肛交小说 私人拍摄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林朔自从在山顶上看见了钩蛇之后,各种出奇的状况是接二连三。

首先是钩蛇接住了自己的箭,然后它还会写字,说自己是林朔的妈。

门里人动手之前也会骂架,口头占对方辈分上的便宜,这很正常。

不过据林朔所知,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动物,钩蛇和巴蛇,这是一公一母。

巴蛇是母的,钩蛇是公的。

所以如果钩蛇真的成精了,动手之前想占自己便宜的话,它一条公蛇应该说自己是林朔的爹,这才合理。

自称是林朔的妈,那正好林朔的妈这会儿也不见了,眼前这情况倒是对上了。

老娘云悦心的炼神修为神鬼莫测,眼下意识附到了钩蛇身上,倒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这个情况,林朔很快就理解了。

其次,林朔自己也是个阳八卦修行者,而且六相亲和,在这方面的感知力是非常敏锐的。

苗光启和贺永昌的那场战斗,过程他现在不清楚,不过结果也差不多猜到了。

老贺冲动了,他找章连海动手是比较合适的,两人境界能力都差不多,有得打。

可要是去找苗光启,那就容易一脚踢到铁板上。

这老头儿太强了,此时的修为虽然还在人类九境的范畴内,可他本身到底还是不是一个人,这是很不好说的。

关键苗家的阴八卦还有一张底牌,真要是把老头儿逼急了,谁去都白搭。

所以老贺这会儿应该是不在了,林朔只希望这番生死相搏的过程,能让贺永昌有所收获,出去之后能更强一些。

苏冬冬这会儿还没消息,不过就她要强的性子,以及对敌我情报的掌握程度,是大概率到不了山顶的。

至于自己最后一位同伴,苗成云,那就在眼前了。

这家伙一头撞在了钩蛇脑袋上,直接撞晕了,然后被钩蛇一尾巴挑起衣服前襟给提溜了起来。

林朔叹了口气,脚下一蹬整个身子腾空而起,在半空中把苗成云从钩蛇尾巴上脱钩,然后抱着这个人落在了钩蛇的双目之间。

钩蛇的脑袋尺寸惊人,就眼鼻之间的空地儿,差不多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了,兄弟俩落在这儿挺宽敞。

林朔把苗成云放下来,稍稍检查了一下,满意地点点头。

还不错,至少活着呢。

手上的伤口那么整齐,这是被天蚕丝削的,说明他已经收拾了苏家兄弟。

胸膛这个创口,要么是被老爷子拿枪尖挑的,要么是义兄章连海用飞刀戳的,不过如果是老爷子的长枪术,那苗成云应该逃不掉。

能逃出生天还有一口气在,应该是被飞刀远距离袭击了,章连海再补杀招需要点时间,这个空隙苗成云是可以开溜的。

杀死了苏家兄弟,同时还在章连海的袭击下保住了性命,就算现在气若游丝随时要挂,可这份战绩算是交代的过去了,至少比老贺和苏冬冬强。

林朔检查完了苗成云的状况,站起身来看着面前的那一双巨大的蛇眼。

说是蛇眼可能不合适,因为现在这眼神分明是老娘云悦心的。

“娘,您在玩什么呢?”林朔问了一句。

钩蛇没说话,而是继续用尾巴在雪地刷刷点点写字:

“那群家伙忽然被控制,我也是冷不防,分身被他们打没了。

好在钩蛇魂魄比较脆弱,我干脆就占了它的身子。

儿子,现在咱怎么办?”

林朔点点头,觉得现在这情况反而好办了。

之前老娘云悦心有私心,想跟活着的老爷子在这儿继续过日子,这就让事情变得很复杂,弄得林朔也瞻前顾后的,说话还得罪了小五,现在就没这一出了。

猎门总魁首笑了笑:“娘,钩蛇是公的。”

“我知道。”钩蛇继续用尾巴在雪地上笔走龙蛇。

“可惜了。”林朔看上去神情很遗憾,“您现在要是一条母蛇,那咱还有个说法。

现在外兴安岭,正好还有一条母蛇,跟您差不多大,然后你俩弄个组合出来。

然后你们就去江南,一边唱着,一边在西湖边上等着。

西湖离柳叶巷也没多远,说不定我家老爷子从西湖断桥经过的时候,还能跟你们遇见。

这么着,你就是白娘子了,我爹是许仙,咱在这个世界里把这传说故事给续上,那倒也不错。

可现在问题是,您是公的嘛,这事儿办不成,那咱要不换一种办法?”

“你这全是废话!”云悦心这次写字还加上感叹号了。

“那既然您都成蛇了,那咱就不干人事儿了。”林朔说道,“干脆来个六亲不认,您祝我一臂之力,让我跟山下这些猎人一较高下。”

“我同意。”苗成云坐起了身子,一边吐血一边说道。

“你还没死呢?”林朔看了看这傻兄弟。

“我哪儿那么容易死啊!”苗成云瞪了林朔一眼,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刚才我是不明白这儿什么情况,干脆装晕看看状况。现在知道钩蛇是老娘了,那我不得起来报仇啊,林朔你一会儿别拦着我,章连海的命我要定了。”

林朔一脸嫌弃:“就你现在这倒霉样子,风一刮就倒了,还能跟我义兄过不去呢?”

苗成云笑了笑:“这要是在外面,我说不定就认怂了,可这儿无所谓,死了也就死了,所以我可以不计代价。

林朔,你知道为什么阴八卦会被列为禁术,不让苗家主脉猎人修行吗?”

林朔摇摇头:“你都说了这是苗家禁术了,你们苗家人都不让练,我一个林家人怎么知道。”

“那我告诉你,阴八卦也叫奇门遁甲,这本就是逆天之术。

开、休、生、伤、杜、景、惊、死,这八门每开一门,修行者的身体能力就上一个台阶,同时身体负担也越来越大。

所以我们阴八卦修行者,只在动手那一瞬间发动,主要是为了减轻身体的负担。

同时我们苗家人也个个都是医生,会调理自己的身体,弥补动手时的损耗。

而所谓阴八卦的九境大圆满,就是要求能开最后一门,死门。

此门一开,那别说我们苗家医者了,神仙来了也没办法,必死无疑。

可是在这死前的一炷香时间里,我是无敌的。

人间九境修为在我眼里,不过是个笑话,现在的你,我杀你轻而易举。

所以这阴八卦,才是我苗家最强的,足以跟云家炼神传承媲美的绝学。”

林朔点点头:“听着是怪厉害的,要不让我见识见识?”

苗成云神色凝重,说道:“那你可要想好了,我这死门一开,这场战斗就没你什么事儿了。

我知道,你想通过接下来的这场战斗,来彻底化解你当年的心魔,并且突破修行的瓶颈。

我也认为,这样是对的。

因为我们在外面面对的状况非常严峻,你林朔需要更强才行。

而这场战斗如果没你什么事儿,你失去了这个契机,那外面的战力差距,那就真的要我

肛交小说 私人拍摄

苗家父子开死门用命来填了。”

林朔又点点头:“原来你知道这些啊?”

“废话!”苗成云瞪眼说道,“阴八卦这门绝学,对修炼者的第一个要求,就是必须要怕死。

人要是不怕死,学会了死门动不动就开了,那这门绝学早就失传了。

我身为阴八卦的传承者,在这方面是绝对过关的。

虽然这儿死了没事儿,可我要是为了图一时爽快,就容易害死外面的自己,那这笔买卖肯定划不来了。”

“那你到底开还是不开?”

“不着急,我又不是傻子。”苗成云摆了摆手,“现在底下这群家伙还没现身呢,个个都在隐匿行踪。

我要是现在一开死门,一炷香之内我确实是无敌的,可他们要是不出现怎么办?

我这不是白开了吗?

如果真是这样,我直接杀你拉倒。

不过我实事求是的说,就你现在这状况,跟开了死门我的动手,不会有什么收获的。

秒杀,懂吗?

所以啊,我觉得还是缓缓,先等着,让你先上。

等到你快被我老爷子和林大伯他们弄死了,我再开死门,这样最稳妥。”

林朔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其实阴八卦的这个秘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是知道的。

因为这事儿苗雪萍知道。

苗雪萍知道就等于林乐山知道,林乐山知道就等于林朔知道。

知道却装不知道,林朔是想看看苗成云对这门绝技的态度。

苗成云的修炼进度,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落后于林朔,所以这种事情以前是没有的。

阴八卦的九境大圆满,最后一境在实战上两极分化。

要么用出来了能翻天,可也就这一次,人就没了。

要么就不敢用,那等于没这个本事。

而苗成云三道尽修,他要修炼的东西很多,所以阴八卦第九境这种取死之道,他是搁在最后的。

哪怕大西洲那会儿,他还都还没练到。

最近被老娘家暴的这两年,他把这块也不知道是短板还是找死的绝学,给补上了。

估计他也是知道局势不好,有备无患。

而他这个性子,手里却有这门本事,林朔其实是不太放心的。

他这人聪明是聪明,可心肠软眼窝子浅,狗肚子里装不下二两香酥油,时不时还会自我感动大义凛然一把。

真要是遇上打不过对手,他很容易这么去死了。

今天他如果轻易就把死门给开了,

肛交小说 私人拍摄

那以后在外面的战斗,林朔就得注意了。

现在看苗成云这个样子,林朔反而放心不少。

怕死就好。

……

喜欢禁区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