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受不住索取晕了过去 在教室里强行糟蹋校花小说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山哥这一刻懵了,大脑嗡嗡的,身上多处木刺的划伤,左胳膊扭曲,左胸口有剧烈的疼痛,显然骨折了。

钱文猛然撞门自己也有些晕,不过还好早有准备,晃了晃头驱赶走那一丝晕眩,看向地下挣扎着要爬起的山哥。

求生欲望真是强烈,被撞了个正着,浑身多处骨折,脑子还没清醒就跌跌撞撞的摸向一旁跌落的枪。

钱文当然不可能让他拿到枪,右手揉着刚刚撞门的左肩膀,迈步向前跨过跌跌撞撞的山哥,一脚踩在短管猎枪上,嘎巴一声,枪管弯了。

山哥一怔,然后看向钱文,怒吼道,“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对方已经受了不轻的伤,手中唯一能威胁他的东西都没了,钱文不急不慢的走到他跟前,掏出警员证,“你被逮捕了。”

山哥脸颊抽搐,他可是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

钱文反手就要掏出手铐,山哥怎么可能坐以待毙,他还不想坐牢,强忍着痛处,右手抓起一块木板猛地扔向钱文,自己突然往门外跑。

钱文见状躲开袭来的木板,捡起猎枪,提溜着手铐,慢慢悠悠的跟在山哥身后,都伤成那样了还能跑到哪。

大门被撞开的声音,打扰到了不少在旅店休息的客人,不过还好没有傻子,开门查看,都是在猫眼上往外望。

山哥跑的还挺快,没几下就跑到了一层,可刚刚下来的他还没有升起再次逃出生天的喜悦,就撞见了崩溃的一幕。

‘巨人症’已经放弃和前台小姐姐对视,转而庞大的身躯堵住了旅店门。

狭路相逢勇者胜,山哥崩溃的眼神和巨人症相

承受不住索取晕了过去 在教室里强行糟蹋校花小说

对。

前有巨兽,后有追兵,山哥这一刻好像没有了生路。

他的伤口在滴答滴答的滴血,在这个安静的场景中尤为清晰。

钱文的脚步声传入他耳中,山哥眼神一冷,他动了,不过没有冲向巨人症,而是冲向了一旁不敢出声的前台小姐姐。

山哥动的瞬间,巨人症也动了,一下就扑倒了山哥,一点机会也没给他。

“咔擦~”钱文乘机铐住对方的左手,脸贴地,双手背后都铐上了。

“啊~”山哥的左手还骨折着。

“痛,痛,痛。”山哥口中连连叫道。

“痛就老实点。”钱文轻声说道。

有巨人症看着,钱文起身走到前台,微笑说道,“306室的门坏了,这是我的警员证和手机号,你们修好后给我打电话,我赔偿,谢谢!”

一直都在懵逼状态的前台那敢不同意,连连点头,表示明白了。

留了号码,钱文押着山哥走出旅店,往大路上走。

钱文边走边把玩着山哥的手机,上下翻了翻,看向垂头丧气的对方,“你的开屏密码。”

山哥无力的瞟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保持沉默。

都抓了他,还想让他配合,哼~,狗屁不是。

钱文摇了摇头,有些人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巨人症~”钱文叫道。

巨人症看向山哥,然后张口血盆大口含住了对方背铐的手。

“你,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不能虐待我啊,小心我告你~”山哥失声叫道。

“你有证据么?”钱文看着他戏谑道。

山哥语塞,巨人症一点点用力,他的手感觉到了压迫感,急忙喊道,“五个三一个六。”

钱文没理巨人症和山哥的玩耍,打开手机翻开通话记录,上面第一个就是陈大队。

他笑了,这次他逮到了一条大鱼。

“这个陈大队是谁?”钱文看向山哥问道。

“你快让你的狗走开。”山哥没有回答。

“东山陈光荣是吧。”钱文轻声说道。

山哥一下神色慌张了,“我,我不知道什么陈光荣,你赶紧让你的狗走开,我的胳膊痛。”

“陈光荣,东山刑侦大队大队长,哥哥陈文泽东山一把手对吧。

不过这些只是表面信息,陈光荣是塔寨在东山的保护伞对不对?

就是你不说我们也知道,这次你杀包星为什么会钻进警方布的局,就是因为我们早就注意到了陈光荣。

他已经暴露了,你在给他打掩护已经没用了。

这次你回去准备吃花生米吧,服刑你是不可能了。”

钱文说完没有在搭理山哥,就是拉着他往大路上走。

这一刻山哥倍受煎熬,不仅有身上的痛,还有对以后的恐惧。

他本来以为就算自己被抓,有陈光荣在,他又知道那么多秘密,对方怎么也得保自己吧。

可是刚刚这个抓自己的人说,陈光荣被盯了,要倒台了?

“你在诈我,你说谎~”山哥跳脚吼道。

“嗯~”钱文就给了一个字,然后拉着对方继续走。

一副你说什么都对的样子。

这让山哥没有心安,反而更加焦虑了,他宁愿对方和自己争执,讲道理,摆证据,这样他更能相信对方是在诈他。

一路上山哥都在跳脚说钱文在骗他,诈他,钱文的回复都是嗯嗯嗯。

到最后山哥脸色苍白,低着头被钱文拉着走。

“你给我包扎一下伤口,我感觉我快不行了。”山哥实在忍不住疼痛喊道。

他现在不仅浑身越来越痛,头还晕晕乎乎的。

钱文停步给他检查了一下,没有什么大事,流血的地方都是刚刚被木刺划伤,扎伤的地方,现在早凝固了。

而骨折的地方他捏了捏,左胳膊是骨折了,左胸口那里肋骨没事,倒是上面软趴趴的,应该是肩膀骨折加骨裂,反正钱文也不懂,可以确定的是山哥一时半会死不了。

“没事继续走吧,尸体带回去对我也是大功一件。”钱文不在意道。

这让山哥急了,“我知道很多秘密。”

“嗯,你最大的秘密应该就是陈光荣,这我们知道,你不用说了。”

“我举报塔寨制毒贩毒!”

“这不是明眼人都知道的事么?上面人不知道正常,可塔寨附近村落有几个不知道的。”钱文摆摆手道。

“我举报香山霍来村有制毒工厂,我可以帮你们找到。”

“嗯,这是个重要线索,可我是东山的不是香山的,这个功劳给不了我。”

“我,我还知道一条贩冰的线路,虽然也是在香山,可是货源在东山!”

钱文撇了山哥一眼,“呦~知道的还真不少,可惜我的任务是抓你回去,至于这些秘密跟我说了我也难兜进口袋,你还是回去和审讯你的警员说吧。”

“可我快死了啊,我感觉还没回你们警局,我就要失血过多而亡了。”

“嗯,对我来说,你是死是活都一样,只要我带你回去,我任务就完成了。”

山哥要吐血,他怎么就遇到这么个不温不火的警员。

到了车来车往的路边大道,钱文连连招手,不过没有一辆出租车停下。

先不说山哥的满身血,就巨人症的庞大体型就没几个敢停车的。

钱文斜视了山哥一眼,看对方精气神已经没多少了,他如果现在问应该可以问出不少东西。

“唉~怎么就没车愿意停呢,你说你跑这么远干嘛!”钱文说着还拍了山哥头一下。

“我真的不行了,你报警也好,叫你同事来也好,我不想死。”山哥脸色苍白,垂头无力道。

“那不行,你可是我的功劳,我一定要亲手送你去警局。”钱文一副二不楞的样子。

“咳咳~”山哥目瞪口呆,憋出内伤,这种人是怎么考取编制的。

“我坦白,我交代,你拿手机录像,我说。

还有我的手机录音功能里有和陈光荣通话记录,你可以拿来作为他指示我杀人的证据。

还有我钱包里有两张银行卡,一张里面有二十来万,另一张今天早上陈光荣就会往里面打一百万,我都给你。

你赶紧救我,我不想死,我坦白!”

感觉自己生命一点点流逝最为可怕,山哥现在求生欲望万分强烈。

“哦~”钱文答应了一声还是没有动作,反而坐在了路牙子上。

这一下让山哥头皮发麻,脑淤血都要犯了。

“你在干嘛~你在干嘛~”山哥努力用最大的声音大吼。

“我在等车啊~”钱文木木的扭头看向他,一副看傻逼的样子。

看着钱文呆呆木木的样子,山哥直接就崩溃了,看向钱文撕心裂肺道,“你这个傻逼,你是傻逼,你踏马是怎么穿上这身衣服的。”

“呜呜呜~”山哥跪地哭了,他不想死!

钱文眼睛眨了眨,怎么好好的突然就骂他了呢?好无辜啊!

“求求你,我坦白,我全说,我不想死

承受不住索取晕了过去 在教室里强行糟蹋校花小说

。”跪地的山哥,一边哭一边嘶吼道。

看来是心里防线撕破了,钱文拿出山哥的手机,打开里面的录音功能,里面就一条录音,5分来钟,录音时间是刚刚钱文追山哥时候录的。

看来山哥对陈光荣有戒备心了。

钱文打开录音。

“你遭警方埋伏了?黑皮你确定死了?还有你打算去哪躲,要不然我给你安排地方吧。”

“山子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明天一早钱一定到账。

这些都是陈光荣说的话。

钱文知道陈光荣完了,这可以算铁证了。

山哥已经不嘶吼了,无力的瘫软在地上,就像在等死一样。

钱文起身蹬了蹬他的腿,“起来,不是说录像么?干嘛呢!”

听到这话的山哥一下有了精神,“你,你愿意救我了?”

“那得看你说的快不快了,你自己找死的话,我也没办法。”钱文耸耸肩道。

“快,快,我很快的。

香山这里的贩冰……”

钱文还没等山哥说全,就又给了他一脚,“说陈光荣……”

山哥犹豫了一下,看向钱文,“给我宽大处理。”

“嗯~”钱文又回了一个字。

山哥一下咬牙切齿,他现在烦这个。

然后就都撂了,录音都给了,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了。

钱文一边录像一边听着,全过程他波澜不惊,可是内心已经波涛汹涌。

陈光荣的事触目惊心,他杀了不止一个人。

在山哥交代的时候,不远处一辆警车开来。

钱文当然不可能死等,在打不着车的时候,他就给李维民发了信息。

现在应该是李维民联系到了赵学超,派车来接他了。

“好了,不用说了,你运气不错,有人来接我们了。”

山哥看见在靠近的警车,第一次觉得这么亲切。

两人和巨人症上车,先开往医院,给山哥处理伤口,可别真死了。

喜欢从我是余欢水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