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深一点老师今晚随你怎么弄 5g视频网欢迎您的大驾光临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午后,唐子谦应纸上之约来到李穆房中。

行礼之后,悠然自得地等着太子殿下主动交代。

不料,太子殿下一开口,却没有提他心里这件事——

“镇州来的消息,燕国公府或有内贼!”

唐子谦目光骤缩:“谁给的消息?”

“赵景。”

唐子谦面色一冷:“赵景果然在常山王府!”随即冷笑,“赵景说我燕国公府有内贼,殿下以为呢?”

李穆神色淡淡:“赵景知道孤在燕国公府。”

唐子谦一时没说话。

赵景知道太子在燕国公府——他如何知道?除了他,还有谁知道?

光这一条,确实足以令人投鼠忌器。

“昨日劫持唐大小姐的是常山郡王世子李行远,镇州的消息也是他带来的。”李穆眼也不眨地将李行远卖了。

本来也没打算替李行远隐瞒,只是觉得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并不值得昨夜连夜告知唐子谦。

没想到一大早居然被告了一状。

其实唐子谦不告他的状,这个时间他也会找唐子谦说这一番话。

唐子谦此时也顾不上私怨了。

这件事,或者李行远说谎,或者赵景说谎。

常山王府在太子殿下眼里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李行远没必要为赵景说这个谎;

至于赵景——

如果燕国公府真有内贼,倒是能解释赵景知道太子行踪的问题……

可是他还是不太相信自己府里有内贼。

知道李穆身份的那几个都是绝对信得过的。

要是这几个都有问题,他和父亲拼了命也要保护的人岂不是一直处在危险之中?

一想到这种可能,他便忍得目光发颤,紧绷着嗓音问:“殿下在燕国公府时日不短,有没有发现可疑之人?”

李穆摇头:“若有发现,也不会等李行远来提醒,”目光微闪,深深看着唐子谦,“孤在燕国公府来往最多的,都是明月楼的人——”

……

唐子谦迈进院门,一眼就看到东窗下,身形纤瘦的小少年正趴在书案前凝神习字。

小白常夸耀她挑出来的这两名小少年都勤奋好学。

太子殿下勤奋好学没什么稀奇,可这位呢?

刚到他这里时,这孩子还有些畏缩,习惯之后,便知道自己找机会看书写字,好像努力努力就能考状元似的。

这么知上进……

唐子谦站在院中,负手身后,眸色沉沉地看着。

阿元很快有所察觉,抬头一看,忙收了纸笔,抱着他的佩刀从屋里走出。

走到他面前,喊了一声“大公子”,恭顺地站着听候吩咐。

唐子谦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问:“你为什么要进燕国公府?”明月楼中,除了太子,就只有阿元一个是外来的。

阿元

吧深一点老师今晚随你怎么弄 5g视频网欢迎您的大驾光临

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实在是,这问题已经问过了,他便还是跟上次一样回答:“阿母病故身葬后,进京谋生,碰巧遇上燕国公府采买,便进来了——”说罢,停顿片刻,又道,“奴入府半年就到了二小姐身边,二小姐待奴恩重如山,奴的的确确没有异心。”

唐子谦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从阿元怀里拿走佩刀。

看了他一眼,伸出另一只手,按在他头顶。

这一按,是用了力的。

阿元瞬间面色苍白,几乎没站住。

“那你可要听话,乖乖待着,别乱跑。”唐子谦温柔含笑地说。

收了手后,转身朝外走,至门口停步,淡淡道:“看着他,不许离开半步。”

……

身边少个下人,一般是不会有人留意的。

但唐二小姐例外。

“阿元呢?”唐小白很快就发现唐子谦身边少了人,往他身后张望了下,还是没看到,“阿元今天不去吗?”

今天是早就计划好了去爬山,阿元作为唐子谦的近侍,平时出入都是跟随的。

“他身子不适,我就让他别出来了。”唐子谦随便编了个理由。

唐小白没觉得怎么,倒是大小姐听了不太满意:“他一个下人,倒是比主人还娇气,”还瞪了唐小白一眼,“都是你教出来的,一个比一个不听使唤!”又一个眼神,把李穆也带上了。

“没有啊!都挺好使唤的!”唐小白立即护上了。

尤其她家小祖宗,自学十项全能,根本不用使唤就把自己安排得明明白白,还长得那么好看,带出去可有面子了!

唐子谦好笑地看了一眼垂手侍立于唐小白坐骑旁、“很好使唤”的太子殿下,拉上唐小白:“好了,走吧!”

说着,亲自扶了她上马,末了看一眼若有不悦的李穆,心中一乐。

还被使唤上瘾了是不?

……

今天要爬的山峰位于太和宫西北面,山上遍布寺观,有完整的进香山道,沿途树木苍翠,走起来并不困难,算是郊游级别。

山不算高,但到山顶卧佛寺时,也已经快中午了。

“先在寺里休息下,还有一刻钟斋食就准备好了。”唐子谦道。

唐小白抬头眯眼往上看:“还没到山顶啊!”

说是山顶,其实还有一小截往上的路在寺庙的一侧,上面有一个小小的平台,上去似乎可以鸟瞰整座寺庙。

唐小白跃跃欲试。

唐子谦也看了一眼,笑道:“行,那我们上去看看!”

说是小平台,可也能容纳二十多人。

站在上面,往东南可以俯瞰卧佛寺,往西北,则是一段悬崖,远眺可见巍峨行宫。

“太和宫西面那个,就是太子别宫。”唐子谦指了指,瞥了李穆一眼。

李穆正凝神细看。

最多再过一个半月,“太子”就会病故于那座别宫。

吧深一点老师今晚随你怎么弄 5g视频网欢迎您的大驾光临

皇帝和晋王会来看他最后一眼,确认死的是他。

等他们离开后,他会从别宫北面出来,沿山道一路往东北,马不停蹄离开终南山。

他的目光随着撤离的路线逐渐放远,远到已被山岭遮挡——

“快进来点!那边危险!”李穆突然被用力拉了一下,远离山崖边。

一转头,便见到小姑娘紧张的神色。

李穆蓦地一怔。

先前答应过唐子谦,离开前会找个合适的理由,解释“阿宵”的离开。

可他竟然至今还没想好理由。

要怎么说,才会令她安心等他一年,既不会伤心难过,也不会忘了他,更不会重新找个人替代他……

正想着,突然,上山入口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仆从探过回禀:“大公子,是晋王殿下!”

李穆心中一紧,抬头望去时,已见晋王李枢的身影自石阶处转出,眼睛也极其自然地穿过人群,直直朝这边看过来——

喜欢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