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 哪个浏览器可以看禁止访问的网站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这一下马三爷算长了见识,他的对手是个一无所有的家伙。

这就是传说中的要钱没一分,要命有一条的光棍汉。

面对这个家伙,马三爷是老牛啃南瓜,无处下嘴。

僵持了片刻。

“既然把你抬到了半山腰,你付一半钱好了。”歪瓜说。

“你想得倒美,这么高的山,这么陡的路,你让我咋走上去。

要不然,你俩还把我抬到山脚下,我重新找人把我抬上来好了。”

针尖尖碰上了麦芒芒。

还是二货大度,“这大胖子太抠,抠的屙出个豆粒粒也要捡来吃。”

正在这当儿。有个老汉赶着毛驴车。走了上来。

马三爷连忙招了招手,“老汉,捎我一程。我给你钱。”

老汉连忙点了点头,马三爷就急忙地跳上了毛驴车,还不忘对两个人说了一句,

“你们真是个信逑。”

老汉一甩鞭子,“啪”地一声脆响,那小毛驴儿便迈开了四蹄,得儿得儿地朝前飞奔。

留下了一脸懵逼的二货和歪瓜,两人你望我,我望你,一时说不出话来。

“到手的鸭子飞了,而且是煮熟了一半。”二货悻悻地说。

“飞了又有什么办法?这家伙不是好鸟。既然走到了这儿,我要上山去串亲戚去。”歪瓜说。

两人又猛然高兴起来,他们看到了马三爷遗忘的桔子。

二货挺仗义,“哥哇,既然你走亲戚,这袋桔子你拿着当礼物好了,我只要两个,解解馋。”

就这样,二货扛着抬杆朝山下走,歪瓜拿着桔子朝山上走去。

……………

马三爷坐在毛驴车上,这确实比抬杆快得多,只是板车太硬,烙屁股。

马三爷叹息了一声,“要是有个褥子垫屁股就好了。”

“垫什么屁股,我这是拉大粪的专用车,我这毛驴车啊,从来没拉过什么好东西。

不是稻草,就是大粪,都是垃圾,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唉,对了,你去哪个村?”老汉问马三爷。

“旮旯村。”马三爷说。

“看你这身打扮,你是有身份的人,你去旮旯村里有什么事?”

“我上兰花花家,我是她公公。”

“哦,

言教授要撞坏了 哪个浏览器可以看禁止访问的网站

你是马大庆的父亲。”

“对呀!你咋知道嘞,你莫不是旮旯村的?”马三爷试探着问。

“我是兰花花的大伯。”确实,这人是老德顺。

老德顺这话一出口,马三爷十分高兴,连忙拍了拍老汉的肩膀,

“啊,原来是亲家,大水淹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

马三爷摸索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盒香烟,抽出了一支过滤嘴儿,递给老德顺。

老德顺摆了摆手,“你自己抽吧,这玩意儿我抽不惯,没劲。”

“既然是亲戚,那这车费……。”马三爷盯着老德顺,笑眯眯地问。

“免了。”老德顺大方地一挥手。

“还是山里人实在,山脚脚下的人就不行。”马三爷感慨地说。

毛驴车虽然快,但还是没有刘居委先到。

抬杆走的是小路,毛驴车走的是大路,多绕了一个圈子。

兰花花正上着课,就见刘居委在教室前晃来晃去。

这弄得兰花花有点心慌意乱,她以为婆婆家有什么急事。

下了课,刚走出教室门,兰花花就被婆婆扶住了,

“哎呀!花花,这么笨重的身体,还上什么课。

当心别累着了,你一定要注意保养啊,我孙子要紧。”

“没事,妈,才三个月,还沒出身呢?”

两人说着刚转过屋角,被宋小美看到了,

“兰老师,你婆婆来了,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

“路太远,带东西不方便。这不,我给她带钱来了,想吃什么就买什么。”

刘居委说着,掏出了一叠钞票,硬塞进了兰花花的手里。

“哟,兰老师,你婆婆这么大方。怪不得是老板的夫人,你安心招待她吧,这节课我替你上。”

回到了篱笆院,刘居委洗了把脸,就坐在水井边的大青石上,教起了兰花花怎样保胎,营养什么搭配,还说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营养品。

两人刚说了一会儿话,老德顺的毛驴车到了。

马三爷下了毛驴车,向老德顺道了谢,还未走进院子,兰花花见老公爹来了,连忙去屋里沏茶。

“你买的桔子呢?”刘居委问。

马三爷这

言教授要撞坏了 哪个浏览器可以看禁止访问的网站

才想起来,他急着上老德顺毛驴车,把桔子忘在了抬杆上。

“这下可便宜了那两个傻逑。”马三爷狠狠地骂了一句。

“人家抬杆那么辛苦,也要工钱呀,那点桔子就当工钱好了。”

刘居委连忙安慰丈夫。

兰花花端来了菊花茶,但马三爷没有喝,太烫。

马三爷钻进了水井边的菜地里,不一会儿,就从黄瓜架上摘下来了五六根黄瓜,泡在水盆里。

“还是山里的黄瓜好哇,原生态,没有打过农药。吃起来倍儿爽。”

马三爷一边咔嚓咔嚓地嚼着黄瓜,一边感叹着。

“这儿真安静啊!”刘居委也连连附合。

也确实是这样。

地里该种的种了,该收的收了,该出门的也走了,剩下的基本上是老弱病残和光棍汉了。

他们不是坐在树荫下唠嗑,就是聚在一堆儿打扑克牌。

大丑不喜欢唠嗑,东家长西家短的,说话的少,学话的多,容易引起矛盾。

大丑也不喜欢打扑克,不是他有觉悟,而是大丑觉的甩那纸牌儿,累的膀子疼,虽说赢点小钱吧,自己又于心不忍。

这点小钱可是村民们用汗水拼出来的,赢了吧,于心不忍。

输了吧,自己的血汗钱又进了别人的腰包,当然要憋一肚子气。

所以,大丑就选择了在村里村外溜达。

他从村里溜达到了茅草洼,又溜达到了芦苇荡,走到小学堂前,他感到口渴了,见兰花花家的篱笆院开了门,就想讨杯开口喝。

进了院里,大丑看见马三爷正在啃黄瓜。

在兰花花的婚礼上,大丑见过马三爷,知道他是个人物,天堂市最大的汽水厂老板。

大丑最喜欢和成功人士交流,听取他们的创业经验。

当场,大丑口也不渴了,连忙上去问话,

“马老板,哪阵大风把你老人家刮来了。”

“唔,你是……。”

马三爷看着大丑,脚下旧皮鞋,练武术穿的灯笼裤,上身却是一件熨的笔挺的西服,内衣是破衬衫儿,肚皮上还烂了个大洞,露出黝黑的肚皮。

马三爷实在搞不清,面前这个人什么来路。

“他啊!是俺村的村首。”兰花花连忙介绍。

“马老板,你忘了吗,在兰花花的婚礼上,我还喝了你两瓶汽水呢。

我和兰花花是一辈的,都是兰字辈,我该叫你个叔呢。”

大丑一声叔,一下子拉近了和马三爷的距离。

喜欢山里有女初长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