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点疼好大啊把腿张开 掌中之物小说未删减版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唐小白的营帐距离李穆不远,走了二十来步就望见帐篷顶了。

望见帐篷顶的时候,听见一阵“叮叮呤呤”的声响,像是金属撞击的声音,节奏有些漫不经心。

在这“叮呤”声响中,也听到了陶汾的声音。

唐小白不由停下脚步。

这群人扎营时也和赶路时一样泾渭分明,陶汾并不住这边,而是在闻人嘉边上。

他来这里干什么?

“叮叮呤呤……”

“……大丈夫在世,信义为先……”

“叮叮呤呤……”

“我知你非池中物,然人不可忘本,你本燕国公府家奴——”

“陶师兄!”唐小白忍不住出声打断。

陶汾的声音戛然而止。

“叮叮呤呤”声也戛然而止。

唐小白从阴影走出。

陶汾原本是背对着她,听见她的声音转回身,神色有些错愕,也有些尴尬。

小祖宗则是面对着她,仿佛才发现她似的抬眸,眸色漆黑如夜。

唐小白看了他一眼,转向陶汾,正色道:“陶师兄,英雄莫问出处,何况秦宵屈居燕国公府事出有因,更背负秦氏满门冤屈,乃不得已之痛,我不希望以后再有人拿着‘燕国公府家奴’不放!”

陶汾有点着急:“二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陶师兄并无歹意,只是以后还是不要再提了。”唐小白和颜悦色道。

陶汾脸色几度变化,终是一叹:“是我狭隘了,惭愧!惭愧!”

说罢,对着李穆拢袖一拜,肃容又道:“方才言语中得罪之处,还望秦公子海涵!”

李穆看了唐小白一眼,回礼道:“陶师兄见外了,师兄教诲,秦宵不敢轻忘。”语气温和,态度出人意料的谦逊。

陶汾面色更加惭愧,又是一拜,这才离去。

李穆瞥了一眼陶汾离开的背影,唇角微不可见地动了动。

感觉到唐小白走近,忙将目光转回。

转回时,小姑娘已经到了眼前。

她这一年仿佛也长高了,但站在他面前还是娇娇小小的,他目光垂下,就能看到她的发顶。

大约为了行路方便,她像少年郎似的将头发束在发顶,耳朵便露了出来,粉嫩晶莹,玉雕一般漂亮可爱。

她的脸儿瘦了许多,褪去稚嫩,多了几分少女模样。

当她微微歪着脑袋,似笑非笑地朝他看来时,李穆顿觉心跳加速,一时竟没能留意她的动作。

直到腰间被用力扯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叮叮呤呤……”

赫然就是唐小白刚才听到的金属撞

轻点疼好大啊把腿张开 掌中之物小说未删减版免费阅读

击声。

李穆日常也作军伍装束,腰间束皮质腰带,腰带上打孔,悬挂火石、匕首、越厥等工具。

刚才唐小白听到的声响,就是这些工具互相撞击发出来的。

好端端站着,这些物件怎么会撞出声响?

唐小白冷冷一笑,看着他。

“二小姐喜欢听这声音?”他若无其事地问,手指又拨弄了一下腰间坠物。

“叮叮呤呤”,响得有恃无恐。

唐小白无奈:“你又耍什么心机?陶师兄怎么得罪你了?”

她走过来时,并没有放轻脚步,要不是小祖宗故意弄出声响,陶汾早就发现她了。

分明就是要她听陶汾一席话。

但是陶汾的为人她也是清楚的,今天来找小祖宗,应该是为白天小祖宗对顾回无礼的事。

陶汾重义,觉得小祖宗是燕国公府出身,对顾回无礼,也是不把燕国公府放在眼里,有“忘本”的嫌疑。

至于“家奴”一说,对陶汾来说,不过是陈述事实。

这个年代的阶级制度还是比较讲究的。

偏偏有人想借题发挥。

“没有得罪,”李穆漫不经心道,“只是从前并无来往,突然来访,心思莫测——”对着唐小白一笑,“若不是二小姐在,我就要被人欺负了。”

笑时眉眼俱软,像新生的小奶狗,无辜柔弱得谁都能欺负一下。

那张脸却又漂亮得教人舍不得欺负。

唐小白直勾勾看了两眼,扭开脸:“少来!你不欺负他就不错了!”

糟糕!

她家小祖宗怎么从萌软小少年进化成妖艳贱货了?

“二小姐眼里,我就是坏人?”他幽幽问。

唐小白冷哼,睨着他道:“你自己心里没点数?”

李穆捉住她的袖角,低声道:“我真不知,你说我哪里不好,你说我就改。”

唐小白想捂耳朵。

麻烦您先把这犯规的嗓音关掉吧!

“二小姐?”低低柔柔,略沙略哑。

简直要了亲命!

“对了!我那边煮了鱼汤,你要不要喝?”唐小白果断换了个日常的话题。

李穆微微一笑:“好。”

……

唐小白捧着鱼汤,絮絮道:“我们没有带很多碗,这只是我的,你将就一下喝吧?或者你自己有?我让莺莺去拿?”

“没有。”李穆说着,便接过碗直接喝了。

他喝鱼汤时,唐小白欲言又止地看着他,很想知道闻人嘉找他说了什么,但又觉得应该是个了不得的秘密,她一个外人问也不合适。

然而,李穆放下汤碗,便主动开口说了:“闻人嘉确实知道当年伪造印信的人,只是那人位高权重,他当时看不上秦氏的实力,恐遭连累,才隐而不宣。”

唐小白捏了捏眉心,叹道:“人家明明是见你们势单力薄,怕你们急于复仇会坏事,才故意不告诉你们!”

这孩子,怎么总把人往坏了想呢?

“二小姐说的是。”这会儿又回答得甚是乖巧。

唐小白又叹一声,道:“他现在见你们姐弟手里有了兵权,觉得可以与那人斗一斗了,所以愿意告诉你了?”

李穆“嗯”了一声。

“所以——”唐小白左右看看无人,依旧压低声音问,“伪造印信之人是谁?”

李穆低声说了一个名字。

唐小白震惊得睁大双眼:“怎么会是他?!”

李穆淡淡一笑。

他听到这个答案时,竟然并不觉得意外。

“确定吗?”唐小白还是不太信,“闻人嘉怎么

轻点疼好大啊把腿张开 掌中之物小说未删减版免费阅读

知道的?当年他也还小吧?谁告诉他的?”

“他当年十二岁,已经学了三年镌刻——”

“那枚以假乱真、害了秦氏满门的印鉴,正是出自闻人嘉之手!”

喜欢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