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相亲女3天做了6次 三个嘴吃满了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池非迟心里猜测着电影里女配角什么时候死、怎么个死法,跟非赤解释道,“一方一直付出、付出得太多,总是为另一方考虑得面面俱到,而另一方没有回馈的话,慢慢的,另一方就会把这份付出当做理所应当,平时不会有太强烈的感觉,失去了感觉不适、失落,也只是

和相亲女3天做了6次 三个嘴吃满了

因为觉得属于自己的东西突然没有了,不管什么感情,都应该是双方一起维护,就像是小兰和园子的友情也是一样,园子请小兰旅行,小兰也会想办法回请,园子不会强行出头、表示自己来承担花销,本质上都是在维护这一段友情。”

非赤思索了一下,“那主人,你要不要去我的养殖点拿两条鱼?”

“有时候不用算得那么清楚,也不用拘泥于形式,”池非迟看着电影里的女人惨死,猜测着下一个死亡的会是谁,低声道,“陪伴和忠诚是最贵重的付出。”

……

第二天一早,柯南睡醒就闻到了食物的香味,精神抖擞地洗漱完,到餐桌前就位,开始吃早餐。

╥﹏╥

睡醒就有好吃的料理,这种生活太容易获得幸福感。

别说一会儿还有一份笔录等着他,他觉得帮池非迟再做两份都可以商量。

当然,小兰做的早餐也棒,不接受反驳。

吃完早餐,池非迟带着被早餐收买的柯南去警视厅做笔录,还没忘带上两瓶过期饮料下楼丢了。

做完笔录已经是下午一点多,池非迟送柯南回侦探事务所,到二楼就听到了门后毛利小五郎的说话声。

“不不不,那是那个家伙的说法,我很相信你是为了真相大白才掉下来的……”

柯南好奇,伸手拧门把手开门。

大叔有客人?

屋里,毛利小五郎趴在办公桌前,对着桌上的一盘向日葵说话。

“没错,你替弘子小姐报仇了……怎么样?我是这么认为,你觉得呢?”

柯南呆住:“……”

喂喂,这毛病不是池非迟有的吗?

……

“什么?毛利大叔对着向日葵自言自语?”

翌日,前往露营地的车子上,光彦惊讶问前座的柯南,“是真的吗?”

副驾驶座,被池非迟抱着的柯南回头跟后座四人聊天,“是啊,像是‘你以后会帮忙破案吗,哎呀,那真是谢谢,放心,我也会照顾好你的’之类的话……”

“跟非迟哥的症状很相似呢,”灰原哀低头用手机发着UL消息,头也不抬道,“比如像是听到并做出回答这一点。”

“啊?”步美有些担忧,“那毛利叔叔不会也生病了吧?”

某病人池非迟平静脸坐着,视线穿过柯南头顶,看前车窗外的风景。

为什么他们要一大群人挤在阿笠博士的小甲壳虫里?

因为……不好分配人员。

他原本是开了自己的车到阿笠博士家汇合的,大概是一段时间没见,五个小学生似乎有很多话想说,一人坐他的车,一群就要跟上,显得阿笠博士孤苦伶仃,反之,一群小鬼坐阿笠博士的车子,又担心他一个人会孤独。

再租车也晚了,就只能把他的车子留在阿笠博士家里,全部挤上阿笠博士这辆甲壳虫。

至少不用再把阿笠博士绑在车顶的行李再搬过去。

而且他那辆车子车顶装不了置物架,不适合放东西,底盘低,也不适合开山路。

“那要不要让大叔去医院看看?”元太提议道。

“我觉得很有必要,”光彦一脸认真,摸着下巴分析,“你们想啊,毛利叔叔被叫做沉睡的小五郎,经常在梦里破案,醒来却不怎么记得,对吧?我前阵子专门找过这类书籍,这种症状叫双重人格,就跟池哥哥之前一样。”

“啊……”步美忙道,“那必须趁早看医生才行!”

柯南一汗,‘沉睡的小五郎’是怎么回事,他最清楚不过了,“别担心啦,我看叔叔他只是太无聊了,幻想那盆向日葵能听懂他的话,不过小兰姐姐她还是把那盆向日葵送给朋友照顾了,叔叔还埋怨了好一会儿,说那盆向日葵是有灵性的,送走太可惜了。”

落入灰原哀手里被盘的非赤突然好奇,“主人,那盆向日葵有灵性吗?”

“没有。”池非迟道。

静……

五个孩子齐刷刷看池非迟。

开车的阿笠博士都忍不住侧目看了一眼。

柯南:“……”

没错,就是池非迟这种冷不丁冒出一句答复的情况,很诡异。

而且大叔那种假装认真沟通,和池非迟这种真的像在跟什么沟通的状态,还有给人的感觉,都是不一样的,仔细感觉,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

“非迟哥,你……又听到了什么吗?”灰原哀迟疑着问道。

“没什么,”池非迟转移话题,“不过,博士,这次的露营地很偏僻吗?”

“不是很偏僻,但客人确实不多,我是在想,没有太多人的话,就不会太拥挤、太混乱,我们也能好好玩,”阿笠博士注意力转移,解释着,又问道,“为什么这么问啊?”

“车子进山林已经快半个小时了,”池非迟道,“还都是山路。”

柯南一愣,转回身,一脸无语地看着阿笠博士,“博士,你不会是迷路了吧?”

“没有,”阿笠博士笃定且自信道,“我只是抄近道过去,放心好了,在天黑之前,我们一定能在露营地扎好帐篷并吃上晚餐的!”

池非迟:“……”

又有种‘有人立Flag’的感觉。

反过来说,他们在天黑之前连露营地都到不了。

难道瘟神柯南带来的麻烦,不是露营时出事件,而是在路上就遇到事件?

灰原哀将信将疑,提醒道,“最好还是转回正路上,按路线走,那个露营地只有你去看过,又没有带上地图,如果迷路了,换非迟哥也没法带我们出去。”

“小哀,你对我也有点信心嘛!”阿笠博士干笑道。

“带你们原路返回还是没问题的。”池非迟道。

灰原哀一听,这才放心了些。

如果非迟哥记得路,那实在不行,他们还是能转回去的……吧?

“那等待的时间,我们不如来唱歌吧?”步美积极提议。

小孩子的想法总是很跳跃,小孩子唱起一首歌来,总是不厌其烦。

池非迟在听着非赤和三个孩子合唱了五遍帝丹小学校歌、尤其是离自己很近的柯南还不时掺和唱几句之后,终于忍不住了,在第六遍开始的时候,打断道,“能不能换一首?”

后座,灰原哀用复杂目光看前排。

她很佩服非迟哥,离江户川那么近听江户川唱歌,都能忍下五遍才开口打断。

“那唱什么好呢?”步美思索着。

“铃儿响叮当?”元太看其他人。

“再换首。”池非迟表示自己都听够了。

“那池哥哥唱一首怎么样?”光彦期待道,“随便什么都行。”

柯南转头看池非迟,笑弯眼道,“我也想听池哥哥唱歌。”

大叔说过,池非迟在lemon酒吧低声唱过一首歌,唱得挺好的,虽然大叔自身唱歌水平不怎么样,但欣赏能力应该还是没问题的,那就可以期待一下。

灰原哀跟着起哄,还放下手机做准备,“我也赞同。”

池非迟回忆着自己听过的日语歌,“好像没有特别适合小孩子的……”

“不管是什么都行啊,”阿笠博士笑眯眯道,“大家还都蛮期待的!”

“嗯嗯!”

后座,三个孩子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曾经我也想一了百了?”池非迟不确定道。

这也可以说成是——‘曾经我也想死了一了百了’。

静……

光彦汗了汗,“这、这就是歌名吗?”

阿笠博士也一头大汗,“呃,听起来是不太适合小孩子,我觉得还是换一首比较好。”

灰原哀警惕提醒池非迟,“就算是成年人,太丧气的歌听多了也不好。”

“不是很丧气,治愈系的。”池非迟解释道。

“是吗……”灰原哀不太相信,“还是找首民歌童谣之类简单的吧,大家可以学会之后一起唱。”

池非迟默默回想。

带孩子真麻烦,还得会唱童谣。

他小时候听的中文童谣,翻译过来之后,调子还得调整,有的也不是很顺口。

而一想到日语童谣,《七个孩子》就在他脑海里在不停回响,以前听手机按键音听了太多次,有点跳不出来了……

他总不能真的唱首《七个孩子》,来唤醒一下柯南和灰原哀的不太好回忆吧?

他不是那种人。

在五个小鬼头期待的注视下,池非迟总算想到一个差不多的童谣。

“通行了,通行了。”

“这是哪里的小道。”

“这是天神的小道。”

“走过这儿吧,如果没有要事,就不需通过。”

“为了庆祝孩子七岁生日。”

“请笑纳钱财,保我平安。”

“顺利出行,难以归来。”

很简单的几句,很简单的旋律,虽然池非迟用平静的语调一唱,让人觉得冷空气在车子弥漫,似乎有些幽森,但不妨碍三个孩子乐趣十足地学,重复一遍,差不多就学得差不多了。

阿笠博士回忆着,“我记得,这应该是好些年前,群马这一带流行过的童谣吧……”

池非迟觉得群马县是个很神奇的地方,不止这一首童谣,《七个孩子》在群马县流传得也比较广,而群马县还有不少神奇的传说,“嗯,山村警官一直叫小哀‘森林公主’,你们应该都知道。”

“这首童谣还跟这个有关系吗?”光彦好奇问道。

“里面有‘天神的小道’,是不是说森林公主也

和相亲女3天做了6次 三个嘴吃满了

是神明,可以走那条小道呢?”步美猜测道。

柯南默默回想,他记得森林公主这个传说跟献祭有关,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喜欢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