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骚少妇 岳两腿中间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南曦极其讶然的半启粉唇,随即扯动下嘴角,为难又无奈的干笑声。

“呵,是否所有和天禹合作过的公司出现问题,天禹都要一力承认所有责任呢?”

大帽子罪行扣下,秦政无从定罪,他很清楚冲动乱答会造成什么祸端,他不会重蹈晚辈的覆辙。

静看了几秒南曦拒人千里的冰冷神色,知道再多的话无非枉然。

冰美人带着报复之刃归来,报复天禹娱乐曾受过的两次闷亏。

重重叹口气,苦涩道出最差的选择:“看来天禹不打算和解处理啊,准备拉上火锅店来赔你们需要支付的六百万。那我只好建议小珊老板歇业几月了,希望你们能冷静想想啊,我比较支持咱们私下谈判和解。因为啊,”

秦政忽的一顿,眼底闪过阴鸷,宛若吃肉不吐骨头的恶犬。

“如果你们坚持意见不变,我侄女家无非歇业一年半载,赔个一两百万左右的净收入。但你们啊,除非放弃选择我们景区拍摄,否则六百万跑不了。我在酒店512室等你们一小时,但愿你们能理智做出判断。”

道完我方筹码,秦政态度端高,厉声命令偷偷朝他竖大拇指的小珊:“相信天禹不会做出愚蠢的行为,比如敬酒不吃吃罚酒非要吃罚酒。小珊提上东西,咱们走。”

小珊动作非常麻利,两步跨到桌前拎起红布袋,甩出趾高气昂的瞪视给南曦和黄怡,随即神气地跟上秦政。

敌军将领携手下掠过我方守卫城墙,留下宣战誓言,张狂离去。

黄怡恨得牙痒痒,双手在桌子底下不停活动指关节,做出掐死人的动作。

等门关严实,破口大骂:“他们什么玩意啊!难怪小珊闹事的短视频火了引发网友热议,好多人说国内彩云之南和湘西的旅游团最宰人,导游态度奇差无比就算了,总有爱吓唬人让你买索道项目或当地特产。我以为这几年整治的好点了,看来这些人还把自己当土霸王呢。”

一顿畅快发泄结束,转头看到南曦和何毅平静而坐。

何毅悠哉地握起茶壶给自己斟杯温茶,抿下几口,翘起二郎腿。

好似全屋最急的只有她,事情没有直接干系的她。

黄怡实在看不惯秦政和小珊得意的样,侧身伸手戳戳南曦胳膊,委屈道:“曦曦啊,咱们别当缩头乌龟啊,你看他那嚣张样,想办法整整他啊。”

“不急,你这次有记得他刚刚神态多嚣张了吧?”南曦浅笑答道。

何毅朝她微微抬下茶壶,示意是否需要添茶?

而她就在黄怡眼巴巴的紧盯目光中,两指握住紫砂茶杯递向何毅。

等杯中茶添至七分满,两人互相敬下,一同抿下杯中茶。

望着他们不急不慌的儒雅互动,黄怡脾气兜不住了,把立好的淑女、名媛flag全数抛之脑后。

奋然崛起,一拍桌子喝道:“喂喂喂,你们拿出点责任心好吧?别破罐破摔!”

她本想重提杨盼盼的建议,找群人过来群殴,给火锅店砸了得了,怕南曦嫌她幼稚。

只得换上实际的心态,抓起南曦手强拉她看向自己,高声强调。

“曦曦啊,你前天当众做下保证,三天后准时开机。难不成你打算让大家上飞机转移营地,去山城开机啊?但你别忘了,你在答应的地点上有特别强调三个字呢,天门山!”

南曦朝何毅顽皮地眨下眼,回眸正视黄怡,回握住因着急而慌乱的胖妮小手,轻声宽慰:“我说好在天门山开机,肯会在这里准时开。”

黄怡让南曦温暖的目光看得心里发毛,总觉得其中带有一种‘对智商欠缺群体的关爱’。

扫眼何毅,同样对她投以包容的注视。

黄怡急得抽出手,乱挠几把头发,大叫道:“你们到底在玩什么啊?”

“哈哈,”何毅放下茶杯,半开玩笑的逗黄怡:“你成天跟在南曦身边,还没我个只接触事情一天半的人清楚啊?”

“哎呀!你们烦死了,快说吧!”黄怡急得直拿脑袋拧向沙发的柔软靠背。

“给孩子逼成什么样了,我比较人道,见不得这般自残的方式。”

何毅瞟眼南曦,等了几秒未见制止的暗示,如实说道:“我虽然不清楚事情全貌啊,但我知道天禹的律师团队御翔啊,号称魔都必胜客。我当初就是一个没留神,让他们哄着签下五年卖身契。你以为御翔拟的合同,小珊和她叔叔能轻易逃脱得了,你等着他们一会回来哭吧。”

黄怡停下拧脑袋的自我虐待,顶着鸡窝头认真想下。心间阴郁不复存在,腾起暗爽的叫好,的确啊,打从她陪南曦进天禹后。只要御翔能出手套着对方签下名字,对方再如何跳腾,基本逃不出天禹的控制范围。

当即学起何毅和南曦的气定神闲,倒茶端杯品茶。只是手不可控制地微微颤抖,时不时瞥向门口,希望恶人早点来,真正意义上结束她内心的煎熬。

秦政带上小珊出了南曦的总套房间,下五楼抵达他让人开好的标间。

用房卡打开门,身后小珊跟着进入房间,门关上的同时一声清脆的‘啪’响起。

蒲扇大的手重重扇到小珊脸上,扇得小珊连退两步,靠在门上勉强站稳。

“蠢货!我说了让你观察两天再签!”

秦政似觉得一巴掌不够出气,又一巴掌甩上小珊脸。

小珊两边脸颊留下并不对称的鲜红手印,但眼中仍闪着不甘,抬起头委屈地叫喊。

“叔叔,您别动怒啊。我和我爸只是想多帮您赚点钱嘛,谁想到遇到这些老狐狸。大不了亏的钱算我分红上,我来赔。”

“你啊!别总觉得每次惹了祸,会有人帮你兜着。”秦政沉沉呼吸了几下,才握起准备扇第三巴掌的手,垂于身侧。

察觉到秦政的不忍,小珊脸上恢复笑容,娇宠的笑容宛若在说,反正你会管我。

晚上事发,秦政得知后第一时间以为竞争对手在捣鬼。细听完具体事情发现并不简单,对方所用手法比旁边对手老辣得多。

几层骗局套他哥同意他侄女签下合同,可他必须去管。

由于他身处的位置不方便挂名生意,所以委托给他大哥和侄女代为打理。实则他大哥家一分钱没出,只挂了个名。

昨天小珊找到他说及团建和包席的事情,下午他乍听便觉有猫腻。

首先祁经理身在当地能排上前五的星级酒店,他要联系团建地点,会交给熟悉的朋友来打点,轮不到他的火锅店。

最主要他在得知办酒的附加条件,同样需要有免费水果和饮料的服务后,他断然拒绝,像极了目的不纯的圈套。

好比同行整海底捞,在网上放出各种白嫖攻略。

导致海底捞不堪负担白嫖客的潇洒,取消调料里的牛肉粒以及热毛巾等供应。此举无疑得罪了诸多肯花钱老客户,但海底捞没办法啊,再陪竞争对手或博流量主播引来的白嫖客玩下去,他们会赔得底裤不剩。

丢卒保车,只求能维持体系的正常运转。可惜多数人不买账。

于是海底涝尽力将服务变得更好,效果依旧平平。

说起服务这块,秦政的火锅店和海底捞有着云泥之别,当然他属于比较烂到地里的泥。

海底捞为了服务能跟上,给自己的服务员聘请保姆。服务员在海底捞如何卑躬屈膝地服务客人,回到寝室可以享受到保姆相同的照顾。

至于秦政无非图利用手里资源在本地赚个偏财而已,犯不着搞出企业化的管理。在本地两三千顾得服务员能维持好点态度,及时倒水、加汤、清理垃圾算不错了

风骚少妇 岳两腿中间

既没可比性,连海底涝都扛不住的白嫖客,他自会杜绝。可惜天不遂人愿,他谨慎为之却遇到急于赚钱的傻残亲戚。

走回到房间内,一屁股坐床上,拨通熟悉的卜律师电话,询问翻盘机会。

当听到卜律师斩钉截铁的答复,脸色转为惨白。

“没希望,我在办公室帮您仔细查看了两小时合同,没找到一处漏洞,乱来只会赔钱更多。”

秦政心里短暂的死灰黯然之后,颓然接受了事实。早在听到御翔的二字时,心里同时做好了刚刚给南曦所说的最差准备。

之所以还会打电话问律师,无非希望御翔百密能有一梳。

“好的,我知道了,我停业半年吧。”

壮士断腕,暗自做下决定,这半年里天禹休想踏足他能管辖到的景点半步,哪怕给钱一样不好使!

“您可能没听清,在您火锅店法人签订的合同里,停业同样需要赔钱。里面写明了,持有优惠政策的人上门,您需要正常接待,否则算作拒绝执行合同条款,需要赔付对方每桌3倍的金额。”卜律师严肃说道。

秦政怒火攻心,差点把手机从窗户摔出去,咬着牙问:“意思只要人家拿着祁经理派发的优惠传单上门,我必须接待了?否则得赔付每桌2000块钱左右?”

“对。”卜律师沉声道:“2000只是最低赔款,若对方选择1688的酒席,您不按优惠接待,或接待出现对方不满意的情况,需要赔付5064。”

手机多会从手里滑落到地上,他不记得了,但他算清楚搞明白一点,为什么天禹的人不着急。

照这样的赔法,算饭店四层,每层20桌的接待能力。人们只需拿着单子过来要开席,午市可得40W多,晚市40W多。

只需8天,天禹在他这便赚够了租用景区的费用!更别提之后每天的收入了……

“如果我拒不付款呢?”秦政放弃良知,问出他心知肚明的问题。

预料中,收到电话另头冰冷机械的回答:“法人坐牢,若能及时控制涉案金额爆发,可判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若金额巨大,会判七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好,我知道了。”

秦政挂断电话,僵硬地坐在床上发呆了许久,直到听见那声熟悉的呼唤:“叔叔。”

木然地望向小珊,迎上她眼中才露出的害怕。接通电话的过程他刻意打开公放,本为让小珊学会分寸,以后做事懂得稳重点来。

意外让她听去所有,小珊颤颤巍巍地伸手想抓住他,犹如抓住的救命稻草。

“叔叔您不能不管我啊。”

秦政漠然起身走到洗手间,用凉水拍了几把脸,期间小珊比驱赶不走的苍蝇黏人,反复在他耳边说起陈年旧事。

他大哥总喜欢在他和女儿面前炫耀的陈年旧事,吃不饱的年代,他大哥把家里仅剩的豆腐渣子让他。

说着说着,又提及挂名法人前,他大哥叮咛小珊要对得起秦政,知恩图报,要按时按老板的分红转账给他。

此种‘感恩’,他在过年家里聚会的敬酒词上常听,这会再次听起,何尝不知小珊所图为何。

对外人没点脑子,对他倒转得挺快!

两人重回到总套门前,抬手敲门。

门从内拉开,迎接他们的不是胖妮的轻蔑,却是一张秦政熟悉不能再熟悉的脸庞。

天禹下的套无非让他心颤,可眼前之人更让他有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史秘书!?”

“小秦到了啊,进来说吧。”回答他的并非眼前特聘的高材生,而是屋内浑厚的声音。

秦政自知跑不掉了,揪住不知所措的小珊后衣领,给她提溜进屋子。

“郭局,深更半夜的怎么劳您亲自来了?”

坐在南曦对面的男人,五十多岁,头发有点花白,笑盈盈地转身望向他。

目光只停顿了几秒,定在小珊身上,意味深长地问:“她就是你总和我提的聪明侄女啊?”

聪明的评价比刚刚所有权的提醒讽刺人,秦政脸上想挂出平日里特有的顺从讨好之色,又觉得不合时宜。

谄媚的嘴角抽动几下想勾起,最终无力放平,无声转为自嘲。默默低下头承担即将到来的暴风雨,注定了避无可避。

“晚上你侄女过来大骂吃饭客人,不愿承担自身责任。让人拍下上传至网络,惹起网民们群愤,怒指咱们黑景点。我辛苦三年严抓严打旅游及衍生产业灰色区域,努力破除八九十年代留下的湘西土匪印象。你们真是好样的,一晚作废了我和其他同志们的所有努力。”

喜欢天后她多才多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