巴扫向他的拳头,男人侧身避过,大蛇不甘心,蛇尾再次扫向他的身体……一人一蛇你来我往,缠斗起来。

打了五分钟,男人忽然一个错步,一手抓住蛇尾,提起就往地上狂甩,一下一下,男人的身体以腰为轴,不停地旋转,手速快到不可思议,力气也大得惊人。

大蛇似乎想要挣扎,往日滑溜的鳞片似乎被吸附紧贴着男人的手心,脱不开身,渐渐的大蛇晕了。

男人不理时长曦,走到小溪边,把血迹洗干净,转头露出一张干净的脸,水煮顺着脸颊滴落,眉目渐渐清晰。

这面相,时长曦唬了一跳,张口就喊:“注意危险!”

话音刚落,水里蹿出来一条手臂粗的大蛇。

头部明黄色,身子红白相间,白色居多占了三分之二,颜色鲜艳,剧毒,身影十分迅捷,蛇口大张,那嘴巴有蛇身子五个大,入离弦的箭直直对着男人脑袋咬去。

男人脚下一点,看不清他的动作,化作一道残影,灵活地躲避大蛇的蛇吻,对着蛇肚子甩出去一拳。

大蛇吃痛一尾巴扫向他的拳头,男人侧身避过,大蛇不甘心,蛇尾再次扫向他的身体……一人一蛇你来我往,缠斗起来。

打了五分钟,男人忽然一个错步,一手抓住蛇尾,提起就往地上狂甩,一下一下,男人的身体以腰为轴,不停地旋转,手速快到不可思议,力气也大得惊人。

大蛇似乎想要挣扎,往日滑溜的鳞片似乎被吸附紧贴着男人的手心,脱不开身,渐渐的大蛇晕了。

男人不理时长曦,走到小溪边,把血迹洗干净,转头露出一张干净的脸,水煮顺着脸颊滴落,眉目渐渐清晰。

这面相,时长曦唬了一跳,张口就喊:“注意危险!”

话音刚落,水里蹿出来一条手臂粗的大蛇。

头部明黄色,身子红白相间,白色居多占了三分之二,颜色鲜艳,剧毒,身影十分迅捷,蛇口大张,那嘴巴有蛇身子五个大,入离弦的箭直直对着男人脑袋咬去。

男人脚下一点,看不清他的动作,化作一道残影,灵活地躲避大蛇的蛇吻,对着蛇肚子甩出去一拳。

喜欢玄门师姐问鼎星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