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小痍子3免费观看 奇妙的美发沙龙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宋青山听到这话,气得发抖:“韩路,你一个干部还要跟我约架,成何体统?当谁虚你似的,我可是花脸铜锤出身,说打架还没输过。”

韩路挽着衬衣袖子,道,切磋武艺切磋一下,武林高手来一比高下。

小韩的混不吝让宋青山很无语,也很无奈,他出奇地没有跟韩路杠,反一脸愁容地说:“算了,不跟你闹,真出大事了。”

“多大的事?”

“大破天了。”

宋青山接过韩路递过来的烟,却不点,只捏手上,半天才郁闷地说:“韩路,你没事招惹侯世容做什么?”

韩路这人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老宋这人虽然恶劣,但有时候直来直却暴脾气还是对很对他胃口。

闻言,不屑道:“候世容就一个老不正经,能翻出多大浪花?”

“他是不是找你谈过单位扣他工资的事情?”

“是啊,怎么了?”

宋青山说:“你就一办公室主任,这事归你管吗?他应该找负责人事的副主任,找我这个常务,甚至找杨光。他前一段时间请的假实在太多,我和杨主任正琢磨着让他办个长假的手续,方便走穴。至于工资,肯定是不发的,这可以慢慢做思想工作,未必就说不好。你怎么一口把人堵死了,还说人家业务能力差,尸位素餐,出去走穴都没人要,迟早饿死。”

韩路瞠目结舌:“是是是,我是劝过他回来上班的,可没说过这么难听的话,我是这样的人吗?”

宋青山:“你就是这样的人,你损起人来那是真损。韩路,你身体不好,夫妻感情出了问题,家庭处于破裂的边沿。是是是,你们才结婚不到半月,真正在一起的日子只有两晚上,我能理解,但这不是你把情绪带到工作中的理由。”

“你还来?”韩路大怒:“谁他妈造的谣,弄不死他!好好好,我承认我是有情绪总行了吧,宋副主任,你说正事好不好?”

宋青山:“侯世容把我们告了。”

“告了,为什么?”

宋青山说,渣男兄那天被韩路戳了心窝子,感情上接受不了,退一步越想越气。下来后就整理了材料,把市文化艺术中心吃空饷的事情捅了上去。把杨光、宋青山等单位领导告了,韩路做为出主意和实施者自然榜上有名。

韩路又问:“材料递哪里去了?”

宋青山回答说渣男兄也不懂,认为事业单位的工资是由人社局工资科的人负责,就跑那边去告状,那边就把信息反馈过来,让中心给个交代。

韩路擦汗说,好险,幸好材料交给了人社,如果交给12345,督察办甚至宣传部,事儿就闹大了。老宋,你别气,我先去人社问问。

刚出门,就看到忧心忡忡的杨光,韩路当即保证,主任你放心,我绝对搞定此事,不然你拿我是问。

人社那边他可是老熟人了,先去见了工资科的秦文学,秦文学又带他去见周局。

周局以前是副职,刚扶正,他是个很开明的人。说,我晓得你们中心的困难,但人把材料递上来,就得走流程。

韩路大惊,别走啊!

周局建议,你还是去做做申述人的思想工作,能够调解最好不过。

他话中的意思很明确,只要韩路说服侯世容,让渣男兄把材料撤回去,这事就算是了结了。

但渣男兄是那么好对付的吗?

韩路在来的路上也想过自己那天在湖山剧院说的话在无意中伤了侯世容的心,这个矮桩怕是不好下,人家也不会接受。

果然,韩路下来给侯世容打电话的时候,电话竟然不通,显然是被拉黑。

说起渣男兄,这里还有一件事。

中心大厦的修建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

因为大厦建成后会变成一家大酒店,所以还要建附属建筑,就推了文化中心的几栋宿舍楼。

以往文化中心别的不多就是房子多,大家随便住。因此,即便是韩路这种刚分配到单位的人也能占个两室一厅,每月只用出二十块钱租金,水电自理。

房子是单位的,又没有租赁合同,让你搬就得搬。所以,刚开始的是,被需要搬走的人虽然心中不愿意,但在杨光的思想工作下,还是同意了。

杨主任人的人格魅力还是很管用的。

反正明年就能住上新房,而且中心也答应那些搬家的人每人每月解决两百块住房基金。

韩路和陶桃的宿舍楼没被拆,但渣男兄比较不幸,房屋被清退。至于两百块基金,还不够老三半盒牛奶,也没有什么意义。

韩路前段时间忙着结婚也不知道侯世容搬去哪里,就抱着保温杯去财务室找常月华这个八卦天后打听渣男兄住址,既然电话不通,直接上门去堵。

常月华却不在,只王红英一个人。

看到师父,王红英很开心。接过他手中的杯子,见里面的枸杞已经泡得淡了,就随手泼掉,换上菊花。

韩路自嘲:“总算遇到个正常人请我喝一杯正常的茶水,这几天,别人只请我喝枸杞红枣。”

别看王红英平时懦弱的样子,其实人也八卦,听到韩路问,就说她知道侯世容的住址,现在就写给师父您。

然后又忧虑地看着韩路:“师父,有一件事我不知道是真是假。”

韩路:“管他真假,说出来大家参详。”

王红英:“我听到一个小道消息,师父你要升官了。”

韩路不以为然:“升官,升什么,副主任吗?我资历不够,能力不足,这定然是谣言。”

王红英:“不是副主任,是工会主席。”

韩路还是不以为然:“当工会主席啊,让我干我就干呗。”

在这种单位,工会主席其实就是个摆设,不外乎组织大伙儿出去玩玩,打打牌拍拍照,平时就是个透明的存在。中心穷得厉害,所有活动一概都无。

就算他去兼了工会,唯一的权力就是可以在活动的时候使使锁保险柜里的那台单反相机,给大家立此存照片。

王红英:“师父,你以后就是党组成员了,等着走流程。”

韩路这才认真起来,问,是真的吗?

他现在是办公室主任,事业编副科,听起来好象不错,其实就是个普通部门小头头,和常月华也没什么区别。

如果是党组成员,那就是真正的领导了。

虽然韩路对在文化中心不太看得上,但这也是大家对他工作的认可,心中是十万个乐意的。

王红英见韩路高兴,她也高兴,又小声提醒:“师父,你还是尽快和陶桃住一起吧?”

“住一起?”这事太尴尬,韩路以为王红英要说自己ED。

这事他还是真是百口莫辩,说多了反越描越黑。

王红英:“师父你做党组成员,组织肯定要考察。已经有人在说你才结婚一晚上两口子就分居,还说在外面和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个人生活极度不检点。你还是得和陶桃生活在一起,哪怕是装也得装出家幸福装出一个有责任心男人的样子。”

韩路气坏了,心道:我都被人谣传ED,还能跟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这不符合物理学原理吧!女性,哪里里有女性……还真有,我们单位不就是典型的阴盛阳衰吗?

他骑车去找侯世容,刚踩上脚踏板,钟小琴看到他,甜腻腻地叫了一声:“韩主席,要出门啊,捎我一段,人家脚走得好累。”

小道消息就是长了翅膀的,财会室的几位妇女知道,全中心的人也就都晓得了。

这钟小琴不就是多名女性?

韩路大惊,脚下生风,单车踩得都快要起飞。

他一直想着逃离市文化艺术中心这个火坑,对于做不做领导真不太在意。但他是个爱面子的,做党组成员这事估计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如果最后成不了,那就不好意思见人了。再说,这也算是对自己进单位的努力工作的一种肯定,挺有成就感的,这事必须拿下。

渣男兄住在市中区老市委那边一个叫得天独厚的公寓。

有点远,骑车花了半小时。

本以为这《得天独厚》公寓名字取得这么霸气,却不想到地头一看,却叫人大呼“真是糟糕出天际,这也是人住的地方?”

这里是老城区,道路狭窄,房屋老旧。一的片房屋依山而建,倒有点山城鲤鱼池江北老城的味道。

韩路推着车转过两条暗的巷道,眼前一亮,鼻端传来浓重的臭气。原来,前边竟然有人开出一片荒地,种起了玉米红薯,有一个老头挑着粪担子将黄白之物泼得满天满地。

年轻的小痍子3免费观看 奇妙的美发沙龙

得天独厚公寓就是农田那边,被污水和苍蝇围得如铁桶一般。

楼房是居民自建房,有六层十来个房间,却住进去五十来人——没错,这里就是单身公寓,城市无房青年和进城务工人员的落脚点。

渣男兄有点惨烈,和四条光膀子带护心毛的壮汉合租。

天气热,几个室友正在客厅边抠脚边打牌边抽烟变放屁,人味冲天,相比之下,韩路倒觉得外面的农田要清新点,至少纯天然绿色无污染。

喜欢中心主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