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床笫之欢的文章 被子里怎么体罚自己下面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玛雅神族长期生活在地下,如果他们在陆地上停留过久,就会导致身体承受不住气压,全身喷涌熔岩而死。

他们的身体在死的时候,也是一个巨大的炸弹。

洪成虎听得心惊肉跳,于是开始动员洪教弟子,秘密潜入扶桑,同时以重金收卖了一部分扶桑的小神社,让他们开始秘密招揽一些浪人。

经过上次的一番打击,扶桑的浪人都几乎绝迹了,不过还是从其他地方找到了一些,约莫两三百人吧,也够用了。

反正搭建一个传送法阵而已,需要多少人呢。

洪成虎都想好了,法阵搭建完毕,测试成功,就把这些浪人全砍了。

留着他们,就是一个祸害。

这些浪人里面,筛出来一批是会搭建简易传送法阵的,反正只需要一个通道而已,又不是远距离传输,不需要太高的难度,只是需要精细一点。

打个比方,难度的意思是,要你从1加到99,必须用某种数学公式来计算。

但是精细没有难度,就是你从1加到99,每一项都列出来,1+2算出来,再写2+3,结果虽然一样,但过程繁复,不过也大大地缩减了难度。

只要有手就行。

当下找了一批浪人,秘密地开始搭建传送法阵。

如此三日已经搭建完毕。

搭建之后,传送法阵已经正式启动。

第一轮测试,都能正常运转。

现在开始测试第二轮。

三轮之后就可以投入使用了。

洪成虎亲自督阵要求加快进度,搞得这些浪人也都焦头烂额。

很快,传送法阵已经进行了两轮测试。

只需要第三轮测试完毕,便可以进行一番运作了。

顺便说一句,搭建传送法阵是没有灵气的,因此这些灵气都是洪成虎用灵石在不断地投入,消耗,支持法阵的运转。

不过,如此大规模的运作怎可能没有一点消息透出来?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这些人做的事,被兵库神社知道了。

兵库神社的社长,立刻找到了江户川社长来报告此事。

这个时候,张平陆已经开始在扶桑推行华夏的剑术,而且也有了一定成绩。

扶桑的剑宗也开始乘着华夏武道的东风,逐渐开始复苏起来。

这多亏是剑圣家族已经撤向扶桑阴阳师界,不然的话,留在这,看着扶桑武道逐步地开始变得被华夏的武道侵染,非得气得跳脚骂娘不可。

“好,我知道了,你去吧。”

夜色下的首府神社,北川拓郎拍拍兵库神社大祭司的肩膀,来到江户川面前禀告:“社长,兵库神社的社长前来报告说,在羊蹄山附近,发现了一股扶桑浪人活动的痕迹。”

江户川站在一副画像之前,正闭眸沉思。

听到北川拓郎的话,登时睁开了双眼,眸中一片杀气涌现:“什么?

扶桑浪人在活动?

他是干什么的,怎么不去查清楚!”

“社长,您不觉得这件事很奇怪吗?

兵库神社的社长说,在羊蹄山附近,发现了灵气的痕迹。

但是兵库神社附近的灵气早已断绝不知多久了,怎么可能出现灵气的痕迹?”

江户川社长眸中闪过一丝疑惑:“你的意思是,他们在用灵石搭建传送法阵?”

“正是如此。”

北川拓郎道:“灵石在世俗界是多么珍稀的东西,唯有在阴阳师界才会出采一些,连正经的门派都很难获得,更何况是一群乌合之众的浪人呢?

我怀疑这背后有人在搞事。”

“不必怀疑,肯定是有人在搞事。

但绝对不会是阴阳师界的那些人,他们已经被我们堵死在阴阳师界了,哪里来的本事派人过来?

莫非,是洪教和灵克宾那帮人?”

江户川思索不已。

“应该不是。”

北川拓郎道:“您没忘记吧,当时三岛正一和正田和树,可是差点死在这些洪教弟子手里。

他们还能合作不成?”

江户川想了一下倒也是。

不过还是觉得疑惑,这伙浪人会是什么背景呢?

“我去一趟武当剑客司令部,找张永平说一下,今晚就把这些浪人全歼!”

江户川左思右想还是觉得十分不安分,他立刻起身,赶往首府成田机场。

……“扶桑浪人?

不是之前在平安京已经被消灭了吗?”

张永平端着一杯咖啡,有些震惊地道。

“是啊,我也纳闷。

扶桑浪人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势力了,居然都能搞得到灵石。

我猜他们是白手套,就是为某个势力雇佣而干这些脏活。”

“那,您的意思是?”

张永平已经明白了。

“随我过去,这里距离兵库也不算远,杀过去,抓几个活口回来问个明白。

正好也看看他们在搞什么名堂!”

江户川社长道。

“好。”

张永平问清楚人数,立刻带了两个步兵大队,随同江户川社长出发,前往兵库附近报备的地点。

……此时,扶桑浪人们正在洪震海的指挥之下,筹备着第三次的检测。

阵法的发动和传送也是需要时间的。

现在只是完成了兵库一地,但是其他几个地方的神社都还需要时间去沟通联络,达到最大的效果。

这次传送法阵的布置是这样的,兵库等围绕着首府附近的几座城的神社,联手布下阵法锁住了附近的灵气,所以这一次,他们构建的传送法阵,是串联着几座城的,到时候玛雅神族从地下第一站到达兵库,兵库再到达其他城,如此循环往复。

全程算下来,测试一共不超过三分钟。

以玛雅神族先天境高手觉醒者的修为,应该还顶得住。

但是消耗的灵气和灵石也是天文数字。

不过为了这些,都忍了。

而这边正在准备进行第三次测试,等待第二次所有的阵法全部重新复苏发动的时候,这边的张永平已经到位,并且纷纷埋伏好了。

“看着这个架势,他们这个阵法是个连环阵啊。

从这里一直贯穿到其他城,我看明白了,他们是要搞一个传送法阵,然后把那些要拆破咱们阵法的敌人放进来。

不行,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