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九姑娘 酷爱影院在线观看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一百两?!!“老人听了这话,被刺激的神智才终于找回了些,“我这整个摊子才只值三两银子,你问我要一百两?!!咳咳咳咳咳——”

老人过于激动,说着说着,便剧烈咳嗽起来。

“一百两啊——”桓羽生再次轻抚老人背部,为他顺气,也让他安心。

“这马匹受惊和大人受伤可真是——和我们这人比草贱的升斗小民不同。”

“你知道就好。”家丁抱着双臂,得意道,“我们这马,可都是西域名驹,平日都是用最好的草料喂着,就连喝的,都是雪山的运过来的水。那便宜的东西,他根本不吃。就是这么个精细法——这才养成这么好的马。”

“是,这花费,想必一定不便宜。”

“那是,他每日的吃食,那也是有价无市,难求的很。”

“既然这样,那这马匹,如此金贵——”桓羽生指了指还在悠闲的吃地上的苹果的马匹问道,“你们也看到了,这些马,吃了这大爷不少苹果。既然能被如此金贵的马如此喜爱,方才你也说了,这马吃的东西,都有价无市。这苹果,想必也不是凡物,这吃了许多,我也不和你多要,就五百两吧。”

这家丁被桓羽生反将一军,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恼羞成怒,瞬间脸涨成了猪肝色,一鞭子就冲着桓羽生甩了过来,“五百两?!!!!老子看你是活腻歪了!!!老子烧给你五百两好不好啊?!!”

桓羽生大概没料到对方如此不讲武德,急忙抱着老人躲开。

可惜由于抱着老人,动作还是有些迟缓,胳膊上不轻不重的挨了一鞭子。

桓羽生吃痛,皱了皱眉,抬手看了看胳膊,挑眉不屑道:“这说不过,就动手,你家这大人——看来,定是知道如果去了京兆尹那里,他是输定了,才出此黑手。”

桓羽生这话,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

与其说他是说给那仗势欺人的家丁说的,不如,他就是说个那马车里那位神龙不见首尾的大人说的。

马车里的人听了这话,轻笑一声。

“真是个贱骨头,用不着客气了。”

几个家丁得令,团团围上来,各自拿着武器,对着桓羽生招呼了上去。

桓羽生情急之下,一把把老人推出去,自己应对这几个打手。

可那些打手鸡贼的很,看了桓羽生的架势,就知道他功夫不弱。若是只攻击他,定然是打不过。

几个打手对了对眼神,便得出了明确分工。

大半的人攻击桓羽生。

留几个去攻击那老人。

桓羽生不得不再分出精力保护老人。

几个打手功力不弱,桓羽生的功夫更是不差。

几人僵持了许久,都没从桓羽生身上讨道什么便宜。

很快,他们便渐渐落了下风。

桓羽生虽然越打越勇,可他身上也挂了彩。

看戏看得正上头的瑶笙冷不丁的被人拍了下肩膀。

瑶笙一惊,回头。

更惊。

“小姐?!!您怎么亲自出来了?!!”

拍她的人正是李杳杳。

瑶笙震惊完,立马小声对着离离开炮,“离离,小姐怎么能来这种乱糟糟的地方?!!你也不劝着她点!!”

离离一脸无奈:“你以为我没劝?”

我刚刚都快使出吃奶的劲拉她了。

谁知道她最近练武练得小有成效,我一个人那根本拉不动啊。

李杳杳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傻乎乎的冲出来。

可是,她看到桓羽生现在成了麻烦的漩涡中心,她就克制不住自己,没法再在茶馆喝茶坐着等结果。

她一定要亲要看着桓羽生,才能安心。

可是,看着桓羽生衣服上越来越多的血痕,她发现,她非但没能安心,反而更加揪心。

他最近要去参加武试,若是碰到个功力强的,他再带伤比试——

李杳杳不忍。

“瑶笙,现在出去劝架平事。”

瑶笙一脸为难。

我的大小姐啊,现在打成这样,我出去,合适吗?

“那出来多管闲事的人,本来就是计划之外的变数。现在,只是矫正回来。瑶笙,趁着现在胜负还未分,你现在出去,化止干戈,还能给人深刻印象。说是等他们都打完了,风头都给那人——”李杳杳冲着桓羽生的方向微微撇头,“我辛辛苦苦安排的这些,岂不全是给他人做嫁衣?”

瑶笙无法,只得硬着头皮壮着胆子清了清嗓子,闭着眼睛冲进了打斗的人群之中。

“住手!!!!都别打了!!”

“天子脚下,皇城根上,打成这样,成什么样子?!!”

瑶笙扯着嗓子的喊叫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反而因为瑶笙突然冲进来,桓羽生怕伤到她,更加的束手束脚。

瑶笙怕得要命,拳脚在她的耳边擦过,虎虎生风。她的气息都开始不稳。

“不就是几百两银子的事情吗?!!别打了!!!我出钱!!!!都停手!!!!”

傅家的家丁一听有人出钱,都有些吃惊,立马住了手。

桓羽生趁着他们住手愣神的这个功夫,立马出手把他们都打翻在地。

桓羽生用最快的速度闪身到瑶笙身边,附耳低声说道:“姑娘,这些人明显就是

沈家九姑娘 酷爱影院在线观看

讹人,你不要白白的把钱给他们占去。不值得。”

瑶笙故作冷静道:“常言道,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为了这几百两银子,也值得闹成这样?!!这伤的伤,喊的喊。若是受伤重了,惹上官司,一辈子的麻烦这就躲不开了。你们这边,是要五百对吧?这钱我出了。”

桓羽生还想说什么制止她,可是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能反驳她刚才的那一席话的好理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从手里抽出几张银票,交给对方家丁。

“这是五百两的银票。麻烦交给你们轿子里的主子看看。我做个和事佬中间人,这事情,就算这么了了。”

家丁双手捧过着银票,跑回轿子前,把银票递进去。

轿子里,一个不怀好意的男声响起。

“这五百两,是之前的价格。是赔我受惊和马受伤的钱。我收了。可是——现在,情况有变啊——我这手下五个人受伤——又该怎么说?”

喜欢重生也没能摆脱年下的套路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