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完颜设也马被人从战场上抬下来送到他的好兄弟完颜斜保跟前的时候,已经快不行了,血都快流干了!如果不是这家伙实在太强壮,跟个大狗熊似的,根本熬不到和兄弟见最后一面。

完颜斜保看见哥哥这副惨样,立马就呜哇一声哭出来了,哭得可伤心了。

虽然这个哥哥老是欺负他,还总在老头子跟前打他的小报告,还把他们这一房的好处都占了。那个老爷子粘罕也偏心,什么好的都给长子设也马,斜保这个次子压根就没人疼没人爱的,将来恐怕连老头子的遗产也拿不着多少......但是,完颜斜保现在还是很伤心的!

那可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啊!

而且哥哥不亲嫂嫂亲啊!

完颜斜保和嫂嫂们的关系还是很好的,嫂嫂们又都是极为出色的美人儿......其中还有一个是才貌双全的耶律家的公主,和斜保这个胖才子可有不少共同语言啊!

而根据此时女真人的收继婚制度,完颜设也马的妻子们在他死后,都是要由完颜斜保继承的!

这规矩是大太子粘罕都改变不了的......之前阿骨打的女儿死了男人,不照样让小叔子收继了?

而在大金第三代当中,最年长的是设也马,其次就是斜保。设也马一死,斜保就是老大哥了,这地位马上就上去了。

另外,斜保也是嫡出的。所以完颜设也马死后,他就是粘罕当然的继承人,下一任大金大太子了。粘罕这些年四处征战抢来的家产,还有大金国战斗力最强的四个合扎猛安之一的粘罕合扎猛安,将来也是他的。

这可真是躺赢啊!躺着就逆袭成功了......完颜斜保能不伤心难过,能不好好哭上一场吗?不好好哭一下,他还是人吗?

“呜呜......设也马啊,这次出兵前我就叫你小心一点,别冲得太猛了,我的话你怎么就不听呢?这可怎么办?都给扎了串了!还能撸下来吗?撸下来不会把人撸没了吧?”

被两个亲兵扶着坐在地上出气儿多入气儿少,眼看就要挂了的完颜设也马听了兄弟的话,心里也悔啊!怎么就不听兄弟的话呢?虽然这胖子不讨老爹喜欢,但他是萨满通天巫(此时女真人信萨满教,而萨满巫师往往都有各部高层充当)啊!而且从小就有“乌鸦嘴”......这是法力啊!老爷子虽然也不喜欢这个“乌鸦嘴”,但是哪回出兵之前不是把他拎了去反复盘问?自己怎么就不听呢?现在悔也来不及了,都成串了,眼见是活不了了,还是安排一下后事吧!

可是要交代些什么好呢?

正在完颜设也马打算交代后事的时候,他的好兄弟完颜斜保又开始说“兄友弟恭”的话了,“设也马,你就放心的去吧......你为了的心愿,我这个做弟弟的都会提你了了的!

你不是一直想多要几个儿子,好让咱们这一房的人丁兴旺起来(粘罕大太子这一房人少,粘罕这一辈就哥俩,设也马、斜保也是哥俩),现在你不成了......我一定得帮忙,你放心,不出一年,我保证让几位嫂嫂都怀上!”

这可真是好兄弟啊!连这事儿都已经琢磨好了,实在是太感人了。

“你......”完颜设也马本来已经没什么血了,听了兄弟的话,感动的就是一口老血喷出,但却说不出什么话儿来。因为女真人就是这习俗啊!如果现在要死掉的是斜保,设也马一样会收了弟妹们!

完颜斜保忙拉着哥哥手,留着眼泪道:“大哥,我都知道了,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

以后我一定会努力照顾嫂子们的,不会让她们委屈的。

还有爹爹也交给我来孝顺吧,以后我就是嫡子了,我得当个孝子,不能再惹他老人家生气了。

另外,咱这一房,也会在我手里面发扬光大的......所以你就放心的去吧!”

这就放心的去了?

完颜设也马能放心吗?可不放心......也得去啊!

当银术可安排好了麾下各部暂时转入防御,然后跑过来看看被扎了串的完颜设也马还能不能抢救的时候,这位大太子粘罕的长子,已经瞪着眼珠子,一脸不甘心的死翘翘了。

完颜斜保则一屁股坐在他身边流眼泪,哭得可伤心了。

银术可一瞧,也急了眼了,这可怎么交代?大太子最喜爱的嫡子就这么没了,大太子还不得暴怒啊?

“斜保,你哥哥他......”银术可还不死心,又问了一句。

“没了,没了......我没哥哥了!呜呜......”完颜斜保哭得那个伤心啊!

二胎这就变独子了!

一想到那么多嫂嫂,一想到老头子那么多的家产,一想到金三代老大哥的地位......完颜斜保就留着眼泪对银术可说:“我得带着兄长的遗骸去向爹爹报丧,延津前线这里就交给您了!”

说着话他就一咬牙,“我哥哥是被小高太尉给害死的,您可千万看牢了延津城,不能让小高太尉跑了!”

完颜银术可点点头,“好好,我一定把姓高的困在延津城中!”

......

“哗哗哗......”

这是黄河水涌出豁口,冲向卫州、浚州境内空旷平原时发出的声音。

完颜粘罕这个时候正站在开封府延津县境内的万年新堤大坝上,看着黄河之水从那处豁口涌出去。

河道上的水位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下落,虽然不可能见底(上游的来水还源源不断呢!),但是宋军也不可能再掘开黄河南岸的大坝,水淹开封府了......

而且这大水会淹没大伾山、天成堡以北,让三山浮桥一带的宋军无法向黄河北岸出击。如果吴乞买再分出一部控制住三山浮桥以南的平原,那么屯驻在那里的宋军就会变成瓮中之鳖!

没有了这支大军,高俅又远在京东......这开封府还不任凭大金国攻取?

想到这里,完颜粘罕忍不住就大笑了起来——这要是能拿下开封府,他大概又是首功!

等完颜吴乞买或完颜斜也两人当中的一人没了,他这个功勋卓著的大太子就很有可能当上谙班勃极烈了!

正想没事儿的时候,他忽然听见身后一阵扰动,好像有谁上了大坝,还在哭泣......

这是怎么回事?完颜粘罕心说:本太子正高兴呢?那个混帐王八蛋那么不开眼?

“爹爹......”

粘罕刚在心里骂完“王八蛋”,他儿子斜保的声音就传来了!粘罕那个生气啊!这个斜保出现的时间怎么就那么寸呢?

“爹爹,不好啦......”

还敢说“爹爹不好”!完颜粘罕更生气了,转过身刚想发飙训斥儿子,就看见那“串”儿了!

“那,那是......”完颜粘罕惊得话都说不出来了,看见这那个“成串”的倒霉蛋就眼熟啊!

“爹爹,大哥在延津城下被小高太尉给暗算了......”完颜斜保已经哭倒在完颜粘罕脚下了。

“暗算?我的儿啊!”完颜粘罕哇一声就哭出来了,也不理斜保,就往已经“成串”的完颜设也马扑过去了。

完颜斜保感觉转过身,也爬到老爹粘罕身边,看着老爹抱着已经“凉凉”的大哥,哭得跟个泪人似的,也跟着嚎啕大哭。一边哭还一边在那里自责:“都是我不好,我该拉着点大哥的......我要是拉着他,他就不会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全文完整版

死的那么惨了!呜呜......”

完颜粘罕已经哭得晕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全文完整版

晕乎乎了,也顺着儿子的话说:“你怎么就不拉着他呢?他可是你的亲大哥啊!”

完颜斜保内疚地说:“都是孩儿不好,孩儿也不活了......孩儿这就去亲领死士强攻延津,豁出命也要为大哥报仇!”

说完,完颜斜保就站起身往坝下跑去,仿佛真要去找高衙内拼命。

完颜粘罕一看这架势也急了,虽然他一直不喜欢这个次子,但是斜保现在已经从不招人待见的二胎升级为宝贵的独苗了!

“回来,你个逆子!”

完颜粘罕怒吼了一声,“逆子”斜保赶紧麻利的就回到粘罕跟前了。

粘罕看着儿子,又是一声叹息,自言自语道:“死的怎么就不是你而是设也马呢?”

完颜斜保听了这话也不生气,只是留着眼泪道:“那是长生天看不上孩儿,所以才让孩儿留在您老人家身边!”

完颜粘罕无奈一叹——这事儿不给换啊!不能拿着斜保去兑换一个设也马的,现在他只有斜保了,如果不想以后没人送终,就只有看好这个胖儿子了。

想到这里,粘罕一抹眼泪,就“腾”一下站起来了,满脸都是杀气。

“传某的将令!”完颜粘罕大吼一声,“全军向延津开拔......某家要踏平延津,尽屠城中生灵,为设也马陪葬!”

边上的完颜斜保知道盯着延津城打是不对的,连忙提醒道:“爹爹......咱们南下可是为了开封府啊!”

完颜粘罕咬着牙,红着眼睛,捏着拳头怒吼道:“不要开封府......只要延津城!”

好嘛,这些高衙内和延津城可就惨了!

完颜粘罕现在疯了一样要为儿子报仇,开封府都不去了,就要围着小小的延津城打!

喜欢大宋有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