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梦珍完整版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豆腐鱼

6月8日下午17点整,随着一串清脆的交卷铃声在校园内回响,2018年的高考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相较于周围略显兴奋的考生来说,南北的心情却有些复杂。十余年的寒窗苦读似乎只为了这两天,交卷的那一瞬间,并没有想象中那种解脱的感觉,反而觉得有一丝失落,就像是刚刚考完模拟考,脑子里闪现的还是刚刚答过的英语试题。

没有那种想要流泪的矫情,也没有那种想要狂奔出校门,回家抱着电脑玩个天昏地暗的冲动。

一切都显得很平静,甚至是毫无波澜。

天空阴沉沉的,闷热的空气在身体周围游荡,衣服黏腻腻的贴在身上,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南北随着人潮走出校门。

“北北!”南燕抱着一束鲜花迎了上去,“祝贺你!”

南北看到硕大的花束,头皮一阵发麻,她闭了闭眼睛,接过

桑梦珍完整版在线阅读

花束,“谢谢妈妈。”

南燕抱了下南北,回头冲着陈家齐说:“给我们拍张照吧,留个纪念。”

“不要吧。好多人看着呢……”南北指指附近正在关注她们的家长。

“就拍一张,一张,答应妈妈。”南燕竖起一根手指,巴巴地恳求南北。

南北摆摆手,“好了,好了,快点拍,就一张啊。”

南燕搂着南北的肩膀,两人站在校门口摆出拍照的标准姿势。

“看镜头,好,笑……”陈家齐正要按下手机快门,一道人影突然从旁边冲出来遮挡住镜头。

“北北!出事了!出事了!”

南北神色一变,心里咚地一跳。

她敛起笑容,看着面前满头大汗的木子,急声问:“出啥事了?”

“顾……顾锡东……顾爷爷突然去世了……顾锡东……他……他没参加……没参加高考……”木子说。

南北张着嘴,耳畔响起轰隆隆的巨响,她盯着木子不断开合的嘴唇,脑子里渐渐变成一片空白……

“咣嚓——”天一下子黑了,震耳欲聋的雷声伴随着刺眼的闪电无情地袭向大地,狂风中,一场迟来的暴雨倾盆而下……

校门口聚集的人群乱作一团,黑压压的人流涌向路边的商店和走廊。

南北突然丢掉手里的花束,转身冲进了暴雨里面。

南燕大惊失色,大喊阻止:“北北——下这么大雨——”

南北不顾一切的向前奔跑,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去找他,找他,找到他……

转瞬间,南北的背影就变成了一个模糊的黑点,再一眨眼,连黑点也消失不见了……

顾长荣猝然离世,整个顾家小院笼罩着哀伤的气氛。

“东东,让你老师和江警官歇会儿吧,跟着咱们忙了一天,连口饭还没吃上呢。”顾老四拉住穿着麻布孝服的顾锡东。

不过一天光景,少年已经憔悴得脱了相。

“嗯。”顾锡东正要走开,顾老四拉住他,“东东……”

他转过头,看到四叔通红的眼眶,他的手微微一颤,“四叔。”

“凡事有四叔在呢,你别硬撑着,想哭就哭出来。”

从爷爷出事之后,顾锡东镇定安静得可怕,他表现得不像一个刚刚失去至亲的人,他没有慌乱无措,更没有崩溃痛哭,只是默默地做着他该做的事。

顾锡东越是这样就越让他感到担心,因为看着顾锡东长大的街坊四邻都了解顾叔就是这个少年的命。祖孙俩相依为命,谁也离不开谁。

听到四叔暖心的安慰,顾锡东突然红了下眼,他垂下眼帘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抬起头说:“谢谢四叔关心。我没事。”

顾老四拍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走开了。

顾锡东望了望院子里的瓢泼大雨,到门口拿了两瓶矿泉水走到正在布置灵桌的大可老师和江天浩面前,“张老师,江叔叔,你们歇歇吧,喝点水。”

张大可和江天浩接过水瓶,拧开瓶盖喝了起来。

张大可掏出手机看时间,顾锡东目光一闪,轻声问:“考完了吧?”

张大可点点头,“考完了。”

张大可有些紧张地看着顾锡东,想在他表露出失望和难受的时候及时给予安慰,可顾锡东看上去是那样的平静,似乎刚才他们交谈的内容只是师生间正常交流。

此刻安慰的语言显得多余而又苍白,他们望着灵桌中央顾长荣的遗照,沉默了许久。

顾锡东说,“谢谢你们。”

张大可双目炯炯地看着他,缓缓说道:“从成人礼上,我站在你对面的那一刻起,我就永远是你的家长。”

顾锡东倏然抬头,神色复杂地看着张大可,“老师……”

张大可说:“别担心

桑梦珍完整版在线阅读

,有老师在呢。咱们先把眼前这道难关对付过去,再考虑以后的事。”

顾锡东点点头,“张老师,我的事你没告诉南北吧。”

“没有。”

顾锡东松了口气,“没有就好。”

他已经这样了,不想影响南北高考。但朝阳已经知道了,想必也瞒不了多久。

张大可放下水瓶,对江天浩说:“江警官,你不是找顾锡东有事吗?你们去忙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你一个人能行吗?还是一起吧。”江天浩要过去帮忙,却被张大可推到门口。

“好好开导开导他。”张大可贴着江天浩悄声说了句,就把顾锡东也推了过去。

江天浩和顾锡东并排站在门口,外面的大雨像瓢泼似的,天地间苍茫一片。

他们静静地站了一会儿,江天浩开口说:“宋警官刚才打来电话,笔迹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你的猜测没有错,他就是那个写匿名信的人。他不仅给你爷爷写了匿名信,之前举报张老师,还有举报你的那两封匿名信也是出自他手。”

是他,真的是他!

顾锡东紧紧攥着拳头,嘴唇微微颤抖,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他为什么要那么做?”

顾锡东想不通,一年里几乎没说过话,没有过交集的普通同学为什么要针对他,陷害他,甚至还间接害死了爷爷。

“他太怕输。他这里,还有这里病得很严重。”江天浩指指心口,又指了指脑袋。

顾锡东痛苦地闭上眼睛。

江天浩叹了口气,按着顾锡东的肩膀,开导说:“他或许也没想到他见不得光的行为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他或许也在后悔,但这都不是他开脱罪责的理由。人要为自己做过的错事承担后果,付出代价,他逃不了,也躲不过去。”

顾锡东点点头,“我知道。”

“好好的。没有爷爷,你还有我们。有关心你的街坊四邻,有关心你的老师,你的同学,我们都是你的亲人,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江天浩说。

顾锡东的心抽搐了一下,刚想说话,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顾锡东转目一看,心口巨震。

一个被雨水淋得辨不出模样的少女跌跌撞撞地冲进院子。当她看到屋檐下身穿孝服的少年时,眼睛突然瞪得滚圆,她的身体大幅晃了晃,停了下来。

顾锡东……

霎时间,天地间的雨水像线一样连成一片,迅速模糊了他的视线。

南北站在空无一人的槐树下,隔着厚重的雨幕,与他遥遥相望……

喜欢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