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女医生6 vpswindows学生18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我刚才心中全是刚才考核大会的事,心中意外,竟然没有注意到,你什么时候也破境了,到了练气二层?”陶泽一边说着,眼睛还是紧紧盯着叶天,微微皱眉,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就是刚刚,”叶天回答。

陶泽没有说话,一直在看着叶天,渐渐的,他的神情变得无比严肃起来。

叶天不解,但是神色如常,投去询问的目光。

陶泽的修为不过返虚层次,他能看到叶天如今练气二层的修为,但绝对不可能看出叶天隐匿起来的真仙巅峰神魂。

所以叶天倒是不用担心陶泽看透了自己最大的秘密。

那么陶泽突然的变脸是因为什么?

是什么让一个返虚境界的修士,竟然一时间能够如此失态?

陶泽现在的举动,已经是很严重的情绪失控了。

尤其是刚才,说起叶天竟然真的赢了那个赌约,让这一次所有的培元峰弟子都成功通过了入门考核,陶泽的语气和表情,也就是充满了感叹。

远不如此时状态的剧烈波动。

沉默了半饷,陶泽似乎终于平复了过来,神色恢复了正常。

他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轻轻抬手,灵气弥漫之间,构建出了一道无形阵法,将叶天所在的小院完全封死。

叶天不知道陶泽突然这样做的目的,但他的直觉没有察觉到危险之意,反而能够感觉到陶泽此时似乎对他充满了极为强烈的善意和亲近之感。

这种感觉来的无比突然和莫名。

“你不要担心,接下来我想与你谈些事情,此事极为重大,不便被旁人知晓。”陶泽解释了一句。

“我当初给你的那本《万年春秋》你可有翻阅?”接着,陶泽问道。

“读完了,”叶天点点头。

“我最初知道那一段历史的时候,心里就产生了一个疑问。”陶泽回忆着说道。

“当年九洲动荡,生灵涂炭,神宗就算是产生了无数万年来以来最大的危机和混乱,已经彻底腐朽枯萎,但通过香火掌控九洲亿万年的悠久岁月积累,神宗拥有的底蕴和实力,依然完全称雄九洲,强大得可怕。”

“况且神宗还有一个立足的根源,九座拥有着世间万物生灵命格的神庙。”

“可以说,就算是神宗到了有史以来可能最衰弱的情况,他们依然可以死死的掌控着九洲,并保持屹立不倒。”

“根本难以想象,在这样的绝望困难局面之下,朝山海、宋宫、卓古差,以及尹道昭他们是如何一步步做到破坏神庙,摧毁神宗,建立了一个崭新九洲的?”陶泽一说起那几个人的名字,脸上就下意识的,带上了敬

年轻的女医生6 vpswindows学生18

仰和震撼的神情。

这是九洲之上,每一个知道那段历史的人都会产生的情感。

也是朝山海他们,以及后来的仙道山,圣堂,都会在如今的九洲之上拥有如此地位和影响的直接原因。

“天赋、毅力,以及众望所归,”叶天说道:“后来又看了一些相关的书籍,总结下来基本就是这些原因。”

“不,古往今来,有天赋和毅力者,层出不穷。而这样的人,一般最后都汇聚到了神宗之中,成为那个强大势力的一部分。”

“再说众望所归,神宗传承亿万年之久,万物生灵早就习惯接受甚至是维护着神宗的存在!所以这一点,也说不通。”

“虽然到末期,被神宗通过香火抽尽力量而消逝的生灵数不胜数,但人们却完全不会质疑神宗存在的合理性。”

“他们只会觉得,是自己的问题,要是他们的生命力足够强,要是他们可以成为修士,可以不断的成为更强大的修士,那么自然可以继续源源不断的向神宗供奉自己的力量。甚至,如果足够厉害,可以加入神宗,可以理所应当的成为被供养者!”

“如今看来一些天经地义的东西,在神宗所在的那个时候,是想象都无法想象的。”

陶泽缓缓的说着,在那三言两语之间,叶天已经听到了一个让人只是想象,便会觉得毛骨悚然,心生畏惧的恐怖世界!

“但是所有的书上,所有的记载里,就只有这些了,”叶天说道。

“当然!”陶泽眼睛微眯:“因为那个力量,太过强大!那是足以破灭神庙,毁灭神宗,颠覆亿万年以来九洲格局的至强力量!而强大,就意味着危险。所以自然不会被记载出来。”

“那种东西,被称做气运!而在万年先前,朝山海将那种东西,叫做愿力。”陶泽叹息说道:“我知道这种力量的存在,但是却从未拥有过。因此无法断定两种名称之间,到底哪个更加贴切,不过称呼为气运的要多一些。”

“所以,是借助着气运的存在,朝山海他们才能成功摧毁了神宗?”叶天问道。

“是的,有一句相关的传说,掌握气运者,在这个世界里,便是无所不能!。”

“那么如今气运可还存在?”叶天问道。

“当然,仙道山便是气运汇聚之处,尹道昭便是气运加身之人。”陶泽看向了仙道山所在的方向:“这也是尹道昭能够成为如今九洲世界公认最强者的原因。”

“但说不通,既然气运如此强大,如此重要,为什么除了你今天的一面之词之外,其余所有的书籍、凡人、修士,都完全没有这样的说法?”叶天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道,摇着头质疑道。

“因为这就是气运强大之处的一个体现,”陶泽严肃凝重的说道:“它可以强行将有关于自己的消息,从整个九洲世界中的所有书籍上、雕刻中、生灵的记忆里全部抹除!”

“所以你在书上看不到这个东西,也没有人知道这个东西。”

“但它是真实存在的!”

“你应该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我会告诉你这些?”陶泽目光灼灼的看着叶天:“因为我刚才在你的身上,看到了气运的存在,虽然它只有无比渺小的一点点,微不足道,但在我看来,却仿佛黑夜里的明月一般耀眼!”

“我的身上?”叶天眉头一皱。

但只是稍微一沉吟,叶天便明白了。

先前的时候,叶天为了达到心中那个完美的契机,而迟迟卡在练气一层不愿突破。

但那个完美的契机却一直没有出现,因为叶天感觉到缺了一些东西。

直到这三年以来,缺少的那个东西似乎以一种叶天目前还未知的方式,慢慢出现,逐渐补全,这才达到了叶天心中所要的完美,今天终于完成了突破。

如果陶泽所说都是真实,那么当初叶天一直苦苦寻找的,缺少的那个东西,很有可能就是那所谓的气运。

只是这气运不论是出现,还是存在,叶天目前还都未知,也无法控制。

“你的体内,可有气运?”叶天看向陶泽,问道。

“没有,”陶泽摇了摇头说道。

“但你却能看到气运的存在?还有你刚才说过,有关于气运的事情,已经全部都抹除,包括所有人的记忆,那么你所掌握的内容,又为何没有被抹除?”叶天不解。

“万年先前,朝山海创造了一种术法,名叫望气术。”陶泽说道:“修成此术,便可看到气运的存在,同时,也会抵消气运的一部分力量。”

“其实说白了,望气术就是掌控气运的基础之术,所以我能看到气运的存在,所以借助气运之力施展的对记忆的抹除,对我无用。”

“望气术的修行,难如登天,必须有最顶尖的修行天赋,最纯洁专注的赤子之心,才能获得望气术的认可,进行修行。”

“但望气术只是基础,我修成了望气术,只是可以看到它,知道它,仅此而已。”

“至于气运如何来,如何汇聚,如何运用,都是一概不知。”

“朝山海惊才绝艳,一生辉煌,创造过的道法,传承,都是数不胜数。在这些里面,他成就最高的一定是气运。但有关于气运,他流传下来的,却只有望气术。”

“甚至因为对气运相关消息的抹除,也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些了。”

陶泽说完,脸上充满了掩饰不住的失望遗憾神色。

“总之,你的身上如今有了气运,自然便已经拥有了抵消气运抹除记忆的能力。同时反过来修行望气术的门槛已经不复存在,易如反掌,到时候自然能看到气运。”停顿了片刻,陶泽神色恢复正常,将注意力放回在了叶天的身上,正色说道。

叶天沉吟,先前在练气一层因为气运的原因卡了那么长时间,虽然后来成功突破,但亦是不明不白,充满了未知与巧合。

如果能掌控此事,万一再遇到同样的局面,自然不会那么被动。

他的确是有需要修行此术的必要。

“只是……你的目的呢?”叶天看向了陶泽。

陶泽花了不小的力气来为叶天讲述气运的前因后果,还准备传授给叶天望气术,他不相信前者做这些事情都是无私,都只是为了帮助自己。

“其实陆师兄也会望气术。”陶泽缓缓说道。

“我们师兄弟二人五百年前进入圣堂,入门之时引发的震动并不比如今的詹台差。”

“当时十二位学宫先教习中,除了闭关修行的三位,有九位都被惊动出山,欲将我们收入门下。甚至在争抢愈演愈烈的最后,有八位学宫教习都卷入了规模不小的斗法之中。”

“我们就是那个时候,认识了左丘毅。”

“左丘教习是当时在场的九位学宫教习之中,唯一一个没有参与到斗法之中的。”

“不是因为他遗世独立,最为清高。”

“只是因为他是最年轻的学宫教习,地位最低,实力最弱,当时虽然现身,但是却根本没有争斗的资格。”

“但我们马上就选择了他。”

“因为我们当时非常骄傲,认为选择最弱的学宫教习,才可以凸显出自己的天赋和能力,同时,左丘教习也同时给了我们一种亲切的感觉。”

“当然,最后我们才知道,那种亲切感,源自于同样的骄傲。他的天赋同样极强,不然也不会成为最年轻的学宫教习。”

“在他的面前,无比桀骜的我们,很快便产生佩服之意,放下了骄傲和自满,跟着他认真修行。”

“我们的境界实力突飞猛进,只用不到两百年的时间,就从筑基期,修到了化神期。”

“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他向我们二人传授了望气术,并引导我们开始接触气运的秘密。”

说到这里,陶泽停顿了一下,他环顾四周,看着叶天所居住的偏僻小院,露出了一丝怅然的笑容。

“说来也巧,更早先前,左丘教习刚刚进入圣堂,在培元峰修行的时候,这里还只是一片荒地。是他为了僻静不被打扰,自行修建了这座小院。”

这里竟然是陆文彬和陶泽曾今的师长所修?

“继续说回来。”

“左丘教习在气运层面的修为比如今的我和师兄还要深的多,他在仅仅只有望气术的基础上,仅仅只是靠着自己的钻研和努力,就已经找到了汇聚气运的办法,并且成功。”

“只是我们二人还没有来得及学习,便因事离开了圣堂——所有的弟子达到化神期,便必须到天下行走历练,这是圣堂一直以来的规矩。”

“我们二人在外面游历了三十年才回到圣堂。”

“变故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回去的时候,左丘教习竟然不明不白的陨落了!”

“圣堂给出的说法是他在修行的过程中出了差错,遭受反噬而死,甚至死无全尸。因此实际上的情况,谁也不知道了。”

“同时,在外历练的我们二人,也开始遭遇到了莫名的打压。”

“我和陆师兄直觉上都认为此事不对劲,并坚信如此。”

“只是在处理的过程上,我们两人产生了分歧。我认为如果能让左丘教习没有一点预兆和影响便陨落的状况,不是目前的我们二人可以对抗的,我们必须先韬光养晦,暗中观察情况。”

“但陆师兄认为不能等待,导致左丘教习出现意外的那股力量不可能不对付我们二人,毕竟我们是左丘教习唯二的弟子,圣堂皆知,韬光养晦根本没有作用,反而会钝刀割肉,慢慢将我们的希望彻底浇灭。”

“我们相互无法说服对方,于是选择了各自认为对的那个办法。”

“于是,陆师兄想尽了办法去调查左丘教习的状况,却根本没有任何进展,甚至连那股力量到底是什么至今都不知道。”

“同时自身境界亦是死死卡住,曾经用了不到两百年就到了化神期,其中历练的过程中又连续提高到了化神后期,如今三百年过去,却只是化神巅,近乎于原地踏步,身份也还只是个先生。”

“学宫教习的弟子在成为化神期之后,只要愿意便可成为圣堂先生,拥有身穿蓝色道袍的资格。”

“而我选择了韬光养晦,装作完全不在意左丘教习的死活,钻到了典教峰之中不问世事。”

“但陆师兄的看法没错,就算我这样做,依然遭到了无形的打压,也就只是比陆师兄的下场稍微好了一些,勉强跨过了返虚的门槛,地位也稍高了一层,能够穿着教习的红色道袍。”

陶泽的讲述的确是让叶天明白了不少先前不解的事情。

比如他早就知道了陶泽和陆文彬的天赋并不弱于詹台,而这种天赋,若是没有什么大的变故,绝不可能五百多年的时间,才修行到化神巅峰或者返虚初期的层次。

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陶泽称呼陆文彬为师兄,但地位却是更高一级的教习。

至于那位左丘毅,叶天想起当初刚来培元峰挑选居住之处的时候,那位执事说过这座废弃小院的确是一特殊弟子修建而成。

追问的时候,那执事又说具体都已经忘了。

既然是特殊,又为何会忘,这的确是一个小矛盾,不过当时叶天并没有深究。

年轻的女医生6 vpswindows学生18

在看来,是左丘毅的话,一切就都说的通了。

而且叶天刚住进来的时候,陆文彬便来此处寻找过自己,第二天陶泽也亲自来过这里。

以他们的身份地位,不管是有话要对自己说,还是要带领自己去御书楼,都可以随便派个执事来通知,让自己主动前往。

这样回头看来,他们一方面的确是找自己有些事情之外,同样也是为了不动声色的回来看看曾经的师长居住之处,心中缅怀。

“虽然我和陆师兄都没有查到什么真正的东西,但是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看法,左丘教习的死,极有可能和气运的秘密有关!”

“我们两人先前选择的办法都错了,落得了如此下场。今日意外在你的身上看到了气运之力的存在,不论是不是天意,总之在我看来,这或许是一个新办法的机会,就算你或许有什么秘密或者是不凡来历,我也想要尝试一下相信你。”

“毕竟,我们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说难听一点,叫走投无路更加都要合适一些。”说到这里,陶泽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自嘲的苦笑。

“好,我选择修习望气术!”叶天点了点头,听到这里,心中的最后一丝顾虑也已经打消,便不再犹豫。

“只是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先前听了我的讲述,你也应该知道若是走上了这条路,将要面对的那未知的对手有多么强大和恐怖,而且无法回头。”见到叶天答应,陶泽却是话锋一转,强调道。

“我如今体内已经有了气运,自然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不是嘛,”叶天笑了笑说道。

至于将会遇到的危险和麻烦,叶天的心态倒是很平常,毕竟他所经历过的生死,已经实在是太多了。

“好!”叶天风轻云淡的模样倒是让陶泽的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不过旋即便转化成了赞赏。

“你如今也已经知道是我身份状态之敏感,此时还是趁着你培养出来的那些弟子今日在入门考核里面造成的动静,引起了圣堂整个的巨大动荡,才封锁了空间在这里停留这么久,但也依然很是危险,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将此术传授给你。”陶泽抬头看了看弦歌山所在的方向说道,那里就是今天举行入门考核的地点。

……

简单的调息片刻,陶泽双手合十,捏了个印决。

接着,他轻轻闭上了双眼。

数息之后,陶泽再次睁开。

只见他的两个眼珠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眼睛里面的黑色和白色已经完全消失,一双眼睛变得就像是两个最为透明纯净的琉璃水晶一般。

喜欢仙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