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娇妻被两朋友共用 放在里面等我好回来检查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陈玄策也不知道黄克平到底有没有被天命圣母就走,反正他是没有感知到陈玄山、陈玄存的求救信号。

这时候的他,也不能说他,更应该说是化身——青阳神君,正在水府中接见各路人马呢。

说真的,随着时间的流逝,青阳神君对于庆州各郡县的掌控那是直线提升。

截止到现在为止,庆州神道几乎已经恢复了当年的模样。

山有山神,水有水神,县有城隍,乡有土地。

乍然一看,煌煌神道简直是威严无比。

但仔细去看看,这到底还是一个空架,比之当年差得远了。

陈玄策是凭着自己充足的功德和神力一个个册封去的神位,这种神位比之真正的神位可差的太远了。下头那些人,一个个纵然再兢兢业业,想要将神敕由虚转实,那也困难无比,时光更是需要一段很漫长的日子!

几十年不算多,几百年不算少,没人能说得准。

而且除了山神水神和城隍土地这些必须的神祗,那像灶神门神狱神之流,可全都省略的。

而且山神水神还算好,城隍土地没有专用神器,人的功过得失,生老病死,想要记载在案,可就太难太难了。

但总的来说,庆州绝对是一‘太平之地’。

鬼怪妖魔全无,这就是放在宋国燕国这般的佛道之国,也是绝无仅有的。

所以别看陈玄策这两年里始终窝在青阳湖不动弹,可明眼人都知道他的实力有多么强的。想想他现在的声名,都不知道被多少人供奉,那香火愿力还不跟流水一样哗啦啦的收入囊中?

在大齐皇位之争越来越激烈,乃至龙门道、少清宫和大佛寺全都掺和进来的情况下,一个个说客从平京来到青阳湖,这不也是天经地义的么?

明眼人谁也不会放过他的。

但陈玄策却半点口风也不吐露。

他才不愿意插手这种事儿呢,还是去关心关心鄂顺赵韬的晋级更为重要。

在这段时间,鄂顺赵韬得到了陈玄策充分的培养,不但神职升高了,信仰也如潮水一样不间断的涌了过来。

但甭管再怎么奔涌,只靠着香火愿力,他们就是再等一百年,一千年,也不可能晋升金敕。

这多亏了陈玄策对二者的册封,一个成为了水府元帅,一个成为了水府长史。

强二者神位提升至金敕,如此才能保障二神实力持续上扬。

不过当二神的金敕凝成的时候,有真龙、白虎、朱雀、玄龟四方之灵的虚影在空中飞舞,还有九道天雷从天而降,差点把二神劈的魂飞魄散。

好在二神的基础扎的都相当结实,蕴含玄妙,不止鄂顺身躯坚固,赵韬更神魂强大,最终在天雷的轰击下坚持下来。

陈玄策这时候才知道,原来神敕凝成的那一刻,还要经历一重天劫。

这可真是没道理了。

“从赤敕提升到金敕需要经历天劫,可是我这具身体,一路走来都顺顺利利的,为什么没有被天雷轰顶?”

陈玄策心中疑惑不解。

而且这神道都颠覆了,又哪来的雷劫?难不成是老天亲自出手?

然不管

看娇妻被两朋友共用 放在里面等我好回来检查

如何,天雷拥有毁灭的力量,可同样也蕴含生命之力,阴阳造化,汇聚一体。用天雷的力量淬炼神躯和神魂,就会让神祗拥有纯阳之气。

而这也是真神的一个标志。

……

“多事之秋,却不知那海中妖族实力如何了?万年时光不闻海妖之名,谁想的到他们会赶在这个时候作祟?”

苏夷黯然长叹,如今大越皇朝的局势已经相当糜烂了,南方数州叛乱频发,北方又先有齐国之战火,后有天命教之乱,如若再多出一伙实力强悍的海妖,大越可就真的回天乏力了。

那海妖强者可是一出手就灭掉了百目真君啊。

百目真君的本体是一条飞天蜈蚣,乃是异种,实力更已是真仙水准了,这等修为在苏夷等人中可是不浅。

虽然这百目真君是邪非正,甚至跟苏夷他们还多有争端,但岐山狐族也必须承认百目真君的强大实力。

当初狐族族长苏夷与两外一名长老,两位真仙齐齐出手,都没能留下他呢。

“大海广阔无垠,内中不知道隐藏了多少精怪,当初便是四海龙王还在时,都还远未肃清收服深海之中的妖族,我等想要抵御……”

一名狐族长老悲观的说道。

他是真的很难想象得到深海之中的巨妖会有甚样的实力,保不准是那种不可言语的存在,一个眼神,他就死了。

所以他更加倾向于走人。

岐山狐族又非本地的坐地虎,何必在这儿与深海妖族死磕,走人不就好了?

可惜他的这一提议根本就没多少人认可。因为这两年时间里,岐山狐族护卫一方平安,不止赚到了不少人道功德,更得到了一方神印。

纵然那只是一赤敕,却也是岐山狐

看娇妻被两朋友共用 放在里面等我好回来检查

族多少年来而求之不得的。

得到一地神职,那不止能更好的拿到人道功德,更可以遮掩他们整个狐族啊。

何况他们这里距离真武宗也不是太远,真要是无可奈何了,使人向真武宗告禀一声,那也是可以的啊。

当初的普渡慈航都被荡魔祖师轻易擒拿,连大名鼎鼎的黑山老妖也都不是那位的敌手,他要是出手,那可不就安如泰山了?

“深海妖族再如何高估都不过分,咱们要做好两手准备。一旦……事有不济,立刻告知真武宗……”

苏夷才不愿意放弃眼下的宝地呢。族中之地得了山神印,不说山神下属多方属官,只说山神神职与它们狐族的处境,那就再合适不过了。

这就像当年岐山的山神,千万年来一直都是它们狐族的,可惜神道颠覆,不止山神老祖没了,连神敕也没了。所以苏夷才会在龙门道的逼迫下,毅然离开故地。

现在他们好不容易落下了脚,并且站稳了脚跟,还得到了一方山神印,这简直是天赐啊,他才不愿意离开呢。

就算知道深海妖族的实力深不可测,他也想拼一把。

不然,岐山狐族怕很难再有这样的好运气了。

“族长说的在理,哪有不战而退的道理?我等岐山狐族又非野狐禅,脸皮都不要了么?”

一位长老说罢浑身上下闪过一抹犀利之色,“待我先去打探一二。”

说罢剑气震动虚空,浑身化作一道剑光,消失在了虚空中。

……

真武宗。

陈玄策没过几日就接到了狐族传来的消息,自然的,岐山狐族可不知道此陈亮就是彼陈玄策。

深海妖族的实力明显比岐山狐族多得多,虽然深海妖族的到来,使得感受到威胁的陆上妖族真修远非岐山狐族一处,但岐山狐族明显是第一个向真武宗传递消息的。

陈玄策自从来到越国之后,就没怎么再关注岐山狐族,关注啥啊,岐山狐族的作用已经告一段落了,真武宗才是他的重点。

没有想到二者竟然因为深海妖族而产生了交集。

“深海妖族……”

陈玄策接到消息后默念着这四个字,心中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安。因为四海真太广阔了。

地盘大物种多,这就意味着海中妖族的实力深不可测。

“嗯,都还有哪些势力到了?”

陈玄策开口询问着。

“正道这边有水月门和五湖山庄,还有金霞山的金霞仙姑,以及明州的孙家赶来了,邪魔外道则还没见踪影,只有朱浪山的黑蛇王使人前来转悠了一圈。另外就是眼下沿海各州府县的一些小势力,有十几家。”

陈玄策脑子里想着水运和五湖山庄,以及金霞仙姑和明州孙家的实力,似乎加在一块也不够岐山狐族一家打的,虽然不敢保证他们是否另有杀招隐匿,但即便如此,那也不值一提。

陈玄策当下就决定带人前往成山府,而且不止是他一人去了,还带上了整整五百真武宗弟子。

可是他人还没到成山,半道上就听闻有人大声禀报:“宗主,营外有越国皇室之人求见!”

越国皇室?

陈玄策一愣,旋即就恍然。

海中妖族一事闹得可不算小了,越皇自然该有耳闻。

只不过越国皇室的实力实在有限的很,除非越皇敢拿着皇朝气运去挥霍,不然一两名真仙可半点都改动不了大局。

不过即便如此陈玄策也不会小觑了越皇,后者毕竟是越国之皇,手中握着越国气运,就如那即将瘦死的骆驼,却依旧比马大!

夏侯仁抬头看向上首,陈玄策轻轻点头,示意一见。

很快,一行三人踏步走来,为首者是一名青年,约莫二十四五岁,成熟稳重,一席月白长衫,身躯修长,面容俊朗,举手投足中自带着一股贵气。

背后两人,一名女子头戴面纱,不露颜容,但身材姣好。

另一名中年男子,则背着一把大刀,嘴角微弯,带着一抹冷峻的笑。

陈玄策起身相迎,他记忆力很好,一眼就认出了青年是越皇的侄子,现封荣成郡王;中年人则是皇室的供奉之一摩云金鹏任昂。

只有那女子他没有见过,而若是他没有猜出,这女子乃是一尊神灵,赤敕神祗。

“不知郡王驾到,有失远迎……”

陈玄策轻笑而问,目光注视着为首青年。

“陈宗主,小王此番奉皇命而来,……”

荣成君王温文尔雅,说话声音不紧不慢,将越皇的条件娓娓道来。

简单的说就是陈玄策把海外妖族给摆平,然后越皇会下达一敕封,这敕封倒不是立马就青敕紫敕了,连金敕都不到,但陈玄策有本事的话,却可以自行升级。

陈玄策不动声色,心中却很是高兴。

这条件可以啊。

别看越国有空手套白狼的意思,但这对陈玄策言依旧是一大助力。

“真武荡魔祖师!”

那之后这荡魔祖师就真的是神位了。

“可!”

陈玄策没心思来与越国皇室掰扯,他也不觉得海中妖族有多么的可怕,就是碰上一些实力不弱于他的大妖又如何?他还有封神榜呢。

荣成郡王显然没有料到陈玄策答应的回如此爽快,但见到陈玄策吐口,那也是高兴的很。

双方再是说了一堆废话,荣成郡王这才起身告退。

“仙子,不知道您以为这真武宗宗主如何?”

离开后,荣成郡王向身后的女子恭敬的问道。此女按照辈分当是荣成郡王的姑祖母,当年抛弃了皇室的荣华富贵,只一意修炼,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反倒是这场天地大变让她得以晋身神祗,好运的得到了一张赤色神敕,从而一步登天。

虽然照着实力算,这位仙子的实力连一位真仙都有不如,然而她已经登临神位,今后只要不遭受灭顶之灾,再遭遇此前神道倾覆的灾难,那就完全可以安安稳稳的长生久视啊。

“这位真武宗主的确是神灵无疑,但观其生命灵光,却是年轻的很,实在难以想象他何来的这般高深的武道修为。”

神祗可以一步登天,但武道不行啊。没有漫长的修习,怎么可能拥有深厚的武道造诣?

偏偏陈玄策的生命灵光又是那么的年轻,年轻的这位女神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如此年轻的神祗,却又有这般高深的武道造诣,真的是矛盾啊。

荣成郡王也摇头,他实际上更好奇陈玄策的来历和根脚。虽然从某种意义上看,陈玄策是哪国哪里的人,根本就不重要。但他还是很想知道。

但这种问题显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问出口的。

他的份量也不足以去询问这种机密之事。

所以他的那位姑祖母得出的那点信息,在荣成郡王眼中并没什么意义。

他现在更想的是——自己是否也能拜入真武宗呢?

在眼下的大乱局下,荣成郡王对于大越真心信心不足啊。如果可以,他是很乐意寻找一尊大靠山的。

而陈玄策真武宗,显然是比大越皇朝更为可靠的存在。

可惜这次见面不是他一个人前来的,尤其是身边的这位任昂,那可是皇帝的大忠臣,荣成郡王一丁点的异意都不敢表露出来的。

不过他相信这事儿总能搞定的。

一回生,二回熟。他都已经来了一次了,第二次自然还少不了他,只要能与那位多多接触,一切岂不皆有可能?

喜欢从红楼打卡签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