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系列38部分阅读 没有男人的村子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在别墅外的那棵巨大的梧桐树下,周冬忍踉跄着抓住时晴的手腕。

他实在太狼狈了,明明穿着华服,却满脸落魄,话语里的恐惧害怕汹涌而来:“时晴,时晴,求求你,别走,求求你……”

时晴的眼里却没有一丝温度,她转身看他时就像看路边的野狗,在他溃烂的伤口中再添新痕,“周冬忍,你猜一猜,当我躲在松树后听到你的那些话,是什么感受?”

周冬忍握住她的手颤抖得愈加厉害,几乎握不稳,却又执着地扣住她,那些一直在折磨着他的噩梦在此刻成真,他的报应来了。

“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于过往的错他无话可说,只能一遍又一遍道歉和乞求原谅:“你想要怎么样都可以,但是你不能不要我,时晴,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好不好?”

“我想怎么样都可以?”时晴用极尽刻薄的语气道:“那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周冬忍的眼泪夺眶而出,眼前的时晴陌生到可怕,曾经那拥有满含羞涩爱意眼神的时晴被他亲手毁了,现在这个浑身冷漠和刺的时晴,不会再对他笑,不会再亲吻他,不会再相信他是真的爱她。

脑海里有个声音不停提醒着他,你把事情搞砸了,你伤害了你最爱的人,你罪无可恕,你死有余辜。

阳光在时晴佩戴的戒指上折射出一道刺眼的光,周冬忍像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握住她的手,疯狂神经质一般地说:“你答应我的求婚了,你答应我了,时晴,我不能没有你,我会死的,我们一起离开好不好,你想去哪里?北美、欧洲?你想去哪里都好,我们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们重新开始,我们……”

时晴挣脱周冬忍的手,钻石的棱角把周冬忍的手心划出一道长长的伤口,鲜红的血冒了出来,浸染了整枚戒指,可两个人都对这伤口视若无睹。

时晴把手举起,当着他的面一点点摘下戒指,“你不说我都忘了。你耍过我一次,我现在也耍你一次,周冬忍,我们扯平了,还给你。”

“我不要,我不要……”周冬忍的手攥得死紧,拼命推拒那枚戒指,仿佛它是什么洪水猛兽。

他苦苦哀求,把自己的位置放在时晴脚底,“我不要戒指,我不要扯平,时晴,你不能,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在我这么爱你之后又抛弃我,求你,求你,原谅我一次,就一次,求你。”

可那枚戒指被时晴轻飘飘丢在地上,发出一声低响,她说:“我们两不相欠了,周冬忍。”

周冬忍跪下来,用颤抖的手想要去捡起戒指,可还没等他捡起来,时晴就欲转身离开,周冬忍一下子抓住时晴的裤子,手指用力到发白。

他已经卑微到尘埃里,不介意再落魄一分,他急促地恳求:“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时晴俯视着他,把心里的剧痛掩藏得滴水不漏,如今的她已足够凄惨,绝不可以再有半点心软,“晚了,我们之间,彻底完了。”

现下并不是南城最冷的月份,却已有人穿上厚厚的冬装,时晴寻常是最怕冷的一个,今天却毫无感觉。

她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走出这片别墅区的,等她的双眼有了焦距,她整个人已经走到小区外了,麻木而毫无精神地望了望天,只感觉到一阵浓重的疲惫,压得她再一步都要走不下去了。

揭穿事实后的轻松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如约而至,她低垂下头,除了累、空乏之外,再无半点多余的感受,甚至连伤感都快没有位置。

费尽力气从手袋里把手机掏出来,拨通一个她此刻唯一能够联系的电话。

“烟烟,你来接我好不好?”她低哑轻叹。

电话那头的呼吸压抑而沉重,花语烟说:“你抬头看。”

时晴下意识往前望去,花语烟不知道在小区门口站了多久,长发被风吹得乱成一团,食指和中指间夹了一根烟,冲她招了招手,简直像是八十年代港片里的冷艳女星,唯一一个随时预备拯救她的人。

幸好,时晴的眼眶一热,幸好她还没有完全被抛弃。

花语烟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来,脸色差得不行,她把脖子上的围巾解下一圈圈绕到时晴脖子上,把她围得紧紧的,又把烟塞到她嘴里,“抽完。”

时晴狠狠吸了一口,让烟过了肺再吐出来,几次过来,竟然真的轻松了些,好歹眼神不是死寂空旷得吓人。

时晴看着花语烟的脸,泪花又要冒出来,赶紧憋

交换系列38部分阅读 没有男人的村子

了回去,鼻音极

交换系列38部分阅读 没有男人的村子

重地问:“你怎么来了?”

花语烟一脸认真地说:“我琢磨着,如果你今天没忍住杀人放火了,我好歹能帮你收拾收拾现场。”

这么严肃的气氛下,时晴竟然有种想笑的冲动,她确实也没忍住笑出了声,可笑着笑着眼泪就情不自禁流了下来,直到最后嚎啕大哭。

她扑在花语烟怀里,哭得像个小孩子,浑身止不住地抽搐,双手揪着花语烟的衣角,断断续续哭诉着:“怎么办啊烟烟?我爸爸……真的……真的不要我了,怎么办啊?”

花语烟紧紧抱着她,哽咽着哄:“没关系,咱不稀罕,以后我爸就是你爸,我把我爸送你。”

时晴又哭又笑,“真……真的吗?”

花语烟认真道:“真的。”

时晴哭了一会儿才缓过来,呢喃着说了什么,声音太小,可花语烟还是听清楚了。

她说:“姚芷娴也不要我,她只在乎周冬忍,我是一个不被父母期待的孩子。”

花语烟把时晴接回了她们的公寓,时晴的房间她已经提前收拾好了,被子都晒过一遍,软乎乎、暖烘烘地铺好在床上,空调在来之前就开着,房间里有股安定人心的沉木香味。

时晴被花语烟按在被窝里躺下,看着花语烟为自己细心掖好被角,再把空调调到合适的温度,坐下来揉了揉她的脸。

喜欢送你冬日一晴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