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三代同床(五) h人妻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小忙?”

祁嫣挑眉,虞七娘的小忙,可不是什么小忙啊。

而且,对于虞七娘而言,她来南晋,尝过了奥港城的美食后,她就备了一套纸墨,然后把自己吃过的食物一一全部记了下来。

现在来到了柳江,若说虞七娘没有别的计划,祁嫣是不信的。

成功的商人,并不是只会抓住机遇,甚至会创造机遇。

因为他们想要成为行业的佼佼者,那需要的胆大心细!

虞七娘笑了,从衣袖里掏出了两根不一样的竹签,一根是红色,一根是绿色。

然后每人都分了两根竹签,等众人都拿到手里后,虞七娘这才说道,“一会大家每尝一个菜,就给这个菜打个分,好吃的就绿色,不好吃的就红色,我好统计。”

祁嫣听到虞七娘的话,顿时明白了,她这是要大众口味的调研结果。

既然如此,他们几人也就配合着虞七娘的口胃,给每一道菜都评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虞七娘自己也会跟着一起吃,然后评分。

祁嫣吃完后,实在是撑的有点难受,便站起身来,“我准备出去走走,你们有谁要一起的?”

“我陪你去。”

叶辰立即表态。

莫欢与莫喜相视一眼,她们二女其实已经看出了一点苗头。

就算是眼前的羽煞阁主与她们是初次相见,可是他有的时候的举止,却让她们有些熟悉。

莫喜是个欢脱的性子,但她却是最早发现不一样的。

莫欢沉重,她看了一眼祁嫣,“姑娘,奴与莫喜就不出去了。”

“好,那你们好好休息。明天中午,我们便在柳江城逛了一逛。”

祁嫣浅笑,招呼着叶辰,“走吧,我们出去吧。”

虞七娘则是摆手,“你们去吧,我还得整理这些菜的资料。”

她如今没有时间理会羽煞阁主是好还是坏,祁嫣又不是傻的,若羽煞阁主是坏的,祁嫣岂会跟着他独自一个人走了出去呢?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祁嫣比她更懂得这个道理!

虞七娘是很放心祁嫣与羽煞阁主出去散步的呢,所以她便整理一桌子的食物残羹。

屋外,天色已晚。

但柳江的街道,却如白昼。

沿街的灯,每隔几步,就悬挂着一盏。

不得不说,柳江城是特别有钱的,仅是街道都愿意这般耗灯油,也要让这里变得十分明亮。

而街道上,行走的都是男人携着女伴。

那些女伴们,都是浓妆艳抹,坦胸露背,风尘味十足。

祁嫣看见这一幕的时候,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叶辰会这么不放心她来南晋。

祁嫣一身素色,脸上不施水黛,衣着是大燕的服饰,她站在那里,如同贵族家的闺秀。

她的容颜,在人群中,也是绝色美人。

若非是叶辰戴着面具,然后全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

第058章三代同床(五) h人妻

,一副靠近者死的冷厉目光,原本有心搭讪的公子哥,纷纷绕路。

他们都是寻花高手,犯不着为了一个不知底细的男女而把风自己的小命给搭上。

他们出来玩,图的是欢心,可不是给自己添堵闹心。

“那两人,是大燕来的。”

“嗯,少管闲事,与我们无关的。”

“走吧,今天月华门有花魁比斗。你看好谁?”

“不知

第058章三代同床(五) h人妻

道,哪个都美。”

“走走,先去看!”

角落里的几个公子哥一碰头,便举步朝月华门而去。

祁嫣闻言,眼睛有着欣喜之意,她从来没有去过花楼。

而且,眼下有这么好的机会,若是不去凑一番热闹,岂不是错过了?

祁嫣当即转身,拉着叶辰的手,然后说,“我们去月华楼。”

“月华楼只招待男子。”

叶辰无力的告诉她真相。

祁嫣微讶,“你怎么知道的?”

“天星阁是做什么?这样的消息,我岂会不知?”

叶辰直接说道,“月华楼是柳江最大的花楼,我有可靠的消息,它背后的主人,是南晋王室的人。”

“南晋王室,是背后老板?”

祁嫣愕然。

她还真是小看南晋王室了,竟还会做这一门生意。

叶辰拉着她的手,“你若想看月华楼的情况,我可以带你在外面看看。”

祁嫣笑了,“好啊。”

就这样,他们二人像是约好了似的。

直接往月华楼而去。

当越靠近月华楼的时候,就发现来月华楼的人,也就越来越多。

当风尘女子越来越多的时候,这街道上飘散着刺鼻的胭脂香味。

那“百香”齐放的毒气,差点没把祁嫣给熏晕过去。

祁嫣掩着鼻子,有些呼吸不顺,“我们得饶开他们,这气味太难闻了。”

叶辰见她是真的难受,拦腰抱着她,走到了角落里,然后直接轻身飞上了屋顶,然后就站在月华楼的对面。

既不远,亦不近,能看到月华楼前的那个大红舞台。

舞台上,有着好几个美人,正在舞动身姿。

距离的有点远,所以祁嫣也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对她而言,这就足够了。

她想见的是花楼的盛况,也在想着,凤城的艺馆若能开的起来,定然不差。

那可是附马杨承的产业,可惜了,他没来看月华楼的生意呢。

人满为患的围观,让祁嫣眼睛放光。

那些都不是人,都是金元宝啊。

排着队来给送钱的!

她嘴角不由勾了起来,“看来,男人好色,这钱也果然好赚。”

叶辰闻言,不由抽了抽嘴角。

他又不是那些愚人,他从不滥情,更不需要在花楼里寻找知已。

知已在叶辰的心里,一直是可遇不可求的存在。

原以为,他这辈子就这么平淡的生活,说不定哪天就瞎了。而祁嫣的出现,治好了他的眼睛,甚至还与他心意相通。她的存在,在叶辰的心里,是最特别的存在!

叶辰看着那舞台上的美人,他一脸平静,“每个人都不一样,有些人喜欢来花楼夜夜笙歌,有些人是来花楼买醉,更有的喜欢温柔乡。他们都是在这里逃避现实,在这里只要有钱,就能得到他们内心渴望的奉承。”

祁嫣轻声回应,“现实骨感,而花楼是他们能够释放压力的地方。”

“或许是,但在我看来,都是懦夫!”

叶辰语气冷漠,评价着花楼的男人们。

喜欢穿成病娇太子掌中娇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