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学长的手指送上天堂 早就想在厨房要了你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刘道军最近遇到的事情比较多,房地产方面,这一次遇到了房管局的专项督查,他手底下牵扯到好几个楼盘因为五证不齐的问题被约谈,而且严格按照相关规定要严肃处理。

首先第一个肯定是国家对地产方面的管理日趋严格,但是作为一个商人,刘道军也敏锐的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

因为以前这种事情他不是没有碰到过,但是每一次都能轻松的解决,毕竟他在雍平经营了这么多年,关于地产五证的问题,现在这个时代地产火热,各家公司谁都想把投资回笼的节奏加快,所以说真正严格合规的很少。

刘道军的地产公司在雍平做得很大,还有很多小规模的地产商问题更多,但是也没有见过房管局查他们。

还有一点,刘道军觉得自己的面子似乎不太管用了,这一次一次性罚款多大两百万,找什么关系都不顶用,县里的领导对他的冷淡让他感到很是不自在。

问题出现在哪里呢?刘道军回来召开公司会议,在公司会议上严格要求下面的人要合规合法,而他自己则是很郁闷!

“刘总,有个事情要跟您汇报一下,这一次我们在老城区的那一块地可能拿不下来了!”副总陈涛非常严肃的过来给刘道军汇报。

刘道军一听当场就炸锅了,勃然道:“怎么回事?为什么拿不下来了?我都讲了,不管那多少钱,我们都必须把那块地拿下!

你要想一想,那是靠近市中心的地块,是老职中拆迁出来的,可以说雍平谁拿到那一块地,谁就是第一地产公司!

我先不说能不能挣钱,仅仅就是为了我们的声名,我们也要把那块地拿下了哇!”

陈涛满脸通红,道:“董事长,我知道!但是这一块地国土资源局说我们提供的资料不完整,取消了我们的参拍资格!

实际上这一次的确是有资料要求,但是我们没有接到通知,其他的公司都收到了额外要求的通知,所以这件事肯定是有其他问题存在……”

刘道军一下愣住了,他再回顾这几天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就算他再傻也意识到可能真出了事儿了,他仔细反复的思忖,并没有发现自己得罪了什么领导。

他看向陈涛道:“老陈,你是不是听了一些什么说法了?”

陈涛道:“是听到了一点小道消息,说是县委郑书记似乎对我们公司有点看法,嘿,这年头树大招风,老板,有时候您可能还得注意一点,行为做事千万要低调,要不然可能真的会被别有用心的人算计……”

刘道军皱皱眉头,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自己怎么惹郑书记不舒服了?他仔细想自己最近的一些事情,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一时他不由得懵逼。

他一个人在办公室闷闷不乐很久,最后憋得难受,因为他明白,这件事可能没有那么简单,如果他真的因为某事情惹了郑书记不舒服,那他在雍平的日子可能真就不好过了。

陈涛走了之后,刘道军的女秘书孙雅凑过来,道:“关于老城区那一块地的事情,应该是金地公司志在必得!刘董,金地公司在雍平想拿的地,他们一定能够拿到,这一点从金地公司上市之后就没有例外过!

所以说这一块地的问题,可能不止是郑书记的问题!平原书记虽然说是性情中人,但是对营商环境还是非常重视的!就算因为有点什么个人的不愉快,也断然不会把这种不愉快转移到工作上!”

刘道军一想还真是这样,现在刘道军是雍平知名企业家,名头之大仅次于司辉煌,像他这样的企业家雍平本地领导一向都是比较重视的,郑平原这个人特别珍惜羽毛,应该不会给他无故穿小鞋啊!

他琢磨来,琢磨去,最后还是抓起了电话给钱朝阳打电话,电话一通,他道:“朝阳书记,一直就想找你喝酒,奈何最近事情实在是有点多,没有约上!

这几天我这边闲下来了,您这边能不能在百忙之中抽点时间出来,咱们聚一聚,让我也听一下老领导的教诲和指导!”

电话那头钱朝阳道:

“刘总,你有空闲,我现在却是片刻时间也抽不出来喽!改天吧,最近这段时间各种事情堆在了一起,需要时间好好的消化一下!”

刘道军有点不知道怎么说了,应该说他和钱朝阳之间的关系是非常紧密的,平常刘道军在县里跑什么关系基本上都把钱朝阳把得很牢。

但是今天他约一顿饭,钱朝阳竟然婉拒了,这让他很意外,要知道以前可没有这种事情发生的呀!

钱朝阳说没有时间,刘道军就只能说改天了,挂了电话之后,孙雅道:

“董事长,我听说钱总最近心情很不好,本来他是拟定提拔担任县委办主任的,不知什么原因这个提拔在市里没有被通过,关键是他的行政级别问题也还没有解决,据说是再要提拔可能非常困难了……”

刘道军咂了一下嘴,心中不由得浮现出一抹阴霾来,不知为什么他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了!他琢磨了一下,觉得自己今天晚上无论如何要去找一找领导。

其实他现在走得比较近的领导除了钱朝阳之外,还有常务副县长盛中强,为了和盛中强把关系搞好,刘道军这几年下了大功夫,当然,他也付出了一些东西。

按照刘道军的野心,他是希望把自己的关系定位得更好一些,比如和县委郑书记把关系搞好,或者是和秦吉春把关系搞铁。

但是目前为止,刘道军还没有达到那个位置,但是盛中强这边,他基本上和老盛算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了!

找盛中强就不能打电话了,刘道军准备了一点东西,主要是两条烟,两瓶好酒,晚上把司机叫上,先和盛中强那边的人联系好,差不多八九点钟,他就直奔盛中强家里去了。

盛中强管着县里的财政,手中握着实权,实话讲一天真的忙得很,这年头谁手中握有权力,那就必然是众星捧月的对象。

盛中强应酬多,难得说是在十点前回家的,所以今天刘道军故意提前过来,准备等一会儿,让他完全没有料到的是盛中强今天竟然早就到家了。

进了门之后,刘道军看到盛中强的气色好像有些不太好,便问道:

“县长,您要保重身体啊,现在我们全县人民的脱贫致富,这个担子都在您的肩膀上,您的身体如果没搞好,那就损失太大了!”

盛中强摆摆手,道:“我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就是有点累,怎么今天又过来了,有什么事情吗?”

刘道军不知道从哪里说起,道:

“县长,我过来就是来看看您,最近一段时间我知道您很忙,也没有多打扰您!最近这几天我是闲下来了,便想着咱们好久没有聚了,便想过来找您聚一聚,听一听您的教诲!”

“教诲?”盛中强嘿嘿一笑,道:“我还能教诲得了你吗?最近我听说你俨然以雍平首富自居,大兴土木个自己建了大别墅,同时又放出了各种话去,好像这个不在你眼里,那个你不当回事!

老刘啊,从古到今,经商的人都要注意低调,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我说句实在话,你真以为自己是铁板一块,完全就经得住调查吗?我看并非如此吧?”

刘道军直觉得后背一股冷气升腾而起,脸色瞬间就变了!盛中强这是话里有话啊,什么叫不把别人当回事?什么叫以雍平首富自居?

刘道军喝了一口茶,定了定神,道:

“盛县长,您这么一说,我现在再反思,觉得自己可能最近还真有点飘了!你说的那个雍平首富,那不是我自吹的,是有一些好事之徒推波助澜那么搞的……”

“是吗?那雍平做生意那么多有实力的人,怎么就只有你这边有这个说法呢?还是平日里自己太高调了,以为赚了几个钱雍平就是你的天下了!

我跟你讲老刘,像你这么飘下去很危险,你不要以为自己好像无所不能,能挣钱。我跟你讲,你现在日子过得滋润,要感谢国家感谢我们党!

县委和县ZF对你是非常关心的,党的政策也是有利于你进步发展的,要不然你能有今天?赚了一点小钱,就不要太飘了,好像搞得老子天下第一似的!

今天我听说你最近运道不太好,几个楼盘都出事了,罚钱还不说,关键是推迟开盘可能损失更大吧?

还有,你一直心心念念的那块地只怕也要出局了!这件事连我都不知晓,也是今天上午国土局的人给我打电话汇报我才知道情况的!

我只能跟你讲,我盛中强也只是副县长,县里的事情我能做主的都是一些小事情!但是你现在的事情可能不是小事情了!

你自己还是好好的想一想吧,究竟是那些事情做得过分了?想清楚了就要好生的承认错误……”

喜欢阳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