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热色 小云和小喜交换第二章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粗鄙的武夫........九尾狐表情微嗔,千娇百媚的斜他一眼。

许七安还是吃了“没文化”的亏,这些玄而又玄的理论、哲学,他半点都不懂,上辈子的九年义务教育里也没这方面课程。

因此在这些方面,他确实是当之无愧的粗鄙武夫。

“太上忘情既为天,厚德载物既为地。”

九尾天狐给出言简意赅的回答。

很聪明嘛,巧妙的用天宗的心法来概括“天”,许七安暗暗点头。

“那是你们现在看到的天地,其实,天地规则一直在变,就如人世间沧海桑田,每隔一千年,便是一番新气象。”监正感慨道:

“这时候,就需要一壶酒了。”

“你又喝不了。”许七安没好气的怼了回去。

监正闻言,就一脸失望。

许七安转而对身边银发狐耳的妖娆美人说:

“但我们可以喝。”

当下从地书碎片里取出一坛酒,和九尾天狐你一口我一口的分起来。

监正脸上的失望顿时变成了愤怒。

他叹了口气,不去看狗男女,目光望向远方,缓缓道:

“天地初开,蒙昧荒芜,除了高远辽阔的天空,荒凉死寂的大地,九州什么都没有。大概是实在太荒凉了吧,数不尽的岁月之后,第一尊神魔诞生了。

“接着,越来越多的神魔被孕育出来,生命由此出现。每一尊神魔都拥有可怕的伟力,执掌着天地间某一领域的力量。

“这种力量的本源,就是你们常说的灵蕴。

“这片天地似乎也找到了“自己”的未来,开始诞生生灵,于是,越来越多的种族出现。

“但如果熟悉古史的话,你们就会知道,远古时代的人族和妖族,是不具备任何神异的。。他们无法修炼,只能通过窥探神魔灵蕴的方式,从神魔中窃取到一些微末的力量。

“或者,以献祭女性的方式,与神魔繁衍,诞生下拥有部分灵蕴的后代。”

“无法修炼?”许七安敏锐的捕捉到监正言语里的不同寻常。

远古时代的人妖两族,通过学习、模仿神魔灵蕴形成的纹路来掌控超自然力量,这一点他很早之前就有所了解。

但那是因为人、妖两族属于晚辈,没有摸索出属于自身的修行方式,所以只能学习、模仿神魔。

直到后来,才慢慢摸索出修行体系,比如最初的“武”和“道”,以及后来的“佛”、“巫”、“儒”、“术”。

但监正说的是——无法修行!

而不是“不会修行”。

九尾天狐皱着眉头,她显然也听出了这个问题。

监正扫视两人,问道:

“你们和荒有打过交道,这位远古神魔的实力如何?”

废话.......许七安道:

“很强,强的让人可怕。”

监正又问:

“祂在上古大战中灵蕴受损,不复巅峰,无数年来,呕心沥血的想要修复灵蕴,但直到现在才看到希望。

“难道祂就没想过修行人族的体系,增强自身底蕴?”

没等两人回答,监正自己给出答案:

“因为神魔是无法修行的,祂们生来是什么境界,便是什么境界。”

许七安愣了一下,立刻看向九尾狐,发现她一脸恍然之色。

不由的想起狐狸精曾经与他说过,神魔后裔的修行方式和人妖两族不同。

想通这一点后,许七安结合监正刚才的话,猜测道:

“在那个时代,只有神魔这样天地孕育的生灵,才能掌控超自然伟力。而人族不管采用什么方式,都无法修行,除非模仿神魔?”

监正点点头:

“那个时候,阴阳五行等天地之力,都处在混乱状态,有时候太阳会在天上挂几十年上百年,有时候月亮才是天空中唯一的光源。

“有些地方没有火灵之力,永远点不着火,而有些地方火焰灼烧

热热色 小云和小喜交换第二章

着每一处空间,万古不熄,这就是远古时代。”

难怪其他生灵无法修行,混乱无序的灵力根本无法运用,也就只有天生掌控法则的神魔才能超自然之力,但祂们的力量是与生俱来,生来就固定下来........许七安恍然。

接着,他听见九尾狐低声自语:

“开天辟地后的死寂,到灵力混乱无序的远古,再到如今的阴阳有序,五行分化..........”

监正笑道:

“我们生活的此方天地,不是一蹴而就的,是一步步演化而来。”

“一个生灵从诞生开始,便不可避免的走向衰老;一个王朝从成立开始,同样不可避免的走向灭亡。

“此方天地亦是如此。开天辟地时的荒芜,神魔时代的混乱,以及如今的日月更迭,四季有序,都是演化的结果。

“‘演化’是大道法则,万事万物都要遵循这个法则。

“开天辟地到神魔时代,是当此方天地的第一次演化,可当它向第二阶段演化时..........”

听到这里,许七安和九尾狐相视一眼,意识到真正的重头戏来了。

监正低声道:

“却失败了。”

两人脑海里闪过一串问号,无法理解:

“失败了?”

监正轻轻点头:

“因为天地有缺,并不完整,所以无法从混乱过度到有序。换而言之,这片世界本该在混乱无序的远古时代戛然而止,并一直维持到现在。”

九尾狐蹙眉沉思:

“为什么会这样。”

监正看着两人,问道:

“天地有缺,缺在哪里?”

短暂的停顿了一下,许七安和九尾狐瞳孔收缩,呼吸急促,异口同声:

“神魔?!”

监正颔首:

“没错,神魔是天地孕育而生,执掌着一部分天地法则。所以,此方世界的天道是不完整的,有一部分权柄在神魔手中。想要继续演化,就必须回收灵蕴,补完残缺。

“这就是第一次大劫的部分真相。”

原来这就是神魔终结的原因,难怪幽冥蚕会说,那一天,神魔突然发疯,开始相互残杀,难怪荒修补灵蕴如此困难,因为祂失去的那部分灵蕴,已经归入此方天地..........许七安脑海里念头纷呈。

神魔终结,原来是因为天地回收灵蕴,修补自身...........九尾天狐只觉得念头豁然开朗,困扰依旧的疑惑得到解答。

但随之又涌出更多的疑惑。

她刚想开口询问,便听许七安道:

“部分真相?

“还有,您的意思是,神魔受天地法则影响,神智错乱,自相残杀,死后灵蕴归还天地?”

等许七安问完,九尾狐低声追加一句:

“这和那道光门又有什么关系?”

监正措辞片刻,道:

“你的说法并不准确,天地法则不会有如此主动性的行为,不会有意识的去影响神魔收回灵蕴。神魔自相残杀另有原因,这也是我为什么说回收灵蕴只是部分真相。”

许七安和九尾狐同时屏息,专心聆听。

监正继续说道:

“我说过,演化是大道法则,万事万物都无法避免。天地有缺,难以将演化进行下去,于是,在远古时代末期,出现了一道“门”。

“也就是这道门,让所有神魔疯狂了。”

九尾狐下意识道:

“神魔岛里的那扇门。”

许七安则顺势望向监正横在膝前的太平刀。

这道门象征着什么?为何会让神魔疯狂?他有预感,监正接下来说的东西,恐怕才是最关键的内容。

监正叹息道:

“这道门是天地法则凝聚,它是回收灵蕴的概念所化,灵蕴通过这道门,便可重归天地,补全残缺。可这也意味着,通过这道门,便可以触及这片天地最核心的层面。”

“最核心的层面?!”许七安和九尾狐心脏同时一跳,莫名的有种血液加快,心跳加速的感觉。

监正语气忽地低沉,缓缓道:

“你可以理解为,成为这片天地的主人,成为........天道!”

轰!脑海里仿佛有惊雷炸响,九尾天狐花容失色,似乎无法接受这样的回头,颤抖着声音道:

“这怎么可能........”

监正沉声道:

“神魔是有这种资格的,因为祂们本身就是天地法则所化,更准确的说法,是天地法则诞生出了意识,成为了生命体。

“当“门”降临世间,天地回收灵蕴,限制着神魔的禁锢便打开了,祂们发现自己可以通过掠夺彼此的灵蕴增强自身,可以穿过门,取代没有意识的天地法则,成为天道。

“于是祂们疯狂了,开天辟地以来,最残酷的厮杀由此展开。”

这一瞬间,许七安脑海里闪过无数的灵光,涌现无数的念头,很多细节、线索,都在这一刻串连起来:

难怪神魔死后,可以化身为岛屿,祂们本就是天地的一部分,天地法则补完自身的契机,同样也可以是祂们“补完”自身,取代天地法则的契机。

热热色 小云和小喜交换第二章

我明白了,我明白天蛊部先知留下的预言真正奥义——蛊神苏醒来,世界将化成蛊的世界!

这句话真正的解读是,蛊神将吞噬天地法则,成为天道!

这个世界,就变成了蛊的世界。

难怪佛陀变成了阿兰陀,阿兰陀变成了佛陀,这意味着,祂拥有了和当初神魔一样的特性?拥有了竞逐天道的资格?

原来我早已知晓大劫的真面目,知晓了真相,还真是细思极恐啊..........许七安深吸一口气,道:

“那为什么神魔们都失败了?”

监正说道:

“因为“门”初步的补完了自身,它不再需要灵蕴了,神魔没能在它补完之前推门它,天地演化进入下一个阶段,于是神魔们失去了推开它的资格。

“时至今日,就算荒真的推开了它,也不可能化身为天道。

“至于它有什么用,等太平刀消化了它,你自然就知道。”

许七安再次看向太平刀,而九尾天狐则问道:

“监正,第二次大劫也是争夺天道?”

许七安收回目光,看向监正。

后者轻抚长须,沉默了许久,不知道在想什么,他说道:

“神魔时代终结后,天地演化进入第三阶段,世间渐渐有了秩序,诞生了灵气,人族和妖族顺势崛起。

“第一次大劫虽然已经结束,但它的影响还在,光门的出现,告诉幸存下来的生灵一件事——天道是可以取代的。

“但和神魔时代不同的是,后世之人想要成为天道,只有晋升超品。但晋升超品之后,该如何取代天道?无人得知,直到很多年后,道尊的出现。

“这是一个开天辟地以来,资质能排前三甲的人物。”

不知道道尊巅峰时期,遇上儒圣会怎么样...........许七安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

可惜两位超品没有生存在同一时代。

虽然佛陀是道尊的人宗分身,但显然并不算真正的道尊。

“道尊晋升超品之后,开始摸索取代天道的方法,既然是摸着石头过河,必然要做好失败的准备,但此事凶险,纵使是他,也不敢说一定可以全身而退。

“于是,一气化三清之术便诞生了。”

许七安听到这里,过往的诸多线索霍然贯通,带来战栗般的体验。

他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插话,耐心听着监正说下去。

“道尊参考神魔旧事,悟出一个办法,既然神魔是天地规则所化,所以能取代天道,成为天道,那么人族为何不能效仿神魔,把自己变成天地法则的一部分?”

监正刚说完,九尾天狐喃喃道:

“天宗心法,太上忘情!”

监正点头:

“没错,天宗的太上忘情,天人合一,本就是道尊为了效仿神魔,取代天道而创立的心法。”

九尾狐叹息道:

“但祂失败了。”

监正摇着头道:

“他既成功了,也失败了。

“成功在于,他确实融入了天道,成为了天地法则的一部分,就如当年神魔一般。

“失败在于,天地演化到第三阶段,早已不适用神魔那一套。他如当年的神魔一样,化作了天地法则的一部分。

“太上忘情的路子走不通,道尊转而把目光投向香火神道,这一点你们可以理解吧。”

许七安吐出一口气,语气低沉:

“香火神道炼化山川地脉之力,在自己的地盘里,堪称无敌,不死不灭。道尊认为,只要将九州天地炼化,他就能以这样的方式取代天道。”

就拿监正举例,大奉不死,他便不灭,远古神魔荒都拿他没办法。

那么,如果把整个九州都炼化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不是就成了天道?

这确实是值得尝试的法子。

监正说道:

“他把地宗分身当做材料,炼出了法宝地书,元神成为器灵,为了确保地书诞生时能扛过天劫,他提前布局,创出了地宗心法,修功德增福缘,以此抵消天道反噬。但很可惜,地书虽然炼成,他却被抹去了灵智,成为纯粹的器灵。”

“这条路为何是错的?”九尾狐问道。

监正笑道:

“当初的道尊,大概也是如你这般,没明白为什么会失败。其实不难理解,香火神道,核心是哪两个字?”

许七安缓缓道:

“香火。”

监正沉声道:

“香火既是气运!

“真正的核心是气运,他掠夺山河印,炼成地书,试图通过地书来执掌九州,但却忘了山河印是如何形成的。

“后来,道尊慢慢想明白了,想要取代天道,成为天道,就必须容纳气运。

“接下来的事,你应该知道了。”

许七安“嗯”一声:

“他篡位登基,成为了人间帝王,集气运于一身。结果没想到,气运加身者不得长生。”

同时,许七安忍不住在内心感慨,难怪“天地人”三宗问题这么大,因为这三条路本来就是错的,是道尊的三次失败尝试。

监正颔首:

“好在这次,总算是走对了,虽有偏差,但不至于万劫不复。那具人宗分身及时悬崖勒马,褪去旧身躯,摆脱了不得长生的法则。”

九尾天狐看了一眼许七安:

“气运加身者不得长生的话,巫神和佛陀,还有荒,为什么还要掠夺气运?”

许七安摇头道:

“祂们只是掠夺气运,而非气运加身,容纳气运的路子,天尊的人宗分身已经尝试过了,走不通。只不过我有一件事没想明白。

“能摆弄气运的只有术士,就算是超品,也不可能掌控不属于自身体系的能力吧。”

许七安先是皱眉,继而眼睛一亮,“我明白了,开宗立派,凝聚香火,把自身和教派融合为一,便可掌控气运,却又不用气运加身。本质上还是香火神道那条路子。”

这和儒家体系完全不同。

儒家体系的修行方式是与气运融合。

所以儒圣没能逃过“不得长生”的天地法则。

当然,以儒圣的性子,未必就想长生。

因为在儒家的理念里,立德立功立言为三不朽。

非寿元。

监正说道:“天地演化至今,气运至关重要,气运归于人族,人族便是九州天地的主人。超品想要成为天道,就必须掠夺气运。你可以把气运当成凭证,成为天道的凭证。

“这亦是天地法则。”

许七安神色一下子复杂起来:

“所以,你培养我当守门人,是因为我得了气运无法长生,失去了竞逐天道的机会?”

九尾狐觉得这就是真相了。

岂料监正摇了摇头:

“选你当守门人,是因为你走的是武夫体系。”

说到这里,监正露出了意味深长,又无比戏谑的表情:

“你应该有看过我留在司天监的手札吧。”

许七安福至心灵:

“那本如何晋升半步武神的书?”

监正凝视着他,笑道:

“还记得开篇第一句话吗。”

天下体系,跳出三界外,身在五行中。唯武者,身在三界内,不在五行中..........许七安心里喃喃重复了几遍,身躯猛的一颤,梦呓般的说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想起了当初宋卿对这句话的阐释。

九尾狐看了看监正,又看了看许七安,选择问后者:

“怎么说?”

许七安没搭理她,监正笑道:

“各大体系都能借天地之力,运用五行,唯武夫不与外界交互,自成天地。武夫体系,是唯一不会取代天道的体系。”

银发妖姬不由的想起,神魔岛中,监正对荒说的那句话:

守门人只能出于武夫体系。

“原来是这样........”她恍然道。

这时候,许七安捏了捏眉心,颓然叹息。

我以为武神能杀超品,武夫体系是各大体系中最强体系,谁想,武神就是个门卫。

整个世界都在辱武,天地法则也在辱武!

吐槽之后,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之前一直忽略了一个关键性问题:

“既然武夫的存在是为了守门,那么必然有超品不能成为天道的原因吧。”

.........

阿兰陀。

无法估量的信徒盘坐在平原,双手合十,虔诚的诵经祈祷,天地间梵音阵阵。

九天之下,一道神圣威严的佛光投下,照射在阿兰陀山峰。

山巅缓缓浮现一轮金色大日。

这轮烈日散发宏大、煊赫的光芒,照彻此方天地的每一处角落。

紧接着,一道低眉盘坐的身影浮现,脑后是一轮象征着智慧的绚丽光轮,大智慧法相。

两道法相凝成后,便没了动静。

但伴随着梵音回荡,祈祷声中,信徒身上浮现出碎金般的光芒,星星点点,朝着阿兰陀山峰汇聚。

这些细碎的佛光,于大日轮回法相右侧,凝聚成一道面目慈悲,至仁至爱的法相。

接着,更多的法相凝聚而成。

大轮回法相、不动明王法相、金刚法相、无色琉璃法相、行者法相、药师法相。

谁都没有注意到,阿兰陀的背面,一双没有睫毛的、巨大的双眼,缓缓睁开。

..........

PS:推一本书《你好,1983》,重生文,很有怀旧情怀。

喜欢大奉打更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