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家欢》1-46 打赌赢了可以要求对方做任何事情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在宇文皓他们启程去巡视其他城池的时候,现代的旅游三人组也已经打算踏上回家的路了。

不是回北唐,而是回广市,打算修身养性,等待科考的到来。

三大巨头都曾经考过,当年献帝爷的时候,就曾经有一年准许皇家子弟进场考。

这是例外,只有这一年,之后便没有了。

开这个特例,自然是有当年朝局因素在的。

三大巨头在路上的时候,就回忆起当年的考试。

在这一场考试里,无上皇是

《合家欢》1-46 打赌赢了可以要求对方做任何事情

唯一一个,觉得艰难的,诚惶诚恐,呕心沥血,最终没有名次,但是,也得到了献帝爷的夸赞。

逍遥公并不是说觉得考试容易,而是他心态很好,毕竟家里有矿,他祖父是平乐公,他是唯一的独苗苗,那时候以为祖父死后,所有财产都会留给他,所以,考得怎么样,他完全不在意。

但考场留给他的唯一难以磨灭的记忆,是趴着睡有点废颈椎,而且因为打呼太大声被考官斥责过。

褚老对这一场考试,也是认真备战的,但是,学霸体质的他到了考场看到试卷之后,顿时胸有成竹,下笔如有神,成为当年考试的第一名。

提一句,当年那场考试拿了第一的,是平南王宇文极,当年的皇太孙,他脑子经常犯糊涂,他是真正的学霸,一个真正的学霸是如何体现的?那就是纵然我伤了脑子,但我堆积在脑子里的学问却一点都没有受损。

那时候,就有一句话流传了下来,文人是文人,才子是才子,太孙是太孙。

是递进关系,一层高过一层。

关于逍遥公那一场考试,还有些笑料,大家至今都不能忘记。

无上皇自己想起来,都笑了起来,转头去问褚老,“褚小五,你还记得吗?当年十八妹考试之前,抄了一大篇东西在衣衫上,打算作弊的。”

褚老也笑了起来,“怎么不记得?但是小喜以为他衣裳是脏了,临考的前一天晚上拿去洗掉,他冲小喜嚎了半个时辰呢。”

无上皇道:“亏得是被小喜洗掉了,那一次主考官查作弊,查得可严格了,写衣裳里头,一查就能查出来,就算不被拘押进牢子里,也一定会被嫂嫂打死的。”

“那可不?还敢骂小喜。”褚老哼哼道。

逍遥公咧嘴笑着,“但不管如何,献帝爷赞赏了我,说我写得好。”

“你串题了,那一篇本来是论子路与戴宝之功,你却写了兵论。”

“我不管,反正献帝爷看得高兴,叫臧大人赞美了我。”逍遥公乐呵呵地说,随即又说无上皇,“你怎么好意思笑我呢?你不也写了土地论吗?”

“最厉害的还是极儿哥哥。”无上皇有些叹息,也有些遗憾,“要是极儿哥哥的脑子没受伤,一定是我们北唐最出色的学者贤士。”

“是啊,如果极儿哥哥没受伤,他的命运会是什么样的呢?”

“当皇帝吧?毕竟他是太孙。”

“如果他当了皇帝,小六就当不了皇帝,那我们仨的命运都要改写了。”

仨顿时沉默了起来,何等奇妙啊?一个人受伤了,改变的却是许多许多人的命运。

是啊,如果当年极儿哥哥当了皇帝,那么就没有现在的无上皇,没有明元帝,老五也可能只是个郡王,就算是武将,那也只是戎马一辈子,掌个兵权什么的。

《合家欢》1-46 打赌赢了可以要求对方做任何事情

喜欢医笑倾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