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回京的客船已经行驶了半月有余, 从南到北, 像是赶上了桃花盛放的季节, 通河两岸灼灼桃花随处可见。

长宁看着窗外闪过的一片艳粉, 不由翘起了唇角, 道:“水映桃花, 果真是美的紧。”

陆砚眉头轻蹙, 顺着她的话看了眼窗外,转头看着被晕船折磨的脸色苍白的长宁,抬手摸了摸她的脸, 道:“这段是通河最美的景致,今日阿桐既已看过,到下一码头我们便上岸乘车回京。”

长宁看他神色担忧, 握住他的手笑的温柔:“三郎莫要恼我, 当年来江南路过此段水路,我便想着到了春时该有多美, 如今看到了, 便满足了, 余下的路程都听你安排。”

陆砚无奈的看着她, 捏了下她的手:“未到常州时, 你也是这般讲,此次我可不信你了, 到靠岸时,你若是还如之前那般耍赖, 我便抱你上岸。”

长宁不由笑开, 握着他的手坐起身,顺势靠近他怀中,轻声道:“那三郎此刻便抱抱我吧……”

陆砚刚伸手将长宁拥进怀中,侧头在她颊边亲吻了一下,就听到了门外传来一阵奔跑的脚步声,两人皆转头向外看去,就听到门外传来瑜郎中气十足的声音:“娘……”

长宁看着陆砚微微板起的脸,笑的娇美,伸手推了推他:“你儿子来了,去开门吧。”

陆砚看了她一眼,又将她在怀中抱了一会儿,才起身将门打开。

门刚开,一个小身影便冲了进来,还没两步就被自己爹爹揪着衣领拎了起来。

“到父母上房该如何?”陆砚将小瑜郎放到门外,皱眉看着他。

瑜郎站在门外怔怔的看着将门堵得严严实实的父亲,一脸茫然。

三岁的芃儿手里拿着船公给她折的两枝桃花,一双水灵灵眼睛的看着陆砚,眨巴了两下,奶声奶气道:“孩儿前来问父母安。”

看到女儿,陆砚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这一双儿女的样貌像长宁多些,都十分的玉雪可爱,芃儿今日穿着粉色的夹袄,两个包包头上系着粉色的发带,再加上手里开的正旺的桃花,粉粉嫩嫩的可爱。

陆砚弯腰将女儿抱起,笑道:“哪里来的桃花?”

芃儿靠在父亲怀中,将花捧在胸前,软软道:“船家阿叔刚刚折下给我的。”

“可曾谢过阿叔?”陆砚声音温和,看着怀里的小姑娘。

芃儿点头,认真道:“谢过了,七彩给了点心。”

陆砚笑容慈爱,夸奖道:“受人之助必要答谢,芃儿做的很好。”

得到父亲赞赏,小姑娘有些害羞,抱住陆砚的脖子,转过身趴在他肩头,小脸上带出几分羞涩的笑。

抱着听话的女儿,陆砚复又看向站在门口的儿子,见他不停的绞着手指,忽而就想到了长宁紧张时的动作,眼里带出一丝笑意,声音也柔和几分:“瑜郎可知自己错在哪处?”

瑜郎立刻点头,躬着小小的身子行礼道:“孩儿向父亲、母亲问安。”

见儿子认错速度也如长宁一般快,轻笑出声,“进来吧。”

长宁将这对父子在门外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虽然心中觉得陆砚对儿子太过严厉,但却也知瑜郎作为嫡长子未来所要担负的责任,自来长子便辛苦,瑜郎自是也不能例外。

看着跟在丈夫身后的小小孩童,长宁心中微叹一声,向他招手道:“瑜郎来看娘了?”

听到母亲温柔慈爱的声音,瑜郎眼睛一亮,不由快步向前几步,突然又想到什么似得,停下来,规规矩矩的见了礼才走到长宁身边,看着她道:“娘亲今日还不好么?”

长宁笑着摸了摸他的发顶,摇头道:“好多了呢,此刻见到你与芃儿就更好了。”

瑜郎双眼亮晶晶的看着长宁,不由挺了挺小胸脯,道:“那我和妹妹日日来看娘亲,娘亲可会早些好?”

“自然会的。”长宁回答的十分认真,不带一点玩笑。

陆砚将芃儿放到床上,看着长宁与儿子的讲话,见她神色认真,眼中尽是信赖,不由有些触动。

童言稚语常惹人笑,许多大人闻之不过都是做玩笑话,可长宁从不这般,自瑜郎兄妹学说话时,长宁便认真的与孩子们对话,从未将那些异想天开的童言童语当做笑话。

芃儿坐在长宁身边,小脸微微嘟着,十分忧愁的看着长宁,等母亲与哥哥讲完话,才伸着小胳膊,学着大人那般将小手放到长宁的额头,感受了半响,才一脸担忧的叮嘱道:“娘亲,不烧了。”

长宁拉着女儿的手,在她脸上亲了亲,笑道:“是呢,娘已经好了呢。”

芃儿见母亲这般讲,也高兴的笑了起来,将手里的花递给长宁,指了指窗外道:“船家阿叔给摘得,放到那里。”说着小手收回,指着长宁的床头。

长宁接过那两枝开的正好的桃花,鼻尖就嗅到阵阵清香,春

Adc影院小说全文

天的感觉扑面而来,让人心旷神怡,散去了不少晕船的胸闷感。

陆砚与长宁在房中时,丫鬟们一般都守在外面,此刻见女儿忽闪着大眼睛看着床头的空荡荡的花瓶,陆砚只好起身接受妻女的吩咐,将花瓶拿到外间递给阿珍,让她装上一些水。

得知要插花,阿珍连忙接过陆砚手中的花瓶,引兰也进了屋,从收好的针线匣子里拿出一把剪刀,准备修枝装瓶。

陆砚看阿珍将装了水的花瓶拿进来,走上前,一边将袖子微微挽了挽,一边摆手示意阿珍她们退下。

长宁颇感兴趣的侧身看向陆砚:“三郎亲自插瓶么?”

陆砚含笑看她一眼,从她手中拿过桃花,又看了看一双儿女,三双几乎一样的杏眼此刻都睁得圆滚滚的看着自己,让他心头发软。

“芃儿拿来孝敬夫人的花,自然要为夫亲自装好才更显孩儿们孝心。”陆砚微笑着将花枝剪开,动作从容的将花枝一一插入瓶中,很快原本疏散的两枝桃花,便在花瓶中长出了一棵桃树,枝条妖娆,层层叠叠,满树烟霞。

“爹爹插得好看!”瑜郎盯着那瓶桃花,崇拜的看着父亲:“我也要学。”

“我也要!”偎在母亲怀中的芃儿也跟着开口,从母亲怀中直起身子,眼巴巴的看着陆砚。

长宁看着眼前盛放的桃花,再看向陆砚,感觉这世上好似没有他不会的东西呢。

“比之前的水映桃花还要美呢……三郎总是让人惊叹。”长宁声音很轻,双眸中带着似水柔情。

陆砚看着长宁,柔柔一笑,光辉灿烂,映亮了整间船舱。

长宁靠在软枕上,目光温柔的看着教导一双儿女插花的陆砚,河水反射着光线在舱顶投射出斑驳的光斑,熠熠发光,将父子三人笼罩其中,为他们身上镀上一层淡淡的光晕,祥和温馨。长宁唇角微翘,这一刻她感到了莫大的幸福。

水路行了一半,便转了陆路,南平官道年年整修,便是马行得快些,也并不算十分颠簸,只是终究不比水路顺畅,便是紧赶慢赶,天黑时也未能赶入京都城,只能在距离京都不到半日路程的一个小驿馆暂且留宿一晚。

长宁抚着陆砚的手从马车上下来,看着眼前熟悉的地方,不由笑道:“当年入京时,恰逢大雨,我们还曾在此住过一宿呢。”

陆砚微微一怔,转头看向长宁:“阿桐在此宿过?”

长宁点头:“是,那日大雨,马车路上行程慢了许多,到此处时好似也是这个时辰。”

陆砚脸色微微有些恍惚,那年他奉命前往安平县寻找晋王踪迹,回程时也因大雨不得不留此驿馆,难道当时阿桐便也在这里?

“三郎,你看这上面还有我当日所做的诗呢……咦,居然有人与我相和?”

长宁的话像是小鼓槌一般敲在陆砚耳中,他转头看向长宁所立的地方,心跳的十分快,当年他也曾在那边题壁上和过一首诗……

“三郎,你看,这便是我那日离开驿馆时所写的,此时看起来倒觉得有些矫情了。”长宁扭头笑盈盈的看着陆砚,手指指着右侧一首七绝,声音带着几分雀跃:“我念与你听。”

“一霎微雨晚秋天,却梦江南梅熟日。初醒方觉画堂冷,槛外萧疏菊已残。黄云落叶初纷飞,飘零沉浮无定处。倚栏颙望千愁绪,异乡行子空叹息。”

长宁月念越觉得羞人,最后两句含糊的都有些听不清

Adc影院小说全文

。轻轻咬唇偷偷瞥了眼陆砚,见他正盯着自己所写的看的认真,只觉脸一阵发烫,上前抬手挡住他的眼睛:“莫看了!”

陆砚唇角一点一点弯起,抬手握住她的小手,轻声道:“阿桐归京那日我也曾留宿此间驿馆,也曾在此题壁上和了一首诗……”

长宁惊奇的看着他,当下也不记得遮挡他的眼睛转头看向已经写满了诗词的题壁,上下寻找着:“是哪篇?三郎快些指于我看。”

陆砚转身看着她,余光瞥向长宁所作诗词的下方,开口念诵:“草青叶赤雨色新,千里云影日月白。帝城黄花遍地金,来年桃花笑春风。”

长宁目光四处找寻,最终落于一处。陆砚静静的看着她,过了半响,才将她轻轻揽入怀中,二人久久不言,题壁上的诗词满墙,可只有这两首被所谓缘分相和的诗愈发清晰。

“三郎,你可信姻缘天注定?”

“原本不信,可娶你那时便信了。”

驿馆外的桃花开的浓烈,春风中花瓣飘洒,笑看馆内相依偎的男女,这世上总有些牵绊比你所知的还要早,就如这春来春去,花开花落,一年一年,与天地同老,与君同老……

喜欢人面桃花笑春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