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埋进我裙子里用舌头 涨精装满肚子公交车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天地的另一端。

体修吸纳着天地间的血煞之气捶打着五脏,修复着身上的伤口。

他缓缓睁开双眸,站起了身来。

“该走了。”

雷元昊环顾了一眼四周,却是没能瞧见那熟悉的身影。

他摸了摸自己额头间的那道莲花印记,对于之前的事他全都忘了,这莲花印记又是从何而来,他也一知半解。

黑鹿也不知去了何处,这些天来他走走停停就是想告个别,可奈何却寻不到它。

雷元昊也只好放弃,他迈开步子,朝着那天地间的裂口迈步走去。

却在此刻,一道哈切声响起。

雷元昊回头去,却见那原本身形硕大的黑鹿如今却变的如他一般高了。

“你这就要走?”玄鹿问道。

雷元昊惊骇道:“你跑哪去了?为何我这些日来都找不到你,还有,你怎么…变小了?”

玄鹿解释道:“来了外人,自然不能随便现身,至于这身形嘛…也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

“原来如此。”雷元昊点头道;“对了,你知道那日我昏厥过去发生了什么吗?我头顶的这朵金莲,你又是从哪弄的?”

玄鹿抬了抬前蹄,说道:“这可不是我给你的,这朵金莲乃是你的机缘,要不是此物,那日你已经死了。”

雷元昊眉心间的金莲散发着光亮,他怔了一下,问道:“那是谁?”

玄鹿却只答了两字:“不知。”

“你不知?”

“不知。”

“不告诉我?”

玄鹿说道:“你只要知道这朵金莲不会害你就是了。”

雷元昊嚯了一声,又问了一遍:“真不说?”

“不知。”玄鹿依旧这般回答。

雷元昊摆了摆手,说道:“行吧,那你呢?我瞧这片天地就要破裂了,你莫非还要待在这里?”

“当然要走。”

玄鹿看向了某个方向,没有再作解释。

接它的人已经来了。

雷元昊问道:“何不与我一同。”

玄鹿说道:“我乃玄妖,而你为人,又如何能同路而行,若是你我一同出现,那你的麻烦可就大了。”

雷元昊一想也是,他在这待了这么久,也只知道这黑鹿极为厉害,但到底是何来历却是浑然不知,他也不太敢带着黑鹿。

他抱拳以礼,拱手道:“不管怎样,多谢你近年来对我的照顾,若非如此我怕是早就死在这了,我雷元昊一向守义,往后必定有求必应,就算你要我这条命,我也答应。”

玄鹿却是大笑了一声,说道:“那你现在就去死可行否?”

雷元昊无奈一笑,说道:“你这家伙就是爱坏气氛。”

玄鹿抬了抬蹄子,说道;“得了,快滚吧。”

雷元昊郑重说道:“后会有期。”

玄鹿点头道:“会再见的。”

体修再次踏上了征途,他朝着那空间的裂缝走去,抱着心中那份不甘的仇怨,不断往前。

终有一日,他将一拳又一拳,砸碎这毫无道理的世道。

玄鹿口中又道了一句:“会再见的……”

这只是早晚的事。

妖尊种下的缘,又怎会这么容易断。

它看向了某个方向,抬起蹄子踏空而起,朝着某地寻去。

如今那老道士走了,它也不用再顾忌什么了。

.

.

倒也不是闲的,只是太久没睡觉了,陈九脑海里便生出了这么个念头来。

他倒是知晓自己的梦有些厉害,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自己所留的后手,便是只有自己知晓的事。

大梦来的诡异,所造成的影响亦是诡异。

就如这梦中出来的清风一般,化虚为实,乃是大造化。

至少以陈九这般道行,若是想凭空捏出清风一般的灵物是他做不到的。

“此地一年,外界便是九年,多的是时间。”

陈九心中有了打算,驱使脚底玉剑又在这片荒芜的大地上察看了一翻。

见没有任何异样后便找了一座山丘躺了下来。

“竹玉。”

陈九唤了一声,剑灵从玉剑之飘出,点点星光聚集之间化为实体。

竹玉板着脸,拱手道:“见过先生。”

陈九取出两张雷符,递给他道:“我得睡上一觉,再此期间还得你为我护法才是,另有雷符两张,若遇强敌便可祭出。”

“竹玉领先生法旨!”

竹玉道了一声,紧握那仙剑站在了先生身侧。

陈九躺了下来,闭上了双眸,胸膛起伏逐渐平缓下来。

竹玉盘坐在先生身旁,玉剑横在双腿之上,他闭着眼眸,就这么守在先生身旁。

天地归于寂静,唯有那一道微弱的呼吸声。

至于这次能睡多久,陈九也说不准,该是会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久。

忽然之间。

一声鹿鸣自远处传来。

竹玉神色一凝,抬起头看向了远处那团飞来的黑雾。

他手持玉剑,站起身来,凝声道:“来者止步!”

那团黑雾落了下来,化作一只黑鹿,额头屹立的两对鹿角闪烁着些许黑芒,让人生出压抑之感。

鹿本福禄之兽,但如今所见,却是黑气弥漫,来者不善。

玄鹿看向了那剑灵身后睡着的先生,有些懊恼道:“我来晚了啊,慢了一步。”

这可倒好,耽误了事了。

它的视线挪移,落在了竹玉的身上,不由得一愣。

“你是妖?不对,你是灵?”

玄鹿有些惊讶,看向了竹玉手中的那柄玉剑,总算是明白了过来。

“灵根入剑,天地剑灵?”

没成想妖尊还有这般本领,这般不合常理的事,居然真的有人能办到。

竹玉眉头紧皱,不想与之多废话。

他提起剑来,剑意融于剑中,一剑斩出。

“斩!”

玄鹿头顶的双角上闪过一道白芒。

白芒与剑气相对之间,那道剑气化为了虚无,甚至都没卷起半点风浪。

玄鹿说道:“若论妖修境界,你连化形都还未至,才不过是一道灵体,挥剑也是白费力气的。”

竹玉的神色凝重了起来,如今他还不明这妖物的来历,如此强横的妖力之下,他也难以下手。

玄鹿看了一眼竹玉身后的儒衣先生,说道

头埋进我裙子里用舌头 涨精装满肚子公交车

:“我并无恶意,你也不必太过担心。”

说罢,它找了个位置,趴了下来。

抬头看了一眼竹玉,说道:“借此地休息片刻,不用理会我。”

玄鹿打了个哈欠,不过片刻便睡着了过去。

竹玉站在先生身前,看着手中的剑有些手足无措。

如今又是什么情况?

这黑鹿……

竹玉沉默下来,他也分不清这黑鹿到底是要来干什么的。

————

破碗~

.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