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湿光的学校黄文 苏州翻译公司

  • A+
所属分类:豆腐皮

做妖,须明大势,知进退,谋长久。

落在福桃洞前,半玄拍拍肥硕的肚皮,抬脚向上面平台。

一阶阶拾级,上边高地上,就是主洞门外的平台,现摆着个躺椅,鹿老爷正躺在上面惬意地吹山风。

恩,还有满头青包未散。

这张躺椅,最近几天都摆在主洞前,鹿老爷就喜欢躺在上面吹山风,尤其是夜里。

当家奶奶没让老爷进主洞,小半月了。

鹿老爷没有平日的勤勉,有门下妖帮忙给法器淬星辉,自家回不了内室,晚间躺外面竟然不做功课,纯只吹风而已。

不过老爷就是老爷,顶着一头青包,面上却全不当事,自顾怡然自得,一般要面子的妖都不能这般云淡风轻。

开始两日,如半玄这般随得久的,还以为鹿老爷又在发源什么新神通,等闲还不敢靠近来凑趣。

渐渐才发现,与突然爱早出晚归,出门到附近老祖妖王家作客耍乐一样,这都是鹿老爷新增的爱好。

别的妖王,哪家没几个体己凑趣解闷小妖?只有兜风岭,从鹤十二峰时开始,到老爷面前凑趣的机会一直不多,鹿老爷突然改了性子,门下妖众一时难适应,多难亲近巴结,琅琅、修业略有些面儿,可惜才是妖丁,身份低了些。

说来说去,还得看俺老貊的。

俺家这鹿老爷,这么多年旁观看下来,他自家打心底亲近的怕也只有里外两个牛妖将,不过山上牛大将军性子闷,遇到老爷除了说正事,哪会有别的话?分家牛妖将倒跳脱,但除了采日华等事,等闲都不上兜风岭见主家老爷,哪还能凑趣?

且看俺貊大妖将的!

晃荡着日渐显宽的肚皮,黑白貊凑到躺椅前,呵呵笑:“老爷!”

鹿老爷眼皮也不抬:“半玄来哩,有事?”

“其他哥哥们没提,俺才想问问,”给其他妖将下眼药极顺手,黑白貊没丁点不自在,一脸憨厚:“老爷如今妖王哩,俺们兜风岭成王节可该操办起来?”

“咦?”

以往都是妖王妖祖过节,自己参加还要随礼,往后俺老鹿也有节了?也能热闹也能收礼?

鹿魔王振奋起精神,直接坐起身:“都过了这些日……”

算算时间,与贺一雷一战晋妖王后,直接到离离原参与战事,如今都要快两个月了,兜风岭门下山妖基本阅历少,没能想到过节事上,海妖则是因十六娘、十七娘两位龙女一起发威,怕触霉头不敢提。

半玄耐心解释:“新晋妖王,头年总要大肆操办,呼朋唤友置办宴席,晚些时日也是有的。”

确实是这么个理,醒悟过来,白鹿妖不由得苦恼:“本不是正日子,妖元节眼看又到,总不好两节离太近,不如再推迟几日!”

提起由头,果然引得鹿老爷兴奋,偷瞄眼那满头青包,黑白貊砸吧着嘴,再提醒:“老爷的成王节,北俱芦洲头一份,不知多少老祖、妖王要来捧场的,不好失了脸面,需操办的事可不少,俺去请奶奶拿主意?”

鹿魔王往主洞一瞟,猛点头:“你去!你去!”

黑白貊便顶着肥肚皮,乐呵呵地走进主洞。

没过多久,他就跑出来报喜:“老爷,奶奶许

污到湿光的学校黄文 苏州翻译公司

了咧!”

貊妖身后,狐媚子添香也出来,先冲鹿老爷吐吐小舌头,再掀开帘子,一身白袍的十七娘才慢步行出。

青萝随在后面,和当家奶奶一样,目不斜视地从躺椅前走过。

被十六娘和修罗女怂恿着,面对已日益强悍的自家夫君,十七娘决定再竖龙女威风,要好好给些颜色,除采月精那两晚免不了贴身而坐,已小半月未给白鹿妖好脸色看,消肿的药未给涂,还不许那厮进洞歇息,就晾在洞外。

升了妖王,本事比浑家大,鹿魔王也不肯伏小去哄,两口儿便一直僵着。冷脸久了可不好,身为一个贤惠的妖怪浑家,同意黑白貊所请,只算是就坡下驴。

以兜风岭白鹿山主如今在妖族中的地位,办成王节自不能弱了场面,但他四月初二一战晋妖王,已过了快两月,马上又是妖族都重视的妖元节,究竟选在何时为好,十七娘也要寻老成的计较计较。

西望身在猿山,不过这位最终拍板大事就行,细节上不好打扰。

圣猿爷真身倒在兜风岭逗小猿耍,但不是求问的好对象。

娘家这边,有位妖祖在山下草市里坐镇,十六姊也在,只是兜风岭大事,并不好由娘家的来定夺。

想去想来,先与通晓老祖议出章程来,再请师公传音猿山,由西望夫人做定夺,最是妥当。

至于那天杀的,等着过节就是,哪能有他置言的地方!

其实也没多少气,只是白鹿妖当初被打了多少场,起了无数包,如今晋为妖王,本事大起来,以妖怪秉性,想打回去也是有的,圣猿两口儿又比龙宫强势,她十七娘比不得招婿的姐妹们,没娘家撑腰,借机闹一场,先送夫君满头包,往后真被锤也不算吃亏。

女妖精们飞去老祖洞,白鹿妖才在躺椅上叹着气,对保持憨厚样的黑白貊道:“娶了浑家,便再无往日爽利,只是这天下男妖,个个指望能得娶,也是一奇!”

听鹿老爷为家宅事叹息,黑白貊破了憨厚相,幸灾乐祸地笑:“老爷,与俺不相干!俺能拿捏浑家哩……”

惹得白鹿妖冷哼:“可见胆儿肥,敢在老爷俺面前说嘴……”

“随了多少年头,俺老貊还不知老爷您,最爽利大气、面恶心慈不过,哪会与俺们门下妖计较?”

这记马屁让鹿妖甚受用,欣然点头:“你眼眶黑,看得倒明!”

貊妖又是一脸憨憨。

摩拳擦掌着,白鹿妖嘿嘿笑:“头回办成王节,总须计较几句,老爷俺指不定便能报了仇!”

这次,黑白貊是真没听明白。

被打一头包不说,还被晾在洞外那么多天,这口气怎么也得出。

日龙包要翻身,却是早算计周详的,白鹿大老爷识海具化得早,本就不弱,如今晋级为妖王,神识更是大涨,已远远超过十七娘去,对浑家久未有效的“同感”神通,就要可以开张了。

当晚,借口商讨成王节事宜,白鹿大魔王死皮赖脸的终得进了卧室,把那“爽”字刷了一遍又一遍,让外妖难觉的主居室洞内,鬼哭龙嚎响彻一夜,总算得报满头包之仇。

通晓老祖与十七娘商议的结果,兜风岭早已不缺排面,图自家山上痛快就行,索性两场节一起过,外客能来几个算几个,不强求。

兜风岭头一年成王节就定在六月初一,明年起则改回四月初二。

消息传到猿山,西望夫人也同意,如今夭夭

污到湿光的学校黄文 苏州翻译公司

不在家,妖元节便没意思,她索性到徒儿家来过节,凑个团圆。

同意过后,西望还帮着徒儿传话,遣小妖往请二十一、磨牙等圣猿山老祖,请赴兜风岭成王节酒宴,本尊来不来的没关系,礼到就行。

各位妖圣处,倒没敢知会,便白鹿妖脸皮再厚,也知自家才只是个小小的成王节而已,传话去请,妖圣们便抹不下脸派使者来,事后也要笑话好久。

妖族习俗,最重妖元节,都习惯在自己家里过的。

兜风岭并未广邀宾客,但这头一遭,来的客绝对不会少,便圣猿山老祖们不亲至,使者却是免不了的,使者也不能怠慢。

眼见六月初一不远,原先只是关门自家过妖元节,突然加上山主老爷的成王节,规模得多出好些倍去,时间赶得紧,当家奶奶一声令下,上上下下便都忙碌起来。

门下妖众、分家、山下尚在寻门路的异种妖们,全都被使唤到,草市里各家铺子的山珍海产,适宜办席用的,尽去采买来。

犀牛湖里自产的细螭,如今产得也多,早已脱离濒危范畴,主家两口儿都有捕捞手段不说,还尽能化角,偌大个犀牛湖海捕了上百斤,全准备油炸。

半宾半臣那几家,朱厌王家的灵酒、大匿王家的鳖裙、黄花娘家的蜂蜜、灵芝,修罗阿修罗们秘制的血旺,最好最顶尖的,全流水般往主家山头送,都说不敢收灵药,算各家献礼心意。

兜风岭下想求门路的、想寻好处的,节前献礼也是排着队来,有灵异且少见的怪肉、虎鞭、虎骨、熊胆、鹿茸、妖王精血,叫记账的狐媚子写得手酸,随便看呆个残废的蛤蟆妖。

这日采日华结束,瞧这几日莫名慵懒的白鹿妖浑家被另一位龙女拉走,黄花娘“咯咯”笑着:“咱俩倒是天赐的缘,今年就算啦,往后两家成王节并着过!”

白鹿妖四月初二晋妖王,黄花娘成王节则在四月初三,只隔着一天,确实算有缘!

这几晚虽把浑家整治得不轻,但在家业大妖王只当将军使唤的龙宫,本没有成王节一说,嫁到兜风岭,不能盖过鹿老爷风头,十七娘也未起心操办,只那日里两口儿带着姬妾在居室内小庆而已,给足当家老爷颜面的,与黄花娘关系再好,鹿魔王也不敢应:“花后,分属两家,还是各过各的好!”

喜欢鹿妖逐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