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官方官网入口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揉核h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妖怪们的动作果然很快,在得到了雫的同意之后,它们立刻开始了运作,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总之没过几天,雫就接到了去鬼斩役十二家所在地开会的通知,在接到通知之后,雫便直接乘车气势汹汹的杀了过去。

当然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在前往十二家之前,雫也从静水久那里获取了关于鬼斩役十二家的一些情报。

按照静水久的讲述,现在的鬼斩役十二家只剩五家,分别是第一位的土御门,第三位的各务森,第六位的天河,第十位的夜光院以及第十二位的神宫寺。

其中第五位的天河按照静水久的说法是根本没有觉醒,所以目前并没有被接受,也就是说真正运转的只有四家。

顺便一提,十二家中除了第七位的空须家当年挑战复活的九尾妖狐失败被灭门,以及第二位的上樱家主动退隐之外,其他消失的家系要么是在战争中被消灭,要么就是因为没有后代继承力量而断绝。

由此可见人类比妖怪危险多了。

现在鬼斩役十二家真正在活动的只有四家,但是他们却并没有立刻填补空缺的意思,因为按照静水久的说法,鬼斩役十二家非常注重传统和家世,因此即便要加入十二家,也必须是有一定声望和历史的家族才行。目前根据妖怪们之间流传的情报,作为候补的分别是花开院家和土宫家,说白了,就是必须得是有一定历史的退魔家族才有资格加入鬼斩役十二家,如果是毫无历史的话,那么即便实力出众,十二家也不会考虑其位置的。

这也是为什么位居末席的神宫寺家被其他鬼斩役看不起的原因,作为十二家末尾的神宫寺家并没有自己的传统,后来为了追寻力量更是学习了西洋的黑魔术,也因为被视为鬼斩役中的异端,残渣———难怪那个银发少女被静水久一通嘲讽就立刻炸毛了。

其实雫也很能够理解,这就像是中国要是有个修真势力,里面不是修道的就是修佛的,然后里面冒出一个家族整天拿着十字架宣扬上帝至大—————不被人打死就算好的。

换了她也看不起这种崇洋媚外的家伙。

毕竟修炼一道力量来自本土的天地神明,神宫寺家的做法简直就和里通外国差不多———就像身在北约却购买俄罗斯反导系统的土鸡,身在东亚购买了萨德系统的棒子,不被骂死才怪。

没过多久,雫就来到了鬼斩役十二家之首的土御门家,这是一座远离闹市区的宁静庭院,看起来倒是一副大户人家气派。

在两个穿黑西装像是黑道保镖一样的家伙带领下,雫穿过走廊,来到了位于后面的大厅。

而在那里,她也见到了传说中的鬼斩役十二家。

“你好,初次见面,春日野雫小姐。”

为首的男子站起身来,对着雫点了点头。

“我是统帅鬼斩役十二家的土御门爱路。”

一面说着,他一面望向旁边一副巫女打扮的双子姐妹。

“这两位是各务森家的姐妹,各务森飞白以及各务森飞铃,以及……………”

“我是夜光院枢,职业是美少女心灵侦探,还请多多指教哦?”

另外一侧,一个看起来大约十五岁左右,打扮的非常电波系的少女也是对着雫摆了摆手。

“我是春日野雫………相信你们应该都听过我的名字了。”

雫也是微一点头,盯视着眼前的众人,而土御门爱路则点了点头。

“当然,在我们圈子里,春日野小姐也算是相当有名的除魔师了。”

“只是没想到,你居然会和那些妖怪有所来往呢。”

另外一边,穿着巫女服,年龄较小的那个巫女则冷哼一声。

“哼。”

雫扫了她一眼,接着猛然一挥手。

“在开始之前,还是先把这个还给你们吧。”

伴随着雫的说话,只见她身前的空间骤然浮现出了一道裂缝,紧接着,只见浑身破烂的银发少女从中翻滚了出来,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神宫寺?!”

看着眼前的银发少女,众人顿时面色一变。

“你把她怎么了?”

“只是稍微教训了她一顿而已。”

雫呵呵一笑。

“这个女的之前跑到我的地盘上,还打算杀掉我可爱的朋

樱花动漫官方官网入口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揉核h

友,她现在能够有口出的气,已经算是我相当给面子了。”

“神宫寺!!”

此刻两个巫女和那个电波女也是急忙跑到了银发少女的面前,注视着她,然而此刻的银发少女却对她们的呼唤充耳不闻,她两眼失神,蜷缩成了一团,瑟瑟发抖的就好像是一只无助的幼猫般。

“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到这一幕,西装男顿时面色一沉,盯视着雫,后者则冷笑着望向他。

“其实呢,对于那些家伙的要求,我原本是拒绝的,毕竟作为妖怪的代表又麻烦事情又多,我也懒得为一群自己不认识的妖怪费什么心力。但是啊……………你们自己找上门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一面说着,雫一面举起右手,用力握成拳头。

“我算是明白了,有

樱花动漫官方官网入口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揉核h

些人啊,就是记打不记吃,我干掉了酒吞童子,似乎也没起到什么作用,所以我想还是更直接一点儿好了。”

“…………………”

听到雫的说话,西装男的面色顿时阴晴不定,在片刻之后,他深吸了口气,对着雫深深的低下头去,鞠了一躬。

“对于鬼斩役十二家之一神宫寺对您的冒犯,我深表歉意。”

“哈。”

虽然西装男的道歉非常具有“躬匠精神”,但雫才不吃这套呢。

“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嘛?你们的人跑到我的地盘上来动手,一声对不起就完了?”

“那么你想要怎么样?!”

听到这里,之前那个巫女顿时瞪视着她,而雫则伸出手去,拿出了一张纸放在桌子上猛然向前一挥,下一刻,只见那张纸就滑过桌面,来到了西装男的面前。

“我是来给你们立规矩的。”

“这是……………”

西装男拿起眼前的文件看了起来,然而他越看面上的表情就越是紧绷,最后甚至一片铁青。

“春日野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要和我们日本的除魔师宣战吗?!”

也难怪西装男会如此诧异,因为这份文件上的内容实在让他难以置信,按照文件上的要求,鬼斩役十二家及所有的退魔组织,不得在没有任何凭据的情况下杀死妖怪。就好像人类制裁罪犯那样,必须要将其拘捕,然后送上由妖怪和人类组成的联合审判庭进行审判,最后确定罪行。

如果有除魔师擅自灭杀妖怪又拿不出足以证明自己论点的证据,那么妖怪这边就会将其灭杀,任何人不得协助,如有协助者一同视为同党抹杀。

“我说了,我是来给你们立规矩的。”

雫双手抱怀,冷冷的盯视着西装男。

“你们鬼斩役不是一直很牛逼吗?见到妖怪想杀谁就杀谁,反正杀错了也没人来管你们不是?现在不一样了,我要告诉你们,鬼斩役想杀妖怪就杀妖怪的日子已经结束了,你们必须受到管辖,就和警察一样,懂吗?”

“……………你认为,鬼斩役和其他退魔师,会接受这种条件吗?”

“接受?”

听到这里,雫冷笑一声,接着她一脚猛然踩在地面上。

“轰!!!!”

这一刻,无与伦比的龙威瞬间爆发,与此同时,众人所在的房屋的墙壁,天花板纷纷破碎爆裂,只是眨眼之间,这栋庭院里所有建筑里的家具,墙壁和屋顶都消失一空,只有那些人还呆呆的站在地板上,诧异的望着四周。

“你们没有选择。”

雫盯视着眼前因为直面龙威而大汗淋漓,不住颤抖的男子,接着伸出手去,指了指他手中的文件。

“这不是合同,而是战败书,你们要做的,就是点头,然后乖乖给我签字———不然,就等着我把你们这些自视甚高的白痴全部送到地狱里去………哦,不用担心你们死了之后秩序会崩溃,我会让那些半妖怪负责你们的职务,我相信拥有一半人类一半妖怪血统的他们,能够更好的维护人类与妖怪的秩序,起码………比你们这些白痴要强的多。”

说道这里,雫再次望向眼前的众人。

“所以………这是一个你们无法拒绝的条件。”

“……………哼,果然是………妖怪……………”

然而即便是在雫的龙威压制下,那个西装男依旧咬紧牙关,开口反驳道。

“你以为………依靠力量的威胁,就能够让人类屈服………吗?”

“哈啊?你们不也是一样,依靠力量来灭杀妖怪的吗?莫非你们依靠的不是力量,而是爱不成?”

对于西装男的双标,雫嗤之以鼻。用爱战胜魔王什么的,终究只不过是童话故事和动画片里才会出现的离谱内容,归根结底,正义战胜邪恶的原因不是因为相信与信任,也不是因为信念与希望,更不是爱与勇气,而是更加强大的力量。

至于那些信念希望勇气之类的,充其量不过就是用来增加力量的BUFF罢了。

不然的话,挑战魔王的勇士那么多,为什么只有主角能够击败魔王?莫非前面那些失败者都是没血没泪,没有勇气和信念的行尸走肉吗?

当然是因为主角比魔王更强啊。

“我这已经算是按照人类的规则流程来了,如果你觉得这样不好,那么我们就按照妖怪的规则来………弱肉强食你觉得怎么样?”

“………………………”

面对雫的说话,西装男不由的低下头去,平心而论,雫给出的条件其实并不算很过分。然而对于他们这些鬼斩役来说,过分的并不是条件,而是一只妖怪要他们必须答应的屈辱。但是即便自己的内心倍感屈辱,现在的他们似乎也没有选择……………

“不用想的这么复杂,你看,你们天皇不是连战败声明都签了吗?这比起来只是小事一件,对吧。”

偏偏这个时候,雫还在那里杀人诛心。

“………………………”

对抗到底?

西装男看了看两侧,其他几个鬼斩役这会儿都倒在地上,完全爬不起来。这还仅仅只是那个少女所释放出的威压,而非妖气———仅仅只是威压就能够给人这种仿佛被高山镇压般的恐惧与无力感,她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西装男可以想象,如果自己签了这个协议,那么自己日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毕竟他可不是天皇。

但是他现在………似乎没有选择了。

喜欢次元法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