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姪女开了苞 我被几个闺蜜玩到爽死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在距离市政厅不是很远的这个街区,在这一家早已人去楼空的饭馆里边,某个糟心的小女孩此时坐在柜台上旁若无人地大快朵颐着。

事实上,现在这里确实是没有别的人,至少,活的是暂时没有的。

和相对干净,仅仅只是有些乱的饭馆不同,此时,外边的街道则是一片狼藉,路上躺了很是不少的尸体,那些男女老幼的市民们就那样子倒在血泊里一动不动的。

“……”

(。◝~◜。)嚼!

安妮没有管外边的情况,只是自己吃着东西。

外边的那些人,那些无辜的普利斯特拉居民,在她来到这里之前,就已经被魔女教的教徒们杀害并丢弃在那里了。

而除了那些无辜者之外,外边同时也有着不少战斗的痕迹以及为数不多的魔女教教徒,也就是那种裹着暗红色罩袍的教徒们的尸体和鲜血。

那些全都是安妮刚刚来到这里后跳出来想要袭击她的坏蛋,他们的运气不好,袭击谁不好,偏偏来袭击她这个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厉害的奥术大法师,然后……

然后就没有什么然后了!

他们一个小队几乎在瞬间就被她给打翻在地,且再也不能站起来为非作歹,而有一部分更是直接被烧成了灰烬,而那些战斗的痕迹就是他们唯一存在过的可怜证明。

“……”

( ̄~ ̄)

如果放眼朝着窗外远处望去便不难发现,此时,整个水门都市普利斯特拉到处都是硝烟、火光以及喊打喊杀的声音。

而相比于外边的那四个等份的城区里的热闹景象,眼下距离市政厅不远的这片最开始被袭击的城区这里,则反倒显得更加安静得多。

毕竟,魔女教最先袭击了这里,而原本住在这里的居民、官员和士兵们不是被杀了就是已经逃到别的地方去了,于是,现在这里除了大量的尸体,残破的街道以及还不知道还有多少,也更不知道正埋伏在什么阴暗角落里的魔女教教徒们之外,就什么也都没有剩下。

到目前为止,水门都市普利斯特拉的情况仍旧很惨烈,那些魔女教的人显然是蓄谋已久的,如果没有爱蜜莉雅等人的努力的话,想必现在城市早就已经沦陷了。

只不过,即便有爱蜜莉雅她们那些王位候选人们的努力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在安妮看来,在她或者她的人不插手的情况下,这里的沦陷或者毁灭已经是注定的了,哪怕那些正在分头行动的人在某些地方能获得优势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改变。

(报告尊敬的小主人,小的刚统计了一下,迄今为止,这个水门都市普利斯特拉在魔女教教徒们的袭击下,伤亡基本已经超过了两万,您确定想要帮忙,把他们全都救回来吗?

(ಠ㉨ಠ)

——提伯斯一边汇报,一边悄悄留神注意着它家的那个没心没肺的糟心小主人脸上表情以及心里的最真实想法。)

“救回来?”

(๑•̌.•̑๑)ˀ̣ˀ̣

“才不会救呢!”

(͒˶´⚇`˵)͒

“提伯斯你可真笨,要是人家真想要去帮忙的话,怎么可能还会偷偷跑来这里?”

(ˉ▽ ̄~)切~~

“而且,人家跟他们又不熟,为什么要去救他们啊?”

(′~`●)

说着,安妮瞥了一眼外边的街道和那些尸体。

但她只是看看而已,那却并不妨碍她继续坐在这个饭馆里的柜台上一边摇晃着那双白嫩的小短腿,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已经不需要再去付钱的美味食物。

看得出来,这个店里的人跑得很急,以至于很多东西都来不及收拾,不过这也正好便宜了她。

“哼!”

o(´^`)o

“她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去解决,可不能让她们养成依赖的习惯!”

♪~(′∇`*)

安妮可不是什么贵族、也不是官员、同样也不是那种无聊的王位候选人,更加不是这片领地的领主,所以,她可没有义务和责任专门来保护这个地方,那是别人才该去费神操心的事情,她就只管吃喝玩乐就可以了。

当然了,在碰到的时候,也许她会顺手帮忙并去消灭那些烧杀掳掠的坏蛋魔女教教徒们,但那已经是最大程度的援助了,还想要让她去做得更多,那就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那……尊敬的小主人,您的意思是,就这么不管了,让这里的事态继续恶化下去?

゛(‘㉨’)?

——显然,提伯斯有些不太愿意相信,毕竟它对于自家的这个糟心小主子可是非常了解了的,口是心非也是她的傲娇属性之一。)

“总之!”

₍₍(̨̡‾ᗣ‾)̧̢₎₎

“提伯斯,人家这一次,就肯定是不会出手了的。”

(ʃƪ˘³˘)

虽然帮忙什么的,对安妮来说确实是很简单,就不过是一个念头那样的程度而已?

但是……

这一次,她说了不出手就是不出手,谁劝也没用!

况且,她也看到了的,这么多的人死了,如果她真的不管不顾出手帮忙,那就肯定还需要把那些人全都拉起来,可那样的话,那对这个世界必定会造成巨大的动荡,到时候,肯定又会像以前那样发生种种麻烦的事情,想想她都觉得有些头疼。

有时候啊,力量太强了也是个麻烦!

就比如,一个不小心,就会把别人家的世界给玩坏,然后,临到头来还得她自己亲自出手去修修补补,对于那种乱

我把姪女开了苞 我被几个闺蜜玩到爽死

七八糟的事情,她其实早就已经很是厌倦了的。

所以啊,这一次她就只想躲在一旁吃喝玩乐,然后看着别人去拼命拯救世界的努力样子,那样其实也挺好的,至少会比较轻松就是了。

(……)

(● ̄㉨ ̄●)

“诶?”

∑(´△`)?!

这时,正在吃东西和跟着自家的小熊胡乱聊天着的安妮似乎察觉到而来一些什么,突然就转头朝着窗外的那静谧街道的尽头看去。

然后很快,她就看到了:她家的那个双胞胎女仆妹妹,那个小姐姐雷姆拎着一个锁链流星锤出现在了哪里,并一步步朝着这边走来。

此时,对方那黑色的女仆裙和白色的围裙以及帽饰,甚至是脸颊上也全都是星星点点的刺眼血迹,而那个铁链连着的棘刺铁球上更是正在一滴滴地朝着地面滴着血液,那尖刺之间甚至还挂着某些黏糊糊的不明物件?

不用多猜都能知道,在不久之前,雷姆就一定是跟那些魔女教的教徒们血战过,而且还不止一场!

而让安妮有些放心的是,对方的身上并没有看到伤口,所以,那些可怕的血迹和某些不明物质,想必就肯定不会是属于雷姆的。

“这里……”

这个地方的光线很好,再加上外边的那些战斗痕迹以及魔女教教徒们的尸体,一下就警觉起来的雷姆很快就一眼看到了某个正待在饭馆里大吃特吃,丝毫不管这个城市正在遭受苦难的某糟心小女孩。

“啊!”

“主、主人?!”

雷姆惊呼了起来,而那对蓝色的大眼睛在惊讶过后,里边剩下的则满满的全是如释重负后的喜悦。

“嗨~!”

ヾ(^▽^*)))

“雷姆,快来,人家在这里哦!”

(*^▽^*)

安妮没有躲避对方的意思,看到雷姆也已经发现了她之后,便大大咧咧(méi,xīn,méi,fèi)抬手地朝着对方招呼了手来。

(……)

(● ̄㉨ ̄●)

“……”

“主人!”

“太好了,终于找到了……”

“呼!呼!”

很快,雷姆便推门快步走入了这个空荡荡的饭馆里,并一把将手里的锁链流星锤给丢到了一旁的地上。

“嗯嗯!”

(∩▽∩)

看到雷姆那气喘吁吁、脸色潮红以及身上的狼狈样子,安妮就不难判断,对方肯定是跑了不少的地方,同时,也肯定有跟不少的魔女教教徒们战斗过。

“对了,雷姆,看你很累的样子,你需要来吃一点东西吗?”

~(^◇^)

朝着对方上下看了一眼之后,安妮却没有去问对方到底是什么情况,只是很体贴地从柜台里边的拿出来了一个托盘,将上边早已做好,现在还有些热乎的食物给递到了满头大汗且血淋淋的雷姆的跟前。

安妮不想去问,因为她压根就不关心那些事情,她现在就只想等着看结果,看看爱蜜莉雅那些家伙们到底能不能把这种小麻烦给处理好?

“嗯……”

“谢谢主人。”

雷姆没有怎么客气,直接伸手接过,然后也不顾身上的情况,就直接坐在旁边的一张空着的桌子旁并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为了寻找某个糟心的小主人,她刚刚狂奔了近二十分钟,跑了十几条街,先后跟上百名的魔女教教徒大战了十数场,打死打伤敌人多达数十人,最后循着痕迹以及味道才找到了这里。

她现在确实是有些累坏了,需要好好地吃点东西补充一下体力和能量。

“主人……”

“你……”

“你不去市政厅吗?”

终于,吃了几大口,又喝了一大杯不知道是什么做成的美味汤汁后,缓过劲来的雷姆开口了。

她其实在跟爱蜜莉雅和姐姐拉姆分开的时候就已经看得出来,她们的这个安妮主人,似乎是故意躲着爱蜜莉雅大人,故意不去市政厅的,至于到底是什么缘故,她就不得而知了。

“市政厅?”

(・_・)

“去那里干嘛啊?”

(´◔‸◔`)

“那边不是已经有爱蜜莉雅和拉姆了吗?”

(๑•̌.•̑๑)ˀ̣ˀ̣

皱皱眉,安妮一脸理所当然的说着,丝毫没有介意雷姆脸上的那渐渐变得有些惊愕和疑惑的表情。

“放心吧,人家很看好她们,肯定是没问题的!”

↜(ψ`▽′)o

虽然很不耐烦,但安妮想了想,就还是不得不勉为其难地给雷姆小小地解释了一下下。

“那个……”

“主人,您是对爱蜜莉雅大人的实力很有信心,对吗?”

“您觉得,那个色欲司教卡佩拉·艾美拉达·露格尼卡和盘踞在市政厅那里的魔女教教徒们肯定不会是她的对手?”

皱眉想了想,雷姆突然就放下了手里的食物并眨巴着那双蓝色的大眼睛确认一般问着道。

雷姆也想起来了,据说,好些个月之前,爱蜜莉雅大人好像是在禁地,在那个圣域里接受了某种试炼,最后不仅成功通过了所有的考核,让圣域的结界消失并解救了所有的人,还让自身的实力获得了极大的提升?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或许,即便是没有主人的援助,爱蜜莉雅大人也能独力完成夺回市政厅的那个任务,然后,让其他的王位候选人们另眼相待?

“实力?”

く(^_・)ゝ

“不可能的,凭她一个人,就绝对是打不过辣个魔女教大罪司教的!”

ε=(´ο`*)))唉

“!!”

“那……”

“那加上拉姆姐姐呢?”

雷姆一怔,接着便赶忙站了起来,语气也开始变得有些不知所措。

“唔嗯……”

(^~^;)ゞ

“拉姆应该也不行的,不过,拉姆不是还有那只章鱼怪当帮手吗?所以,她们俩人进攻市政厅就肯定是没大问题的哦!”

(=^▽^=)

这,或许也是安妮不想去凑热闹的真正原因了。

反正啊,在她看来怎么都是稳赢的事情,有她没她都一个样,所以,她才不想浪费时间去凑那种无聊的热闹呢!

不过,大问题估计是肯定没有,但小问题有没有她就不敢保证了。

“!!”

“是恩佐斯大人吗?”

“啊!”

“主人,雷姆好像明白了……”

点点头,雷姆想起了她的姐姐拉姆确实是有随身带着那位恩佐斯先生的习惯,所以,刚刚有些不知所措的她就终于又彻底地放下了心来,并重新坐到了桌子旁的椅子上,准备继续再多吃一点食物补充体力。

“真是这样的话……”

“那主人!”

“这一次,水门都市普利斯特拉这里的战斗,就一定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没错吧?”

“就是说,咱们马上就要赢了?”

既然爱蜜莉雅大人和拉姆姐姐攻击市政厅的行动是稳赢不输的局面,那么,只要库珥修、菲鲁特、普莉希拉和安娜塔西亚大人她们攻击四大水门的行动顺利,想必要不了多久,城市里的战斗就会结束

我把姪女开了苞 我被几个闺蜜玩到爽死

,而届时,胜利就一定会是属于她们这边。

反正,雷姆就是那么认为的!

“这个嘛……”

(′~`●)

“可不一定哦!”

(。•̀ꌂ-)✧

然则,让雷姆又感到有些心惊胆颤的是,她们的哪位糟心的安妮主人在思考了一下下之后,竟然给了她一个不太确定的答案?

……

而在安妮跟雷姆待在那条寂静无人的街区饭馆里大吃特吃的时候,水门都市的四号区,也就是这片西南区这里,身着华丽的红色礼服,鲜艳的橘色长发用发夹别在背后,胸部丰满到能将折扇竖着夹在双峰之间的‘血色新娘’普莉希拉·跋利耶尔此时也已经带着他的头盔骑士阿尔迪巴兰和部分合辛商会支援的佣兵们一起杀到了南边的水门控制塔这里。

这一路上,不管是普莉希拉·跋利耶尔还是她的骑士阿尔迪巴兰,俩人的攻击都十分凌厉和血腥!

路上那些被她碰到,或者是胆敢跑出来阻拦的魔女教教徒们,就没有一个是能活着离开的,他们不是被阳魔法当场炸成几截就是被头盔骑士一刀给剁了脑袋。

“哼!”

“一群乌合之众,简直不堪一击!”

“阿尔,别挡路,小心妾身将你也一并炸咯!”

“唔?”

“是谁在那边?”

“滚出来!!”

轰!!

终于,在南边的水门控制塔之下,先是杀光了守门的一群魔女教教徒后,普莉希拉·跋利耶尔还没有来得及准备进塔,就发现了异常并叱喝着炸出了一个浑身缠满绷带,身披一件暗红色袍子,双手缠绕著又长又扭曲的金色链条,全身只露出左眼和嘴唇的怪人。

“小心!”

“她应该是爱蜜莉雅说过的那个拥有情绪联结和伤害共享权能的魔女教大罪司教!”

看到来人现身,头盔骑士阿尔迪巴兰在惊呼一声的同时,直接就抢到了前边并持刀护持在了他侍奉的主人普莉希拉的身前。

“滚开!”

“妾身当然知道她是谁!!”

然则,让头盔骑士阿尔迪巴兰猝不及防的是,他的话才刚说完,就被普莉希拉一脚给踹到了一边。

“啧啧!”

“这可真是『傲慢』的作法……”

“我有偷偷观察的,你,该不会就是傲慢的大罪司……”

“??”

那个绷带怪人刚刚来得及开口,还没有准备多说几句调侃一番她暗中观察到的那个一路打来都表现得十分傲慢狂妄的华服女人,也更没有能偷偷开始用自己的权能影响在场的所有人,就只惊愕地看到:

对方冷不丁地就从虚空中拔出一柄刺目的阳剑,然后,当头一剑就朝着她直接斩了过来?

“!!”

“什、什么?!”

由于不久前才莫名其妙地被自己的权能伤害反噬过,所以,现在这个魔女教大罪司教中的【愤怒】担当的身体状况压根就来不及去反应或者紧急躲避,就瞬间被那阳剑所发出了强光和剑芒给彻底地淹没在了其中。

“去死吧!!!”

在那刺目的,先声夺人且如同要淹没天地的强光剑芒中,一声傲慢的,来自于普莉希拉·跋利耶尔娇叱声传了开来。

——————————

(✪ω✪)月票

喜欢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