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永久免费的服务器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马建国,张华,蔡海,文斌这些人,现在都是目前雍平政坛的中坚力量,唐俊和他们也算是多年的战友,应该说不管经历了多少沉浮和风雨,唐俊在做人和做事这一块,还是颇被大家认同的。

马建国在大林山镇的工作干得不是很顺利,但是他回到了黄土坪之后,在这一块他工作了多年的地方,依托黄土坪现在比较好的旅游和茶叶两大支柱,他的工作还是干得十分出色的。

所以官场之上,一个人从走霉运到春风得意,这个转变的速度也蛮快的,同样是大林山工作的干部,马建国现在混得不错,刘振华现在在县ZF办公室,却被方一波压得死死的,短时间内要翻身恐怕没有可能。

这一次黄土坪进城干部很多,其中唐俊就看到了江小波,这个早就传言要调整进步的江小波,现在还在黄土坪干人大主席。

此时此刻江小波见到唐俊,内心的复杂不能用言语表达,对他来说从人大主席到乡长这一步的跨越似乎如同天堑一般困难。

要知道他在几年以前的目标就是担任乡长,但是现在他已经在人大主席的位子上干了三年多了,每一次干部调整,他似乎都有机会,但是每一次他都“意外”的失利了。

不得不说这堪称是造化弄人,同时也说明在雍平政坛,关键岗位的竞争其实相当的激烈。江小波自身条件不错,个人能力也还行,关键是组织部长汤坤又是他之前的上司,双方的关系非常紧密。

在这样的情况下,江小波要完成这一步的跨越都如此的艰难,这就是官场,有时候人和人之间,其实真的不能比呢!

今天唐俊请客,马建国,张华,文斌,蔡海这些人都是唐俊请的客人,酒桌上大家推杯换盏,气氛很融洽,刘道军道:

“今天这么多领导聚齐了,晚上我们安排一下可以嘛?晚上我安排,夜宴歌舞厅订个大包,好不好?”

酒喝半酣的张华当然说好,对今天这个安排张华对唐俊是比较感激的!因为现在大林山镇的旅游需要黄土坪给他们提供支持,但是这种合作该怎么加大力度,关键是在合作中大林山镇怎么才能有利可图,目前还有一段距离要走。

应该说作为官员,张华肯定是合格的,但是要具体抓旅游经营,在很多时候他还拉不下面子来,有些要求人的地方他工作做得很不到位。

像今天这样的机会,刚好他能够和黄土坪的书记以及乡长当面互动,有些平常不好说的话今天可以说,所以他很支持。

但是唐俊今天不行啊,晚上司楠要回来,他能陪着一群大老爷们去歌舞厅唱歌?

唐俊这一对小夫妻聚少离多,好不容易今天媳妇回来,他肯定不答应。

本来唐俊不去也没有什么,但是问题尴尬就在这里,唐俊就好似马建国和张华之间的粘合剂一般,有唐俊在,他们两人似乎就能往一块凑没有问题。

但是一旦没有了唐俊,马建国和张华就都觉得别扭,本来马建国和张华以前是铁关系,那个时候马建国干黄土坪乡的乡长,张华是常务副乡长,张华完全是唯马建国马首是瞻的。

可惜后面两人之间发生了太多的故事,有太多的误会和矛盾,一顿甚至彻底翻脸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就像镜子一样,一面镜子被打破了,再要重新修复也不可能完好如初。

所以这个时候唐俊是比较为难的,他只能先把众人送到歌舞厅,稍微预热之后就准备撤退。

从歌舞厅出来,外面一阵凉风让唐俊清醒了很多,今天是周末,想到明天后天能够休息,他就觉得满满的幸福。

唐俊自从去新月镇担任镇长之后,他的工作就特别的繁忙,有时候周末都需要加班或者出差!新月镇十六个行政村,唐俊每个村甚至每个组都到过,没有办法啊,

google永久免费的服务器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基层工作就是比的一个勤奋和耐心。

唐俊在黄土坪干基层工作靠什么成功,靠的就是多走访,多倾听老百姓的声音,多替老百姓办实事。现在新月镇的群众基础非常的差,尤其是十方村还有大严宕村这两个村,主要是因为这两个村牵扯到了拆迁多。

大严宕那边,北山水泥集团入驻,牵扯到几百户老百姓的拆迁问题,十方村这边,年年都有拆迁,年年都有纠纷。

应该说以前新月镇的各界党委班子在办事上面还是不可靠,对老百姓不真诚,执行政策方面也不彻底,经常会出现一些不按政策办的情况。

新月镇的老百姓离县城近,他们接受消息的渠道多,这也造成了他们有些人专门研究国家的政策,这一来,干群矛盾肯定会激化。

另外,干部对群众工作的方法和态度也存在问题,有些干部自诩高人一等,对群众不亲和,喜欢耍官腔。

有些干部干群众工作不讲方法,一位的就只知道简单粗暴,要么无理由的强硬,要么没有底线的妥协,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几次之后,ZF在人民群众还有什么威信可言呢?

唐俊想着新月镇的人和事,只觉得很多事情交织在一起,千头万绪!相比而言,唐俊现在专门抓柑橘,相对来说还比较轻松……

唐俊回到家里,到楼下的时候看到中央公园自己家里的灯亮着,然后在楼下看到了司楠的车,他心中觉得很温馨,精神一下就很放松了。

“叮叮!”

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

他一看来电是吴双辉,他愣了一下,接听:“老吴,这个时候打电话有什么事儿吗?”

“不好了,镇长!大严宕出事了,老百姓闹事打了群架,这会儿全乱了……”

“什么啊?什么时候的事情?”

“应该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前!我也刚刚接到方主席的电话,今天他在那边值班镇守呢!估计是事态控制不住了,紧急求援了……”

唐俊酒一瞬间醒了一多半,他下意识的知道大严宕肯定出事儿了,不是一般的事儿,可能是群体事件。

妮玛……这他妈的算什么事儿?

“你在哪里?这样,马上找个车,你我会合之后立马去大严宕!”唐俊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当机立断的决策。

这个周末刚好陈希全不在家,他的女儿生病,需要动个小手术,夫妻两人都去了省城了。他走的时候交代了唐俊,说大严宕和十方村这两个地方不出问题,新月镇就不会有什么大事儿。

唐俊听了陈希全的这话,他还专门去了十方村和大严宕,和两个村的干部都见了面,当时两个村都表示一切正常,绝对不会有什么事情,怎么现在忽然就出事了呢?

唐俊等车的功夫,第一个电话打给了黄成中,黄成中接到电话立马道:

“镇长,大严宕的事儿我刚刚听说,好像是唐麻子带的头,说是村里贪了老百姓的拆迁款,现在村里闹,事情闹到方主席那边讨公道,估计也是沟通不畅,结果酿出了大事……”

“我不听什么唐麻子还是张麻子,这样,你十方村立刻给我准备全部顶上,所有的村干部和积极分子都要赶过去!

你跟徐远红打电话,问一下情况!有一条,无论如何不能伤人,如果出现了伤亡,这件事的性质就会彻底改变!”

大严宕的村支部书记是徐远红,这个人也是一个老油子,和黄成中如出一辙的。本来出了这样的事情,按照常规唐俊应该直接给徐远红打电话。

但是他没有选择,而是先给黄成中,主要还是考虑黄成中一直在唐俊的控制之下,唐俊有十足的把握黄成中不敢跟他调皮,更不敢撒谎。

而徐远红那边就不一定了,徐远红利用拆迁在大严宕坑人不是第一次发生,又时候他会把乡镇的政策和村里的政策合二为一,把一部分钱截留了,然后算在乡镇的头上。

这一次陈希全提出要整顿村一级班子,徐远红应该是属于要清除出村一级班子中的人。所以其实大严宕徐远红反而是不可靠的一环。

吴双辉叫了车过来,他坐

google永久免费的服务器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在副驾驶,唐俊上车之后吴双辉问:

“镇长,这件事我还没有跟陈书记汇报……”

吴双辉问这个话,意思就是要唐俊拿主意,这件事是不是要汇报给陈希全,毕竟拆迁工作是陈希全亲自抓的工作。

唐俊一直都抓柑橘工作,对拆迁这一套不熟悉,这个时候出了事儿再赶鸭子上架万一捅了大篓子,那唐俊岂不是冤枉得很?

唐俊当然明白吴双辉的意思,不过这个时候他没有太多功夫去考虑个人荣辱问题了,事情爆发了,陈希全人在省城,远水救不了近火,这个时候给陈希全打电话不仅解决不了问题,可能还会耽误他家女儿的正常手术。

“先到现场看一下,了解了情况再做决定!”唐俊道,“小孙,开车从十方村走!” 

喜欢阳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