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hentai 亚洲第一欧美的日产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沈璃学的是油画,对国画涉猎不多,但许是因为顾听茵,她再看那些水墨颜色,便觉得亲近了许多。

上次她和沈知谨一起看画展,还是在西京美院。

那时候,他们还未曾相认,她还还不知晓,她一眼就喜欢上的那幅《山茶》,原来是她母亲的画。

冥冥之中,或许某些事情,本就是注定的。

即使她从未见过她,甚至在从前漫长的岁月里,也不知道她的存在,但依然有着一根无形的线,彼此相连。

沈知谨的目光在她手中的门票上定格片刻。

其实这些年,他已经很少去看画展。

顾听茵的画作,一部分珍藏在顾家,还有一部分,则是在他这里。

上次展出的《山茶》,是她唯一留在西京美院的画。

但这次是陪糖糖去。

他眉眼舒展开淡淡笑意。

“好。”

……

这场画展于五月一号在京城美术馆举办,为期七天。

虽然赶上了假期,但因为每日限定参观人数,所以美术馆内的人并不是特别多。

不过,当沈璃和沈知谨进入美术馆后,还是很快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沈知谨隽秀挺拔,疏离清淡。

沈璃那张脸更是清艳漂亮,想让人忽略都不行。

尤其她现在已经算得上是公众人物,无论是Ning,还是LY队长,抑或是国民姐姐,名气都极大。

她现在出门在外,就算带着帽子和口罩,偶尔都还会被人认出来。

今天这更不用说。

一些人一边往这边看,一边低声议论着什么。

“那不是沈璃吗?”

“好像真的是她!她旁边那个是她父亲,西京大副校长沈知谨吧?这是父女俩一起来看画展了?”

“应该是。不过沈璃不是学油画的吗?想不到她还会来看国画画展。”

“艺术都是共通的嘛!而且说实话,我其实更想看她的画展。树的影成名这么久了,居然一个人画展都没有办过,真是遗憾。而且现在市面上几乎没有她的画在流通和展览了,想多看两眼都没机会。”

“估计以后会办的吧……”

因为是在美术馆,所以大家看到沈璃到来虽然很是意外和惊喜,但都十分礼貌克制,基本只是笑着点头以作招呼,并不贸然上前打扰。

故此,沈璃和沈知谨也得以顺利看展。

沈璃在一楼的一幅山水画前站定。

整体色调偏淡,重峦叠嶂,险峻非常,白色云雾缭绕,气势巍峨磅礴。

“这是元烨老师六十岁生日时候作的画。”沈知谨道。

沈璃闻言,收回视线,诧异地侧头看向他。

“您怎么知道?”

“他以前是西京美院的院长,也是你妈妈的老师。”沈知谨望着那幅画,眸底浮现几分怀念之色,“那时候他很喜欢茵茵,对她也很是照顾。本来是打算正式收你妈妈为徒的,但后来查出肝癌,这件事就作罢了。”

“原来如此……”

元烨是国内著名国画大师,但十多年前就去世了。

想不到这里面还有这样的一段因缘。

“阿璃。”

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沈璃回头,就见俞平川正笑着往这边走来。

“知谨也来了?”

之前沈璃找他要两张票,他就想着应该是给沈知谨准备的。

沈知谨下颌轻点:

“俞老。”

“师兄。”

沈璃见他似乎是从二楼楼梯方向下来的,便问道,

“您之前就到了?”

俞平川指了指楼上,笑道:

“和他们在上面说了会儿话。”

他们,自然指的是今天到场的几位重量级国画大家。

俞平川说着,视线落在一旁的画上。

“你在看元烨老师的画?”

“嗯。”

“这幅确实是元烨老师的经典作品,值得好好欣赏。哦,对了,旁边的是时炀的画。你应该听过,他的山水画画的也极好。”

时炀。

的确是国内画坛鼎鼎有名的国画大家。

元烨之后,基本就属他了。

“本来今天的画展,他说要来的,但天气原因,航班临时取消了。”

俞平川说起这个,还颇为可惜。

沈璃目光微转,看向旁边的另一幅山水画。

俞平川上前几步:

“怎么样?这是时炀的画作里,最为出名的一幅。”

沈璃看了会儿,道:

“我更喜欢元烨老师的那一幅。”

她知道这幅画画的很好,但她自己并不是很感冒。

俞平川愣怔片刻,倒是笑了。

“审美这东西本来就很主观。你要更喜欢元烨老师的画,楼上还有两幅。你可以去看看。”

“谢谢

王者荣耀hentai 亚洲第一欧美的日产

师兄。”

沈璃看向沈知谨,

“爸,那我们上去?”

沈知谨收回视线。

“好。”

……

下午四点,沈璃逛完画展,准备和沈知谨离开。

“画展五点才结束,这就要走了?”俞平川有些意外。

沈璃唇角微弯:

“都看完了,也是时候走了。”

也是,其实今天他们在这待了挺久了。

俞平川又问道:

“那明天还来吗?”

沈璃摇摇头:

“明天应该不来了,思齐和思丞要来京城玩儿。”

两个小鬼头总算是等到了假期,说什么都要过来,沈璃已经答应明天的时间用来陪他们。

俞平川了然:

“这样啊,那行。你们回去路上小心。”

沈璃与他道别:

“师兄再见。”

说完,她便转身,与沈知谨一起离开。

直到看他们出了门,俞平川才收回目光。

他掏出手机,随意看了眼,这才发现有一个十五分钟前的未接电话。

看到屏幕上的那个名字,他脸上浮现几分诧异,随后他上了二楼休息室,这才拨了回去。

那边很快接通了。

俞平川问道:

“时炀,你刚才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儿吗?”

喜欢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