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含着精子去上课h 舔了一个小奶包[电竞]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

转眼间,已经是三个月过去。

冬去春来。

叶千秋所在的小院里,也已经换了新颜。

春雨下了又停,停了又下。

早上还有阳光照射下来,到了中午便阴暗下来,缠绵的雨丝从天上依旧落下来,令人身心清爽愉快。

这场雨,足足下了两天两夜才彻底的停下来,把干燥的土地都浸透了。

一大早上,天还没有亮,外面漆黑一团,只有天空的启明星一闪一闪。

这个时候,很多人都还在睡梦之中,但洪易已经起床开始收拾东西。

今天是科考的日子。

自从三个月前,他和父亲洪玄机摊牌之后。

他就很少回府,后来,直接索性搬到了师父的小院来住。

叶千秋倒也没反对。

洪易和洪玄机的那一次见面,算是彻底把父子俩的关系搞僵了。

不过,这样也好。

叶千秋在这里闲了太久。

也想着做点事情。

洪易科考之后,他们师徒俩便能大干一场。

洪易收拾完东西,叶千秋和洪易说道:“十年之功,便在今日,以你的学识,中个举人,不在话下。”

“便是头名解元,也未尝不能拿下。”

洪易朝着叶千秋微微颔首。

然后出了院门,直奔考场。

大乾朝的科考,秀才试,举人试都只有一天,只有进士的“会试”才有三天。

对于很多人来说,科举之路就是向上攀升的唯一通道。

洪易却是不同,对待科举很是平静。

能考得上自然好,考不上,也没什么。

大不了和师父一样,做个一心求长生的修道者。

等到了师父所说的那阳神境界,甚至可以为死去的娘亲重聚神魂,让娘亲复活。

荣华富贵,不过是过眼云烟。

还是自我强大,长生大道才是值得追求的东西。

……

看着洪易离去的叶千秋很是欣慰。

洪易从八岁起就跟着他。

七年养育,看着洪易从小长到大,叶千秋颇有一种老父亲般的心态。

对于自己的弟子。

叶千秋的教导方式,一向是因人而异。

向对待洪易这样好的,倒是头一个。

因为,洪易自小缺少父母的关怀。

所以,叶千秋在这一方面很是注重。

这也让洪易对他十分尊敬。

不过,孩子大了,总归是得放出去闯荡一番的。

特别是像洪易这样的,更是应该放出去闯一闯,才能成长的更快。

所以,叶千秋已经在盘算这种机会。

这一天过的很快。

等日落黄昏的时候。

洪易已经回到了小院。

和叶千秋报喜。

考试结果要在半个月后出来。

所以,洪易不担心自己考不上,叶千秋也不担心洪易考不上。

师徒二人打算吃顿好的。

于是,便朝着玉京城最有名的酒楼去。

这酒楼本身就在天桥一带。

而天桥一带,也是玉京城最热闹的地方。

这地方车水马龙,卖小吃的,说书的,测字算命的,摔跤的,演马戏的,练武表演挣钱的,卖大力丸的,摆摊买卖古董字画的等等,琳琅满目。

叶千秋和洪易在酒楼里吃完了饭,便在这天桥一带逛了起来。

“好!好!”

就在师徒俩四处闲逛的时候,突然前面一群人围出了个大圆圈,水泄不通,圈子里面听得呼呼剧烈的劲风,还有小女孩的娇喝,随后就是一阵哄堂的叫好。

师徒二人轻轻的挤进了那人群圈子之中,看见圈子中间的情形,倒是吃了一惊。

原来里面的是三个人在演武卖艺。

洪易见状,和一旁的叶千秋说道:“师父,这三人看起来不是花架子,应该是真有本事的。”

叶千秋微微颔首。

卖艺的是一个老人,一个壮汉,一个小女孩。

老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拿着根旱烟斗抽着,那根旱烟斗都点大得离谱,通体黑色,是纯铁打造的。

而那壮汉却是一尊铁塔模样,壮汉手里拿着一根茶杯粗,比人还高的铁棒。

这根铁棒最少都有百八十斤,但这壮汉的手上,好像是一根火柴玩得滴溜溜的乱转。

“师父,这壮汉的双臂,只怕有六七百斤的力量!”

洪易在一旁见状,惊讶道。

叶千秋点头,虽然这是阳神世界,但是一般的练武之人,也未必能有这样的力量。

那个小女孩,粉扑扑的脸蛋,大概只有十一二岁。

小女孩穿着红颜色的劲装,劲装上脏兮兮,显示出了日子过得并不好,风尘仆仆。

“小丫头倒是有几分英武之气。”

“咦?不对,有些古怪?”

叶千秋看着这个小丫头,心中一动,察觉到了那小丫头身上似乎有些古怪。

片刻之后。

叶千秋眼中泛起一抹精光。

“嚯!”

此时,只听得周围的人群惊叫起来。

只见那铁塔一般的大汉猛然举起铁棒,朝小女孩打出,铁棒挥动之中,呜呜怪叫,相隔十步开外,都听得惊心动魄。

这一棍下去,别说是娇滴滴的小丫头,就算是头大水牛都要被捶成肉泥。

但是那小丫头在棍临身的时候,突然一跃,身体似蝴蝶一般踩在铁棒身上,猛的飘了起来。

大汉抽棍,又是一横扫,小丫头身体又一跃,附在棍子上,轻盈得好像没有半点重量。

这一切,都把在场的众人都看得呆了。

突然之间,棍势一停,小丫头从棍上跳下来,大汉把棍狠狠朝地面一戳。

这时,老人也站起身来,托了一个铜盆,朝着围观的众人走去。

“各位看官,有钱的捧个钱场……”

周围的人一看这架势,都散开去,只有几个衣着光鲜的,丢出几文大钱。

老头和壮汉看见铜盆里寥寥有数的铜钱,一脸惨淡,有些木楞的的站在那里。

只有那个小丫头苦哈哈的说道:“十八个大子儿,还不够住店的,爷爷,咱们今天又要睡城隍庙了。”

这时,叶千秋从怀里掏出几个黄金饼,直接扔进了那铜盆之中。

洪易见状,也摸摸自己的口袋,把自己身上的银钱都一股脑的掏了出来,放进铜盆里面。

叮叮咚咚…….

师徒俩的金银落入铜盆之中,发出清脆的声音。

突然看到这么多钱。

老头和壮汉,还有那小女孩都朝着叶千秋和洪易师徒俩投来惊讶无比的目光。

老头儿看到叶千秋气度不凡,当即上前,道:“小老儿多谢先生慷慨解囊。”

叶千秋淡淡一笑,道:“你们这样在天桥卖艺不是办法。”

“大乾律法禁止民间拳棒,这是玉京城,天子脚下,你们卖艺,挣的少就不说了,还可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我给你们指一条出路。”

“你们干不干。”

老头心思活泛,本来看到这么多钱,还不敢收。

一听叶千秋这话。

便察觉出了叶千秋绝非等闲。

与其在这里天天卖艺,挣不了几个大子儿,索性搏一条出路。

当即便道:“小老儿愿听贵人指点。”

叶千秋闻言,微微一笑,示意他们跟着自己走。

周围围观的人一下看见这么多钱,都是惊叹不已。

有的人眼睛中还显露出贪婪的目光。

天桥之上,本来就是三教九流都有,师徒俩一下掏出这么多的金银来,自然令人眼热。

那老人倒也是果决之辈。

既然决定了听叶千秋指点。

也不犹豫,直接带着那大汉和小女孩跟着叶千秋离开。

其实,老人心里虽然有一些犹豫,但是却被叶千秋身上的气息给不自觉的感染。

洪易见状,赶紧跟了上去。

一行五人回到了花胡子巷的小院里。

一进小院。

老人看到小院别具一格,自有一股韵味。

也忍不住先开口,朝着叶千秋问道:“敢问先生,给小老儿指的出路在哪儿?”

叶千秋看三人还有些拘束,笑道:“不必拘束,你们都坐下,咱们好好聊聊。”

说着,叶千秋还让洪易给三人泡了茶。

叶千秋身上自有一股令人不由自主信任的气息。

三人看到叶千秋如此平易近人,也就在屋里坐下。

“我姓叶,你们叫我叶先生便是。”

“我能看得出来,你们不是一般的卖艺之人。”

“身上还是带着些真本事的。”

“我想让你们跟着我,往后替我办事,你们觉得如何?”

老头听到叶千秋这话,还有些疑惑,他朝着叶千秋道:“先生是要招家仆吗?”

下面含着精子去上课h 舔了一个小奶包[电竞]

叶千秋笑道:“算不上什么家仆。”

“你们也看到了,这院子里平常就和我们师徒俩。”

“我这徒弟马上就要中举人了,他一中举,就得自己开门立户。”

“到时候,这院子里就剩下我一个人,有事儿总得找人去办不是。”

“放心,不签卖身契,以后,你们若是想走,还是随时能走。”

老人一听,连忙拜倒在地上。

那铁塔一般的大汉,还有那小姑娘,也连忙跟着老头下拜。

其实他们已经到了穷困潦倒的地步,不然也不会睡城隍庙,现在就是让他们签卖身契,他们也干。

更何况,叶千秋还不要他们签卖身契。

老头当然乐意了。

这对于他们来说可是大大的好事。

跟着这位出手阔绰的叶先生,最起码是吃住不愁了。

叶千秋大大方方受了这几拜,然后和老头说道:“你练的是大禅寺的三十六路罗汉手,对吧。”

“先生,好眼力!”

老头起身,坐在对面。

叶千秋笑了笑,道:“你们不是玉京人,应该是中州一带的吧。”

老头一听,当即说道:“先生果然慧眼如炬!”

“实不相瞒,我们是中州沈家沟的人,小老儿我叫沈天扬,这是我儿子沈铁柱,小穆是我们在路上救下来的,她姓宇文。”

“我们沈家沟早年都是租种的大禅寺的田,租子还不重,但是后来大禅寺被剿,田虽然归了我们,但税就一年重起来,加上前几年遭了水灾,税交不上去,官府就要收田,我们气愤不过,打伤了几个衙役,逃荒出来,一路流落到这里。”

“我们的拳法,也是早年大禅寺流传出来的。咱们沈家沟世世代代种田,练拳,虽然功夫说不上精深,却也能自保,在江湖上行走,也不怕匪徒。”

沈天扬在一旁娓娓道来。

叶千秋微微颔首,心中有了谱儿。

这时,洪易突然在一旁说道:“你们是中州沈家沟的人?”

“我听说前几年沈家沟是遭了水灾,不过太子爷调拨了不少赈灾钱粮去过,但是

下面含着精子去上课h 舔了一个小奶包[电竞]

好像是大禅寺的余党组织刁民还要闹事,结果闹出了民变来,后来派军镇压,因为镇压及时,太子爷还得了皇上的赞誉,说是办事雷厉风行。”

沈天扬却是一脸愤愤不平的说道:“根本没有调拨赈灾粮过来!”

“那些赈灾粮都被中州的官儿贪掉了,我们去论理,就说明民变,后来带兵来缴村子的什么将军,更是污民为匪!”

“我们逃出来之后,他们把村子里面的留下的人都杀光了!”

“男女老少每一个逃出生天的!”

叶千秋闻言,面色平静,道:“你们在我这里住下,这事儿,早晚能给你们一个公道。”

沈天扬听叶千秋这口气,只觉得叶千秋定然是厉害无比的人物。

竟然也是半点不怀疑叶千秋的话。

他朝着叶千秋拜谢道:“如果真能讨回一个公道,那小老儿便替沈家沟死去的那些男女老少多谢先生了。”

一旁的洪易面色一惊,道:“师父,这些狗官,胆子都大到了这个地步了吗?”

“这事儿当初还有太子掺和,甚至有可能牵扯到太子。”

叶千秋闻言,淡淡一笑,道:“行了,为师心里有数。”

这时,叶千秋的目光落下那小女孩,小穆的身上。

云蒙国太师,玄天馆主之弟宇文穆,被梦神机重伤之后,尸解转世,分散念头于资质非凡的人中。

这个小穆身上,便有宇文穆的念头附身。

宇文穆倒也算是个人物。

叶千秋笑了笑,朝着小穆招手。

小穆倒也不认生,朝着叶千秋那边挪了挪。

叶千秋道:“丫头,以后你跟着我念书。”

小穆还不知道她这是得了天大的机缘。

这时,沈天扬听到洪易的话之后,却是说道:“先生,我们的这事儿还牵扯到了当朝太子?”

“那我们住在先生这里,会不会给先生找麻烦?”

叶千秋笑道:“无妨,你们安心住下便是。”

“便是皇帝要找你们的麻烦,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骨头够不够硬。”

叶千秋这话一出。

直接让沈天扬惊讶无比。

着实是因为叶千秋的口气太大。

皇帝是谁,那可是至高无上的人物。

合着这位叶先生连皇帝都不怕?

好家伙。

他们这是碰上什么大人物了。

洪易也在一旁说道:“你们安心住下便是,听师父的没错。”

虽然,玉京城每个几个月都会挨家挨户的查户籍。

没有户籍的全都会被打入大牢。

但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查到叶千秋头上的。

就这样,沈天扬三人,便在叶千秋的小院里住了下来,伺候起了叶千秋的衣食起居。

叶千秋其实也不用人伺候。

只是,家里多了几个人,自然多了不少人气。

得空吃起火锅来,还挺热闹。

起初,沈天扬三人还有些拘束,但日子久了。

他们都知道叶千秋的脾性,也不会太生疏客气。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

洪易没有任何意外的中了举。

而且是头名解元。

一中举,洪易便直接从侯府搬出。

这事儿可是在玉京城的权贵圈子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毕竟,洪易只是侯府庶子,这一下子就中了举人,很多有心人开始打听关于洪易的消息。

……

小院里。

洪易正在和叶千秋说着他搬新家的事情。

“师父,要不我还是住在您这儿算了。”

“反正我现在也还是一个人。”

“要不,咱买个大宅子,您和我一块儿搬过去。”

叶千秋闻言,笑道:“我在这儿住着挺好的,不过,买宅子就不必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送你大宅子了。”

洪易一听,有些诧异,道:“有人送我大宅子?”

“师父的意思是,有人会拉拢我?”

洪易的脑子转的快,一下子就品味出了叶千秋的意思。

叶千秋卖了个关子,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一旁的小穆正在看书。

听到叶千秋和洪易的对话,忍不住插话道:“师兄若是有了大宅子,一定要给我留一间大屋子,里边放上一个大床,这样我晚上睡觉就不怕掉下床了。”

小穆这话一出,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原来,前两天这小穆半夜里睡觉,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居然在床上就手舞足蹈起来,直接就从床上滚到了地上,摔的不轻。

……

武温候府,书房。

和小院里一派欢笑不同。

这书房里可是气氛有些凝重。

这些天,洪玄机没有回府,今夜,他也是要见一面自己的大儿子,才会回侯府一趟,一会儿,他还要进宫,去陪伴皇上。

洪玄机的嫡长子名叫洪熙,此时正一脸恭敬的站在一旁,和洪玄机说道:“父亲,洪易的胆子太大了。”

“刚刚中举,就搬出府去,母亲留他,他竟然对母亲出口不逊,差点当场动手,听说他现在练了武,飞扬跋扈的很,谁都不放在眼里。”

“父亲,您看,是不是让我代父亲去训斥他一番,以正家风!”

喜欢诸天一道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